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薛飞之死

江毅湛沈婉心

    目送杨如珍远去的背影, 沈婉心心中也堵得慌。再出去,看四王府里面进进出出, 来了不少人帮忙搬离东西, 这才真正感觉到, 那个飞扬跋扈的四王妃一日一日在这府中大概真的是死心若水。到她几车马装下一应物件, 绝尘而去之时。沈婉心木然翘首, 觉得那走的人,竟应该是自己。

    玉兰姑姑轻轻拍了拍她安慰“王妃离去,也自有她日后的好处。她这府上好些年,也都是不开心的。”

    沈婉心无奈道“姑姑, 帮我打听下, 太子妃如今关在哪处冷宫可好?”

    “姑娘是要作什么?此时还是莫要与东宫之人接近为好。”

    “我知道,我不会去看她,只是心中想求个答案。哎, 也是自扰,姑姑就当我没罢了。”

    虽然沈婉心并没有再多问沈婉瑶的情况, 可玉兰姑姑极其心细,连日来把东宫那边的情况一应巨细打听个清楚。万万没有想到,东宫那边来了个大反转。那沈婉瑶多少有些手段, 疫病诬赖她导致太子染病之事,不知道最后怎么让她翻盘,把脏水全推到侧妃何君洛身上。

    据,那何君洛在东宫还没稳脚跟,这下就被沈婉瑶往泥坑里面打压, 每日里头生活得凄惨无比。

    玉兰姑姑完叹息道“若跟了一个没有出息又心狠手辣的主,下场就是这样。不过这太子侧妃,太子先前那般爱慕于她,怎么失宠就失宠了呢。”

    沈婉心冷笑“姑姑错了,莫先前太子就是当真爱慕于她,凭太子对王爷下的那般狠手,他现在弃何君洛如履有何不妥。更何况,当初他东宫喜迎两门亲事,不过是为了寻个逃避去禹州的借口罢了。这其中能有几颗真心。”

    “也是。不过,太子侧妃应该也不是什么好人,姑娘不是当年和王爷没能再一起,也是因了她捣鬼祟?”

    沈婉心坦言当年真相“此事来话长。前世我嫁给李文前曾委托何君洛送信给毅湛。但是她多半是没有送过去。并且我猜测当时我的那封信还辗转到了德妃手上。”

    “姑娘意思是所以德妃一直知道你的?”

    “对,所以那日王爷在殿前求取赐婚,德妃才会显得那么不情愿。她,在李文病逝之后,我第二次嫁人时候,派薛飞娶我。还拿王爷的前途逼迫于我。”

    “那姑娘当时那么断然拒绝与王爷远走高飞,硬要嫁给那薛家公子,原来是这层原因。姑娘告诉王爷了吗?”

    “过去的事情,想来都是彼此伤害,不提也罢。”沈婉心默然,心头闪过当日在嫁给薛飞之前的那日画面,强忍住一阵阵涌上眼眶的湿润。怪不得第一次跟江毅湛见面时候,他对自己又气又恨,还既然当时求她,她还非要嫁给薛飞,现在又为何逃婚来找他。

    想到那日,江毅湛满怀期待地来跟她已经安排好一切,要带她走。她断然拒绝以后,的那么多绝情的话,今日回想还是不绝于耳。江毅湛放弃尊严地位,跪在她面前竟然绕求她一起走。可是,她若要一起跟他而去,德妃便会立刻对他下手。江毅湛并不知道,何君洛一直利用跟沈婉心的关系,早就把他们出卖。怪只怪她沈婉心错信了这么一个人,害苦了自己一生,也累了江毅湛。

    嫁给李文之时,她确实因为怜被父亲强行送走,受不了刺激,得了幻心症。可李文死后,江毅湛的再次出现已经唤醒了她的记忆。原,前世他们可以远走高飞。可后来,她在薛家受尽侮辱而死。而江毅湛在痛心绝望之下,领了远征的南疆的战印。他一去经年,万没有想到自己在薛家不到半年就死了,都没有等到他凯旋回京。

