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人,那揭房顶的人

十银公子

    ——他的死,不过是因为你的愚蠢,怪的了谁?你以为所有人都和你一样,喜欢皇位吗?

    ——本尊要做皇帝,因为本尊撑得起这天下,给得起爱人最好的。

    ·

    月色晶莹剔透,像水银淌泻在地面。

    东宫屋顶。

    男人枕着脑袋心情复杂的望着夜空的圆月,身边是爱人晃来晃去的身影,发出的乒乒乓乓声,真是一个不消停的人。

    九夜不知疲倦的将东宫房顶的瓦一片一片揭开,然后毫不客气的丢了下去。

    “咔嚓咔嚓……”东宫的院子里全是碎瓦。

    单脚站在房顶雕塑上的林昭麻木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这怕是东流国历史上第一个敢当着太子的面揭东宫房顶还活着的人。

    少年在房顶上蹿下跳一个多时辰,看着被揭掉的房顶,林昭捂脸:这西梁九皇子是个傻子吧?

    偏偏少年没有一点自觉,屁颠屁颠跑到男人身边,粗鲁的踹了男人一脚:“喂喂,让一让,你挡到我了。”

    枭翻身坐起,看了一眼自己身下剩下的唯一几片瓦,不解的问:“你揭本尊房顶干什么?”

    “要房顶做什么?”少年弯腰捡起瓦片往院子里丢,语气里满是不解,“像咱们的神域里的神殿一样多好,还可以看到天空,屋顶太碍事了。”

    “傻瓜。”男人伸手环住少年的腰,将人带进自己怀里,“你看看,没了房顶都是木梁,哪里有神殿的模样好看,太影响美观了。”

    九夜揭瓦的手一顿,愣愣的附和:“好像是哦,那你把它重新盖回去吧?”

    “……林昭,一会儿把东宫房顶给本宫盖回去。”

    林昭:“……是,殿下。”为毛是我?

    ·

    次日,一大早,男人睁开眼睛,侧身看了一眼身边睡得正香的少年笑了笑,心翼翼的替对方掖了掖被子,才轻手轻脚起身。

    枭提着剑来到后院,习惯性的打算练剑,却不想看到一排花花绿绿的年轻男子,各个含羞带怯的看着他,搞的好像跟选秀似的。

    男人脸色一黑,冷眼扫向默默缩自己存在感的林昭,凉凉的问:“怎么回事?”

    “回太子殿下。”躲在角落的林昭不得不硬着头皮站出来,他拱手行礼道,“这些人都是皇上经过精心挑选给你送来的。”

    “送男人给本宫?”什么意思?吃饱了撑着?

    “因为外界传言,殿下你喜欢男色,不喜女色,这是皇上赐给你的。”

    枭目光幽幽的盯着林昭,看得林昭恨不得立马晕过去,那刀子般的目光实在是不好受。

    不过片刻,男人脸上的表情突然缓和,手里的剑一转,不再看院子里的人,“都带下去安排吧。”

    闻言,那些男子面露欣喜。

    林昭却是一愣,隐晦的看了一眼太子殿下寝宫的方向:“把他们留下,九皇子不会生气吗?”

    “没事。”枭手里的剑舞成幻影,他身姿矫健,“安排他们住下吧。”正好用来给九儿玩,免得跑出东宫给他惹事。

    “……是。”看着专心练剑不打算再理自己的太子,林昭突然有些疑惑,弄不懂自家主子在想什么。

    回头看向那些男子,他也只能按照太子的吩咐去安排他们留下:“跟我来吧。”

    等人离开后,院子里那股浓烈的脂粉香才消散。

    清风吹过,呛鼻的味道淡去,男人手里的剑一顿,眼中闪过杀意:狗皇帝,东子敬的死你还没长记性吗?这次本尊可不管你是不是原主的父亲了!毕竟——留着你伤了本尊的尊主大人可就不好了,呵!

