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卧龙先生

江毅湛沈婉心

    香儿给沈婉心捋了捋头发“姐, 我们不要在这里蹲守了。你得回去好好休息休息,等王爷出来, 你不得好好照顾他吗?自己倒下了, 王爷又没人照顾了。”

    “可是……”

    “姐, 你不管王爷, 王爷也不让别人管。我问过玉兰姑姑, 王爷生活一应繁事,都不让下人过问。王爷非常抗拒别人碰他的私人事务。你想想王爷有没有受伤?”

    “嗯,他一直伤就没好过。”

    “那受伤了谁来照顾他?他愿意给谁碰?”

    “好像……我……”

    “所以姐应不应该好好回去休息,等寒大哥请来卧龙先生再?”

    “可是……”

    香儿已经把沈婉心拉起来“走吧姐, 你在这里守着, 王爷也不能从地缝中冒出来。”

    沈婉心跟着香儿木讷地向前走,一步三回头望着江毅湛消失的那块土坑“香儿,若里面那个人是寒逸, 你会怎么样?”

    “我会回去吃好睡好,然后等着他出来, 叫他看看我自己会照顾自己,让他高兴。”

    沈婉心悄悄地看着香儿,前世把香儿一同连累到薛府真是对不起她。今生的香儿让她刮目相看。

    回营之后, 香儿不知道给沈婉心温了杯什么茶,她就沉沉睡去,不省人事。直到再次有意识,还是香儿在耳畔轻轻地唤她“姐,醒醒。”

    “香儿?”

    “姐, 卧龙先生已经找到可能的入穴洞口,寒大哥他们正在找□□炸开洞口,你要不要去看看?”

    “要,”沈婉心哗地一下坐起来“我睡了多久?”

    “三天多了。”

    “什么?怎么这么久。”

    “姐别急,松护卫在外面接我一同过去。他三天多时间王爷是可以坚持的。”

    沈婉心简单地收拾了行装,迎面就撞见松奇火急火燎地向里面闯“打扮好了没有?再耽误王爷就自己回来了,用不着我们接了。”

    香儿早就熟悉松奇那口比心快的个性,回道“催催催,这不就好了。”

    沈婉心揪着心问道“都这么长时间了,没水没粮他真能没事?”

    “没粮是真的,山洞里面怎么会没水?有水就没事,他铁定死不了。”

    “可他受了很多伤,之前就流了很多血。”

    松奇拍了拍胸口“没看见我之前这里被捅一个窟窿吗?我也流那么多血,不也没死。”

    沈婉心被他噎住,香儿没好气道“去去去,别老寻我家姐开心。正经的呢。”

    “正经的也死不了。我们王爷十五岁流放南疆时候入的是重步兵“铁浮屠”。知道铁浮屠吗?入伍当天开始断粮,十五天之后能活得下来就继续从军,活不下来就地收尸。”

    “为什么会这样,他可是皇子,就算犯了什么错?也不至于受这种重罚。”

    “那是你不了解当今皇上看重面子和地位远高于亲情。那时候王爷是因为嗜染皇上后妃的名义被流放,你想想皇帝妾氏被自己儿子……那啥了。当时皇上一时之怒,差点没把王爷直接杀了。”

    “实际上嗜染皇上后妃是九王爷,对吗?”

    松奇哼了声,已经带着香儿和沈婉心上了马车“当年可是德妃跟九王爷一把鼻涕一把泪跪着求王爷去抵罪,可谁知半途翻脸不认。”

    沈婉心脸色已经十分难看,松奇还要继续。香儿给了个眼色“你这些都是你亲眼看到?”

    “当然不是,我是后来王爷第二次去南疆才跟着他的。这些事情,都是听易炼的。”

    香儿捅了捅沈婉心劝道“姐,别往心里去。他们几个话都没谱,一个比一个危言耸听。”

    “句句属实。”

    香儿气得扬起脖子喊道“你闭嘴吧。”

    松奇也不服气地喊道“你有寒逸撑腰,都没有丫鬟相了,整个一个未过门的寒庄少夫人气势。”

    “可恶。”

    他们两个都十几岁年纪,开始生分,现在都熟了,越来话越没顾忌。沈婉心听着他们斗了回嘴,心情反而好起来。

    香儿还是担心沈婉心,一直默默看着她不敢话。沈婉心笑了笑“我知道他一定好好活着等着我,我们就要见面了,我现在很开心。”

    香儿也笑了“姐能想得开真好。”

    “我跟你学的呀?”

