第十七章:最不着调的心魔

十银公子

    “有什么不太好的?”银发男人抬了抬眼皮狠狠瞪了一眼那魔族,“本座去看自己弟弟怎么了?小时候光着屁股都见过,有什么不能见的?再说大家都是男人。”

    “……”魔尊大人,你是不是忽略了什么?再说现在可以和小时候比吗?

    魔族只好欲哭无泪的看着银发男人进了屋,然后啪一声关上门。

    红缪进屋后并没有叫醒床上的人,只是静静地在桌前坐下,看着被窝里那一团发呆。

    当初邪族临世,来的快去的也来,不足三个月的人间炼狱,不足三个月五界恢复平静,仿佛邪族对五界来说只是一场比较长的梦。

    可,五界损失是真真切切的,他的父亲死在邪族手里,妖族皇族几乎全军覆灭,如今小弟已是他唯一的亲人。

    当时,他被心魔控制,杀入无回渊,无数的邪族死在他的手里,他在无回渊厮杀了一个多月才离开,后来恢复妖界元气,再统一其它两界。

    “除了他,你还有我。”低沉的声音缓缓响起,几乎让人察觉不到,“我会永远陪着你。”

    一双大手按在红缪的肩上,他回头惊讶的看着除了发色瞳色几乎与自己一模一样的男人:“你可以化为实体了?!”

    “是的,几个月前就可以了。”男人温柔的笑着点头,“我说过会陪你,就会说到做到。”

    “……”可你是心魔你知道吗?能不能不要这么煽情?“你应该是最不着调的心魔了。”

    “我怎么不着调了?”心魔笑着在他身边坐下,温润的样子一如当年的红缪,“我觉得这样挺好的,我不用大杀四方,你也不用担心一个人。”

    “……我无法可说,原来心魔是这样的。”世上最佛系的心魔。

    “这样不好吗?”心魔抬手轻轻揉了一把红缪的头,“我保护你,就是保护我自己,没什么不能理解的。”

    “他要醒了,我先回去了。”

    “呃,拜拜不送。”

    “不要和我皮。”他捏捏红缪的脸颊,笑着消失。

    银发男人无语:“……”这个假心魔。

    心魔的出现让他始料不及,他害怕过,怕被心魔占据身体,但后来发现,这个心魔似乎有点与众不同,感觉不赖。

    ·

    床上的被子动了动,随后探出一颗小脑袋,床上的人慢慢爬起来,看到银发男人时,还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眼睛,奶声奶气的唤了一声:“大哥。”

    这一刻,恍惚突然之间又回到了几百年前,那时父王还在,他只是妖族的大殿下,池儿是那个宠上的小殿下。

    曾经的小弟,总是这样,软软的看着他,可怜巴巴的跟在他屁股后面叫大哥。

    “哎。”红缪心中五味杂陈的回答,“池儿醒了,想吃什么吗?”

    “……”这是?

    少年疑惑的眨了眨眼睛,不明白昨天还凶巴巴的大哥为什么突然温柔了,他捏了捏自己的脸,犹豫的道:“大哥,我不会穿这个衣服。”

    “我帮你……”他刚起身想帮忙穿衣服,脑海中却闪过昨晚少年从房间里传出来欢愉的声音,立马顿住了脚步,戏谑一笑,“你还是等你夫君回来给你穿吧,我在这里坐着替你看门。”

    “不是,我说……”

    “你昨晚肯定被那人族折腾的很累吧,好好休息,屁股应该很痛吧?”

    “不是,我为什么屁股要痛?”要痛也是枭好不好?

    “不用害羞了,昨晚叫的那么惨,我都听到了,这人族下手也是没轻重。”

    “不是,你……”九夜看着大刺刺坐在桌边的红缪喉头哽咽。

    妖精,你是不是对本尊有什么误会啊!本尊是上面的那个好不好?!

    “好了好了,我都知道,你好好休息吧,等回来大哥会好好教训他的,让他下次轻点。”至于会不会做,看心情。

    “……”qaq我看你误会更深了!

    九夜白眼一翻,倒回床上用被子捂着自己装死,生无可恋。

    彻底误会一切的银发男人淡定的端起桌上的茶亲抿一口:哎呀,小弟害羞的样子好可爱,算了暂时不教训那个人族了。

    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大哥心中地位垂直下降的少年依旧在纠结,要怎么同银发男人说,o(^`)o才能证明自己是个攻!

    ·

    枭回来时脸色不太好,整个人有些匆匆忙忙的,故而进门后看到桌前的红缪,连醋都忘了吃,直接把被子里的人挖出来,往少年身上套衣服。

    “怎么了啊?”九夜被拖出被子,乖巧的任由男人打扮,迷迷糊糊的问。

    听到少年的寻问男人才开口说第一句话:“我们离开这里,我看到孚邪蔓了。”

    “孚邪蔓?你看错了吧?”桌边的红缪不堪在意的搭话,“如今几乎连邪族都要灭族了,哪里还有什么孚邪蔓,还在修真界生长?”

    所谓孚邪蔓,是无回渊由邪气灌养的一种极其凶恶的植物,它们可以吞噬万物,抽取生机灵气以及欲望恶念,有孚邪蔓的地方,必定隐藏着强大的邪族。

    枭手一顿,后知后觉想起什么,但也没有心思去计较,只道:“是真是假你自己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难道真的有孚邪蔓?红缪疑惑的皱了皱眉,明明他几乎把整个邪族都灭了,如今又哪里冒出来的如此强大的邪族?

    “好,本座就不信这个邪了,非得去看看不可!”银发男人重重的将手里的茶杯放下,起身便走。

    九夜被茶杯的撞击声吓得一个激灵,往男人怀里缩了缩,弱弱的发问:“大哥他怎么了呀?”

    这个世界他最弱,所以他只有当乖宝宝的份——枭不知为何从少年脸上看出了这样的意思,他一边替少年系着腰带,一边回答:“没事,估计你大哥就是闲的蛋疼。”

    “啊咧?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哎!”少年赞同的点点头。大哥要是不蛋疼,也就会这样坑着他玩了!

    “那我们和他一起去凑热闹吗?”九夜眼睛亮晶晶的,他抬头充满期待的看着男人,“我们去拯救世界?”

    “不。”男人替少年理着衣服的手突然停下来,眼中酝酿着风云,“你不能去?”

    “嗯?啥意思?”

    看着少年一脸懵懂的模样,枭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最终他只说了一句:“对不起。”抬手将少年劈晕。

    搂着怀里柔软的身体,男人久久无言,最后将少年变回小狐狸放进了虚弥空间。

    他啊这个人,向来有仇必报,百年前的仇,总要有人来还的。

    这次邪族出现,他一定要他们血债血偿!

    ·

    “别去了,那个人族只是为了支开你。”

    红缪正顺着街道,在房顶飞跃,黑发男人突然出现。

    “支开我?池儿呢?”红缪瞬间停下,身后的黑发男人没注意,撞到他后背,黑发男人不自在的揉了揉撞疼的下巴,“你放心吧,池儿没事,那个人族一个人去镇子后的山林里了。”

    “他去后山做何?”

    “不知。”心魔无奈的摇了摇头,“我感知不到后山的情况,但,我们可以去看看。从来到无名镇开始,我就觉得不太对劲。”

    “难道真的是邪族?”红缪皱着眉反问,但依旧是不太相信,“你替我去保护池儿,我去看看那个人族耍什么花招!”

    “好,你自己小心。”

    “放心吧。”听到心魔的嘱咐,红缪忽的笑了。

    又有谁能够相信,这个男人其实是他的心魔呢?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