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遗忘记忆

江毅湛沈婉心

    赐婚的圣旨很快落了下来, 可婚期定得却不近,时候是在次年春末。江毅湛这是国风, 王爷娶妃需要与东宫太子府喜事相隔半年, 所以沈婉心倒不着急。

    只是她远没想到, 在四王府落定脚跟之后, 第一个登门拜访的竟然是嫡姐。原以为那日在殿堂一见, 彼此皆心中有数,日后不会刻意来往,却没想她会主动要求见面。如今她已经贵为太子正妃,当然不能不见。沈婉心只好略作打扮, 与这位久别的长姐见上一面。

    玉兰姑姑引路, 沈婉心来到会客前厅门口就远望嫡姐一身艳丽打扮,丝毫不逊色于家宴当日。

    她才刚进门,沈婉瑶就已经觉察到, 笑着称妹妹好。

    沈婉心谨慎地笑了笑,并不接她的称呼, 盲目自认这个妹妹,还是依着礼数按太子妃尊她拜礼“太子妃多福,不知道找女何事?”

    沈婉瑶意外她并不中招, 依旧婉言悦色地了好些自家姐妹无需客套的话茬,可沈婉心就是不动声色。在不知道嫡姐真实目的之前,她可断然不敢自露身份。即便是同出一家,也难保她拿了把柄之后有什么其他打算。这人心叵测,沈婉心可是早就领会深刻。

    声东击西多次后, 沈婉瑶终于失去耐心“看来妹妹多日来跟着王爷是长进不少,已经今非昔比。”

    “太子妃所指女还是不甚明了。”

    沈婉瑶张了张口,最后笑了笑“我既然套不了你的话,你也最好不要同样试探我。只恨当初在家时,我和爹爹都没有识清楚你的真面目。”

    “太子妃今日来此,是专门为了些似是而非的事情吗?”

    沈婉瑶冷笑“怎么?要下逐客令吗?”

    “那倒不敢,”沈婉心继续沉静缓言,她向外看了看日头,看似心不在焉地道“只是看时辰,王爷多半快下朝回来了。女只是在想太子妃专程挑选在朝时间到访,待太子下朝之后必然也急需赶回宫内,有点替太子妃娘娘心急。”

    “你。”沈婉瑶吃了个哑巴呛,平息了下怒气才道“无需你提醒我。”

    沈婉心也笑了笑“那就好。”沈婉心是真心想笑她强撑,明明特意选这个时间,趁江毅湛不在来找她,分明是有事情。

    “我来是要警告你,不要以为麻雀可以变凤凰。就算你嫁给了四王爷,也只是一个妾。不过听四王爷如今挺宠爱你,那么麻烦你日常劝劝他,不要妄想跟东宫作对。”

    沈婉心翻了翻眼皮,有气无力道“朝中局势如何,岂是我一介妇人可以左右。”

    “哼,”沈婉瑶道“四王爷多年都籍籍无名,可近一年却愈发风声鹤起,近来更是在朝中有倒向之势。我思来想去,无非是为了妹妹才会变得如此奋发上进。只是,不管是王爷还是你,都最好记得清楚自己最初从何而来,不要妄想争取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从何而来?从北三所吗?此事早就是宫中禁忌,女今日倒提醒太子妃日后还是有所口忌,莫要大好前途栽在一张嘴上。”

    “你!妹妹一张嘴何时变得如此恶毒。”

    “恶毒倒谈不上,只是寻常护身保命的手段,女还是有的。”

    沈婉瑶怒气未歇,接着昂起额头,尽量使自己的动作保持住高贵优雅“念在幼时的交情上,今日宫好心来提醒你们,不要不知好歹。”

    沈婉心寸步不让道“多谢太子妃费心,只是不记得你我幼时有何交情。纵然如此,还是对太子妃娘娘今日大驾倍怀感激。”

    沈婉瑶狠狠地看了眼她,忿然离去。玉兰姑姑见太子妃已走,问道“这太子妃今日来府上,看来是来者不善。”

    沈婉心也点头“可我还是猜不透她的目的。定然不是表面警告我这样简单。”

    “姑娘既然猜不透,就告诉王爷吧,王爷肯定能想得出来。”

    “好。姑姑也帮忙打探下,太子妃有没有去王妃那边。”

    “是。”

    嫡姐走后,沈婉心便感到头痛难捱。原想等到江毅湛回来,把日上发生的事情做个商量。可到了傍晚,宫里面却传来消息,是皇上那边有事情找王爷商量,今夜就回不来了。沈婉心隐约觉得奇怪,但也只能点头应是。既然是皇上亲留,只能作陪。只是这一来二去,事情未免发生得太过凑巧。

    最重要的是,接连两次在重生后面见嫡姐,沈婉心清楚地觉得这似乎触及到了她心灵深处的某种记忆。只是那记忆时隐时现,暂时还让她捕捉不到。玉兰姑姑也察觉到她整日心神不宁,给沈婉心特意准备了安神茶。

    沈婉心感激接过,用后果然觉得好了很多,又问“姑姑,可知道太子妃之前是否常与王妃交好?”

    “是的。这太子妃往日里常常在府中请见王妃,每次都是厚礼相送,巴结得很。如若不然,太子又怎么会众里挑一,选中她呢?”

    “什么意思?太子不是一开始就看中她吗?”

