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无声的守护,最长情的告白

十银公子

    男人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将少年抱起来放到一边的床上。

    “你干什么?”九夜始终没有对男人放下防备,要知道他现在可是光的。

    “睡觉啊。”用薄毯将少年裹住,男人拍了拍对面的屁股,“怎么,你还想回去和大家一起睡。”

    一想到军营里那些士兵身上十天半个月不洗澡的味道,他连忙摇头。

    “睡吧,明天才有精力玩,放心,我不会对你做什么。”

    我才没担心,他在心里狡辩,见男人起身,一把抓住男人的银发。

    “怎么了?”

    “你的头发怎么回事?”少年眯了眯眼睛,眸中闪过几分凌厉。

    “还不是几个月不见,思君如狂,一夜白了发。”

    “……”妈的,“你滚吧。”

    少年放开男人的银发,翻了一个身,不再去看对方。

    笨蛋呢。

    他勾唇一笑,转身去案头继续翻看手下呈上来的提议。

    ·

    边塞的白天烈日炎炎。

    边塞的夜寒气逼人。

    案头的烛火微弱的跳动。

    男人喉头一痒,他停下手中的笔,握拳抵住嘴唇轻咳。

    男人咳的很轻也很压抑,等喉头痒意褪去,他松开拳头看着掌心的血迹已经习以为常。

    随后,仿佛才想起营中有一个人,男人回头看了一眼,眼中充满柔和的笑意。他起身洗了一个手,才来到床边躺下。

    挥手灭掉营中的烛光,今日便算是结束了。

    ·

    次日,天微微亮军营中士兵的操练声便就没有停过。

    男人睁开眼,少年还在呼呼大睡,整个缩成一团,窝在他怀里,张嘴微微张着,露出粉红的舌头,嘴角还有可疑的液体,一直流到衣领里。

    这是梦到了什么好吃的,流这么多口水。

    男人忍住笑声,伸手替少年把口水擦干净,才拍拍那张睡得粉红的脸:“九儿,起床了,别睡了,军营是不允许睡懒觉的。”

    “不~本尊就要睡……”浓密的睫毛颤了颤,少年声嘟囔一句,往男人怀里又钻了钻。

    “……真是拿你没办法啊……”总是仗着我喜欢你犯规……

    枭无可奈何的沉默片刻,才轻轻将少年从怀里拨出去,自己下床更衣,出了营帐。

    睡吧,睡吧,你爱咋咋地,谁让自己喜欢呢?

    ·

    军营总是肃杀之地,军队严整以待,不停操练,是热血铁汉的聚集所,也是漂泊路。

    枭理着衣袖,刚走出营帐,就看到手下的副将满脸愁容的在外面徘徊。

    “有事?”男人用余光扫了他一下,习惯性一问。

    “殿下!”副将被突然出现的声音惊了一下,连忙行礼,“末将拜见太子殿下。殿下,大事不好了!仇夕瑾兵分两路一方攻打西梁,一方正朝着我们东流而来。”

    “嗯。”仇夕瑾会攻打东流他并不意外,毕竟现在东流国局势动荡不安,外忧内患,换谁都会想来东流舔一口。

    因此,男人对副将说的话并不放在心上。

    “殿下!”看着男人满不在意的样子,副将急得上前一步,“殿下您有所不知,仇夕瑾马上就要拿下整个西梁,如今亲自带着八十万铁骑,正朝着我东流国而来。”

    这次男人终于重视起副将所说,他微微蹙眉,抿唇思索:按理说仇夕瑾就算要攻打东流也不应该如此大动干戈啊,毕竟刚拿下西梁,军心疲惫,目前应该做的是休养生息,择日而战,而不是亲自率领八十万大军朝着东流来。

    这浩大的架势,仿佛要一举将东流也灭了一般,这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式,不像是仇夕瑾能够做得出来的。

    仇夕瑾……仇夕瑾……齐悦九……难道是为了凤九而来?

