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为你开太平,战起风云涌动

十银公子

    东流国只平静了几日就开始暗潮流动。

    老皇帝病重,多日不能上朝,幽秦已经攻打西梁半月,两国交战,东流难免有所波及,其它国也开始蠢蠢欲动。

    金銮殿内。

    男人冷漠的站在龙床边,看着躺在床上下半身已经瘫痪的老皇帝。

    “都已经瘫了还不安分,看来本宫还是下手轻了。”男人看着他,凉凉的开口,“看来你还是死了更好,免得在本宫面前蹦跶。”

    “你……你——”老皇帝瞪着眼睛,浑身都散发着恨意,“你这个逆子!你不得好死!你不得好死!你还我子敬!”

    “东子敬是你自己害死的,当初他退出皇位之争,是你是再次把他拉进去的,老东西,我看你真是老糊涂了。”

    “本宫可没心情和你在这里废话。林昭,酒呢?给他灌下去。”

    “是,殿下。”男子端着托盘从外面进门。

    看着自己跟了大半辈子的主子即将被毒死,李福朝着男人连连磕头,磕得满地鲜血:“太子殿下!求求你饶了皇上吧,他也是爱子心切,如今他都这样了,也不是你的对手,请你放过皇上吧!”

    “送他上路。”男人不为所动,余光扫过李福,“你竟然如此舍不得你的主子,下去陪他吧。”

    “不……”李福磕头的动作一顿,连忙去扯男人的衣摆,“殿下饶命!殿下饶命!”

    而,男人已经先他一步出了金銮殿。

    他抬头看了一眼夜空残缺的半轮月亮,抿紧嘴唇朝着东宫赶去。

    金銮殿内,当年风光无限的东流皇帝,如今被一个侍卫统领掐着脖子灌毒酒。

    “陛下,你知道你哪里蠢吗?”林昭丢掉手里的酒杯,看着老皇帝嘴角涌出的鲜血难得好心解释,“你蠢在不该事事与殿下作对。”

    “殿下要皇位,前太子退位,是东子敬心甘情愿的,是你逼着东子敬与殿下争,最后让他们兄弟二人感情破裂,殿下一怒之下杀了东子敬,把你架空,这是对你的惩罚。

    可偏偏你还不长记性,给太子送男人,对西梁九皇子下毒,如今触了太子逆鳞,你的一切不过是咎由自取!”

    “不……朕才是东流的皇帝……朕说了算……朕……”