    玉兰姑姑摇头,压着声音道“京城贵女遴选的时候,听没有选中她。不过,这是我们私下传的。”

    “可是,她经常游走于各姬妾权贵之中,没有道理选不上。”

    玉兰姑姑又道“国制有规定,王爷皇子从朝臣中选良妻贵妾,也只能一家里面选送一名贵女……”

    沈婉心诧然明白玉兰姑姑的意思。这么竟然是,当年遴选贵女的时候,难道内务府从沈家选的不是嫡姐,是她吗?

    玉兰姑姑紧接着证实了她的想法“姑娘,当年贵女平选时候,沈家选中的是你。不瞒您,我在内务府有几个旧好,曾经偷偷看过初选的名册画像。最初的一份的确是姑娘你,可到了终选时候,才换成如今太子妃的。”

    初选时候是内务府领事根据各朝员家中上交的画像选拔,而终选是内务府总管亲自看人挑选。这样来,当初入选画像的是她自己。后来定是让嫡姐知道她已经落选,才在后面的真人选拔上动了手脚。

    不,不对。沈婉心又想,绝不会是嫡姐一个人知道,并且可以做到瞒天过海。除非……

    对,除非整个沈家都知道,爹知道。是他也更想善于权谋,左右逢源的嫡姐入宫,而不是什么都不懂,不能帮到家族半分的她入宫。所以,是整个沈家连同内务府一同计划了当年的一场偷龙转凤的猫腻案子。

    那么关键还有一步,就是当初被掉包的时候,自己难道毫不知情?当初她在哪里。还有一个问题,她始终想不明白,却从来没有问过江毅湛。就是,她既然养在沈府深闺中,是如何有机会认识江毅湛,又是怎么能怀上怜的。

    再有就是自己记忆中的那处和江毅湛在一起同住的木屋,到底在哪里。

    这么顺着想下去,沈婉心突道“姑姑,帮我备马车,我要去凤栖山。”

    “啊?”玉兰姑姑错愕不解“这天都黑了,姑娘还去那荒山干什么。离府上好远的。”

    “去,现在就要去,我一定得去。”

    看沈婉心非常激动,得斩钉截铁,玉兰姑姑只好道“那行,我叫上高渊陪着一起吧。”

    沈婉心又道“叫他远远跟着,我只要姑姑一起。”

    “这……”

    “快去准备。”

    玉兰姑姑退下后,沈婉心双手紧握,紧张不安,耳边不断回响逃婚那日刚见到怜时候的那句话凤栖山是我爹娘相遇的地方。

    沈婉心攥紧拳头,咬着嘴唇唯一的答案大概就是,当初沈家为了调转遴选贵女的时候,把她送到那处孤山。而就是那个时候,她遇到了流放路上的江毅湛。

    再回神,玉兰姑姑已经拿了披风斗篷进来给沈婉心披系好“姑娘,车已经备好。”

    “那这就走。”

    他们一行连夜赶路,车行了很久,才到凤栖山。已经夜半三更,他们在山脚向上望去,周围山风肆虐,显得景色十分阴肃。

    玉兰姑姑不禁打了个寒颤“真的要上去吗?”

    沈婉心在山脚下望了又望,始终不话。玉兰姑姑又唤了她好几声,她都不答应。过了很久,沈婉心忽然转身,走向远远在后面跟着的高渊。

    “不是这处山,对吗?”

    高渊神情凛冽“姑娘什么意思?”

    “我问你是不是这座山。”

    “王爷先前常常带怜在此居住玩耍数日……”

    沈婉心沉下脸色,不放过高渊脸上分毫变化的神情“但是其实,我与王爷相识的地方,根不是这里,对不对。”

    高渊哑然,随后又道“姑娘是想起来什么?”

    “没有想起来。但是我要去那个地方,就是和王爷认识的地方。”

    高渊继续沉默,沈婉心紧逼“你一定知道。莫他身边就你们几个知己。要他当年纵然遇到麻烦,可也不至于一个人前往南疆,你们肯定有接应过。无论如何,那个地方你肯定知道,对不对?”

    “其实,姑娘现在想起往事也于事无补。何必非要去过去那个地方?”

    “那个地方到底怎么了?”

    “那个地方,”高渊叹了口气“确实不是凤栖山。离京城很远,是……是去往南疆的必经之路。”

    沈婉心想到了一个地方,却难以相信“莫非,是湮崖那边?”

    “是的。”

    得到高渊的明确答复,沈婉心感到阵彻骨的寒意,怎么样写想不到父亲会为了让她避开京城的贵女遴选,把她送去那种地方。

    湮崖是以往获了重罪,但罪不至死的那些人,聚集存活的地方。天长日久,自然而然形成一个类似村落的地方。那里有个四不着边的秃山,叫思过山。那里面的人,烧杀□□掳掠都有干过,到了刑期被释放,有的会仍旧作恶。

    把一个好端端的姑娘放在那里,绝对不会有人去查,跟杀了她没有什么区别。这样做,沈家完全可以在嫡姐姐选贵女之间在任何场合只推送嫡姐一个女儿。而她,庶出身份,从来没有在沈家正籍过。如果她人不在府邸,在宗谱上都查不到她。爹肯定是为了怕她在家里会节外生枝,性给她找了个那么“安全”的地方,寄养。

    沈婉心感觉到记忆在跳跃,对高渊又言“我现在就要去湮崖,高护卫。”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