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相依为命

江毅湛沈婉心

    江毅湛不听不问, 也不话,继续朝沈婉心这边步步走来。沈婉心手腕上的绳已经快要禁不住她的重量, 那粗厚的麻绳上分明有一个豁口, 是人为割裂的, 目的显然是让绳子载重不能过久。等到时辰一到, 沈婉心就会失去悬吊的支撑, 被下面的刀海扎死。

    “你先歇一歇,不要乱动,我可以的,我还能再撑一会。”

    江毅湛还是不理沈婉心。他不敢话, 不敢耗费一丝一毫最后的力气。虽然知道此刻已经如强弩之末, 可他还是步步向前走去。他怕,一旦卸下意志力的支撑,就再也不起来。

    没有时间给他一一寻找机关, 要救沈婉心,江毅湛必须想办法踏过刀海。他驻足片刻, 似乎在思如何起落。待想好步法,他抬起头深深地望了沈婉心一眼。那一眼,包含千言万语, 让沈婉心看得垂泪不止。

    “毅湛,毅湛……”

    沈婉心停不住哭泣,不明白自己怎么如此懦弱无用。她眼睁睁地看着他浴血挣扎,却只能在这里一动不能动地等着救赎。再没有一刻比得过现在让沈婉心想要变得强大。哪怕是能拉他一把,扶他一下, 便是让她付出再多也好。

    江毅湛开始纵身下落,沈婉心不敢看,她闭上双目。起落之声很快停止,替代而来的是重重的喘息声音。沈婉心再睁眼,看见江毅湛正跪在她后面,想要用剑箭隔断绳。

    可惜他好像真的一点力气都没有,划了几下,便放弃地扔掉那翠烟剑。

    “毅湛,你怎么样?”

    “阿真,你听着……”

    下面江毅湛的声音缓慢低沉,却异常镇定“我没有力气隔断绳,你现在必须忍耐,然后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等着绳子自己断。”

    “好,我能坚持住。”

    沈婉心连连点头,江毅湛又道“等绳子断开,我会去抱住你,拉你下来。但是我肯定抱不住你,你摸到我的时候,就用力向我怀里压,这样我们两个才都能不坠到刀海里面去。”

    “可……我……”

    沈婉心睨着眼睛,看见江毅湛一身破碎,不晓得的伤势严重到什么程度。她不敢碰他,更不敢像他的那样做。

    “不能犹豫,机会只有一次。不这样做,就一起死。”

    “江毅湛,你真是,这个时候,就不能好好跟我句话。”沈婉心边哭边,几乎崩溃。

    “记住,机会只有一次。”

    下面的江毅湛仍然粗着嗓子,完以后就靠在地上,闭着眼睛修养。沈婉心不敢再打扰他,只能咬紧牙关等待绳绷断的那一霎那。

    绳绷断的一刻,随着江毅湛一声断喝,沈婉心的身子被他结实地托住。她也如言向他那边靠去。他果然根没有力气再抱着她。只能是沈婉心拼尽全力用自己身体的力量把两个人向里侧推拥过去。随着重重的砸地声音,两人一起相拥着摔倒在地上。沈婉心被压在身下,摔得几乎腰骨断裂,江毅湛重重地压在她身上。

    沈婉心摸了摸江毅湛大笑出来“太好了,毅湛,没有摔到你。”

    刚刚高兴过,沈婉心便开始痛哭“毅湛,你怎么不动,我好害怕,你怎么样?”

    江毅湛不动也不话,就这样压在沈婉心身上。沈婉心摔得伤痛还没缓和过来,加上江毅湛身躯高大,她推都推不动,更不敢随便触碰那一身伤口。

    “别动,让我歇一会。”

    “哈,你还醒着。”

    又没有声音了,可是知道他是醒着的,沈婉心就放足了心。不知道过了多久,到了让沈婉心怀疑江毅湛是否又晕厥的时候,他翻了身,从沈婉心身上下来,仰面躺在地上,还睁着眼睛。

    沈婉心爬过来看他,轻轻地唤他“毅湛。”

    “嗯?”

