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见江毅湛

江毅湛沈婉心

    香苑的嬷嬷对于那个男人有种近乎神明般的膜拜。

    江毅湛,沈婉心若有所思地琢磨着这个名字,似是而非的感觉。

    紧接着,沈婉心就淡定不起来,因为又来了个嬷嬷告诉她江毅湛要见她。

    虽昨夜已经见过,可连面容都没有看清楚,又是那种情形之下,怎么算也不上认识。和江毅湛正儿八经的见面,当数今日。

    沈婉心怎么都没想到,正式见面来得这么快。她心中若揣着一只揣着一只鹿一样怦怦乱跳,连走路的脚步都虚浮起来。沈婉心不明白她紧张什么,逃婚,怼王嬷嬷,被薛飞抓,想想她前世今生经历的也够多,怎么还这番没有气场,遇事就发慌。

    沈婉心跟在嬷嬷后面,一路上给自己打气。

    等到了地方,看到男人挺拔而修长的背影,沈婉心路上给自己打的所有骨气都泄个干净。

    嬷嬷将人带到,就躬身退去。留下沈婉心,还有江毅湛。

    江毅湛还是那个性子,一言不发,压抑得你连呼吸都觉得费劲。江毅湛原背对着沈婉心,知道是她已来到,竟连转身都懒得。沈婉心不似杨如珍那般沉不住气。江毅湛不理她,她也不理江毅湛。

    怼了好久,沈婉心的腿开始发酸。连个扶手借力的东西都没有,就这么着,她的身子开始受不住。可是沈婉心并不想开口求他,强忍了会儿,头开始发晕。

    “明明累了,却也不。就这样厌恶跟我话吗?”

    沈婉心被江毅湛的声音惊个半醒,掀着眼皮看清楚,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江毅湛已经走了过来,正对着自己。

    沈婉心摇摇欲坠,江毅湛还是束手而立,似乎很吝啬扶她一把。

    沈婉心的气性一时被挑了起来,也不愿在江毅湛面前服输,强撑着咬了咬牙,缓和些气息,稳脚跟。

    谁知她这一举动,不晓得怎么就触怒到江毅湛。他突然发疯一样捏住沈婉心的胳膊,力气极其大,痛得她不禁呼出一声。

    “不是逞强吗?”

    简直莫名其妙,沈婉心气得想与之理论。可江毅湛很高,沈婉心直了身子也不能够得到他的肩膀。当沈婉心含着眼泪,倔强地抬起头望着江毅湛的时候,一肚子的话全怂了下去。越发没出息,不知道是痛恨自己的懦弱,还是痛恨江毅湛对她这不知缘由不友好的态度。沈婉心很愤恨,开始痛恨这个阴鸷不定的男人。她呼吸气息跌宕起伏不定,心跳快得要出了嗓子眼。

    “坐那边。”

    江毅湛又在发号施令。

    沈婉心也没了好脸色,动也不动身子“您找我有何事?”

    虽江毅湛显然是在香苑安了处私宅,还不为人知,隐蔽得很好。但按理沈婉心已经知道江毅湛的身份,该叩拜才是。可偏偏她就是不愿意破。既然江毅湛愿意隐瞒,她乐意成全。

    江毅湛顿了顿,语气稍微不那么生硬“没事就不能找你吗?”

    “既然无事,孤男寡女共处总是不好。女感激大人的收留与相救,女再叨扰两日定当自行离去,大恩大德无以为报。今日若是无他事,那女子先行告退为好。”

    沈婉心一番话的有理有据,就是无情了些,她自己也知道。若是换旁的恩人,这番她定是感激不尽,可面对江毅湛,这份感激之心兀自褪去干净。

    沈婉心没有听到回答,只听到头顶上飘来一声嗤笑。

    “沈婉心,你故意气我,对不对?”

    没工夫,她心里回答,嘴上没话。

    沈婉心怕江毅湛还继续跟她耗,没想到就来了传话的人,是薛首辅亲自登门拜访。

    沈婉心心中咯噔一下,偷偷瞅了眼江毅湛,却见他神色如常,淡定自若。

    “正厅见。”

    “是。”

    传话的仆人告退,沈婉心也趁机跟着走,还没迈开一步就被江毅湛喝住“你也跟着来。”

    沈婉心没办法,只好亦步亦趋跟在江毅湛后面,耷垂着头,心情不可言语。

    到了正厅,薛首辅早就垂首静候着。沈婉心没有料到,跟着一道来的,竟然还有她爹礼部沈尚书。

    沈尚书一眼看见跟在江毅湛后面的沈婉心,目色复杂。沈婉心通红了脸颊,知道爹肯定在猜想些旁的。可眼下也不能什么,她素来怕爹。虽然重生之后再见恍若隔世,可那股害怕的劲还没拧过来。

