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风波暗涌

江毅湛沈婉心

    沈婉心坐在桌边开始嘤嘤地哭泣, 声音很,可还是被江毅湛发现。他歪过头看她, 语气很不耐烦地问她哭什么。此时天色已经暗沉, 屋子里面的光线勉强可以看清楚人的轮廓。沈婉心满腹委屈, 被江毅湛这么一, 顿时掩住了哭声, 连呼吸都刻意压低了些,胆颤地看着床上的人。

    越怕什么越来什么,江毅湛翻身下床,点亮了蜡烛, 房间里面映出两人的影子出来。沈婉心埋头, 不想让他看见现在的容颜。

    沈婉心看着地面,感觉到江毅湛朝这边走过来了。待他走到她前面的时候,沈婉心腾地一下从椅子上弾起来, 想跑,却被一双大手狠狠地按了下来。慌乱中沈婉心又踢到了椅子脚, 可是江毅湛却不知道椅子偏了。

    他只觉得这个丫头忒麻烦,好生生地就开始哭,还一副莫名其妙很害怕他的样子, 这让他十分不悦。于是,他一把用力气按下去,把那姑娘按到了地上。明明在她身后面的木椅子不晓得如何又被那丫头移形转位的。

    沈婉心被摔得眼前发黑,抬起头来又看见那么阴寒肃暮的一张面孔,禁不住放生大哭起来。江毅湛也吓住了, 明明看她很害怕的样子,只是想过来安慰一番,叫她别那么怕自己。到底,尽管他之前十分想死,可被这姑娘一番好心相救,此刻又是温饱暖床,他也正值青春年华,有活路自然不会再去想死路。早也对沈婉心存了分感激,只不过心情实在十分烦躁,之前才不想与她多交谈。

    沈婉心哭了几声,江毅湛慌了神,来回踱步几下复又折回头来,上手便要去捂住沈婉心的嘴巴。沈婉心那么哭,早就不是因为疼。屁股被摔的地方,哪里还能感到疼痛,整个魂魄都被吓飞了。这会儿,江毅湛又过来碰她,依旧是一脸不怀好意。沈婉心奋力抵抗,开始手脚并用,又哭又踹又打“我爹,我爹是尚书,沈如是,你不要,妄自……”

    到这,江毅湛总算是明白过来她这般哭闹是在闹腾什么劲,不禁莞尔“我不喜欢女人,我只喜欢男人。”

    一语言罢,沈婉心果然怪物般地看着他。江毅湛见一计得逞,继续胡诌“所以,就是因为我喜欢男人,受到家人排挤,才会落到此处避难。你,会不会也瞧不起喜欢男人的男人?”

    沈婉心早就惊呆了,她十几年也没有今日一天遇到的事情多。真想闭着眼睛,眼前的男人就能立刻消失便好。可她睁眼闭眼好几次,江毅湛还是铁铮铮地在眼前,她只好叹气放弃。

    江毅湛饶有兴致地看地上的人兀自睁眼闭眼,眼珠子还骨碌碌地转悠,愈发觉得好玩。他伸出手,想把她拉起来。她拒绝,他就把她抱在了床上。她的身体僵硬颤抖,抗拒地向一旁偏离去,分明不想被江毅湛触摸。

    他也从未接触过女子身体,如今鬼使神差却抱了个软娇美人。那姑娘的身体简直像没骨头一样,江毅湛抱起来就后悔了。因为,这一抱之下,心里面奇怪得生出好些异样的情绪,把他自己全身的骨头也给弄没了。

    两个没骨头的人,一块挨着坐在床边。一个是被吓的,一个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沈婉心闭着眼睛如临大敌一般等了好久,没有等到自己“预想”的后续,慢慢地睁开眼睛看向对面的人。江毅湛坐在她旁边,眼神偏了过去,并没有一直看着她。不同于刚才的神情,这会儿,他看起来有些伤感。看他那个模样,沈婉心突然升起股莫名其妙地同情“你是因为被人排挤喜欢男人,才被人打的吗?”

