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软耳根子

江毅湛沈婉心

    平中洪涝, 太子前去赈灾,人还未归, 整个宫里面都在传闻一件事情。太子一怒之下虐杀了太子侧妃。道消息传个满天飞, 太子的名声一时间变得极其污秽。

    不少原先的□□羽, 皆见风使舵, 还挖出太子残害四王爷的旧事, 一时间太子臭名昭著。皇上盛怒难息,意是借平中之事,想帮东宫震慑一番气势。可如今倒好,被江毅然这样一搅合, 东宫之位, 岌岌可危。

    宫中情形沈婉心都了然于心,一切按计划行事。只是何君洛的死仍是让她心有余悸。虽然有心要报复,但没有想到那太子残暴到没有人性, 竟然在得知是何君洛出卖之后,不问青红皂白, 将她活活打死。

    以至于刚刚,那个向来在人前打扮得光彩照人的太子妃沈婉瑶竟然不顾体面来到她这边哭诉,太子是如何喜怒不定云云。沈婉瑶惶恐太子如此暴虐, 来找她求救。可惜沈婉心前世今生经历繁多,早就过了少年心软的时候。

    面对嫡姐亦假亦真的一番痛哭流涕,沈婉心正好计上心头。想来这些时日,江毅湛早已查到当日镇南王突然造反,是受了太子挑唆, 只是苦于未集太子为乱的实证,便道“姐姐,太子打死侧妃娘娘,是她自己作乱害己,怨不得他人。太子殿下如今正疼爱姐姐,断然不会一般对你。”

    是句安慰的话语,可叫沈婉心得有毛骨悚然之感。沈婉瑶听后果然一哆嗦,不停重复“不不,我不能像何君洛一样。”

    末了,沈婉瑶忽然哇地一声哭出来“妹妹,你不知道,太子他并非外表那么谦谦君子一般。你可知晚上,他……”

    沈婉瑶撩起衣袖,手臂上竟然露出大片青紫“你看,这都是他晚上掐我的。”

    沈婉心看了一下,更觉那太子该死。想到江毅湛如今一耳几乎失聪,全都是拜他所为,直感到让那太子多活一刻都是多余。

    沈婉心佯装惊讶,连道想不到,接着“妹妹不知个中真相,如此看来,倒真替姐姐担忧。”

    “所以,王爷有何办法扳倒太子吗?妹妹,你们有办法的是吗?”

    沈婉心摇头“岂敢谈扳倒太子这种大逆的法,只是话回来,太子失势,姐姐你也不会再是太子妃了。”

    沈婉瑶接着嘶声吼叫“我不要当太子妃,你没有看见,侧妃娘娘运回京城的尸体是什么样子。我不要再当太子妃了。”

    沈婉心见时机成熟,忙安慰起那可怜的姐姐,接着附到她耳畔上道“那你这几日,帮我去太子宫中找……”

    太子这边有失势之感,不仅仅是朝堂中风波暗涌,御华宫的德妃娘娘连日来可是忙坏了。这日,素思姑姑带来消息。是太子妃似乎在东宫寻找什么,而且先前去拜见过四王府。德妃转了转脑筋,猜透了其中一二缘由,忙就请来九王爷觐见。

    九王爷这些日子安分守己,日常陪伴年迈的皇上,已经愈发受到重视。为了给他留个安孝的名声,如今连觐见的三跪九拜之礼德妃也让他如法遵守。江毅征按数跪拜后才起身问道“母妃着急见儿臣所谓何事?”

    德妃立刻开门见山“你可知道,你四哥手上已经拿到了太子的重要把柄?”

    “是吗?儿臣还没听四哥提起过。”

    德妃连连摇头叹气“他果然是有心瞒着你。你来之前,母妃还存了心思,以为他这些日子与你兄弟同心,定然会将这么重要的事情坦诚相告。没想到,大是大非面前,他江毅湛还是分得亲疏有别。”

    “母妃,兴许哥哥还没有拿到什么切实证据,才没有同儿臣商量,四哥应该自己有安排。”

    德妃又急又怒道“儿呀,你是不是傻,竟然如此天真。他是为了在父皇面前抢功劳,才会隐瞒着你,你现在还为他话。”

    “母妃,我觉得四哥不至于,他无心于朝位的。”

    德妃冷笑“无心于朝位?征儿,你太幼稚了。这天底下,只要是个男人,就没有不想当皇上的。江毅湛近日来在朝堂上的名声越来越好,朝中老臣提起他皆一片赞誉,他带领的兵将士气也越来越盛。如今,整个京城都在传他在南疆如何一战成神,又怎么在巫山拜请了卧龙先生,在禹州怎么力挽狂澜。这些,你都知道吗?”

    “这些,儿臣知道。可是,这都是事实啊,是四哥应该得到的荣誉。”

    德妃恨铁不成钢道“你知道你父皇在母妃面前怎么吗?”

    “父皇什么?”

    “先别问你父皇什么。母妃问你,你自觉你父皇近来可是厚爱于你?”

    “儿臣觉得。”

    “所以,你可知你四哥正是记恨你父皇对你这番偏爱。对你父皇,你九王爷一没有战功,二没有他善于筹划云云。”

    江毅征惊讶无比,难以置信“真的吗?儿臣不信四哥会这样。”

    德妃盛怒“那你意思是母妃撒谎骗你吗?”

    “儿臣不敢,儿臣不是有意冲撞母妃。只是当日儿臣陷害过哥哥,他都能宽容原谅,实在不敢相信哥哥会对父皇这般挑拨离间的话。”

    “儿呀,”德妃苦口婆心道“当初和现在,早就是此一时彼一时。当时,他四王爷府籍籍无名,他得靠着你才能跟你父皇上几句话,自然留着你,巴结你。可现在,眼看东宫要倒,储君之争就在你们之间。如此,他还跟你讲什么兄弟情谊。”

    “可……”江毅征还是犹豫,不敢接受这突如其来的变化。

    “儿啊。若是你被人害成身有残障,会轻易原谅那个人吗?”

    “儿臣,”江毅征想了想,最后摇头。

    “所以,他被你和太子联合整到了大牢里面。他是一个武将,如今一耳失聪,手骨骨碎,腰骨终生挫伤,你想一下,这样的仇恨,是三言两语可以言和的?”

    江毅征震惊之下,身体都抖了起来“母妃难道是,四哥下一步,要害我?”

    “不仅是你,还有母妃。他会报复我们所有人的。”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