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与你许余生,同你恩爱不疑

十银公子

    不过,最后他还是把少年抢了回去,也暖了床,只是代价有点大而已。

    想到这里,男人脸上的表情更加柔和。

    ·

    如果你爱过一个人,就会明白,你的眼里心里,无时无刻不是这个人的模样。

    ·

    男人就这样安静的看着少年,直到外面传来声音。

    “殿下,属下贺然霆求见!”

    枭听到声音,不急不缓的起身,没有让人进来,反而自己走了出去。

    “抓到了?”出了门,男人看着贺然霆风尘仆仆的一身开口。

    “仇夕瑾已经抓到了,已经将他们和凤倾雪一起关在地牢里,殿下你要去看看吗?”

    男人想说不用,杀了吧。

    可脑海里突然闪过,在西梁时齐悦九似乎对九儿也不错,凤倾雪还是九儿的母亲,就这样杀了凤倾雪,是不是太便宜对方了?

    “带本宫去看看。”男人如是说。

    ·

    阴暗的地牢中,昏黄的烛火幽幽跳动。

    脚步声哒哒回响,敲击在人心上,一点一点击溃人心底好不容易建起的心防。

    “仇夕瑾,想不到你也会落到今日。”

    “我比你强多了,凤倾雪。”再次见到西梁女帝,她已经苍老虚弱的不成样子,像是病入膏肓的老人。

    “你能比朕强到哪里去,幽秦还不是没了?”靠在地牢冰冷的石墙上,她满眼讥讽,再也没有对这个情敌的恐惧和忌惮。

    “和你相比,至少我不是一个人。”说着,仇夕瑾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男人,温柔无限。

    而她,最看不得他们卿卿我我的样子,瞪圆了眼睛死死盯着他们,充满不甘和怨恨。

    那哒哒的脚步声,最终停在她们牢房之外,三人看去,就见男人带着手下面无表情的站在铁门外,看着他们。

    一见到东流太子,齐悦九整个人都无法冷静下来,他挣开仇夕瑾的怀抱,跌跌撞撞来到铁门前,跪在男人面前,急得语无伦次。

    “小九呢?他、他人呢?我想看看他,他怎么样?他还好吗?他开心吗?他瘦了没?你让我看看他好不好?”

    男人没有说话,他也没有说话的机会。

    “让他看看凤九吧,之后要杀要剐随便你。”仇夕瑾起身走到齐悦九身边,掀起衣摆跟着跪下,“太子殿下,我们就想看看小九。”

    “九儿在睡觉,等他醒了,本宫自会问他愿不愿意见你。”

    “多谢!多谢!”齐悦九松了一口气,一脸开心。

    仇夕瑾也跟着笑了笑,伸手拍拍爱人的肩膀安抚。

    只有枭,略带疑惑的转头看向一直没动静的凤倾雪,“你就一点不想看看你儿子吗?”

    “他不是朕儿子。”凤倾雪的声音有一些尖锐,语气充满了厌恶,“他是那个贱男人和仇夕瑾生下的畜生!”

    这是在骂他的九儿啊。

    男人脸色一沉,冷声说道:“把她拖下去砍了双手,装到酒坛,别死了。”

    “是。”贺然霆点头,打开门进了牢房,朝着凤倾雪走去。

    “你干什么!你干什么!放开朕!朕是西梁女帝!你们怎么敢这样对朕!”

    女人的怒吼尖锐刺耳,男人揉了揉太阳穴转身,充满厌烦的离开了地牢。

    离开牢房,女人的嘶吼已经微不可闻,他皱着的眉才被慢慢抚平。

    ·

    半个月后。

    东流帝都。

    “皇后娘娘,皇后娘娘,您在哪里?”

    “娘娘,奴婢做了好吃的甜点,您别躲了,快点出来吧。”

    皇宫里乱成一团,太监宫女急得团团转。

    ·

    朝堂上。

    小太监急冲冲的闯进来,扑通一声跪在殿中央,整个人慌乱不堪:“陛下,皇后娘娘不见了!奴才们之前见娘娘想从北墙翻出皇宫,把他拉回来后,一会儿就不见人影了。”

    好糟心。

    男人嘴角一抽,抬手按了按眉心,起身,“朕知道了,众位爱卿,退朝吧。”

    大臣们:“……”

    ·

    等回到后宫,看着一个个脸色苍白的宫女太监,枭吐出一口浊气,摆摆手:“你们下去吧,朕自己去找。”

    “是。”以为要死到临头的众人,连忙退下。

    男人在原处站了许久,才朝着不起眼的角落问:“皇后人呢?”