    “你快点止血啊。”

    “止过血了。”

    “那,那你怎么样?”

    “好久没有那样了。”

    “哪样啊?”

    “在你身上。”

    “什么吖,胡言乱语,没个正经。”

    ……

    “毅湛,呜,你是不是要死了?”

    ……

    “毅湛。”

    “嗯。”

    他竟然嗯,沈婉心讶异地不能话。这么强的人,真的要死了吗?

    “我死了,你会难过吗?”

    沈婉心边哭边决绝道“不会,所以别死。”

    “没良心,扶我坐起来。”

    沈婉心把江毅湛拉起来,他让她摸身上。

    “你摸摸。”

    沈婉心带着无可奈何的哭腔“这是什么时候,别开这个玩笑好不好?”

    江毅湛无声地笑了笑,开始脱衣服。破烂的外衣脱掉之后,他从身上撕下来一大块染着血的东西,丢在地上。

    “这是什么!”

    “猪肉皮,怎么样?”

    沈婉心伸手去摸了摸,果然是块大生猪肉皮,接着惊喜道“你没受伤是吗?”

    她刚刚高兴,可又疑惑道“可明明,那些血。”

    “当然不会没受伤,只是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严重。腿上还有,你帮我解下来。”

    沈婉心依言照做,不过看他腿上还是一片浸湿,泡在血水里面。

    “还有哪里有?我给你去掉?”

    “真的?”

    沈婉心点头,江毅湛让她靠近点,然后俯在她耳朵上了两个字。沈婉心又羞又涩“你逗我呢。”

    “真的,就在那里。膈应的难受,也帮我解下来。”

    沈婉心犹犹豫豫,最终还是向江毅湛腰部下面伸手过去。刚刚碰到,江毅湛握着她的手,撩起来后背上的衣服,露出后腰。

    “给你看。”

    沈婉心已经看到了。那后腰腰窝处,有一处缝合的伤口,针法是她的。缝合以后,应该又过了很长时间,上面加盖了一个爱心形状的烙印。

    只是现在,这烙印上面又覆着新伤。他背部除了划伤剑伤,还有到今日都刺目分明的棍伤。沈婉心默默盖上他的衣服。

    江毅湛扭过头问“怎么不看了?看清楚了吗?”

    “看清楚了。”

    “你之前要证据,这就是证据。我没骗你,那处伤口,是你亲手缝合的对不对?”

    “对。”

    “所以,你就是阿真,我的阿真,你忘了而已。”

    “可烙印?”

    “那是我后来加的。在……在你第一次嫁人的时候。”

    “傻瓜,弄那个干什么?不疼吗?”

    “我征战时常受伤,比如也会发生刑部三省那样的事情,我怕被抹去印记。有了烙印,这缝合的伤口就保住了。”

    沈婉心听了一遍,又想了一遍,才明白他的意思。他是怕再被俘虏折磨,那处伤口已经有了烙印,别人就不会再烙印那处肌肤的意思。

    不可以想象,当年她忘记他,皆大欢喜嫁给李文的时候,江毅湛一个人在一个昏暗屋烙下那伤处的情景。他一定是想用这处伤来止住心上的疼痛。

    “你不知道这样我会心痛吗?”

    江毅湛淡然地看着她,问了句会吗?

    “会,当然会。我是不是一直伤你太深了所以你才会这样问。”

    “不是,我只是不知道怎么做你才能留下来。一直以来,你都在越来越远离我。”

    “毅湛……”

    “你嫁给李文,又要嫁给薛飞,可就是不要我。后来我好像把你留在身边了,可你还是跑了,跑到禹州这个地方,是想一辈子不见到我吗?”

    “不,不是。”沈婉心拼命摇头,忍着心里面强大的疼痛。

    “好了,不了,你大概又得哭。”

    “女人哭的时候要做什么?”

    “呵,可我现在抱不了你。”

    “我会外伤包扎,你来替你……”

    “不用。”

    “为什么。”

    “我一会自己弄。”

    “我帮你不好吗?”

