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回京前夕

江毅湛沈婉心

    对于圣旨的内容, 沈婉心并不期待。只是还未得休息便被周身事务缠身,让她心头蒙上些许不悦。圣旨的意思大约是嘉奖四王爷平叛有功云云, 加封亲王以及一些其他赏赐。

    最让沈婉心意外的便是皇上还封赐了一块江户金券。明着不好多问, 到只剩下他们两个人的地方, 沈婉心还是忍不住问个清楚“听闻江户金券还是太上皇时期设的, 传到当朝就只剩下那么一块, 怎么皇上舍得赐给你?”

    “我要的。”

    “你?”

    “怎么?一贯不要东西,张口不得要一个贵重物件。”

    沈婉心咽了咽口水,还是感觉难以置信。皇上允了他亲王之位,还公许在当地受赐, 已经让江毅湛名声大震。如今再加上这块金券, 是不是有点……

    沈婉心没好明,江毅湛却把那块沉甸甸的纯金牌坠递到她手上。

    “你是觉得这金券沉得受不起是吗?”

    “是,我怕皇上不是真心……”

    “阿真, 这些事情你无须劳心费力过问,我自有安排。”

    听他这么, 沈婉心倒也安心“你既已有所准备即好,可我日后可以做点什么好呢?总不能什么都不帮不上你。”

    江毅湛笑起来,连挽着她的手掌心都加了温度, 对着她耳后丝丝耳语“日后需要做的事情多着呢。”

    沈婉心定定地看着他满脸坏表情,猜到那是什么意思,娇羞一声不正经,面上却也不争气地笑开了。

    *

    回京沿途,江毅湛一行车行极慢。九王爷有些着急, 江毅湛却毫不在意,一路上大军走走停停。起初沈婉心也好奇这种行为极其不合他的性子,观察了一两次之后便些许明白过来。

    江毅湛特意选了处绕行之路回京,沿途所停之处皆是各地最穷僻的乡镇。在这里,军营会驻扎三五日。

    江毅湛会适当地流露出口讯,好让消息闭塞的当地民众先明白一行人的身份与地位。接着他会命人将早已经兑换过的皇上赏赐的纹银金两银票再次换成周济民众疾苦的口粮。再会示意卧龙先生,根据当地民风水土,教授民众一应经商耕种的致富手段。

    往往每到一处,江阴国四王爷的名号就会享誉四方。

    而这些地方大多不占地理位置优势,与外界消息互换一时半会儿还行不通。所以,对四王爷的誉名赞扬不会集中式的爆发,引起京城皇上恐慌。可消息总会不胫而走,只是时日问题。届时,原在中原并无风头美名的四王爷江毅湛会在人口传颂中变得神化而高高在上。

    人们心中不会再只记得江阴国风头在盛却没有给民间疾苦做过半分改善的东宫太子和九王爷,他们更加敬仰以及在乎的将会越来越是江毅湛。

    此刻沈婉心在驿处凭栏上向下张望。下面是江毅湛吩咐兵马驻扎,给民众分发粮草。一应统筹都是交给卧龙先生去做。虽对这个高深莫测的女人沈婉心还是倍怀戒心,可此时此刻她的确是在有利于江毅湛的地方。

    经过多次一波三折,沈婉心同样清楚地明白,就如同她逃到禹州仍然避免不了与江毅湛的一番恩怨纠缠一般。江毅湛的身份早就注定他也躲不过宫廷朝堂的斗争。

    即便他一次次想要远离这些,甚至于甘愿抛弃京中优越的环境与显赫的地位身份,去南疆饱受风沙苦寒。可正如先前发生的一样,若他没有羽翼与锋芒,可能到不了南疆就会身首异处。

    皇上也绝对不会任由他在南疆拥兵自重,一人独大。若然不是早有猜忌,多年前流放在外不管不问,可这些年他在南疆享负盛名之后,就急匆匆召见回京。

    而江毅湛,心知肚明一切,却甘愿俯首,一半是因着与世无争的性子,一半更是因着要和在京城的怜父女团聚。

    不管是在这一切复杂阴险的权谋斗争中,还是在对怜里外周全考虑的照顾上,沈婉心都是缺失的。她叹了口气,寻不明白前世今生,却有种十足的挫败感。

    “怎么了?是因为没有一招制服薛飞吗?”

    沈婉心转身,见是江毅湛,她摇摇头“当然不会因为他闹心。此次勾结镇南王一事,既然他把脏名推脱到自己哥哥身上,便让他们薛家自己抉择舍谁保谁吧。性都是同出一辙的龌龊胚子,能制服一个也是好事。”

    见江毅湛只披了件斗篷,头发未束,闲散地披落在肩。

    沈婉心皱了眉头“怎么不穿我给你缝的那件夹袄,不喜欢吗?”