    “回陛下,皇后躲在您还是太子时东宫的床底。”林昭从角落出来,脸上是与男人一样的无奈。

    “呵。”躲在床底,这是想挨打了。

    枭笑着摇头,抬脚朝着东宫走去。

    ·

    东宫。

    九夜躺在床底,伸手扣着床板,心里全是对枭的不满,整个人都不好。

    他才不要做皇后,他要做皇帝,他才不要每天都在皇宫,好无聊,他就是不想在这里。

    他是堂堂神域之主,他要做最厉害的那个人。

    “想什么呢,躲在这里,面壁思过吗?”

    调笑声从身后传来,吓得九夜一个激灵,下意识的想坐起身,幸好男人眼疾手快的把人拉进怀里,不然少年头顶又该是多大一个包?

    “怎么了?还不说话?又生什么气了?”他伸手,挠挠少年的下巴,语气温柔。

    “哼,不想和你说话。”闷闷不乐的声音从少年嘴里轻悠悠的飘出。

    “那你想和谁说话?”

    “反正不是你。”

    “好,不是我,那我们先从床底出去好不好?”

    “哼,我不想和你说。”

    这还骄傲上了?男人头疼:“乖,听话,你想要什么我都答应你。”

    “我看画本里江湖好自由,可以打架,吃好吃的,我想做大侠。”他等的就是男人这句话,立刻双手撑住男人的胸膛,眼睛亮晶晶的看着男人,道。

    又是谁在教坏小孩子?这尊主大人一天一个想法,也不知道脑袋瓜里装的什么。

    “好,我答应你,带你去江湖。”

    “那你去收拾包袱吧。”少年笑弯眼,推搡男人,“快去快去!”

    感觉自己又被套路的枭:“……”看在你这么萌的份上,本尊就不打你了。

    ·

    为了你,我能够做的有很多,能够承受的有很多。

    ·

    陆嘉三年,东流皇帝封帝退位,将帝位传给棋圣镇国大将军贺然霆,从此销声匿迹。

    传闻西梁女帝凤倾雪没死,被封帝做成人彘,放在皇宫的宫道上,每日看着人来人往,反思自己的一生。

    传言东流皇宫宫道闹鬼,不论白天夜晚,都能听到女鬼的哭声。

    有胆子大的人去寻找哭声,最后只在一个坛子里找到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

    传闻,幽秦女帝没死,和西梁女帝的齐妃私奔了。

    也有传闻,江湖上赫赫有名的红衣侠客和黑衣侠客正是东流消失的封帝和他的男后。

    ·

    青山绿水,蓝天白云,风轻云淡。

    男人回头一笑,看着女人道:“阿瑾,我好开心。”

    “嗯。”女人上前将他搂进怀里,一同看着远处的山脉,“我也开心。”

    “仇夕瑾,能够遇见你,是我最大的幸运,小九也有一个爱他的人,真好,余生已足。”

    “不,你才是我最大的幸运。”女人低声道。

    ·

    某一处。

    青年拿着剑对着匪徒跃跃欲试:“把你们吃的都交出来!不然……小爷杀了你们!”

    匪徒:“……可是,我们身上没有吃的。”

    “那快去买啊。”

    匪徒:“……”难道你不是应该送我们去见官吗?

    一旁,被救下的车队,女人含情脉脉的看着那一言不发的黑衣男人,对打到匪徒的青年视而不见。

    “恩公,妾身爱雅,是乌拉国公主,你救了妾身,妾身愿意以身相许。”

    男人冷漠的看了女人一眼,抬脚朝着青年走去,提住青年的衣领,“九儿走了,那姑娘说她挺喜欢土匪头子,让我们别管,想吃什么跟我说,我去买。”

    “啊?”少年惊了,只好无奈点点头,“那好吧,我们就不打扰他们了。”

    说罢,两人运起轻功离开。

    女人看着离开的二人跺了跺脚,转头见匪徒再次围过来,瞬间面如死灰。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