    “我不喜欢别人碰我。”

    “那我就在这陪着你。”

    “好。”

    江毅湛又闭上眼睛睡了。等他睡着,沈婉心把他的头放在自己腿上睡,心里有点难过,因为江毅湛“不喜欢别人碰他。”现在,她对于他来也是别人。

    沈婉心也同样体力耗尽,就这样迷迷糊糊也睡过去,再醒过来,是被冷醒的。江毅湛把外衣都脱了,正在包扎伤口,见她醒了硬邦邦道了句“转过去,别看。”

    沈婉心转过头去,一会儿又转了回来。

    江毅湛看到停下手上动作“叫你别看。”

    沈婉心冷冷地道“你不能这样继续下去。”

    江毅湛诧异,下一步立刻明白过来。因为沈婉心已经过来,抢过他手上的纱布“你外出还带这些?”

    “带,寻常外伤药以及常规解药我都随身带。”

    沈婉心开始要给江毅湛包扎,他却向后躲“了我自己来,你过来干什么。”

    “你就不能这样下去。”

    江毅湛向后躲,奈何身上有伤,现在也不同刚才与南疆毒王争斗,靠毅力坚持,此刻不动都是浑身疼痛,根躲不过沈婉心。

    沈婉心成功捉住江毅湛“从现在开始,我要教你,教你怎么跟女人话。跟女人话不能如同跟兵将话一样。”

    江毅湛惊悚地看着沈婉心扯下一块纱布,即将碰过来。他还是阻止“我不喜欢别人给我包扎,你真的别这样。”

    “比如,就不能称自己的女人为‘别人’。”

    触碰的时候,明显感到他的肌肉收紧,情绪紧张不安,直到完全包扎好,他的情绪还是非常不平静。

    “好了。”

    沈婉心故作轻松地拍了拍他,然后坐在他身边。

    江毅湛似乎第一次表现得比较怂,感觉不好意思。沈婉心看着他突然笑起来“你在我面前,干嘛装这么一正经,再强大的人,也不用了时时刻刻都坚强吧。”

    江毅湛怨怼地道了声哪有,再着还偷看她。沈婉心发现了,莞尔道“是不是觉得,我很不一样?吓坏了?”

    “你是变得很大胆。”

    沈婉心哎了声“那是因为,你实在让我看不下去。再这样下去,江阴国四王爷怕是得英年早逝。”

    江毅湛满不在乎地咧咧嘴“这点伤,算什么。”

    沈婉心气的不想理他。气了一会儿,她转头看江毅湛,发现他又靠着睡了过去。这么半天,是她自己白气了一场。

    她好怕江毅湛就这样死过去,他身上冰冷冰冷的,伤口一碰就出血。沈婉心向他那边靠了过来。在这种阴森诡异,此刻又已经相当于密室的地方,两个人靠得近一点,会感觉比较好。江毅湛敏感地觉察到旁边的温度“过来干什么?你不歇歇吗?”

    “在你身边也能歇一歇。”

    “我都脏死了,你还往这边靠。”

    江毅湛真的往旁边移了移。沈婉心不管他,也往他那边移了移,两个人还是在一块坐着。

    “阿真啊,我不喜欢现在这个样子。”

    “现在什么样?”

    “现在不能保护你。”

    “你怎么会这么想。你只是受伤了。况且,你已经保护我了,不是你来救我的吗?”

    “阿真,原来我就是这样受伤,你照顾我很久很久。我什么事情都干不了,后来你被沈家带回去,我只能躲起来,有时候庆幸你忘记我当初没用的模样。”

    “我都忘记了。”

    江毅湛突然变得很伤感“阿真,我想你一定受过很多苦,才能把我忘记得这么干净,连怜也不记得。我时常想,当初你生怜的时候,我都不在京城,你是怎么撑过来的,是什么样的心情。你忘记我,也是应该的。那几年,我什么都没有做过。”

    “你也没有办法,是吗?”

    “是,我除了罪名,什么都没有。可我不该招惹你,在什么都不能给你的时候,碰了你的身子。”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