    “对。”坐在隔壁的男人问心无愧地撒着谎。

    “哦。”沈婉心嘘了声,慢慢道“那你现在还是在为这个伤心?”

    “对,很伤心。”

    沈婉心又问“那你爹娘也不管你了吗?”

    江毅湛转回头来,对着沈婉心笑了笑“他们都不管我死活了。或者,我该死了才顺他们的意思。”

    沈婉心噎了下,没想好辞,江毅湛又接着道“不过,我现在想通了。我才不死。”

    “那你后面怎么办?”

    “先住你这。”

    对面的青年笑得灿烂,仿佛找到了日后的依靠,沈婉心扯了扯唇角,连最难看的笑容都挤不出,挣扎良久,还是决定不要骗他“我这里,不给人住。我爹……”

    “行了,别满口你爹。就当我绑架了你,知道吗?绑架,你爹,你爷爷都现在救不了你。”

    话一出口,两个对视一眼,江毅湛抬手做饶道“我收回刚才的话,你别哭。”

    沈婉心定睛看了看他,突然不害怕,也笑了。正放松的时候,突然见有一道血水顺着床沿滑了下来,她失声呼叫。

    江毅湛也看到了,他满不在乎地起来,撩起衣服,露出后腰一处血窟窿“你帮我缝上吧。”

    沈婉心光看那处伤口都要吓死,别提怎么缝。她又气又恼“你这个人,怎么随便在姑娘家面前,就……”

    她刚想坦胸露什么,可又觉得他只是撩起衣衫,露出伤处而已,好像也没有太……。下一刻,沈婉心便晓得她的大错特错。因为,江毅湛三下两下脱光了上衫,还从破布兜里面拿出一团撕扯得破烂,沾染着血水的“纱布”,以及针线,尽数扔给沈婉心。

    “我工具很全,你开始吧。”

    “……”

    “不能拒绝,拒绝我就死了。”

    “我,我不怕你死。”

    沈婉心气恼地看着眼前不可理喻的男人,不明白他哪里来的自信会认为她一定会救他。可他就那样僵持着,裸着后背,露出斑痕伤疤,以及那个可怖的血洞,动也不动,等着沈婉心。那血洞不晓得为什么,一直在渗出血液,一刻不止。

    “你怎么弄的。怎么现在流血,刚才不都好好的吗?”

    “刚才?”江毅湛嘻嘻地扔过来一件衣服,带着浓厚的腥气“都被衣服吸了。”

    沈婉心当然不会伸手接,破烂地衣服掉到地上。江毅湛赌气般地任血直流,沈婉心跺跺脚“你不要命了吗?”

    哪想他真的“不要了,有时候想活,有时候觉得活腻了。”

    沈婉心又跺跺脚,心道哪里来的神经,一会要活一会要死。可她偏偏长了一颗软心,受不得眼睁睁看人死。于是她,哆嗦着干了平生想也不能想的一件事情。

    ……

    她缝好了,自己满头大汗,吓的。他也一头一脸的汗,疼的。江毅湛扭着头看了看那缝合之处,嫌弃了声真丑,接着捡起那件破烂衣衫,胡乱穿上,又道了句“谢谢你。”

    可还是在哆嗦的沈婉心此刻还想着另外一个重点“你别住在我这里可以吗?”

    江毅湛摇摇头。

    沈婉心看了他半天,最后咬着唇角点了下头。于是,夜晚时候,她就为自己的菩萨心肠付出了足够的代价。因为,那张床还是被江毅湛霸占了。她自己,打了地铺,在惊恐交加间睡去。

    茅屋那么,沈婉心已经里里外外快转悠了十遍,面无表情,不言不语。玉兰姑姑跟在后面不敢多问,高渊眉头深锁。

    沈婉心定,问道“我们是被谁出卖的?”

    “姑娘想起到哪一步了?”

