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生离死别

江毅湛沈婉心

    “毅湛, 既然我都忘记了,你也不要老想这些。你不能总背负过去。”

    “呵, 想不到我的阿真, 也会一正经起来。”

    “嘿。”

    “阿真?”

    “嗯?”

    “你还是从前那样, 心真大。是不是刚才发生过什么, 你全忘了?”

    “刚才?”沈婉心回想下, 接着脸色蜡白。江毅湛的不错,刚才一连串的变故,她的反应完全跟不上,只是江毅湛一步她做一步。她忘了一个关键的事情, 南疆毒王喂食的□□。沈婉心扯了扯嘴角, 想学江毅湛一样,也摆出一副生死与度外的样子,可她发现这真的很难做到。

    “你看起来已经没事, 毒早就解了。”

    “怎么会?解药不是已经……”

    “那个狗屁解药根就是假的。玉红腕的毒我曾经中过,必须施毒者的□□才能解。”

    沈婉心半咧开嘴巴, 感觉非常不妙“体、□□是什么?”

    “你放心,”江毅湛拿出一个瓶子晃了晃“南疆毒王死的时候,我接了他的血。你没喝别的, 就喝了点血。”

    沈婉心牙齿打颤“江毅湛,你开玩笑吗?什么叫就喝了点血?我怎么不知道什么时候喝的?”

    “你昏睡的时候,我喂你的。”

    见沈婉心还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江毅湛摸了摸沈婉心的脑袋,此刻他手温稍微缓和些“不喂你, 你能愿意喝?哈哈。”

    “好恶心,我好想吐。”

    “情绪不要太波动,”江毅湛扬了扬手中的瓶子“还剩半瓶,你要是恢复的不好,我还得继续喂。”

    江毅湛把玉瓶扔到沈婉心裙摆里面,沈婉心吓得怪叫,他又拿回来“好吧,从现在开始,你听话,这瓶子血,我先帮你保管。”

    沈婉心惊魂不安地望着那瓶子,想起南疆毒王死时候的模样,还是阵阵做呕。

    “我们得走了,阿真,趁还有力气,要快点寻到出口。”

    “洞门已封,我们真的有出口吗?”

    “南疆毒王是屠曼族的人,这族人嗜血怕死,才不会不给自己留后路。”

    “真的,我们可以出去,不用死在这里。”

    “嗯。我们不会死在这里。死在这里太不英勇。”

    “死在哪里都不能叫英勇,死了就是死了。”沈婉心皱着眉头。

    “阿真,你等会儿必须听我的。”

    “会发生什么事情吗?”

    江毅湛摇摇头“不会。我就想你听我的,喜欢你听我的。”

    沈婉心点点头“那还不容易。”

    “扶着我,一起走。”

    “往哪里走?顺着风向,按气流的走向寻出口。”

    沈婉心拧着眉毛“这里有风吗?”

    江毅湛靠着沈婉心。她那么瘦,几乎让他不敢压在那么脆弱的身躯上面。可是他没办法,逞强也是有限度的,这会儿,身体情况由不得他逞强。

    他没敢告诉沈婉心,那几块猪肉片在刀剑面前,根抵不上什么用处。他眼前一阵阵发黑,不知道能挺到什么时候就会倒下。但是沈婉心就在身边,他倒下了,他们就真的死路一条。所以,他还能继续在这里,装作若无其事地着话,实际上却感受到体温和力量都在逐渐抛弃这具身体。

    “有风,你感觉不到的。”

    “那你怎么感觉到?”

    “我以前,在丛林中练武,对这些自然气息有兽觉敏感。”

    “哦。”

    ……

    走了好一段路,见沈婉心都没话,江毅湛停下来看她“想什么呢?”

    沈婉心回神,拨浪鼓一样摇头“没想什么。”

    江毅湛没再追问。其实她一直在想在丛林中练武是怎么回事。沈婉心挠了挠江毅湛的手心,见他没有反应,有些心疼。果然是在丛林中练武很苦,手上才会那么厚的老茧,连触觉都受影响。沈婉心又挠了挠,又挠,接着挠。

    玩的不亦乐乎的时候,江毅湛冷不防道“阿真,好痒,你到底在干嘛呢?”

