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天下江湖

江毅湛沈婉心

    江毅湛好像全身是被冻僵了, 沈婉心问他也不话。只是他慢慢能坐了下来,看意识是清醒的, 也认出是沈婉心, 精神上振奋不少。沈婉心摸了摸他的手, 指节僵硬。她慌乱不安, 想继续询问。江毅湛闭了下眼睛, 又睁开眼睛,还是什么都没有。不知道为什么,沈婉心就觉得他刚才的意思是让她别急,再等一下。

    她坐在他身边, 静静地等他调解气息。江毅湛看她领会了意思, 便安心运气调整。密室内的时间总会让人感觉去得很慢。在这种地方,沈婉心无比渴望江毅湛能够同她一句话。她的眼神不敢离开江毅湛半下,生怕一眨眼的功夫, 面前的人就会消失一样。看江毅湛收势,沈婉心身子向上移高了点, 满脸期待,心翼翼地问他“好了吗?”

    “好了?”

    “刚才怎么不话的?”

    “刚才不了话,我在潭水里面呆了太久, 有点冻僵了。”

    沈婉心听完之后开始呜呜大哭“你为什么要放弃自己?不知道我们在外面会救你的吗?松奇还你肯定能坚持住,卧龙先生也阵中之人还活着。你却在这里自暴自弃。你不记得发的誓言吗?就这样死掉,下辈子也不能在一起的。”

    她一连串了好多,眼泪掉了一把,连同鼻涕, 哭得肺都要出来了。江毅湛好几次想要插话,可根插不进口。只好性什么都不,把沈婉心抱在怀里面。

    这一抱之下,沈婉心更加抑制不住,哭个没完,哽咽到气息不畅。到实在没力气了,才停下来缓和片刻。

    江毅湛见终于有机会话,忙道“阿真,我没有寻短见。”

    沈婉心又擤掉一堆鼻涕,模糊地擦了擦眼睛,哼哼地问“你不是投潭想淹死的吗?”

    “我是为了降低体温,减少体力消耗。我又不知道你们什么时候来救我。”

    “所以我刚才?”

    “你刚才一个闷摔险些把我砸死。”

    “是你把我救上来的?”

    “是你把我抓下去的。我来没有全部入水,你下来之后就抓着我一起向潭水下面沉。”

    沈婉心吸溜下鼻涕“是吗?”

    江毅湛轻轻摸了下沈婉心额角,她疼得往回一缩。

    “摔的?伤口有多深?这里太暗,我看不清楚。”

    沈婉心手一挥,挽着江毅湛胳膊道“先别这些,这个洞卧龙先生随时会塌,我们快出去。”

    “好,可是……”

    “怎么了?”

    “出口就在那边,但坡道太陡,洞口狭窄,我现在已经上不去。”

    “我可以是吗?那我上去。”

    “你上去以后,洞口应该能看见一块龙纹石板,东三西三转动以后它就会自然下落。石板的落势会打通洞口,这样我也能出去。”

    “好。”

    “阿真,我看过,那窄洞内长了须岩草,你过去的时候,会攀岩到身上。所以你得爬得很快。”

    “爬得慢会怎么样?”

    “会被它缠住,困在洞中。”

    “好。”

    “你不怕吗?阿真。”

    沈婉心抖了抖裙角“怕也等我们出去再怕吧。”

    她转身要走,江毅湛叫道“等一下,我把你裙角割掉吧,你动作会方便一些。”

    “啊?”

    “反正这里黑,也看不见。”

    “哦,那你割掉吧。”

    江毅湛拿出翠烟剑,哗哗两下把沈婉心的裙边全部割落下来。

    “去吧,一直向前,照我的话做。”

    沈婉心照着江毅湛的指示,找到那处窄洞。刚爬进去不久,就被洞中的须草爬满身子。她顾不着害怕,反而精神百倍,一气呵成找到了那块龙纹石板。随着石板坠入深潭的巨响,一条畅快的通道展现出来。

    “毅湛,快上来?”

    沈婉心向下面大喊,担心他听不见。

    “阿真,你去找人来。我需要人拉我上来。”

    江毅湛的声音从下面飘渺空荡地传过来。沈婉心楞了下,连忙称好。可她起来,发现面临着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那就是此刻她早就不辨方向。

    跺了跺脚,沈婉心脱下上身的斗篷,奋力往一处矮枝上挂去,算是做了记号,接着便凭直觉选了个方向找过去。

    山上有不少寒庄的人,她只要能找到一个就好。沈婉心边跑边祈求着菩萨,感觉在跟生命赛跑。她跑了很远,几乎已经脱力,才看见远远的地方有两个人影晃动。于是她定身子,用尽全身力气开始呼喊。很庆幸,那两个人听到了。

    沈婉心看见他们向这边寻来,终于弯下腰跌坐在地上。来人越走近,沈婉心越欢喜。他们不是别人,正是寒逸背着香儿。

    “在……在那边。”

    沈婉心得含糊,寒逸却已经明白。放下香儿,他剑步如飞。

    “姐,你头上怎么划了那么大的口子?”

    香儿拿出绢布给她擦拭,沈婉心打断了香儿的动作,示意她扶着自己向出口那边过去。香儿只好牵着她一步一步艰难地向那边走。一直回到刚才那个地方,沈婉心终于松开绷着的神经,笑了出来。

    那边,寒逸和江毅湛都好好的坐在地上。

    寒逸见她们过来道“你们照看他,我这就去叫人来。”

    沈婉心问“王爷怎么样?”

