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都是两个小傻瓜

十银公子

    如果有一天,石头都心软了,那么尊主大人,你会爱我吗?

    ·

    这是一片七彩斑斓的花海,五彩的流萤幻蝶,美的仿佛梦中梦。

    九夜从男人怀里跳下来,重新披上那件外袍,他伸手戳了戳彩色的花朵,稚嫩的脸上平静的叫人看不出喜怒。

    少年过于平静,让男人有点担心,枭上前一步,与少年并肩而立:“你不怕它咬你了吗?”

    九夜触摸着花朵的手一顿,他回头看着男人:“枭,到底是本尊傻还是你傻啊?本尊堂堂神域之主会怕一朵花?”

    “都不傻。”男人乖巧的回答,温柔的盯着少年。

    如果你想装傻本尊也不介意,只要能够看见你就够了,如果石头都能付出真心,那么尊主大人,你会喜欢我吗?

    “傻子。”九夜盯着男人的眼睛,突然轻笑出声,他伸手环住男人的脖子,踮起脚尖吻上去。

    或许,我们两个都是傻子,你是真傻,本尊也是在装傻,傻装久了,就想真正傻下去,至高神,你明白吗?

    总想着一个傻子回应你,你难道不傻吗?

    嘴唇上柔软的触感让枭身体僵硬,这可是九儿第一次主动亲他!

    像是怕眼前的少年的跑了一般,男人连呼吸都放轻了。

    九夜的吻从嘴唇到脖子,他一把将男人推到地上,“你平时不是挺嚣张吗?怎么不说话了?”

    “你……”枭看着压在身上的少年,不知道该说什么,竟然觉得羞涩。

    “你什么?本尊觉得你可能有毒!”

    “嗯,可、可能是……”

    “噗嗤!”少年忍不住笑出声,平时什么都不放在眼里的他目光突然变得温柔起来,“枭,我觉得你也挺傻的。”

    “我……”

    “嘘,别说话,好好享受。”

    ·

    流萤谷出乎意料的美,却没有修士敢进入。

    事后,九夜半披着外袍,露出留有红印的白皙胸膛,他怀里抱着睡过去的至高神,就这样静静的看着流萤谷里的飞虫。

    此刻的他不是少年模样,红眸黑发,是神域时的模样,和枭一样,只是枭的发色不是神域中的银色。

    在小世界,九夜尊主一直披着柔弱的外壳,突然恢复原貌,竟然让人有些恍惚,此刻才明白:他怎么也是神域之主,他应该是危险的。

    俊美的男人低头看向怀里熟睡的人,面无表情的脸上露出几分无奈,他伸手按住枭的眉心,几缕黑气从枭的身体顺着指尖窜进男人的身体。

    随后,九夜低头亲了亲对方的眼角,低低喃呢:“我本为魔,你却非要我做神,大傻瓜,何必为我造杀孽呢?”

    是魔又如何?是神又如何?只要我九夜想要的,谁又能够拦得住呢?

    他检查了一遍男人身体里的神力,感觉到那股重新纯粹起来的力量,九夜松了一口气,变回这个世界少年的模样,他放下怀里的人,委屈巴巴的缩到对方怀里,把自己团成一团。

    事实上,就和当初枭征讨魔族与神族的叛徒一样,难道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

    他只是假装不知道,然后悄悄将至高神身上的杀孽转走,又继续装傻。

    所以,你知道吗?大傻子,从始至终我都守在你身边,不需要你靠近,只需要离我远点,这样你才能做你高高在上的至高神。

    从第一次见面,他又何尝不是这种感觉,这个男人是与众不同的。

    ·

    枭醒过来时,少年还在他的怀里睡的昏天黑地,四肢大开,半个身体压在他身上,他身体也有一大半麻的失去了知觉。

    男人看着少年,小心翼翼的移动自己,以免将少年吵醒。好不容易从少年小身板下逃脱,枭坐在一边就这样盯着少年瞧。

    或许是男人的目光过于灼热,少年皱了皱眉,慢慢睁开眼睛,对上男人的瞬间,一个翻身爬起来,变成狐狸就想溜走。

    “你又想往哪里跑!”枭连忙扑上去,拽住小狐狸的后腿,死死把白狐锁在怀里,“乖乖的,哪里也不许去!”

