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奋不顾身

江毅湛沈婉心

    卧龙先生徐徐道“我费了那么大力气要救的不仅仅是一条人命而已。如果她贪生怕死, 还不及你对王爷的情谊相重。恐怕穷极一生你们王爷的的命和心都要留在这处荒野山林。”

    松奇还要理论,沈婉心已经急得不行“洞门已破, 为什么你们还在这里纠结几个人进去。”

    松奇也很急躁“你没听见这里面随时坍塌吗?”

    “所以要快进去啊, 坍塌了怎么办?你给让开, 我要进去找王爷。”

    沈婉心拳打脚踢不顾形象开始推打松奇, 奈何对方不仅纹丝不动还死死抓着她胳膊不放。

    “那是你不知道, 王爷五年前就立下遗书,让我们尽最大力气保护你安危。如果出了事故,也不能让你同生共死。否则……“

    “否则什么?”

    “否则他身死不入皇陵,与我们兄弟几个也碧水黄泉不复再见。”

    沈婉心盯着松奇愣了愣, 只见卧龙先生给她一个眼神示意, 她立刻领会。在松奇也看向她的时候,突然狠狠地朝他下面玩命地踹过去。

    “那你们几个就碧水黄泉永不相见吧。”

    这是沈婉心生平第一次对人动武,还是个男人, 更是个有武功的侍卫。可她一击即中,趁着松奇龇牙咧嘴之际, 她瘦的身子,从洞缝中麻溜地钻了下去。

    松奇咒骂一声要紧跟上去,突然洞门一阵碎石滚落, 洞口直封上大半。这么的缝隙,沈婉心能过得去,此刻他已经难以进去。

    “怎么办?还能再挖吗?”

    “你最好碰都不要碰。”

    松奇倍感戒心地看着那卧龙先生,忽问“这一切是不是你设计好的?”

    “哦?来听听。”

    “这种地方,让阿真一个女子进去太不合道理。所以你刚才故意只能两人进去。名义上道理是通的, 可实际上又算准了时间,引起我们争执后,等阿真入内,洞门就恰如其分地封上一半。你所谋略的,就是让阿真一个人入这龙潭虎穴,对不对?”

    “不错,难得是王爷的近身护卫,脑筋还是有那么些条理可言。”

    “你谋划这些,是要干什么?至王爷生死于不顾吗?”

    “你们王爷又没死。这洞也不会坍塌。我就是让他的女人认清楚自己的心,从此以后能为其夫君尽心尽力,而不是反其道而行之。”

    “你知道我们王爷还活着?”

    “这地脉走向,龙头阵法无不显示所困之人已濒临出口,只差一人之力相助。而那个人,显然不能是松护卫你吧,太煞风景。”

    松奇低吟半晌,厉声质问“这不是你最终所谋略的,你这个女人,不会莫名其妙要撮合阿真和王爷这段姻缘而已。”

    “我当然不管姻缘,我只管天下。可知我当日为何出巫山,跟着四王爷远行至京,又屡遭变故。”

    松奇扫视四周,这里只有寒庄的人。九王爷和他的府兵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并没有来。他冷笑声道“果然,九王爷的人也竟然都被你支开,既然都是亲信,你不如打开天窗亮话。”

    “这江阴国,要变天了。我所筹之人,便是顺应天道的盖世君主,你们王爷正是。”

    “我们王爷没有谋天下的心思,你不要危言耸听。”

    卧龙先生眼神飘渺地望着洞内,满脸的不屑一顾,傲然决绝“过了今天以后慢慢就会有。”

    松奇定脚步,似敌似友地看着这个心思九曲回肠的女人。

    “我所的话,也是为王爷好,也是为天下好,你们大可以仔细想一想。若是那个女人,继续离经叛道,一心避世,你们王爷幸者也是一生跟着碌碌无为,不幸当身首异处,下场凄惨。如此一举多得之事,在下想不通诸位有何疑虑。让你们王爷同时坐拥天下和女人不好吗?”

    一直静观其变的寒逸插口道“听起来是很好。可就是奇怪,这于先生何益?单凭一句苍生尔尔,我可不信。”

    卧龙先生神色斗转阴寒“我的事情,你还不配过问。”

    “你!”寒逸脸色发青“好歹我寒庄对先生有过相救之恩。”

    “可我不是知恩图报之人。”

    “也罢,那随你怎么。只要你不存心伤害四王爷,我寒庄大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卧龙先生闭了闭眼睛,狭长的睫毛在夕阳下闪烁“寒老头的儿子也是个口硬心软的凡夫俗子。”

    她打了个哈欠,又对松奇道“子,送我回去。我也要你那般背着我。”

    松奇甩了个脸色“王爷还没确定安危,怎么能走。”

    “那你们就在这候着,我得走了。”

    寒逸道“先生留步,若然有意外情况,先生不在该如何是好?”

    “我又不是命主,王爷生死,看他自己命格硬不硬吧。”

    寒逸还想拦,松奇阻止道“别求她。你糊涂了,不是这里面不会坍塌吗?咱们一起进去找王爷,跟她废话这么多干嘛?”