    “我已经渡了些真气给他,回去再好好调养。”

    “好。”

    寒逸快步流星,三两步之后又折回来,朝香儿招手“你,过来。”

    “我要照顾姐。”

    寒逸叹了一声,过来拉起香儿就走。香儿左右摆了摆头,看向众人神情,瞬间明白过来,紧跟着寒逸去了。

    人都走了,沈婉心才突然意识到现在这副衣衫不整的模样,局促不安。

    “过来,阿真。”

    “等下,我先把树上那衣服够下来。”

    “过来,现在就过来。”江毅湛的声音竟然有点恳求。

    江毅湛很少用这种语气话,沈婉心不忍拂他意,过去坐在他旁边。结果冷不丁被他抄身抱起,放在腿上。

    “哎呀,你干嘛呢。你腿上不是还有伤吗?”

    江毅湛埋下头来,脸和沈婉心的脸紧紧贴在一起。他的脸冷冰冰的,贴上去的脸却越来越热。江毅湛还不老实,转着头,猫咪一样来回蹭来蹭去,搞得沈婉心钻心尖得痒痒。

    “好玩吗?”

    “不好玩,放我下来。”

    “你以前最喜欢这样。”

    沈婉心知道他的是真话。刚才在洞中闪过的那段凌乱回忆里,她也同样这般坐在他怀里面,被他又亲又蹭。

    “毅湛?不要再提以前了好不好?”

    江毅湛抬起头,不安地看着她。沈婉心明显察觉到他双臂僵硬“别紧张。我问你,你觉得以前的你是不是很好?”

    “不,以前的我不好,所以才把你弄成现在的样子。”

    “所以为何一定要让我记得以前的你呢?”

    “阿真什么意思?”

    “往事恩爱怨果,不过满眼空花,一片虚幻。你我之间不如从今时开始。”

    “哈,阿真,你终于想通了。”

    完那句话,沈婉心也只觉得无比轻松惬意,心头所有的包袱全部抛开干净。但觉眼前人景皆如心意,欢喜怡然。

    寒逸很快叫人来帮助他们,江毅湛和沈婉心同坐一辆马车回营。松奇也想挤上来,被江毅湛喝退了去。沈婉心倒想留松奇“不给他瞧瞧你的情况?”

    “我情况很好。”

    “可我看着你非常不好。”

    “在没有什么时候比我现在更好了,阿真。多亏了南疆毒王,不然怕纵是在禹州再遇见你,也带不回你一起回京。”

    “那也不能去感谢南疆毒王。你看你已经是非不分起来。还有啊,毒王那半管血,我想扔了。我以后不想再喝那个。”

    “你从来也没有喝过。”

    “那我身上的毒怎么解的?”

    “谁非得喝才能解毒?”

    “那你?”

    “你被绳磨破了手腕上的肌肤,从伤口里渗透他的血液进去。只要一点点,就能化解毒性。”

    “这……这么神奇?”

    “嗯。”

    “那你为什么骗我?还把那瓶子给我保管?”

    “那里面换了我的血。你有南疆毒王的□□渗透就可以解毒,但是要促进毒性排除,必须饮食血浆灌灭毒性。我给你保管,是怕我死了,你身边没有一件关于我的东西。我不想你忘记我。”

    “哦。”

    江毅湛咳嗽下,眉头微锁“阿真,你听完这些话,不该感动吗?”

    “不感动,下次再敢自己死,就彻底忘记你。”

    江毅湛做了一个委屈的表情“真是个绝情的女子。”

    “最毒妇人心。”

    “可谁叫我爱呢?”

    “毅湛,你是在表白心意吗?”

    “我一直在表白,是你一直在拒绝。”

    “呵,好奇怪,你竟然在马车里面这些。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再看看我的模样。”

    一看之下,果不其然。沈婉心的里外衣裙混了满身泥土和水渍,并且裙不遮体。江毅湛更惨,像一个路边流浪的乞丐。

    江毅湛不以为然笑了笑“就这样子好,能让你印象深刻,刻骨铭心的。阿真,靠过来。”

    “外面很多人,不要这样。”

    可她还是被拉着过来,靠在江毅湛肩头。凑得近了,沈婉心闻到一股安心的味道,心里觉得十分踏实。

    “阿真?天下和江湖,你喜欢哪个?”

    “喜欢天下如何?”

    “那我就把它争来。”

    “江湖呢?”

    “那便不做这王爷。”

    江毅湛耐心地看着下面埋着头不话的沈婉心,温柔地抚摸着她额头上的伤口,等着她考虑好。结果马车行至快到营地的时候,沈婉心还是没有回答刚才的问题,江毅湛忍不住问“阿真,你心里想的哪个就哪个。”

    “听,你以前打算卖烧饼来着?”

    “呵,是呵,又是松奇的。”

    “大白烧饼铺,如果非要用这个名字,下次就别叫高渊去盘铺子。”

    “那谁去?”

    “谁卖烧饼谁去呗。”

    “烧饼铺子用你名字签单的。”

    “那我一个人,不认识路。”

    江毅湛高高地把沈婉心抱起来“我认识,陪你去。”

    “放我下来!”

    “不放。”

    “我又不是怜,你这样抱。”

    马车骤然停下,江毅湛和沈婉心都随着车厢微微晃动。车帘被揭开,是九王爷来迎接。

    “四哥,父皇京中传来旨意。你正好和阿真姑娘都一同平安回来,一道领旨吧。”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