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番外—《潋滟春娇多妩媚》序曲

江毅湛沈婉心

    吾家有女初长成, 得就是那潋滟公主。

    转眼那江阴国江文帝登基已经十载,当年穿着兔子红肚兜的女孩也早就出落得亭亭玉立。娇滴滴的公主, 哪里都好, 就是一点让她的父皇和母后十分头痛。就是这潋滟公主一年到头呆在宫里面的时光数都数的过来, 倒是时不时往江浙寒庄跑。

    准确的, 老向外面跑的毛病, 头痛的只有皇后一个,江毅湛倒从来都不在意。沈婉心今日原想带着公主一起给她裁选件春日新衣,好生辰寿宴上穿着。可一早去看,姑娘就跑了没影子。

    以至于江毅湛下朝来看她的时候, 她还是气呼呼的。

    玉兰姑姑嘘了声“皇上, 皇后娘娘现在正是气头上。”

    “没事。”

    江毅湛褪了朝服递给玉兰姑姑,换了便装便走了进去。虽然已经是中年年纪,可青壮的皇帝仍然风采不减当年。他依旧拥有宽阔的肩膀以及劲瘦有力的腰肢, 连走路间还是带着少年时期意气风发的模样。

    沈婉心听到脚步声,笑盈盈迎上来。没有拜礼, 也没有尊称,如同寻常家女子接了刚下田的丈夫一般,只唤了句“来了。”

    江毅湛先亲了亲她, 然后才道“姑姑你不高兴,我看这不还好?”

    “还不是你闺女,人又不在宫里面了。”

    “不在宫里,就肯定去寒庄了。有她义父义母在那边,你担心什么。”

    “少时是不担心, 可怜现在已经十五岁了,我怎么能不担心。”

    江毅湛坐下来,沈婉心替他解开束发皇冠,一头乌黑长发披散下来,远看还是谪仙般的人物。她忍不住赞道“皇上还是那么好看。”

    “只有阿真觉得好看。前几日,怜还我老了。”

    “啊?”沈婉心停下手中梳篦动作,问道“你快细细,当时什么情况。我怎么不知这事?”

    “这也不是什么大事。”江毅湛不以为然,“就那天,你非她日常偷懒,习文弄墨的时间太少,不像姑娘。让她留下来,陪我一起批奏折。”

    “我记得,那怎么扯到你老不老呢?”

    “怜问我,多大的时候遇到你的。”

    “你了?”

    “为什么不能?”

    “多大?”

    江毅湛故作生气,沈婉心笑道“气,不就是二十一么,也不年轻。当时那个年岁,王爷间有儿有女的不占少数。”

    “所以怜就问我,二十一的时候没有现在老吧。”

    “你现在哪里老了?”

    “怜的,我有白头发,就是老。”

    沈婉心梳了梳他的鬓角,果然发现里面夹了不少银丝,心疼地叹气道“是我日常疏忽了,都没有察觉。你是日里太操劳才会如此。”

    “可是,怜开始这样。后来又不是。”

    “我怎么听不懂了?”

    “怜后来又,有白头发的也不一定老。还天天看久了,原来觉得他父皇是天底下最好看的男人,现在看也不是那么回事。”

    “呃,”沈婉心咽了口口水“这都是怜的?”

    “嗯。”

    沈婉心扔了梳篦,气呼呼地“那你听了之后,都不着急?也能这么几天都不告诉我?”

    “哎?你怎么不梳了?”

    “不梳了,自己梳。还有,我要出宫一趟。”

    “去哪?”

    “寒庄。”

    江毅湛点点头“也好,你想香儿了。去看看,顺便散散心。”

    沈婉心重重地叹了口气,觉得真心头疼。这么多年了,眼前这个男人还是如开始一般,死硬得不开窍。他们的姑娘,十五岁的豆蔻年华,分明是情窦初开了么。

    哎,她倒要看看,是什么样的男人,长得会比他们江阴国最风姿卓卓的皇帝英俊。

    十五岁的江怜,明艳动人,娇媚可爱,犹如一只怒放的百合,脱俗又不低调。她穿了一身罩衣配水仙纹上裳,下配一条百褶如意月裙,一双眸子清亮如翠水薄烟纱。此刻,公主对这番打扮还是不满意,对着镜子照着调整还是不甚满意。

    “你我这样好看吗?”

    “好看好看。”

    “花公公就是什么都会好看。”

    江怜左右转了一圈,又在头上插了一只金凤鸾头钗,再涂上朱红口脂,总算满意些了。

    “顾先生快到了吗?”

    “快了快了。”

    “到哪了?”

    “这……奴才怎么知道。”

    江怜撅撅嘴“花公公就会信口开河,快到了快到了,却不知道人到哪了。”她掰开公公的掌心,塞进去一个玩意“你去庄门口守着,看到先生进庄,就吹这个。”

    “这……”公公为难地收下“公主这要干嘛啊?”