    “啊,”沈婉心低着头缩着脖子,声若蚊蝇“你有感觉怎么不。”

    江毅湛哈哈笑了声“你继续弄吧,挺好玩的。”

    沈婉心哪里敢继续弄,没有地洞给她钻已经够呛,还敢继续作怪么。江毅湛突然低下头,弯着腰轻轻在沈婉心脸上蹭了下,接着半直起身子,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继续走。沈婉心摸了摸脸,这是什么?似亲非亲?

    “你干嘛呢?”

    “学你,挺好玩的。”

    沈婉心觉得江毅湛不那么严肃的时候,也同一般青年一样,少年心气。只是大多数时候,他显得老气横秋,给人压抑郁闷的感觉。

    “阿真,你看看上面?”

    沈婉心抬头望去,只见那上面有一处悬吊,通顶达天,看不见尽头。

    “我们可以从这里出去?”

    “可以。”

    “我们要怎么做?”

    “我把你推上去,你抓住最上面那个环。”

    “然后呢?然后这个环口应该能够联动一处机关,如果我没有记错,这是屠曼族的古老阵法。这个机关可以打开通天出口,到时候,你必须一气呵成,用最快的速度钻出去。”

    “那你呢?”

    江毅湛古怪地看着沈婉心“我当然跟着你。你以为我怎么样?牺牲自己救你一个?阿真是不是日常胡思乱想太多。”

    沈婉心严肃道“该不是你的那样才好。可我不信,你得让我相信你会跟着我一起上去才行,不然我不会照你的话去做。”

    “那我发誓行不?”

    “行。”

    “如果我骗你,江毅湛就不得好死。”

    “呸呸呸,什么鬼誓言。”

    “那我怎么发誓。”

    “你发誓我不得好死。”

    “不行,我不会。”

    “那我确定不了你会不会骗我。”

    “阿真,现在不要胡闹。我会跟着你,别自己瞎想。我的体力在消耗,多耽误一分,我们出去的希望就少一分。”

    沈婉心坚持摇头。江毅湛想了会儿道“阿真,要是我不出去,这辈子就不能在一起的。那么就也罚我们下辈子不能在一起好不好?”

    “怎么这么恶毒。”

    “你知道的,我怎么能舍得不跟你在一起。所以我会跟着你。”

    “可是,誓言很恶毒。”

    “我跟着你出去,誓言就不作数。我们今生来世都在一起。”

    “可是……”

    “阿真,你别忘了,怜还在京城等我们。”

    “怜……”

    “我现在很难受,阿真,我随时可能倒下去。若然真的那样,你我活着的机会少之又少。你能忍心怜,像你我一般,没有父母疼爱长大吗?”

    “你很难受?”沈婉心紧张起来“哪里难受?”

    “哪里都难受,”江毅湛皱着眉头“所以,不要再纠结誓言,我们一起抓紧时间上去,离开这个岩洞,才能获救,知道吗?”

    沈婉心迟疑地应了一声好,心中万分慌乱。可是江毅湛没有给她太多乱想的时间,他已经环紧她的腰身,带着她一起向上腾起。

    “快抓住。”

    沈婉心绷直身体,刚好拽住那处钩环。银环拉动,头顶闪出一块缝隙,透出夺目的日光。身后的力量加强,江毅湛用力托起她喊到“你先爬,从出口出去,要快。这种机关只开一时三刻就会关。”

    沈婉心哪敢怠慢,用尽全力从那处缝隙挤出来,再回头,石缝突然砰然关阖。独弹出一个玉瓶子,是那管装着南疆毒王血液的瓶子。然而江毅湛的脸,江毅湛的声音都再看不见也听不见。沈婉心完全呆住,适应不了这突出其来的分离。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