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重拾旧爱

江毅湛沈婉心

    后面的日子依旧是走走停停, 待真正回到京城已经是离京三个月之后。面圣之时,江毅湛带着沈婉心, 并且叫她一句话都不要。皇上显然对他迟迟不归颇有微词, 而江毅湛一句称病养伤回答所有。德妃认为江毅湛带着沈婉心面圣不合规矩, 又对她不回答天子问话颇为盛怒。

    沈婉心依照江毅湛事前的吩咐, 用路途不适, 感染嗓疾为由,掩饰尔尔。一应回话均由江毅湛带答。而他三句身体有恙,五句答非所问直弄得皇上没了脾气,便叫速速跪安。

    江毅湛的绵里藏针向来用得老辣。待出了宫门, 沈婉心忍不住笑了个前仰后合。

    “这样好笑吗?”

    “是啊, 你没见皇上和德妃的脸色吗?那是恐怕再见到你要扎心的模样。”

    “呵,随他去。我的都是事实,带伤出征并无虚构, 满朝文武的脸都都被打了。我们只是沿途耽误些时日,疗养身体, 合乎常理。现在这个时候,我什么他们都不会跳出来多做微词。何不趁机随心所愿。”

    “呵呵,对。倒是薛首辅现在可要仔细愁一愁给哪个儿子坟前烧纸。”

    江毅湛仍然淡淡一笑, 沈婉心看出他有些心不在焉,知道他是在想念怜。虽名义道理上她也认了怜是自己亲身闺女,平日里面也是疼爱。可真到了挂心挂念到这种分秒不安的份上,沈婉心承认她足没有江毅湛上心。

    在京外的那些日子,他随身携带怜闲暇时间偶做的涂鸦, 以及先生教学后的少许习文字帖。他常常不时拿出来翻看,却从不跟沈婉心一起看。沈婉心猜测他还是怕忍她为遗忘往事伤心。

    回到四王爷府,才发现高渊为了确保怜安全,连日来是与怜同吃同睡,近身保护。四王府的另外两名侍卫易炼也都近身保护怜。

    沈婉心到四王府看到这种情况之后才彻底打消之前的顾虑。这王府上下的亲兵,已经无疑呈现一种上下戒备,弃府保子的局势。除非有人想公然挑战四王爷,否则怜的安全绝没有问题。可显而易见,禹州平乱期间,没有人胆敢公然寻四王府是非。除非,他可以亲自前往禹州摆平叛乱。

    想到之前还为他把怜单独留京责怪他,沈婉心感觉愧疚不安。比起江毅湛,她为怜做的又是何其甚少,有何资格颐指气使地指责。更何况,禹州之行,险象环生,那南疆毒王的诡相还历历在目。江毅湛长年外战,经验丰厚,想来是深知外面凶险。是她把事情看得远远简单了。

    回府之后,沈婉心原一直在为如何面对四王妃犯难了一路。可到了府中才闻言,江毅湛不在,王妃早就搬回太子太傅府邸,并不在王府里面。素来知道她与江毅湛不和,回了娘家也不甚奇怪。既然人不在,沈婉心倒是省去诸多麻烦,心安下来。

    怜见到父母久出归来,落了眼泪,委屈难过诉了一箩筐。沈婉心哄抱许久,江毅湛却只是安抚两句,并未做特别反应,倒让沈婉心意外。

    以至于夜间怜睡下后,沈婉心边操办江毅湛洗漱边忍不住问“看你平时想孩子想得厉害,怎么见面却故作淡定起来?”

    他不回答,只是淡淡微笑。到沈婉心洗漱归来,却发现江毅湛在偷偷吻怜额头,久久不忍离开。她嗤笑他死要面子,江毅湛却道“总不能陪她一辈子,早点学会长大总是比较好。”

    沈婉心唏嘘他太悲观“这才几岁,怎的就想起日后长大分离。咱们的女儿,怎也得留到及笄之年再谈婚论嫁。”

    江毅湛终于把脸从怜头上移开,意味深长起来“总是觉得这丫头会很早离开我们身边。”

    “尽会瞎,”沈婉心忙啐口涂抹,赶走晦气“因你常常与怜分开,日常牵肠挂肚,才会生出这些患得患失的感觉。”

    “大概是吧。她从到大,我都没有做好父亲。”

    沈婉心听他如此,倒真是扎心疼“我才叫没有做好母亲。”

    江毅湛略微犹豫地唤了声阿真,问道“你这是相信,承认了吗?”

