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王爷夜闯

江毅湛沈婉心

    沈婉心再醒来的时候,头痛欲裂,睁开眼睛模模糊糊地看见香儿一张焦急不安的脸。

    “姐,你终于醒了啊。”

    沈婉心试着起身,却觉得四肢百骸都如被车轮碾压过般,散架似的。

    “我怎么了?”

    “姐你是受了惊吓,又染了风寒才会如此。不过好在现在总算醒了,医师你只要醒了就是复原的迹象,剩下的需要慢慢调养。”

    沈婉心这才看清楚,她此时此刻正睡在阿真香苑和怜一起休息的卧房里。

    只是此刻这间房子里只有她和香儿。

    “怜呢?”

    “怜跟她爹一起,早就睡了。”

    沈婉心这才发现窗外天色已经漆黑,她病得不分昼夜,不辨别时辰。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姐,你整整睡了两日,现在已经是二更天。”

    沈婉心闭了闭眼睛,晕倒前的景象历历在目。

    “薛……?”

    “已经被香苑的主人制住了。”

    “这香苑的主人是何来头”

    香儿一脸疑惑摇头“不知道。那日,薛……那样对姐,香儿也快吓疯了。后来姐就那样晕了过去,是香苑的主人把姐抱回来的。当时一片混乱,只想着看姐怎么样了,我……我也没顾得上别的。”

    “那这几日?”

    “这几日,香儿也没见到旁人。连怜也没见到。我就一直在这里陪姐,平时除了送一日三餐的嬷嬷,也就是寻常问诊的大夫来过。”

    “你没问嬷嬷怜在哪?”

    “问了,嬷嬷是她爹带着出去玩。”

    “哦。”

    沈婉心见一时半会儿看也是问不出个头绪,薛飞那无耻淫/荡的嘴脸却在脑前挥之不去。

    见她浑身又立刻颤抖起来,香儿急忙安慰“姐别怕,现在没人欺负我们了。”

    晕睡多日再开口,沈婉心的声音明显嘶哑还伴着喉痛。香儿及时给她倒了杯温水,润了润才感觉些许好受些。

    沈婉心看清了香儿面容,只见她眼圈乌青,唇色苍白干燥,显然是接连熬夜所致。

    “香儿劳你这样辛苦照顾我。”

    “姐得这是什么话,伺候姐是香儿的份。”

    沈婉心奋力撑起上身,香儿上前扶她,她便借力与香儿拥在一起。

    香儿只觉得姐大病初醒,心智脆弱,也轻轻地拍了拍沈婉心“姐怎么了?”

    “今后莫在什么伺候的话词,我早就不是什么姐,日后便姐妹相称吧。”

    “姐……”

    香儿当然要推辞,沈婉心立刻慌称头晕,糊弄过去。

    薛飞再一次欺上她身子的时候,沈婉心发现她的绝望甚至超过前世在薛家荷园溺死时的无助。此刻醒来,看见香儿这样床前不离地伺候,鼻子一个劲地发酸。

    沈婉心佯装又不舒服,实则也没好受到哪去。只是到底醒了的,总不愿还叫香儿这么熬着守着。沈婉心了想一个人睡会儿。香儿知道姐睡觉不喜欢人看在旁边,也真是困极,累极,反复确认沈婉心无碍才放心离去,到了外头的套间去歇息。

    沈婉心其实很不舒服,可听香儿已经是二更天,便也不想惊动他人,琢磨着等挨到天亮医师来的时候再。

    可身体不由人,沈婉心这具身体似乎比前世更加羸弱。躺在床上犹豫挣扎很久,沈婉心决定起身给自己倒杯温水润嗓。

    岂知她双脚刚踢到屐履,床围帐幔就被人轻轻挑起,递过来一个茶杯,里面温茶香水弥散。沈婉心干渴至极,接过杯盏一饮而尽,却没有解渴。

    “香儿,怎知我此刻口渴难耐?”

    沈婉心擦了擦唇边茶渍又道“你怎么还没睡吗?”

    两句话问过,都没有得到回答。

    沈婉心突觉不对,香儿那个活泼性子,绝不会一言不发。她心下一惊,手指紧扣床边“谁?”

    帐外之人仍是不言不语。

    沈婉心听着声响,来人像是在碰触杯盏。有瓷器碰壁的声音,也有茶水满杯之音。

    果不其然,帐外又递过来一个茶盏,是沈婉心刚刚用过的那个。

    显然刚刚那个人又替她倒了一杯热茶。

    可沈婉心现在哪还有心思喝茶,她开口想叫,想不通就睡在通屋外面的香儿怎么会没觉察到有人进屋。这个人能在香苑神不知鬼不觉地来到她的房内,究竟是什么来头?外面的香儿是不是遭遇到什么不测?

    怎么办?

    事到临头,沈婉心才是知道往年里看的话子,戏曲里唱的那些桥段都是假的。真有贼人临面,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唯有狂乱不安罢了。

    “香儿,你在不在?”

    无论如何,哪怕她这一叫就会立刻被那帐外之人毙命,沈婉心都要问一问香儿究竟在不在这间屋子里?还能不能听到她话?