    “掐准时机,闪亮登场啊。”

    公公一步三回头地走到门边,又看江怜在往衣服兜里面装什么东西。他眼尖,看得清楚,是一盒樱红胭脂,忍不住嘱咐“公主,胭脂粉散,你随身带在身上,心……”

    “哎呀,”江怜急匆匆地将公公向外面推“快去岗,见人吹哨,迟了人就进来了。”

    “我公主,您这是何必。”

    “什么何必,见面第一印象要好。”

    公公瘪瘪嘴“可你俩也不是第一次见面呀。”

    “什么呢,”江怜不乐意了,“那还不是他这次回寒庄的第一次见面么。你快去。”

    公公移动到门口,准备关门,瞥见自家公主对着镜子握拳,口中喃喃“见面第一印象要好,加油!”

    公公晃了晃脑袋,直觉今日要出点什么事情才好。

    寒庄门口,顾慕卿故意选了最僻静的西门入内,时间点正选在午饭时候,比他信上的时辰提早了三个时辰。他这次来,就是偶然来坐坐,取一件东西回去,大约耽误三五日,并不想劳师动众。这两天胃难受,也不想跟寒逸来什么畅饮三宵。

    最关键地……

    顾慕卿回头看了看清寂的走廊,空无一人,非常满意地笑了笑。看来,他封锁一切回寒庄消息的主意非常明智。那丫头,这会准还在宫里面乖乖等着过寿宴。

    正好,他可以错过了。

    再转身,他继续抬脚前行。忽然一声刺耳尖鸣,几乎聋了他耳朵。

    顾慕卿心里骂了句爹爹娘娘姥姥,腹诽把那鸣哨的人按地上摩擦十八遍。面上却依旧不动声色,涵养极好。顾慕卿只是抖了抖似乎被炸懵过去的耳朵,确定听力无碍,无需找人定量赔,便继续前行。

    暗处,腿都蹲麻的公公四下张望,急得不得了。咋公主听了哨子响,还没闪亮登场呢?

    公公也揉了揉耳朵,怀疑地看了看手里头的物件。这玩意是自己吹得不对,还是咋了。声音真是祖奶奶吓魂般的瘆人。

    怎么办?跟上还是不跟上?不跟,人丢了,公主没能闪亮登场要爆炸。跟上?不知道那顾公子的内力有没有恢复。

    听,有这种“内力”的人,有人跟立刻能被他发觉。

    他家皇上就有这种“内力”。

    恩,不能轻易跟着。所以,吹吧。公公下定决心,鼓起腮帮子,狠命一口气。

    “呲……”

    他奶奶的。顾慕卿定脚步,深呼吸了几口气。要不是内伤未愈,这躲在后面耍把戏的人早就被他揪出来,话漏风,牙门找不到北了。

    顾慕卿看左右无人,揉了揉心口,压抑住狂躁想揍人的脾气。

    墙角里面躲着的江怜,同时揉了揉心口,也压抑住狂躁想揍人的脾气。揍那公公的脾气。她明明早在拐弯处候着了。等顾慕卿一拐弯,他们就能“偶遇”。届时,她便提着裙摆,盈盈下蹲给他问好。然后……

    接下来该举哪只手,迈那条腿她都练习好了。偏偏听脚步声顾慕卿就离拐弯处几十步远了,人就是过不来。

    这下可好,花公公也急坏了。是不是公主离得远,听不到哨子声音。估计是他阳刚之气不足,吹得—不响!

    嗯,结论已下,事不宜迟。顾慕卿走一步,他就得吹一下。死活,得把公主吹来!活死,也让公主闪亮登场。

    顾慕卿气笑了,这死活是不让他往前走了的节奏。他停下来,转身,细看两边。干啥啊,欺负他有内伤,没内力,听不出你个龟孙王八羔子蛋蛋操躲哪里了?只是费功夫而已。

    顾慕卿闭着眼睛听了一会,细细笑了。

    这会儿,离他最近的,正是江怜。

    原来,就躲在前面的拐角旮旯里面。

    顾慕卿歪歪嘴,想是寒逸又派了哪个傻瓜徒弟来这里捉弄他。这家伙,他几年没揍人了,都真当他是“顾公子”了是不是。

    如离弦之箭一般飞射而起,顾慕卿像一卷风一样刮到江怜面前。接着又是一股风,大耳光子,一光刮倒在地上。

    “我看你个孙子……”

    顾慕卿像吃了口苍蝇一样憋在原处。

    %&@——==!

    今日是何黑道凶日,都闹得哪一出。

    “谦谦君子,温润如玉。谦谦君子,卑以自牧。君子学以聚之,问以辩之,宽以居之,仁以行之。”

    顾慕卿默诵一遍,在脑中揉了揉心口给自个消气,再次用修养压抑住狂躁想揍人的脾气。他伸出一只手,对着趴在地上姿势十分算不上得体,称不上雅观,找不到词形容的江怜,哼出来一句“拉着起来。”

    江怜,撑着胳膊支起身子,疼的龇牙咧嘴,一摆袖口,蹭地飞出去一枚暗器。

    因为误伤佳人,“顾公子”总是过意不去的。因此,这会儿他一直束手背后,毫不防御。加上内伤在身,外伤未愈。

    砰。

    正中门面。

    樱红胭脂的香气吸进去一鼻子。

    江怜噗嗤笑了起来。顾慕卿揉了一把脸,抹下来一团红。

    真是,揍人的脾气,按都按不住了!@——==!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 章节列表|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