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心死和离

江毅湛沈婉心

    他笑着走过来, 挽起沈婉心,惊喜又意外地道“我家阿真现在也有性子了。”

    “宫内无事?”

    江毅湛摇头“无事。”

    “怎么会?刚刚明明是, 东宫诬陷于我。”

    “随便他诬陷吧, 反正你都会没事。”

    沈婉心不明白, 江毅湛忽然将她横抱而起, 众目睽睽之下一直将她送到屋内。

    “你怎也不避讳?”

    江毅湛挠了挠沈婉心, 瘙得她直痒痒“你又干嘛呢?一回来就不正经。”

    他抱着她亲“都回来了还正经什么?”

    她扳过他的手,压在怀里,不依不饶问“我不信宫内之事那么容易摆平,太子妃费了那么翻周折才设下的局那么容易解吗?”

    “死局, 无解。他们用苦肉计, 你还想解什么解?”

    “他们诬赖我什么?太子真的病了?”

    “真的病了。太子妃你故意把请卧龙先生时候流民用过的杯具给她用,然后她把病情传给了太子。”

    沈婉心呵呵笑道“这么久的事情,还能被她利用到。怪不得她一早故意来了趟四王府, 顾左右而言他。可这栽赃嫁祸做得也忒糙,那后来又是怎么处理的?皇上该不会又信了?”

    “他们是没辙, 所以才急着这么做。皇上肯定信,他那么宝贝大哥。”

    “你是做了什么?”

    “我什么都没做,只是平中洪涝, 按理该太子去了。他心里有数,又不愿离京远行。恐怕是受了沈婉瑶的挑唆,才出了这么个馊主意。”

    “那我是怎么没事的呢?”

    江毅湛显得有些无奈“阿真,喋喋不休。我困了呢。不休息吗?”

    “还没完。我还想知道……”

    江毅湛哪里还给她话的机会,他覆上她的樱桃唇口, 好似很久没有吸吮到一般,突然闯了进来,在她的唇边狠狠撕咬。她禁不住开始哼哼地痛呼,他却耐不住□□焚身,烈焰般的燃烧,恨不得片片将她撕碎。她被他压地不觉后仰,他的舌尖也早从试探变得肆意妄为,在她口中恣意舔吮。她抵挡不住,身体再向后仰,他瞬势爬了上来,却终于松开口。

    沈婉心终于得到片刻喘息,仰面躺在床上嗔骂道“简直是个野狼。”

    他不依不饶,胡乱解开衣衫。有几颗口子被沈婉心头发缠住了,他拉扯几下都没有解开,性抽出短刀把那团碎发割掉。

    “哎呀,天,你还剪我头发。”

    “你错了,我可不是野狼。”

    “那是啥?”

    “大白。”

    “噗嗤,可别这个名字,真叫人笑死。”

    他压在她身上一寸寸嗜舔,贪婪而爱慕。她被重量所负,禁不住无用地推了推“平时看不出你这么重,快下来。”

    江毅湛的呼吸越来越重,摩挲在她肌肤上的手掌力气也越来越大,沈婉心又呼了声。可他已经完全挑起了情绪,经年的压抑一下子得到释放。他死死地把沈婉心抓在怀里面,他咬起她的耳朵又狠又绝地道“阿真,我要吃掉你了。”

    “哈。”

    次日,当沈婉心悠悠转醒,动一动腰身就感觉浑身疼痛,忍不住心里嗔骂了下江毅湛。见日头不早,就叫了玉兰姑姑服侍洗漱。姑姑准备好一应用具,来了就跟沈婉心贺喜,弄得她羞涩无比,半推半就地承认“姑姑怎么知道?”

    “千年寒冰开花了,姑姑年纪大点,还没成老太婆,怎么不知道。全王府的人怕不是都知道。”

    “什么千年寒冰开花了?”

    “王爷啊,王爷的寒冰脸,一早上就开着花,收都收不住,心情可好了,可不是姑娘夜晚伺候得好。”

    沈婉心耳根子更红了“姑姑可还,尽会羞我,害臊死了。”

    闹了一会,沈婉心心中微凌“那,王妃她?”

    “哦,王妃,清早王爷走后,就等着要见姑娘。”

    “哦,见我。”沈婉心喃喃重复,没来由感觉到一丝紧张不安,更有一丝愧疚之感。

    “姑娘放心,清早王爷王妃之间和谈了许久,都没有争执,想来是王妃想通了。”

    沈婉心点点头,理好容装,便叫姑姑领着去拜见王妃。

    待见了杨如珍,依照礼节,沈婉心对她恭敬相拜。杨如珍平声静气叫她起身。沈婉心没敢抬头,心中隐隐诧异,莫不是这跋扈王妃真能一夜之间转了性子?