    ·

    幽秦。

    夕霞宫。

    殿前种着幽兰,一簇一簇,开的很茂盛。

    仇夕瑾侧头看着身边的男人,笑着道:“怎么样?喜欢吗?”

    “嗯。”齐悦九看了女人一眼,又低头去看花。

    “喜欢就好,以后你就住在这里。”她说着,一把拉过他的手,带着人跨过垂花门,进了内院,“怎么样?不错吧?”

    将游廊,花圃,池塘全部简单的扫了一遍,他心中动容,“嗯,很好,很喜欢。”

    竟然比当年刚嫁给凤倾雪时,住的七月轩都好,就算说这里是帝后住的地方,他都不会怀疑。

    果然,凤倾雪对他的爱,不过是一场糟糕的谎言。

    “来,再给你看一样东西。”说着,仇夕瑾急冲冲的拉着他跑进殿中。

    进了殿,她连忙放开齐悦九,关上殿门,然后来到床榻边。

    “你干什么?”男人疑惑的盯着跑到床边的女人。

    “站着干嘛?过来。”女人笑着招手。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

    空气瞬间安静下来,甚至还有几分严肃。

    只见女人弯下腰,在床底敲敲打打,许久才摸出一个布满灰尘的盒子。

    她心翼翼的用衣袖扫掉盒子最上面的尘埃,看了一眼好奇的盯着盒子的男人,才转动盒子的暗锁。

    只听啪嗒一声,盒盖弹起,露出两只依旧精致巧细的手镯。

    手镯上没有一丝灰尘。

    看到这一对镯子,齐悦九不由得心跳加快。

    预料之外,却又在意料之中。

    女人取出其中一只镯子,看向男人:“手伸出来。”

    “给我的,这也太贵重了吧?我不……”能要。

    “什么贵重不贵重的?”女人打断他的话,见他不动,直接抓住他的手替他戴上,“这本来就是替你准备的。”

    “当年本来打算等你来幽秦就送你,可是你却嫁给了凤倾雪,东西就蒙了尘。”

    “……”看着手腕上的镯子,他想说其实不用对他这么好,既然这么多年过去了,何不放下这段感情,换一个更好的?

    可是,看到女人那恨不得将世上最好的全都给他的模样,他又不忍心。

    转动着手上的镯子,齐悦九看向盒子里的另外一只。

    或许是觉得气氛过于严肃,女人拿出那只镯子连忙往自己手上戴,还警惕的强调,“别看了,这是朕的,别以为朕喜欢你,就会把这只也给你。”

    齐悦九:“……”我并没有想要那只镯子,真的。

    仇夕瑾将镯子戴好,才放下盒子,还故意用衣袖挡住,仿佛真的怕人抢走一般。

    齐悦九:“……”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将镯子藏好,她拉住男人在床边坐下,“朕已经查到九的行踪了。”

    “他在哪里?!我们去找他?”男人闻言,连忙起身。

    “你别急。”仇夕瑾无奈的把人拉回来,“他暂时可能回不来。”

    “他到底在哪?”

    “东流。”女人深吸一口气慎重的说,“阿九,朕告诉你,你别激动。”

    “他到底怎么了?”男人脸色一白,不安的抓紧女人的手。

    仇夕瑾摇摇头,将他搂进怀里,轻声细语道:“九没事,只是听传信的人说,九已经到了东流帝都,还和东流太子在一起了,他们似乎已经发生过关系。”

    “你别担心,那东流太子对九很好,就是不知道未来会不会也是这样。

    毕竟是两个男人,我怕你接受不了。”

    “没什么接受不了。”他捂着嘴心疼的流泪,“九那么傻,又有哪个女子愿意娶他?只要是爱他的,我都可以接受。”

    “可是,为何那个人是东流太子?东流国未来的皇帝?为什么是未来后宫佳丽三千的人呢?”

    “好了,没事,过段时间我们就把九接回来好不好?”比起男人伤痛的模样,她也不好受。

    毕竟,凤九也是她儿子,她怎么允许别人欺负?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