    “来我和他想私奔,后面他不能私奔。要回南疆服役,争战功回来娶我的。”

    高渊激动地点头“对的,王爷在南疆几经生死,就是为了给姑娘应了这句话。姑娘,你总算想起来了,真是太好了。”

    “可是,他从宗人府出来,没有立刻上路服役是错。但是那是因为他已经起了自绝的念头,才会到这人鬼不容的地方自暴自弃。后来,他已经想好主动回去服役,去南疆的。是谁中途出卖了他?”

    高渊咬了咬牙“是,是沈老爷。”

    “我,爹?”

    “您的丫头,中途把消息放了出去。沈大人当初举报了王爷。”

    翠儿……

    沈婉心哑然,想起当年,江毅湛几次这个丫头不怀好心,要杀了她干净。可她哪里容得下他杀人,多番阻止,还教江毅湛不要如此残暴对人。后来,江毅湛不杀就用针法刺激穴位,叫她白日里面记不清是非,跑不下思过山。可是,一日那翠儿向她哭诉,头痛难忍。于是她,一念之差,偷偷换下江毅湛的针法。想来,就是那次让翠儿得逞。

    高渊继续道“后来的事情,姑娘还记得吗?您被沈大人带回家。王爷叫你等他的。”

    沈婉心使劲地点头,泪水模糊,激动不安“那他怎么样?我听,流放的路上,如果是……是普通民犯,官途没有特别照应,很多人会,会死在路上。”

    “当年,王爷被举报私自叛逃,皇上一怒之下,削夺了王爷的王位,以庶犯之名被流放……总之,现在都好起来了不是吗?”

    沈婉心麻木地笑了笑“那时候,我跟他都不知道,已经怀了怜。”

    “对,你们都不知道。不过,后来王爷一直耿耿自责,不应该年少冲动。”

    沈婉心摇摇头“不怪他。”她突然调皮地笑起来“来你们不信,当时是我好奇。他只不过是,没有拗得过我。”

    高渊也点头“后面姑娘还是忘了一切,另嫁他人。王爷后些年回忆起姑娘,倒总是会一句话,姑娘是他那一年第一个感到有人疼有人爱的感觉。”

    沈婉心闻言收起笑容,面上划过一丝戾气“我知道,这些我都想起来了。不仅想起来和毅湛的过去,我也想起来是为何嫁了李家。”

    玉兰姑姑忙问道“是为何?可知道当年王爷九死一生从南疆拼命杀敌,回到京城却只能远远相望姑娘和李公子相敬如宾的场面。那真是,心若刀绞。莫是王爷自己,就是我们这些旁人,看到了都是心痛。”

    沈婉心叹气,缓缓道“当然是因为我曾经错信的好姐妹,何君洛。”

    “太子侧妃?”

    沈婉心点头,筋疲力尽道“姑姑,我想回去了。”

    “唔,”玉兰姑姑连忙扶住沈婉心,也劝道“姑娘累了半夜,烦心事情莫要多想,好好歇歇。”

    沈婉心疲累地闭着眼睛,却摇头“不,不能歇。我已经歇了那么多年,让他一个人背负一切。如今既然前尘已然记起。该讨的债也是要讨回来的。”

    一行人风尘仆仆,轿辇刚落府门口,就接到传报道,宫内有圣旨传来,太子一病不起,疑是沈婉心将疫病传去了东宫。沈婉心愕然,玉兰姑姑问那传话厮道“怎可能是我们姑娘传的疫情?你从哪里听的消息?”那厮便道是从宫内回来的人都在,是皇上连夜要宣沈婉心进宫面圣,被王爷竭力拦下的。

    沈婉心恍然,原何今日江毅湛久久下朝不归,竟是为了这事情。略微思一二,沈婉心果断道“姑姑,立刻陪我进宫。”

    “姑娘使不得,还是听王爷安排,如何。”

    “事情是栽赃于我,分明是用我来牵制毅湛,我绝不会让此人计谋得逞。”

    沈婉心下了决心,可玉兰姑姑和高渊就是不依,她气得撒手转身,准备坐在轿子中逼轿夫前行。可她前脚刚刚踏入轿中,就听一众呼声“王爷安好。”

    沈婉心欣喜地跳转身子,果然看到那双熠熠生辉的漆黑深眸。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