    “喜欢,当然喜欢。”

    “那怎么不穿?你给收哪里的?我去找。”

    “不用,我不冷。那是你第一次给我做衣服,我得好好珍藏起来。”

    沈婉心忍俊不禁“可莫要让别人听去。一件用被心凑合的旧袍子,还被你当宝贝了。衣服而已,我给你去拿。”

    “拿什么。”江毅湛捉住沈婉心,稍稍用力就把她横抱起来“一来一回又得耽误时间,不能好好看看你。”

    “快放我下来,下面那么多人呢,该是都看见的。”

    沈婉心挠着眉心,十分头痛。这些时日,江毅湛非常配合松奇的治疗,加上卧龙先生对养生补气的一些独门见解,他的旧伤新痕都复原得非常快。眼见他气色一天天好起来,沈婉心该高兴,却越来越受不了现在这样的江毅湛。

    他开始变得非常粘人,如果沈婉心没有一声就出去。江毅湛醒来看见没人,便会大惊怪地招呼松奇全军营找人。结果最后她只是在恭房而已,闹得她出都不敢出去。再之后,只要离开他的视线,沈婉心便会提前告知。可去的时间总不会太久,他就会像现在这样从屋中出来寻她。

    沈婉心想让他趁此机会多休息,也刻意减少外出的走动。她理解他这种失而复得,慌乱若失的心情。就如同她第二次回到南疆毒王那处毒洞再见到江毅湛时候的感觉一样。即便他近在咫尺,她也担心眨眼开阖的功夫,眼前人就如泡影梦幻。

    江毅湛根没有把她放下来,而是一路抱回屋子。关了门窗,这才把沈婉心放在床上。

    “拉了窗子,屋里昏昏沉沉的。”

    “正好休息啊。”

    “毅湛,这是大白天。”

    “拉了窗子,已经感觉不到是何时辰。”

    江毅湛早就拉被子过来,还给沈婉心递过去一个暖壶。屋外天寒,沈婉心就怕冷。此刻进了屋内,帐中暖意哄哄,竟是真熏得她有昏睡之意。江毅湛又把暖烘烘的被窝往沈婉心身上压,她彻底投降,也脱了鞋袜外衣,钻了进来。

    被子把两个人紧紧遮盖,暖意越来越重,熏得沈婉心颊上绯红。他们都睁着眼睛,享受着无比的惬意。

    “毅湛,这样真的好吗?外面的军将还都在忙乎。”

    “嗯。”

    “所以,我们总不好日日如此慵懒。”

    江毅湛翻过身,熟练地在沈婉心脸色嘬了口“管他呢。我觉得这样挺好。”

    沈婉心缩了下头,觉得怪痒痒的。下一刻就被江毅湛从被子里面环住腰,往上面提了提“别向里面钻,要看不见你了。”

    江毅湛在被子里面把沈婉心紧紧地缠住,弄得她好热。果然,过不了多回,沈婉心觉得江毅湛也出汗了。暖壶不知道被谁踢了出来,掉在地上。

    江毅湛刮着沈婉心脑袋“好像摔坏了,你干的?”

    “才不是我。”

    “我看你脚伸出来了。”

    “才不是我,你个子高,该是你脚。”

    他们开始在被子里面用脚打架,打了一会,都笑得腰窝发麻。沈婉心突然啊地叫了声“忘记你的腿伤,有没有弄疼你?”

    “早就好透了。”

    “真的?怎么会这么快呢?之前一直拖拖拉拉都好不透,松奇还担心你骨头会长歪呢。”

    “再不好哪对得起你每天熬的那么大锅骨头汤?”

    “嘿嘿。”

    “好喝是吧。”

    “真要喝吐了。”

    沈婉心举起手,拉扯着江毅湛的两边脸蛋,使劲向旁边扯去。他哎呦一声,她却没停手,只当是在逗她。

    “什么时候脸上能掐到肉,什么时候才能不喝。”

    她看着他的嘴巴被她拉得长长地,简直太有意思,哈哈大笑然后松开手。结果就看见被她掐住的地方红起来两片划痕,怪不得他刚才叫了下。

    “糟糕,我忘记了。”

    沈婉心抬起手,看向指尖果然带着一两处血迹,显然真是划伤了江毅湛。

    “香儿给你磨的指甲?”

    “是啊,她……”沈婉心又不好意思起来。

    江毅湛抓起她的双手在唇边亲了亲“这样涂丹蔻的确更好看。”

    沈婉心嗔道“香儿那个丫头,现在就是臭美。”

    完之后,便意识到这句话是在打自己脸,想掩饰却有找不到别的话,只好僵在那里。那似羞非羞的样子,让江毅湛心潮澎湃。

    压抑住一阵阵要人命的冲动,江毅湛突然唤了句阿真,接着又不话了。

    看他原似有什么打算的,沈婉心便问“你刚才想什么?”

    “没事,以后你自然知道。”

    沈婉心哼了声,感觉很热,把双手弄出来在外面透透气。江毅湛也坐起来,看了看沈婉心,神情有些坏意。

    沈婉心警觉道“你干嘛?”

    江毅湛还是那么一脸坏笑,沈婉心吞了口口水“我、我、我还没、没、没……”

    接着江毅湛把外衣全脱了,赤条条地又钻回被子中,带着一丝凉意。他把她的手放在身上来回挲摩。沈婉心奋力向回缩手,奈何根挣脱不掉。那双布满厚茧子的大手牢牢地把她抓住。

    “我真的还没、准备好。”

    江毅湛笑起来“你要准备什么?我只是要这样便好。”

    沈婉心咬着舌头,蹬了下腿踢他,骂了声坏。江毅湛闭起眼睛,若云雾神仙一般吐出一口长气“阿真,我想我们得快点回京了。”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