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摸不清心

江毅湛沈婉心

    沈婉心搞不清楚自己在哪里, 更搞不明白下一步还能做点什么。江毅湛到底是骗了她,在他面前果然是毫无招架还手之力。唯一的希望, 大概是回军营搬救兵, 可是此时此刻她连起来的勇气都没有。她好怕, 离开这块荒草丛生的地方, 就真的再也找不回那个人。

    为什么前世的记忆会把江毅湛这个人连根拔起, 连一丝丝一毫毫的印象都没有。在毫无预料的情况下,江毅湛似乎再次轰轰烈烈地闯进她的生命。

    在这个过程中,排斥大于接受,远离的心思大于感受与接近, 在她开始树立起今生今世远离权贵纷争的时候, 就给江毅湛下了死刑。让他掏心挖肺也换不来她半分真情。

    可到现在沈婉心才明白,分明是老天爷给她下了死刑。让她在摸不清楚自己心意的时候,选择了逃离与拒绝;又在刚刚复燃起希望的时候覆灭一切继续下去的可能。明明那个人, 刚刚还蹭过她的脸,开她的玩笑, 怎么此时此刻周遭空留一片死寂,江毅湛好似已经被这块山地生吞了一样呢。

    前世死的时候,沈婉心是绝望的。被薛飞禁锢玩弄的时候, 她也是绝望的。但哀莫大于心死,此时的沈婉心才第一次感受到什么是自由的绝望。如今,她的身体,她的身份都无比自由,她可以毫无顾忌一走了之, 隐姓埋名再去一个太平的城池继续过下半生安稳平淡的日子,可却再没有享受太平的心思。

    唯一的心愿,大抵是能够回到刚才那处岩洞,和江毅湛重新在一起。

    “姐,你看姐在那边坐着呢。”

    前面是寒逸和寒庄的众侠士,后面是九王爷和他的府兵。显然他们已经寻了过来。数着时日,该是她和江毅湛失踪一天一夜的时候吧。

    “他在下面。”

    “王爷吗?哪个下面?”

    沈婉心指了指地下,连她自己都觉得荒唐。果然完之后,周遭人的表情中不难看懂,不少人怀疑她疯了。

    寒逸俯下身子,紧贴着地面耳听良久,最后默默起身。

    九王爷率先问道“可听到什么动静?”

    寒逸摇头。

    九王爷迟疑道“是,是功力不够还是?”

    “不是,就是听起来是普通的地面,听不出机关,更感觉不到人气。”

    沈婉心坚定地道“不,他就在下面。好一起上来,结果他骗我。”

    寒逸示意香儿,香儿忙安抚起沈婉心。

    “姐,你和王爷遇到什么了?是你去寻,寻到了吗?”

    南疆毒王的事情出来之后,除了寒逸以外,其他人的表情更觉得此事匪夷所思。

    寒逸问道“是屠曼族吗?”

    “是。”

    香儿惊喜道“寒大哥是知道对吗?”

    可寒逸的脸上并没有几分高兴的神采“屠曼族擅长在丛林中挖盖一种古老的机关术。如此看来,镇南王此次突然造反也多半和屠曼族有关。他们是有意引王爷来此。”

    九王爷接着道“那就是,最后跟我们交手,救走镇南王的也是屠曼族的人?”

    “应该是。”

    “那怎么办?怎么救四哥?”

    “有一个人精通这种古老术数。”寒逸意味深长地看了九王爷一眼,却没有出那个会术数之人姓名。

    “谁?”

    “草民为保那人安危,不敢。除非王爷就此立证,不会用任何手段伤害她的性命。”

    “能救四哥的人,我当然不会伤害。”

    寒逸冷笑“这会儿这么关心起你四哥。你们这群皇子,若是少一分勾心斗角,存心迫害,四王爷当年便不会落入南疆敌营之中,更不会连累我爹元气耗尽而死。”

    九王爷的脸色有点挂不住。香儿轻轻地拉了拉寒逸衣角,寒逸叹了口气“罢了,江湖之人不与尔等计较。我所能救四王爷的,也正是之前被你们设计陷害过的卧龙先生。”

    “卧龙先生,没死?”

    不仅是九王爷,连沈婉心也惊讶不已“既然卧龙先生没死,那四王爷当时为了证明清白,接受刑部三省的时候?”

    寒逸打断道“那是九王爷要害他,他自己没提防,用不到我来妄作好人。在下区区草民,能成功救下卧龙先生已经是仁至义尽。”

    他得有理有据,可沈婉心还是气愤不平“四王爷和你算得上有师兄弟之称,你怎么能忍心他在刑部……,还坐视不理?”

    寒逸皱了皱眉“我后来已经赶往禹州,我怎么知道他那么笨,出了事情,还把自己搞到太子手里头。他自己吃一堑不长一智,怪的着我吗。”

    沈婉心扭过了头,不想再理寒逸。香儿婉言相劝“寒大哥,你会去联络卧龙先生救王爷的是不是?王爷是好人,我们姐也是好人,你得帮帮他们。”

    沈婉心却突然对寒逸厉色道“毅湛从不求人,这次你愿意帮就帮,想坐视不理也礼德不亏,我们也怨不得你。左右毅湛就此身死,也是偿还你父亲救他一场的恩情,倒不必让你时时刻刻记恨于心,更让他时常因此自责内疚。”

    香儿忙压着声音“姐,你怎么了?不救王爷了?”