    沈婉心亮着眼睛点点头,葱白手指在江毅湛头上轻轻点了下“我与你已经夜夜共寝同安,怎么到今日还问这种傻话。”

    江毅湛嘿嘿笑“就当我傻吧,就是想问。”

    “毅湛,”沈婉心眸中若蒙起雾幻,显得伤感惆怅“尽管已经忘记,可以还是爱你。”

    “真的吗?”江毅湛显然被这句话触动心扉,眼睛里面立刻也闪出晶莹。他很激动,带着更多的不安,举手无措,口不择言,到最后还只是什么都没,兀自笑笑。沈婉心背过身子去擦擦眼泪,江毅湛从身后抱住她,又在她耳朵畔摩挲。

    “会把怜吵醒的。”

    “她醒了看见我们这样也高兴。”

    “谁的,孩子这样,怎么能教这些是是非非。”

    “世间男女情爱,就没有那般不为人知。”

    沈婉心转过身去,笑了声“你倒是想得开。”

    “只求她一辈子能莫像我们这般多磨,情爱之路可以来得更顺利些。”

    沈婉心想起第一次与怜见面的时候,那孩子就满嘴亲呀抱呀的,不禁头痛江毅湛走偏的教育方法。

    “睡吧,明日有重要的事情,还要进宫。”

    沈婉心不禁紧张“何事?”

    “太子在我们前往禹州期间,还迎娶了一个侧妃,想来你该也认识。明日太子设宴席为我接风,可以不去。但刚刚回宫,加上他确实喜事双门,我不好明着拂了他的意思。所以,我们还是去去可好?”

    “太子正妃是?”

    “嗯,便是沈婉瑶。”

    “侧妃是何君洛了?”

    “对。”

    沈婉心凝重了眉毛,果然今生因为自己之前的一句话让何君洛错失东宫正主之位。不管如何,两个人都是她不想见面的。

    “到时候与我阿姐面对面碰上,怕会生出乱子。我可以不去吗?”

    “你早就是阿真的身份。她不敢挑明,挑明了沈家一家都是欺君之罪。再,你之前在京城除了何君洛以外并无故交,怕什么?她们二人如今内斗都自顾不暇,我料想还犯不着在你的身份上给自己找麻烦。”

    “可……”

    “阿真,你还是可以不话。”

    沈婉心知道她这样犹豫不决是在让江毅湛为难。若要下定决心留在京城陪他经历一番风雨,该见面的人总要见面的。她莞尔一笑,点点头。

    到了晚上睡觉,沈婉心辗转反侧,难以安眠。再看身边熟睡的江毅湛,对他佩服不已。这般宽阔心胸怕是她两世都难以修炼。这一晚的失眠,让沈婉心充分认知到她心里是多么装不下事情。

    她渐渐地开始更加羡慕起香儿来。她和寒逸在禹州就草办了婚礼,拉着她一同修指甲涂丹蔻。论起她和寒逸的确是水到渠成的感情,天赐的良缘。可若非香儿的果敢大胆,又岂能抓住这到手的姻缘。

    想她前世今生都拼命护着自己,如今有了良归去处,是真心替她高兴。只是分别时候,还是偷偷哭过好几次。香儿要扔下寒逸继续到京城陪她,可她怎能让新出嫁的嫁娘继续给她做端茶倒水的丫头。只是在这偌大繁都,又少了个知心知肺的人。

    虽一晚上沈婉心已经提前预想了第二天宫宴的各番情景,自以为可以自如应对。可当第二日她实实在在穿着杜鹃鹅黄绣纱裙在宫殿上的时候,才明白事情远非想象中容易应付。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