    “我?我有什么值得姐去学的。”

    沈婉心默默笑,靠紧香儿,了句“有你真好。”

    *

    车行到了山脚,他们开始徒步。沈婉心一心焦急,可就是步伐快不了。松奇看着难受,托着下巴,挠了挠眉心“要不我背你上去?”

    香儿刚想凶他这是什么鬼主意,沈婉心却连连点头。

    “姐,这怎么能行?”

    “能快点见他怎么都行。”

    “不用这么急,寒大哥,埋□□线都得好久,不能把整个山都炸了啊,再王爷还在里面,不能伤了他。我们现在过去,兴许都没布置到一半。”

    “可我就想他第一个能看到我。”

    松奇也是急性子,半蹲下来,招招手“想就快上来,留那个丫头自己慢慢爬去。”

    沈婉心三步并两步跑过去,松奇也是粗人,抄起屁股就给背了起来,可把香儿气坏了“要叫王爷知道,把你卸了八块。”

    松奇满不在乎背着沈婉心脚底生烟向上攀,香儿只能看着姐心甘情愿被掳走,干跺跺脚,继续慢慢爬坡。

    松奇爬得很快,沈婉心在他背上几乎不敢睁开眼睛。老觉得他这个速度要撞树干上,可次次都被他巧妙避开。纵容如此,沈婉心还是被吓个不轻。

    松奇看出她害怕,笑呵呵地道“你没让王爷背过,他轻功高我很多,那才叫飞起来的感觉。”

    “你让他背过?”

    “嘿嘿,没有。他他只背女人。”

    “我可不信王爷会这话。”

    “你不知道的多着呢?”

    “那你还有什么知道的?”

    “王爷在离京城三十里外的平康镇给你买下一处宅院,还安置了他在那边的新身份。只不过你要嫁薛飞,死活不乐意去。”

    “哦。”

    “你猜他新身份是啥?”

    “猜不到。”

    “烧饼老板。”

    “什么?怎么会这个身份。”

    “我们都王爷就算隐姓埋名也能做个文人先生。可王爷他不乐意舞文弄墨,要干点踏实活,能赚钱。”

    “该不会店名叫大白烧饼铺?”

    “可不是,就叫这鬼名字。高渊去盘铺子时候,给人不知道取笑多少回,人家都当他脑子有病。”

    沈婉心淡淡地笑了笑“这个名字很好。”

    “就你俩觉得好。”

    话间,松奇已经到了。突听一声轰隆声,原是他们正赶得上□□点燃。松奇放下沈婉心,给她遮盖声响。可巨大的隆隆声还是震得肝肺都似乎连着颤抖。面前被炸开一块巨坑。

    沈婉心远远看见,在前面指挥一群男儿搬弄布置的正是卧龙先生。此刻她换了女子装束,看起来柔和温婉,与当日在卧龙山初见的时候分外不同。当真感叹这个柳软细腰的女人在乱世中心怀天下格局,奇之甚奇。

    沈婉心上前施礼,卧龙先生显然也认出她来,两人相视一笑。

    卧龙先生指了指洞内“只能进去两个人,你一个,你后面那个大夫一同进去吧。进去寻到人之后,立刻出来。这个阵法我们是强行破开,支撑时间不多,恐怕会随时坍塌。”

    “好。”

    松奇听后却不同意“既然这么危险,我一个人把王爷找到不就行了。让阿真姑娘去干什么。”

    卧龙先生悠悠摇头“她必须去。”

    沈婉心倒想去,可松奇就是拦在前面不依不饶“不行。王爷千叮万嘱我要护阿真姑娘周全,卧龙先生不给明白原因,我不会带她进去冒险。”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