    江毅湛衣袍劲甩,自若地坐入主席正中。薛首辅和沈尚书相继拜倒。唯独沈婉心处境尴尬,跟着一同跪拜不是,着也不是。江毅湛却拍了拍他旁边的座椅,对沈婉心讲了一个字“坐。”

    沈婉心不敢去看薛首辅和沈尚书的表情,哆哆嗦嗦地坐下来,冷汗下来一脖子。

    薛首辅到底见过大场面,江毅湛又不是个受宠的皇子,礼在情不在。薛首辅开口就问出薛飞的事情,言辞倨傲,竟是没有太把江毅湛放在眼里的样子。

    沈婉心一直低着头,看不见他们几个人的表情。

    余光看见江毅湛做了个手势,便有人把薛飞等人带了上来,往厅堂上狠狠一丢。几个人都被塞住嘴巴,纵然被丢在地板上摔痛些,也只能呜呜不能话。沈婉心低着头,这几个人的模样尽收眼底,正是那日薛飞带领的几个人。如今各个鼻青眼肿,显然挨了好一顿收拾。薛飞最惨,脸被打得像猪头一样,估计就是去了塞嘴的布,也不能正常话。

    “这……”薛首辅看见儿子被屈辱成这般模样,脸色唰白。

    江毅湛委委道“日前王去陆明堂寻乐子,遇到了一干不知死活的刺客,便抓过来拷问一番。至于薛大人的公子,王并未知悉这其中可有他的参与。王离京数年,甚少与各位大人的公子往来,故而并不识得,还得大人亲自上前辨认才行。”

    薛首辅一番抢白之词反被江毅湛抢白过去,自己的儿子显然是吃了大亏,却被成是刺客,偏偏又是王爷亲口所,不能直接辩驳。

    沈尚书见机而言“王爷贵体,多年征战沙场,武功了得,谁还敢刺杀王爷不成,莫不是误会?”

    江毅湛根不买账“薛首辅先看看堂下跪着的里头有没有贵公子,若是有就给提拎起来,王好亲自道歉。若是只是一干暴民,那就此棒杀算了。”

    薛首辅气得面色发青,铁着脸指认出薛飞。江毅湛下令给他去了捆绑和口鼻塞的布团,薛飞果然不能好好言语,声泪涕下,抱着薛首辅一阵呜咽。

    薛飞是薛首辅气老来得子,被宠得无法无天,沈婉心知道他有多心疼。

    薛首辅愤然道“四王爷,刺杀罪名牵涉甚大,不知道王爷可有确切的证据证明儿当真是在陆明堂行刺杀之事?”

    “没有。”

    “既然如此,王爷私下用刑,恐怕不合朝礼法。”

    “是不合礼法。”

    薛首辅面色好看些,江毅湛却紧接着道“王素来爱做不合礼法之事。比如这处香苑,不知道二位大人踏出府门之后,可想好去哪里告发王?”

    薛、沈二人立刻听出江毅湛话中威胁之意,纷纷跪倒。

    礼部尚书沈如是这几年的官途已大不如前,并不敢造次。但薛首辅的大女儿正是当今圣上得宠的嫔妾,沈如是怕,薛首辅倒不见得怕江毅湛。

    “王爷难道是空口无凭儿行刺,就将儿毒打至此吗?”

    江毅湛轻笑一声,随即卷起袖口,漏出臂上一截肌肤翻卷的伤口“首辅大人硬要证据,王这伤,算不算证据?不知道大人觉得王受的这番伤抵得过大人之子身上的伤吗?亦或者大人是不是觉得王故意造出这么一刀伤,来污蔑您的公子?”

    薛首辅惶恐“臣下不敢,是臣下出言冒犯王爷,还请王爷恕罪。”

    “薛大人,陆明堂的陆老板真是风韵犹存,难怪大人您对她多番照顾。这京城中失了清白的姑娘,能够见识到陆明莺的风采,也算是值得,您是吗?”

    薛首辅拜倒的腰弯得更狠,支吾着组织言语。

    江毅湛又道“王是不得宠,在京中也势单力薄,您大可不必将王挂在心头。只是王到底征战近十年,兵权还有,素闻大人的长子也从将数年,比王出息,一直镇守要城。不像王,在塞外边疆吹寒风。得空,王定在圣上及各兵将同僚面前帮令郎多多美言几句。”

    薛首辅彻底灭了气焰,干哑地叫了声“王爷息怒。”

    江毅湛下了座椅,踱步到堂中“沈大人,王得罪了薛大人的爱子,他声讨王是人之常情。可不知大人今日前来,所为何事。”

    沈如是看了沈婉心一眼,有点看不透当前局面,嘴巴打起哆嗦。

    “臣,臣是因为……因为……”

    “今日费了这番口舌,王实属有一件要事要办。”

    江毅湛拦了沈如是后半截不知道能不能出来的话“既然你们两位大人今日都在,那王就做个见证,薛大人的公子今日便正式退了沈大人幼女沈婉心之婚。来人,上笔墨。”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