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洞谷惊天

江毅湛沈婉心

    沈婉心看到江毅湛第一眼, 就开始哭。尽管已经默念一遍又一遍要坚强,不能给他拖后腿。可在这种孤助无援的地方, 能看到江毅湛不管不顾来救她, 沈婉心做不到想象中的坚强。她不指望江毅湛来救她, 就是在死前可以见一面便心满意足。

    总比前生好。前生只有她一个人溺水荷塘的绝望挣扎, 与岸上别人的讥讽笑骂。今生纵然还是不能好好过一生, 可有他陪在身边。

    “别哭,阿真。”

    “你快走吧,她已经给我吃了一种□□,我活不久。能看你一眼已经很好。”

    江毅湛没有继续跟沈婉心话, 转而看向南疆毒王“接下来, 还要玩什么?”

    “你不要安慰下你的女人吗?你看她,可怜兮兮地,我见了都想上去抱一抱。”

    “我的女人不需要无谓的安慰。”

    “你真狠心, 她怕得都哭了呢。”

    江毅湛看了眼沈婉心,不带任何情绪“她不是怕, 只是见到我高兴。”

    “呵。”南疆毒王冷笑。

    “解药给我。”

    “哦?”

    “你给她吃的什么?不要跟我耍花样。”

    “真的吗?”南疆毒王怨恨地吼叫一声“此刻的局面究竟谁是被动?你还要用这种语气同我话!”

    “解药如果不给,今日大不了我夫妻二人同生共死,再拉上你给我们陪葬。”

    “我给, 谁我不给?”

    南疆毒王拿出一个碧玉药瓶,轻轻一掷,扔到下面的刀板之上。

    “下去捡,我的解药遇到铁器就会散去药性。我数十声,你可以好好考虑。”

    寒光刀板正是安放在沈婉心前面的一片刀海。那周围两壁光秃, 毫无着力点。刀海应该是把沈婉心悬吊上去之后,再触发某个机关布置的。现在再要过去,必须踩在刀刃之上才能立,别无他法。南疆毒王正是要看这一场你死我活的好戏。

    江毅湛看了眼下面的情况,又看了看沈婉心。对面的沈婉心已经停止哭泣,只是脸颊上还悬挂着泪滴,看起来楚楚可怜。沈婉心也定定地看着江毅湛。

    “什么毒?”

    “玉红腕。很好听的名字,当她手腕上的血色红丝绕腕一周,就会全身血管爆裂而亡,死相恐怖。你可能听过这个名字。”

    南疆毒王一边研究着江毅湛的表情,一边开始得意地数数。出乎意料,随着口中数字的不断增加,南疆毒王的脸色变得越来越暗沉。直到数到十,不仅江毅湛一动不动,连沈婉心都没有发出一言。

    南疆毒王不可置疑道“你不救她吗?就这一瓶解药。”

    “救,当然救。不过,不是给你看折磨我们的好戏。”

    话间江毅湛的翠烟剑突然出手,剑势逼人。南疆毒王意识到,他已经大错特错。明明江毅湛从千蝠洞中出来已经九死一生,气息紊乱。刚才他数到十声,是为了享受一番他们彼此纠结的苦情戏码。可他完全没有料到,江毅湛不顾生死闯过千蝠洞来到这里,竟然能舍弃救沈婉心的解药。

    刚才数十声的时间,已经足够江毅湛调整内息,发出致命一击。

    南疆毒王曾经见识过江毅湛的剑术,深知其威力。纵然此时江毅湛右手功力已废,双生剑已经合一,可剑气压身仍旧如同千钧,南疆毒王根抵挡不住他的剑势。

    江毅湛身影如雀,灵巧飞动,几乎绕得南疆毒王眼花缭乱。区区瞬间他就中了不少剑伤,再这样下去,即便江毅湛刺不到他要害位置,也会失血过多而亡。

    南疆毒王心中不断疑惑,看江毅湛的行动与攻势,完全不似受了重伤的情况。难道他整整一洞的毒蝙蝠,加上洞外的毒沼气,都伤不到这个人分毫?

