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蓄势待发

江毅湛沈婉心

    德妃娘娘一番良言苦劝, 江毅征渐渐开始不知所措。

    “你先回去吧。”

    母妃一声令下,江毅征如释重负, 告了平安, 就退了下去。看着儿子离去的背影, 雍容华贵的德妃娘娘第一次露出愁云不展的面容。

    素思姑姑道“娘娘, 九王爷该能理解你的苦心。”

    德妃斜着眼睛瞪了素思一眼“这会儿一句话不帮湛儿话了?倒好生奇怪。”

    “奴婢, 奴婢只是向来希望两位王爷均安好而已。”

    “怕不是,这边着好,转着身就去跟江毅湛去告密了吧。”

    “奴婢不会。”

    “那就好。否则……”

    素思下跪道“娘娘,请相信奴婢对娘娘一心向衷。”

    德妃哼笑了声“宫现在没功夫闲管你的事情。跟我走, 去脆云宫一趟。”

    “娘娘去脆云宫干嘛?太子妃刚刚涉嫌偷取太子谋逆的证据, 此时我们该远离她比较好。”

    德妃横了一眼,不过显然还是听进了素思的话“宫是不便直接出面。”

    “那、让奴婢代劳吧。”

    “你去跟东宫那位带给话。叫她想办法接触到沈婉心……”德妃娘娘接着从怀里面拿出一份粉药递过去“把这个给她用了。”

    “是。”

    四王府这边是难得平静,怜又有些不舒服, 似乎有些高热。沈婉心原想给她用点退热的贴药,可江毅湛就是不肯, 非要让她自己抵抗过去。他们因此吵了几句嘴,彼此都不话。

    沈婉心气呼呼地坐着,江毅湛戳了她两下她都不理睬。他只好软下声音想去哄她“别气了, 阿真。”

    可沈婉心瞅着床上满脸红晕的人就心疼“她还这么,生病了还不给她吃药。”

    江毅湛还是不赞同“她不能太娇弱了。”

    他又凑过来拉她,沈婉心扑鼻闻道一股松香熏衣夹杂着一股男人的气味,顿时觉得心情好一点,可还是嘴犟“怜身体来就不好, 娇弱点怎么了?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似的?病了,伤了不会痛吗?”

    话完,沈婉心感到身旁的人身体微微僵硬,神色也有点不自然,感到话语重了“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

    他又笑了,抱她“我知道你心疼我。”

    “那你以后可不能再受伤。”

    “征战打仗哪能一点都不受伤的?”

    “那也不行。”她开始不讲理,就是不想让他受伤。即便是还会受伤,也想听他现在骗她一句。可江毅湛就是死心眼认死理,一味摇头“这个我答应不了你。”

    沈婉心把他推倒在床上,气呼呼地道“你就是一头牛。”

    “不叫大白了?”

    沈婉心顺手拿起一个枕头拍他“了别再这个蹩口名字,真是……,还不如叫大牛,大蛮牛。”

    枕头不知道怎么破了一个口子,里面的棉絮开始漫天飞,江毅湛招架不住“阿真,你现在好喜欢闹腾。”

    见她还是在继续弄,江毅湛及时搬怜出来“嘘,孩子被你吵醒了。”

    沈婉心停了手“叫你不听话。”

    “呵呵,你上来。”

    她依言上来,他们一起钻进被筒,立刻互相依偎着热乎起来。

    沈婉心枕在江毅湛肩膀上,高度和角度都很适合,舒服得不得了。她口角含笑,恨不得一晚到永远,外面漆黑的天色可以亘古不明。

    她好喜欢把鼻子放在他的大臂膀处,嗅那股男人好闻的气味。每一次,沈婉心这样抱着他,再问着这样好闻的味道,就总能睡得非常安心。

    “毅湛?”

    “嗯?”

    “你是不是跟寒大哥他们联系好了?”

    “这你都知道。”

    “香儿跟我的。你是打算要带我们一家人日后纵横江湖吗?”

    “谈不上纵横吧,就是隐居市井而已。”

    “嘿嘿,我喜欢。”

    江毅湛弯下头,亲了美人一下“我知道你喜欢。在这宫里面你很不喜欢。”

    “那,”沈婉心从被子里面钻出来,支起上半身“怎么不让九王爷拿了证据,秉承御前,诛杀太子?”

    沈婉心起身,被子里面立刻狂钻冷气。她又被按了回去,还受到一声斥责,只能乖乖再躺好,看着江毅湛给她重新掖好被子。见他还是没有回答,沈婉心挠了挠江毅湛,催他。

    江毅湛被呵痒痒,身子弾动两下,最终抓住了两只不老实的手“别老弄我肚子,好痒,你知不知道。”

    沈婉心故意粗着嗓子,故作认真“当然知道,所以逼你就范。”

    江毅湛便细着嗓子学她的声调“可是现在,已经被我镇压。”

    接着他们一起躲在被窝里面偷偷笑了半天,憋出一身热气。又都把头钻了出来,大大地吸了口新鲜冷气“闷死了。”

    沈婉心又柔声细语地问“你快啊。”

    江毅湛最受不了她这样话,顿了顿,才道“杀自己亲兄弟总归不好。这样肮脏的事情还是我来做吧,反正以后也不在京城当王爷了,留九弟一个清白的名声不是很好吗?”

    沈婉心还在咯咯笑,听到这句话,笑声戛然而止。

    江毅湛继续道“我今日已经跟父皇了太子的事情。只是没有举出实证。但是我日常从未苟陷过任何人,此次在他面前这样中伤东宫,即使还没有拿出证据,父皇应该已经信了。”

    “那皇上准备怎么办呢?”

    “父皇年纪大了,太子如今指望不住,我看得出他很伤心,怕是会不日立下遗诏。”

    “你是想让皇上相信九王爷可以继承大统?”

    “九弟虽然生性怯弱,行事缺少果敢,可是好在没有残暴之心。众皇子中也算是合适人选。”

    沈婉心听他的犹豫,不禁问道“你这样,意思是皇上对九王爷还有顾虑是吗?”

    江毅湛叹气,点头“在情,他是偏向九弟。可九弟确实在禅堂上一无特别见数,二来在外也无战功,确实难以服众。”

    “皇上……就没有想过……想过你吗?”

    过了很久江毅湛都没有回答,沈婉心意识到这话不该问,便佯装困了,也叫他早点休息。到了熄灯安寝之后又很久,却听江毅湛翻了身,似是对她,又似是自言自语“父皇,总是有点忌惮于我。”

    次日早醒,照旧枕边无人,江毅湛总是起得比一般人早。

    怜已经好了许多。沈婉心也早早起身,寻思想给怜亲手烹煮一些适宜的汤水滋补。锅汤刚刚炖上,沈婉心收到一封东宫那边的秘信。信笺是夹在一只飞鸽传来,甚为谨慎。沈婉心满腹疑惑,打开之后,只见上面是嫡姐的笔记,上面两个大字救命。

    后面是一行蝇头楷,笔记是临摹的,内容是地点和时辰。

    沈婉心把信笺随折好,到了内室,磨墨沾笔,写了几句话。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