    沈婉心没有等到香儿的回话,帐外之人却开了口。

    “点了她昏睡穴,她听不见。”

    来人的声音平稳低沉,透着点慵懒,是个男音,听起来不像是坏人。

    可夜半强闯女子房间,他必须是个坏人。

    沈婉心的记忆里没有这个人的声音,可她蓦然想起来薛飞。

    沈婉心全身僵硬,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这里是香苑,要不要开口呼救那个传中势力很大的香苑主人来救她。可她不敢确定,在有人能够赶过来救她之前,面前这个人不会治她于死地。

    毕竟,他们近在咫尺。

    “昏睡穴,一个时辰而已。过后她会自然入睡。”

    外面又响起男人的声音。

    沈婉心想不通他多此一举解释这些干什么。外面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她更不知道外面的男人又在做什么。

    留给沈婉心“想不通”的时间不多,因为下一刻,沈婉心就明白那男人是在干什么。

    帐幔揭开,那个男人坐了进来,上身竟然不着一物。

    沈婉心顿觉想死,果然是逃得过薛飞,还是逃不过一样的下场。

    前世,她什么都没做,就是因为生了张魅惑人心的脸,多少不公的待遇都被她受了。今世,她依旧什么都没做,还是躲不开这一个个贼胆色心的虎狼。

    沈婉心不争气地落泪,啜泣无声,缩成一团,死死地拉住被角掩住身体。

    “哭什么?”

    男人语气透着些疑问,更多是不耐烦,甚至有一些厌恶。黑暗之中,只能依稀瞧得见他的轮廓。看得出男人身材高大健硕,肌肉匀称,肩宽腰细。但面容表情,再是看不清的。

    沈婉心气结,什么叫哭什么。遇到这样的事情,谁都会哭。莫不是还让她,笑脸相迎,阿谀奉承?那她成什么了,又不是烟柳巷子的姑娘。

    “阿真?”

    男人叫了句,声音柔了下来。

    可沈婉心听着更加渗人。

    “我……不是……我……我”

    “阿真?”

    男人光溜溜的身子贴了上来,沈婉心已经感受到那股不同寻常的热气。

    男人的手掌也攀了上来,在沈婉心的脸蛋上摩挲。

    给她擦眼泪?

    擦完了要继续折/磨吗?

    沈婉心受不了这种一刀一刀凌迟的痛苦,还比不过薛飞给的一刀痛快。

    男人的手又要向下探去……

    沈婉心恨极了,凭什么她前世今生都不得好死。她攒了一口劲,对准男人的掌背狠狠咬下去。

    明显感觉到男人吃了痛,身子抖了下,又瞬间恢复平静,接着就一动不动。

    沈婉心恍惚怀疑她咬得是不是男人的手?

    半晌,劲力卸去,沈婉心松了口,又落了几串珠泪,木讷讷地瑟瑟发抖。

    那个男人撤了手掌,像是朝床褥子上擦了一下。沈婉心舔了舔舌尖,似是有一股血腥味。

    “想给你拉被子,你咬我干什么!”

    男人的声音更加不耐烦,沈婉心能想象出他这话时候的表情。

    “你是谁!?”

    鼓足勇气,沈婉心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是太抖。死也得死个明白不是,对面这个人,究竟是谁?能够在半夜闯入香苑,不惊动他人分毫。

    “高渊你逃婚了。”

    男人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倒反问沈婉心。

    沈婉心没有回他,摸不准这个人究竟想问什么?

    男人接下来的话更让她听不懂。

    “阿真,你到底想要什么?既然我求你,你还坚持要嫁,那为何又要逃婚?现在逃了婚,不就是想跟我一起?又为何这样对我?”

    沈婉心睁大眼睛,咬着嘴唇,似乎觉得对面的男人有没有搞错什么?他的经历,似她非她,半对半错。

    她是逃婚了。

    可她不是什么阿真,更没有什么他求她之类的事情。

    沈婉心咬咬牙,决定清楚“我不是阿真,我是沈婉心。你……究竟是谁?”

    男人不出声,气氛再一次凝固。

    沈婉心听出男人的呼吸声越来越重,似乎在生气。

    他到底气什么?

    该愤怒,该怨怼的不是她吗?

    僵持良久,沈婉心目瞪口呆地看见男人扯过被子,钻了进去。

    沈婉心裹在身上的被子被扯开,一股凉气袭来刺激得她接连打了两个喷嚏。

    沈婉心揉着鼻子,缓和了好半天劲才反应过来,刚才打嚏喷的时候没来得及捂住嘴巴。口鼻向下,貌似,正对着已经躺下的那个男人。

    沈婉心大窘,不明白事情怎么发展成这个局面。

    头上又一股凉风,沈婉心的头脸被厚重的被子蒙住。沈婉心好半天才从被子里面挣扎出来,才见床帐里面已经没了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在穿衣服。

    沈婉心虽觉诧异,更觉莫名其妙,可大气都不敢出。

    不论如何,他走了才好。

    前面响起水壶倒水的声音,不一会儿,声停音静,男人又递过来一杯热茶。

    沈婉心哪里敢接?吓都吓死了。

    “喝!让我喂你?”

    男人每次都语出惊人。沈婉心当然不愿让他喂,闭着眼睛咕咚下肚,只求这个佛爷快走。

    男人接过空茶盏放回原处,背过身子对着沈婉心,还是没有走的意思。

    沈婉心躺也不是,坐也不是,只觉得难熬。

    “高渊你行为举止奇奇怪怪的,看来果真如此。”

    “别乱喊乱叫,我就是这里的主人,你喊谁救你都不成。”

    这是男人丢给她的最后两句话。

    不晓得男人给的最后一杯茶水里掺和了什么,男人将走未走时,沈婉心早就眼皮打架,头越来越沉。

    就着困劲,睡沉了过去。前时种种,宛如一梦。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