    枭危险的眯起眼睛,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营帐,才道:“你带领五十万大军去幽秦手里劫获西梁,然后让右先锋带四十万人马去攻打幽秦,剩下的人和我去邺城准备与仇夕瑾交战。”

    “这……殿下……”副将难以置信的瞪圆了眼睛,满脸不赞同,“这仇夕瑾有八十万人马,我和右先锋带走九十万兵马,剩下的不足二十万。”

    “殿下,你对上仇夕瑾,这不无疑是自杀吗?”

    “立刻去办,拿下幽秦和西梁后,立马回来支援,本宫只给你们一个月时间。”

    “这……”一个月时间怎么可能啊?那么大两个国家。

    “你是在质疑本宫吗?”男人转头冷冷的看着他,语气透露不明显的杀意。

    “末将不敢!”副将心口一滞,再也不敢多说一句。

    “下去。”

    “是。”

    东西,你可真是个惹祸精。

    看着副将消失不见,枭才一甩衣袖,负手而立,目光悠远的看着远处巡逻的士兵:“林昭。”

    “属下在。”男子从不起眼的角落冒出来,“殿下有何吩咐?”

    “一会儿九皇子醒了之后就带他离开这里,你就说本宫连夜赶回帝都去了,皇帝剩余的亲信造反,这边境的事,就暂时缓一缓。”

    “殿下,你不打算让九皇子知道吗?九皇子在这里说不定可以帮到你,齐悦九也和仇夕瑾在一起,只要我们……”拿九皇子做人质,说定仇夕瑾就会退兵啊!

    “带九走!”

    “殿下!”

    “别让他知道幽秦攻打东流的事,在他知道之前,本宫会处理好。”

    “……是,殿下。”看着男人不愿再多说,男子只能领命。

    “照顾好他,如果他知道了,就把他给本宫关起来,要是他跑到邺城来,你就提着你全家的人头来见本宫。”

    “是,殿下。”看着男人的背影,林昭怎么也想不明白,太子为什么要这么做?

    行将如风,用兵如神。

    等男人到操练场时,副将已经一切准备就绪,兵分三路,就等出发。

    男人没有换盔甲,走到十八万兵马最前方,拉住缰绳跃上马背,高声喊道:“整军出发!”

    “整军出发!”

    “整军出发!”

    副将与右先锋接连附和。

    “呵!呵!呵!呵!呵!”

    接着是士兵们的吆喝声。

    “出发!”伴随着太子殿下最后一声呼喊,士兵们开始动了。

    军队浩浩荡荡,朝着三个方向,逐渐消失不见。

    马蹄下,是掀起的风沙;铠甲下,是赤血丹心,铮铮铁骨;沙场上,是刀剑无眼,黄沙埋骨,马革裹尸。

    枭坐在马上,目光穿过身后的军队,回头看了一眼渐渐缩的军营。

    尊主大人,乖乖等我回来,什么也不要做,什么也不要问。

    并不是他把堂堂神域之主当做娇花在养,而是众神皆知,九夜生于魔果,长于魔域,只要他的九儿多一分杀戮,身上的魔性便会多一分。

    即便九夜本应生而为魔,可他也要九儿做他的神。

    他一定不会让九夜成魔,一定不会让别人有伤害九儿的借口!

    他要护着的人,谁都伤不了!

    ·

    九夜是被热醒的,但是他并不想动也不想睁眼,于是伸手在旁边摸索,不找什么宝贝,就找一个人——枭。

    枭的身体冬暖夏凉,对他来说简直就是最佳人形抱枕。

    可他摸了半天都没有摸到那个人。又不上朝,你说起这么早干什么?

    没有降温的东西,白日里军营的温度还在持续上升,九夜不得不的睁开眼睛,在床上坐起,看着营帐的出口,不满大喊:“快来给本尊更衣!快来快来!”

    “九皇……”林昭撩开垂下的营帘,一进来看到的就是少年光裸的上半身。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