    杨如珍叫她无需多礼,言谈举止间少了多分敌意,看起来好似真的放下了痴缠纠葛,可倒叫沈婉心更加猜不透她的意思。

    杨如珍看出沈婉心的顾虑,轻叹一声,拿起一文纸书给沈婉心“你无需再顾虑我,从此以后,四王妃再也没有我这个王妃了,你得逞了。”

    沈婉心看向那纸文书,慌道“王妃,这是何意?”

    “和离,不正合你的心意?宫最看不惯就是你们这群人口是心非的模样。想要什么,得到了,又装作不想要。”

    “王妃,我虽与王爷情投意合,可并没有想让你……”

    “那你想让我跟你共同分享一个丈夫?”

    “我……”

    “我倒是想,可他连分享也不愿意给我。算了,也是我做了错事,险些累你丧命。我杨如珍一生从不会欠人情义,此番离去,算是对你的补偿。”

    “你何曾害过我,累我丧命?”

    杨如珍掀了掀眼皮“太子妃当日,于我处细问了求取卧龙先生的一应细节。宫当日并没有顾虑于她,和盘托出。故而没想到她会利用宫,嫁祸你陷害太子一事。”

    沈婉心明白过来,怪不得巫山求取卧龙先生,连中途遇到疫民一事沈婉瑶都能知道。原来是中间借了杨如珍的力。

    “她斗胆利用宫去害你性命,也是看了宫。”

    “王妃你?”

    “昨日,宫已经亲自进宫明一切。宫纵然受了处罚,你嫡姐姐也好不到哪里去。”

    沈婉心咬了咬唇角,大概猜测出事情的来龙去脉。沈婉瑶从杨如珍那里套了话,想用此计来陷害自己,给她安个嫁祸东宫之罪。她原以为,就算东窗事发,杨如珍气恨受了利用,也不会过于计较,定然会联合于她一起除了自己。可沈婉瑶想不到,那杨如珍也是个烈性女子,不甘受此利用,反而在关键时刻扳倒一局,让沈婉瑶一败涂地。

    “太子妃她?现在如何?”

    “冷宫里面呆着呗。她妄图加害太子,致太子安危于不顾,还会有什么好下场。至于你,也最好不要一直这么蠢下去,处处受人算计。”

    “多谢王妃相救。”

    “我不是救你。如果我不戳破沈婉瑶,皇上罚你,王爷定然相护。我一直帮王爷,他看不到我的真情。你呢,处处连累于他,奈何他次次倾力相助。我是不想让王爷再受你所累。可惜,都是徒劳。”

    杨如珍到这里,愤愤然的模样“早知道你有金券在身,我这是瞎掺合什么劲的。”

    “金券?”沈婉心疑惑“只是王爷叫我代为保管的。”

    “真是笑话,江阴国从太上皇一代传下来,如今只剩下一块的金券,岂有代为保管之理?他常年征战,至生死于不顾,却没想到舍得把金券那么随便就给了你。”

    “这金券可以干嘛?”

    “可以干嘛?”杨如珍怒道“你真是无可救药。有了金券,哪怕大逆之罪都可以不死。也就是你有金券护身,整个江阴国,皇上在位期间,都没人动得了你了,知道吗?”

    虽然略微听过关于金券的传闻,可并不知道有这么大的作用。想他无论在朝堂还是沙场都凶险得狠,却把金券给了自己。

    “你就是有福气,托了他的福气。”杨如珍道“但愿你日后能好好对得起他。”

    “可你,”沈婉心顿了顿“王妃大可不必走和离这一步。”

    “能把金券给你,我还有什么留下来的必要。昨日皇上问他金券一生只赐一个人,让王爷选保你还是自己。你知道他怎么的吗?他当初求免死金券就是为了你。怕他运筹帷幄之前有人害你。”

    沈婉心摇摇头“我没有想到会这样。”

    “他和皇上基上已经翻脸。他用禹州之行,替你要到这块护身符,皇上会越来越顾忌他,你们都自求多福吧。”

    杨如珍冷了脸色,转身离去,末了又言“你知我那日看见,你们一家其乐融融,看见王爷真的很开心。我当知他的一生中从未有我,金券之事,怕只是让我断了念头,下了决心而已。”

    “王妃,你日后去哪?”

    杨如珍转身,笑颜依旧美艳动人“还能去哪,太子太傅府。”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