    “不救,”沈婉心爆发似的斩钉截铁道“若然要死,我就在这里陪着一起死。也再不想求你们任何人。他累了,我也累了。性有我陪他,他定然……是高兴的。”

    沈婉心发疯似得喝退众人,独自留在原地继续枯坐,可内心却平静下来。管他卧龙先生来不来,都不重要了。他们一个地上一个地下,性能在一起。

    只是其他人还保留理智,依旧焦急不安。寒逸始终皱着眉头,神色十分沉重,香儿忍不住问“卧龙先生究竟能不能来?王爷为江阴国殚精竭虑,当日主动求取卧龙先生有功,先生当不会见死不救吧。”

    “救是会救,不过禹州战乱,先生被我们早就转移到廊洲。这一来一回,最快也要两日。”

    “你的意思是?”

    “两日,不知道他能不能坚持住。”

    “那也得试试不是?”

    “那我亲自把卧龙先生接来,旁人去我不放心。九王爷在这里,难保他见到卧龙先生不想再杀人灭口。”

    “我们姐,四王爷九王爷已经一心悔过。”

    “狗屁,你们四王爷就这个混账毛病,叫我看不惯。”

    “寒大哥……”

    寒逸皱了皱鼻子“江湖人就是这么粗鄙,比不上你一直在京城里面看到的。我也比不上你家四王爷,心大,能以德报怨。”

    “我没有觉得寒大哥粗鄙,只是觉得王爷也没有你得那么不堪。大概是姐得对,你对王爷心存怨怼。”

    “心存怨怼不应该吗?没他我爹不会死。我爹若然不是猝死,寒庄也不会有今天这样的局面。”

    “可是寒大侠当时既然愿意为王爷献出生命,必定是心甘情愿的。你这般记恨王爷,并不遂他老人家遗愿。”

    “香儿,你到底是我未过门的妻子,还是你们王爷家的人。处处帮外人,没一句向着我。”

    “别这个,”香儿压着嗓子,惊觉地四处张望“我还没跟我们姐这个事情呢。”

    “你要嫁人,你们姐还能拦着不成。”

    “不许你这样。我们姐要是不让我嫁给你,我就不嫁,我就听我家姐的。”

    寒逸拍了拍马屁股“那我走了,你去照顾你家姐吧。别王爷没死,她把自己给整死了。”

    “我会照顾好姐的。你得快把卧龙先生接过来。”

    “你也得照顾好你自己。”

    寒逸最后一句话还没完,就看香儿早就扭头去找了沈婉心。他那句话得不好意思,声音很,看情况,香儿都没有听见。

    香儿告诉沈婉心寒逸去找卧龙先生的事情,她只是淡淡点点头。香儿急得想哭,沈婉心却问起不着边的话来“香儿,你很有福气。”

    “姐怎么扯来我的?”

    “你和寒大哥在一起,就能在一起了。”

    “姐,你和王爷不也是想在一起就在一起吗?”

    “我们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

    沈婉心神情黯淡下来“我也不好。”

    “就因为他是王爷吗?姐是不是害怕在宫里面。”

    “香儿,其实我也不知道。”

    “姐为什么要想这么多,你喜欢王爷,却从来不给王爷好脸色看。上次王爷还在牢里面,你就非要走。”

    “你是不是也怪我狠心?”

    “我哪有怪姐的意思。我是怕姐摸不着自己的心,后悔。”

    “我好像已经后悔了,香儿。”

    “姐,王爷会没事的。你还在这里,怜还在京城,他舍不得你们。”

    沈婉心还是漠然地看着地面,手中把玩着那半瓶血罐。

    “姐,我也不知道什么是江湖。寒大哥风风雨雨,打打杀杀的,我也害怕的。”

    “那你还愿意跟着他?”

    “喜欢和愿意跟着他,跟这些没有关系啊,姐。”

    沈婉心憋了好久的眼泪终于哭出来“可我也不知道到底喜不喜欢王爷。怎么办香儿……”

    她不知道怎么跟香儿解释心里面的想法,总而言之,重生时候的愿望,已经彻底背离。

    “姐,你现在在这里这样哭,就是喜欢王爷啊?你是不是害怕,害怕面对过去的自己?”

    看沈婉心哭得上气不接下气,香儿道“姐,我也不懂。可我就觉得你们想得太多了。我从无父无母,被沈老爷买来后,老爷叫我跟着姐,我就好好跟着姐。现在,我喜欢寒大哥,他也喜欢我,我们就在一起啊。”

    沈婉心啜泣着“你跟他、才、认识几天,你、不害怕他、是不是真心?”

    香儿咧开嘴,还蛮自豪地道“好像认识第一天,我就偷偷喜欢她。我也问他了,他见我第一眼也偷偷喜欢我。”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