    “吱叽吱叽吱叽!”放开本尊!拿开你的蹄子!本尊尿急!让你盯着我看!

    小狐狸在男人怀里手脚并用。

    “别动,你又想往哪里跑?”

    “尿急!放开!”白狐扯着嗓子口吐人言。

    “……呃……”枭有点尴尬,却一本正经的道,“我抱着你尿。”

    “妈的变态!”九夜整个狐身一抖,化为人形,一个脚丫子踹在男人脸上,“走开!不要跟着我!”

    枭变态看着跑远的少年,捏了捏鼻子,有点尴尬,但是,他依旧起身追了上去。

    片刻之后,流萤谷响起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啊啊啊啊啊!变态啊啊啊!”

    ·

    魔界。

    萧鸿炎站在魔殿上方发出怨恨的嘶吼:“啊啊啊!红池!本座誓要将你碎尸万段!为母亲为兄弟和爱人报仇!”

    跪在下方的魔族大气都不敢喘一声,各个埋着头,恨不得与地板融为一体。

    忽然,空中冒出一个慈祥老者,他摸着胡须笑呵呵的道:“炎儿,想要对付妖界,以老朽之见,恐怕只能找人结盟。”

    “什么人?”萧鸿炎语气不太好的寻问,“修真界、魔界、冥界、妖界、仙界,五界之中,虽然互相对立,却相依相存,谁会愿意同我魔界一起对付妖界。”

    “五界之内没人,可五界之外有人啊。”

    “五界之外?”男人疑惑的蹙起眉,“师尊,五界之外不是邪族吗?与邪族合作?这是不是太疯狂了?”

    “有什么疯狂!”老者愤怒的敲了敲手里的拐杖,“想想你的亲人,想想出生入死的兄弟,想想你的爱人!你不想报仇吗?!”

    “我当然想!可是……”那是邪族啊!

    萧鸿炎为难的叹了一口气,摆摆手,“师尊,你让我好好想想吧。”

    ·

    妖族。

    大殿之上。

    妖王眉头紧锁,他听完大儿子的话后,狠狠的拍了拍狐椅上的扶手:“你说池儿被那个什么丹尊带走了?你为什么不去阻止!池儿乃是九尾幽狐之后,怎么能够被人族修士带走!你就是这样做的大哥!”

    “儿臣知罪!”红缪连忙撩起衣袍跪下。

    “知罪有什么用?小弟还不是被带走了!”

    “就是,大哥我看你就是故意的吧,你知道父王宠爱小弟,故意让人族带走小弟的吧?”

    “就是,毕竟只要没了小弟,你就是妖族最合适的继承人。”

    周围纷杂不断的挑唆声都来自他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们,红缪头压的更低,贴着冰冷的地板:“父王,儿臣不敢,儿臣从来没想过对付小弟。”

    妖王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只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只有你见过那个人族修士,本王要你给我把池儿带回来,若是带不回来,你也不用回来了!”

    “是,儿臣领命!”

    “下去吧。”

    “是。”男人起身,姿态卑微,低着头慢慢退下,耳边那些好兄弟依旧不忘挑唆。

    “这下大哥该得意了吧?”

    “只要小弟死了,就没人和他争妖王之位了。”

    “这下小弟出了事,父王肯定对他不满了……”

    耳边全是兄弟姐妹恶意满满的声音,全是妖王无情的模样。

    忽然,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幽幽响起——

    “看吧,你为妖界付出这么多,可是他们完全容不下你,你只是妖王的工具,你做的再好,也比不上妖王的小儿子,而那个红池却可以什么都不做。”

    “你甘心吗?他们都在利用你,那个红池一定会在暗处嘲笑你的傻吧?”

    “你难道不想报复他们?凭什么对你如此不公平?”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