    一切,都是因为一个可恶的女人,何君洛,这个前世自己视若知交的人。而那德妃,故意派了薛飞这样的人物娶他,应该也是刻意授意他将自己折磨而死。没有了她,江毅湛就没有一切生的寄托。可为了怜,他只能好好活着。这么一来,德妃便好彻底把江毅湛控制在手上,成了她争权夺势的利剑。

    玉兰姑姑安抚“姑娘莫要太过于伤感,如今你和王爷虽然多磨多难,可终究成眷属。那何君洛如今在东宫也恐怕是度日如年的。”

    “不,不够。”沈婉心忽然厉声道“如此蛇蝎女人,叫她度日如年都是不够。”

    玉兰姑姑未能成功劝,就突听外面有人传报。她上前听了仔细,然罢皱着眉头回来,犹豫回道“姑娘,那薛飞正妻高氏求见。”

    “高氏?”沈婉心同样震惊,若前世是生死之仇,可今生却跟那高氏无半点瓜葛,实想不通她为何求见自己。

    待那高氏被带了上来,一番哭诉,沈婉心才明白过来。怪不得薛飞霍乱□□,那高氏多年来还充耳不闻。前世自己在薛飞手下受那么多作践,高氏也能心平气和看自己的丈夫如此疯恋另外一个女人。

    原来,那高氏竟然和薛升有不可告人的情愫。今日高氏前来,是为了那冤死的情人找自己丈夫讨债而来,真是可笑。

    沈婉心听罢不动声色“虽然你坦诚而言,了那么多秘密,看着是有真心。可就是不知此时我能帮你什么。”

    那高氏一把鼻涕一把泪“姑娘深得四王爷垂爱,姑娘若要肯帮忙,那就是王爷肯帮忙。如今,能制得了薛飞的,只有王爷。”

    “可我为何一定要治薛飞?就因为他曾经觊觎我的美色?可他终究没能得手。我为何要淌入这浑水中来。”

    高氏立刻激动道“不,姑娘一定也恨薛飞入骨。而且薛飞一直觊觎姑娘,私下里在家中还时常污言秽语,还,还画姑娘的躯体画像。薛飞是个变态,他残害很多女人,我都知道,我都知道。”

    沈婉心怒言呵斥“可是你坐视不理!事到如今,你也并非是因为痛恨薛飞所为,更不是因同情被薛飞残害的无辜少女。你只是为自己冤死的情夫报仇,想拉我下水罢了。”

    “呜呜……”

    那高氏泣不成声,沈婉心看得厌恶,不耐烦地道“你若想报仇,怕是你自己这命也就此废了。”

    那高氏伏地不起“罪妇能来此和盘托出,已经抱了必死之心。薛家绝情,竟然眼睁睁看着阿升上断头台。阿升到死都不信,不信全家没人救他。”

    沈婉心想了想,厉声道“那你就听好了。平中洪涝,皇上为了给太子振奋名气,此次肯定会派太子亲自前去赈灾。届时,我会让王爷跟皇上让薛家戴罪立功,把薛飞也给派过去。”

    “好,好的,那姑娘让我怎么做?”

    “路上我和王爷会做一番部署,你得充当人证,薛飞刺杀太子,为了给他哥哥报仇。”

    “可以,我一定做到。”

    “不过,”沈婉心居高临下看了眼跪地的高氏,想起前世自己溺死荷塘时候她那般嘲笑的嘴脸,当即毫不犹豫从怀里拿出一个瓶子“这个里面混有南疆毒王的血提取出的毒素,沾染即死。我叫你作完人证之后,立刻服用,并且死前要指认是何君洛出卖太子的。”

    高氏接过那玉瓶,并没有讨饶,而是平静地将□□装好“只有姑娘能信守承诺,助我为阿升报仇,这药水我会按姑娘的意思,如约服下。”

    沈婉心又言“我如何信你不会将今日你我之事抖落,又如何信你届时不会出尔反尔?”

    高氏闭着红肿的眼睛,颤声道“如果反悔,就让我和阿升永生永世不复相见吧。”

    她这话的时候,当真满面凄苦,是沈婉心从未见过的表情。

    “那我,就念及相信你这一颗真心吧。”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