    看似走得很远的卧龙忽然转身幽幽道“人多了就塌了,两个人在里面已经足够。”

    寒逸和松奇都被气得脸色僵硬如土,那卧龙却哈哈大笑,翩然离去。

    松奇抓耳挠腮地“就这样干等着?”

    寒逸一时也拿不定主意“不知道是不是骗我们,还是真的进去多人就会塌。”

    “那我们到底怎么办?是冲进去,还是等?”

    寒逸咬咬牙“先等,等过一夜,不行就冲进去。”

    “行,到时候我进去。你有媳妇了,还是不死的好。”

    “我?”

    “你媳妇,还在山底下爬呢。要不要去接他?”

    寒逸脸色红白一阵“你把她一个人?”

    “对,扔半山腰的。”

    “……”

    *

    沈婉心才顾不上洞外那么些纠结复杂的事情,她入洞以后屁股就顺着下降的土坡向里面一路滑过去。这块岩洞一片漆黑,她什么也看不见,心里面怕得想死。下去的地方似乎离地面很高,性坡道不陡,不然肯定会跌落下去。

    凭她自己的力量,能在这种地方找得到江毅湛吗?沈婉心打了满心的鼓,有些后悔刚才就一个人冲下来。要是松奇能跟着,情况会比现在好不知道多少倍。

    突然间,随着周身哗啦一声响,沈婉心知道自己已经落入水中。接着身体越来越向下沉,几乎让她窒息。在即将昏过去的一瞬间,她好像又回到了在薛家荷塘底层时候的日子。眼前出现两个男人模糊不的模样,以及相互碰撞的话语在耳畔同时骤然响起。

    “沈婉心,还不脱光了上床等我吗?”

    ……

    “阿真啊,回沈家也好好等我呀。”

    “等你干什么?”

    “等我从南疆立了功名,回来堂堂正正娶你。”

    “不私奔了?”

    “嗯,我想过了,得给你一个体面的日子。你这样的美人,四处流浪算什么?”

    “你就是三句不离□□,反正都听你的了。”

    沈婉心看得真切,第一个男人,是无耻薛飞无异。他正流着满嘴的酒渍,靠着门边堵着不让她出去,还正指着床边,着那么不堪入耳的话。

    第二个男人,他乌发长黑,披散至肩。她就坐在那男人腿上,搂着他劲瘦的腰,无比旖旎。她抬头,正对上那双漆黑柔情的眼睛。一双,属于江毅湛的眼睛。

    只不过,那时候的江毅湛,神色中透着对未来的憧憬与当下情怀的恣意,气色也显得比现在好很多。他抱着她,对她又亲又笑,极尽宠爱。

    而她自己?一身素衣,不晓得怎么会处在一处木屋之中。虽然衣着并不光鲜,但嫩肤凝水,若仙子般俏丽,分毫没有后来,乃至于现在这般周身带有的那种沮丧悲观之气。

    想不到他们之前是那般模样。沈婉心闭着眼睛,胸口一阵窒息。忽然一股大力席卷,她好似被吸进一个漩涡中。还来不及反应,她接着就被水力强扔了出去,重重摔在一处岩石之上。额头被岩角划破,那伤口足有一尺来长。

    这里不似刚才那么昏暗,沈婉心咳嗽好一阵,吐出好几口水,总算勉强睁开眼睛,便着急四处打量。周围一片死寂,没有活物气息。

    那卧龙先生分明,阵法所困之人就在破洞处不远。可方才一番经历,早就不知道已经是否偏离方位。为今之计,沈婉心只能试着呼喊江毅湛的名字。

    可喊到口哑声竭,还是无一回应。这里也被她一一走遍,根没有人影,除了一处地方。

    沈婉心向那么望过去,那是个若狗洞大的穴道,只能容人弓着身子挤进去。纵然是她,进出都不易,何况江毅湛。看这洞口的衍生方向,大体上进去了就再别想再回头。

    沈婉心提了口气,在想是不是江毅湛被卡在里面?她试着想蹲着进洞,可根不行。反复几下,沈婉心下定决心,爬向那洞口,双手慢慢向前挪动,艰难前行。那洞若一个闭塞的口袋,压抑得她几乎呼吸费力,越往前越绝望。她很怕江毅湛不在这里,自己却被困死在这。

    就在即将撑不过去的时候,那狭洞柳暗花明,仔细一看,连接之处是块凹洞,空间大似一间茅屋。这里基上没有光线,下面也不知道会不会有江毅湛。沈婉心奋力挪动身体,头朝下跌向那处凹洞。

    原已经做好摔得头破血的准备,可没想到那下面又是一处死潭。沈婉心像个大包袱一般,砰地一声砸落潭底。她不通水性,生怕淹死,慌乱之中,茫然抓物。还真的被她抓到一个东西。

    接着她身体被向上提拉出水,落到一处干地方。

    沈婉心强压着胃中吞水而致的翻滚搅动,顾不得其他,急忙爬起来,向四周寻找。她的眼神没能游离太远就定在前方。那前面跪着一个人,看肢体似乎僵硬。他想坐下,却好似双腿发麻,动弹不得。

    “啊,毅湛,天啊,你真的在这里。”

    沈婉心手脚并用爬了过去,才发现江毅湛冷硬得像一块冰雕。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