    这毒酒的药力自然不弱,看着死不瞑目的老皇帝,林昭瞥了一眼他枕边的盒子,转身走出金銮殿。

    他知道那盒子里装的什么,老皇帝最宠爱的儿子东子敬平生最喜欢佩戴的玉佩,和一道没有机会颁发的圣旨——立东子敬为皇的圣旨。

    ·

    东流国帝都内,几乎人尽皆知,太子东元封极度宠爱从西梁带回来的九皇子凤九,连吃饭穿衣都要亲自上手。

    甚至还将自己的手下幕僚召进东宫逗九皇子开心,三个月前皇帝赏赐的美男也成了九皇子日常玩乐的对象。

    可就在半天前,那位太子殿下的心头宝却因为跑到御膳房偷吃身中奇毒。

    为此,太子殿下大怒,直接斩了当时九皇子去时,还留在御膳房的所有人。

    二十几个人,就这样没了。

    ·

    回到东宫,推开寝宫的雕花门,男人走到床边坐下,看着躺在床上脸色发紫,痛苦的蜷缩成一团的少年心疼的仿佛有千万把刀插来插去。

    “九儿,很快就好了,很快就不疼,乖。”他没有脱鞋,直接在少年身边躺下,将人抱进怀里。

    “没事的,别怕。”男人轻声呢喃,将一只手负在少年心脏位置。

    很快,一阵怪风吹过,殿里的蜡烛熄灭,他按在少年心脏位置的手心,发出淡淡的金光。

    等到金光消失,殿中的蜡烛才重新燃起起来。

    而他,满头青丝白了发。

    “晚安,尊主大人。”他对垂下的白发视而不见,亲了亲少年的额头,挥手用内力灭了烛火,才闭上眼睛。

    ·

    次日清晨。

    林昭如旧的等候在院子里,可等出来人却让他吓了一大跳。

    只见男人满头白发,眼角已经生出皱纹。

    明明才二十出头,看起来却仿佛四十多岁接近五十岁,而人却还是林昭熟悉的人。

    “太子殿下!您!”他震惊的看着走过来的男人,“您用内力替九皇子续命了?”

    不是内力,而是强行调动的神力。

    不过他当然不会对林昭说。

    男人淡淡的瞥了他一眼,直接出了院子:“本宫要出征,你留下照顾九皇子,不得有任何闪失。”

    老皇帝已死,新皇该立,那些曾经被流放的皇子和守疆的王爷定会蠢蠢欲动。

    何况如今边界敌国频繁来犯,他不可能留在帝都一直陪着九儿。

    目送着男人消失,林昭才转身继续守在寝宫外:太子殿下如此风光霁月的人物,想不到竟然会折在一个同为男人的少年手里。

    ·

    少年醒来时脸色已经恢复红润,只是眼里时不时闪烁着害怕,对那奇毒依旧心存忌惮。

    过了好一会儿,少年才回神,转着脑袋在屋里寻人:“枭,给本尊更衣!本尊醒了!快点!”

    然而,推门而入的却不是男人,而是男人的手下林昭。

    看着床上完好无损,没有太大影响的少年,林昭动了动嘴唇,却什么也没提,只是拿起屏风上的衣服,走过去道:“殿下一大早出征去了,之后的日子属下服侍九皇子。”

    “出征?”少年偏了偏头,眼睛一亮,“出征很好玩吧,我们也去吧!”

    “……”殿下,请你告诉我,我应该如何驾驭凤九这个东西?“不行,太子殿下让你留在帝都。”

    “不行!我就要去,他说留就留啊?”

    少年虎着一张娃娃脸,竟然让林昭感觉到了几分威慑,那一瞬间他都忘了反驳,直到看到少年跳下床抖腿,他才回过神。

    “走走,我们也出征去!”

    “……”林昭沉默,没有再说什么。其实私心里,他挺希望凤九能去看看殿下,知道殿下为他究竟付出过什么。

    “你说,出征应该走哪个方向?”到了院门口,少年又退回来,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男子。

    林昭心里一跳,回答:“属下带九皇子去。”

    “好,给我带路。”语气里没有丝毫客气。

    九夜是邪神,生于魔果,他生来骨子里带着邪性,后又长于魔域,难免有点魔族的残暴。

    当年九夜被至高神带到神域,即将成为神域之主时,众神反对,枭凭一己之力挡下,可也依旧有神造反,甚至惊动魔域,最后导致部分神族反叛,与魔联手攻打神域。

    当年枭穿上神甲,拿着神器,带着余下的神明亲自抵挡屠杀叛军。

    而当时的九夜,被枭前一个晚上直接深入交流到神力全无,半个月下不了床,等好不容易从床上爬起来,枭早就凯旋而归好几天。

    关于出征,九夜完全不知情,还是成为神域之主后,无意间听到其他神明八卦才知道,神族反派过,还联手攻打过神域。

    而那个时候,至高神因为骚扰他,不知道正被他困在那个旮旯角落。

    九夜:“……”

    从那之后,每次想起其他神明对至高神威风凛凛的赞扬,尊主大人就特别想要亲自出征一次。

    尊主大人表示,要不是上次他还在床上躺着,绝对比至高神那个家伙要厉害百倍!

    他可是众神之主,他才是最牛逼的神,不接受任何反驳!不接受!不接受!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