    每每南疆毒王想要用毒驱毒,江毅湛总能快他一步攻杀上来。逼得他只能自保,根来不及驱使任何毒物。

    南疆毒王被逼得要发疯,他望向沈婉心,计上心头。然而就是他那个眼神,再次出卖了他。当他下一刻运气要割断沈婉心绳之时,江毅湛已经再次阻断他发射出的紫光飞镖。

    “该死。”

    南疆毒王咒骂一声,接着狠下心来做出了惊人一举。他突然停下防卫,正面接过江毅湛一剑。利剑穿胸,剑器未拔之际,南疆毒王的身体陡然向下倒去。这是要同归于尽的做法。

    江毅湛抽剑不及,身子也向下滑落。眼见两人都即将坠入那千山刀海之中,南疆毒王的身体却在半空中悬挂,随即一跃而起。再抬头细看,原来是盘旋空中的毒蝙蝠口中含着丝线将他拉起。

    这一招苦肉计,南疆毒王着实得手。江毅湛从高处落下,并无他力借靠,只能任由下面密布的刀刃插进身体。

    一直强制冷静观战的沈婉心忍不住惊呼出声,牙齿早就咬破唇角。

    江毅湛疼痛之下,失去力气继续支撑,俯身之下又是被利刃穿透周身。他穿着玄色衣袍,看不出伤势,只是看见那周遭刀海血流顺延不止。

    他似乎被牢牢钉在刀海上动弹不得,微微的挣扎只能换来更深的刺伤。南疆毒王十分满意这个结果,他微微探头向下面望去。

    下面是一个男人瘦挺的身体,他半跪而卧,束发浸血,不知生死。

    “这就被扎死了?没意思。”

    刀海上面的沈婉心听到“死”字,顿时周身不觉颤抖,双目发黑,一阵头晕目眩。她垂下头远远望向江毅湛,但觉犹如碾心之痛,恨不得能同落刀海。

    南疆毒王再抬起头,忽觉眼前一花。是一根银丝从下飞来,直勾住他的脖颈。南疆毒王侧闪避开银丝的致命之击,却还是被缠住了左臂。正是江毅湛在借力跃起,攀岩而上。南疆毒王露出一抹邪恶的笑容,继而用右臂断左臂,生生切掉自己半个胳膊。

    然而江毅湛动作快如闪电,纵然南疆毒王惨然断臂,他的银丝早就飞发数根,死死缠住南疆毒王腰部。南疆毒王再怎么狠,也不能腰斩了自己。

    江毅湛借力跃出刀海,南疆毒王断臂倒地,两个人都是一番惨不忍睹,攀伏在地上喘息不止。彼此眼望对方,戒备不休。

    南疆毒王龇牙咧嘴啐出一口血沫子“疯子,不要命的疯子。”

    江毅湛也早已双目殷虹,周身衣衫破烂不堪,衣衫褴褛处更是处处血洞出血不止。可他不闻不问,整个人近乎成魔成障,只是恶狠狠地盯着南疆毒王,如同要饕鬄一块入口食物。南疆毒王被他的眼神冷冽出一身胆寒,匍匐向后退去“杀了我,你女人也救不了。你是真疯了你?”

    江毅湛近乎兽状,再一次猛扑过来。南疆毒王怪叫道“好吧,如你所愿,就都死在这里算了。”

    只见那南疆毒王口中作音,不知道发出什么信号。那空中盘旋的数只蝙蝠齐齐向洞中一角飞去。瞬时之后,洞内一震沉闷巨响,不知扣动何种机关。便看见洞门入口出大开,紧接着,洞门上落下一块千斤巨石,有封洞之象。

    “来吧,是跟我一起活着出去。还是陪你女人死在这里。”

    南疆毒王拖着断臂向前滑滚,几只毒蝙蝠再次回旋,牵引着主人,带着他几下就滚到出口,翻身而出。

    “畜生!”江毅湛怒骂一声,跟着向洞门处跃起。

    南疆毒王在洞外看的真切,哈哈大笑道“阿真姑娘,看清楚你的男人,生死之际,还是向生不向死啊!”

    跟着,江毅湛也从石门下滚出,并且扑向那南疆毒王,再一个劲将他向后扯。情形完全出乎预料,南疆毒王愕然对眼前的状况反应不来。竟然有人明明已经逃离死洞,还要再回去不成?他呆了一瞬,才反应过来对准江毅湛又踢又踹。

    “你要死不要拉着我!”

    可江毅湛竟然力大无穷,那南疆毒王细长的身子又被拖回洞内。石门还在一点点向下滑落,南疆毒王应了声口哨,石门外的蝙蝠也一拥而上,扑向江毅湛周身血流之处。

    江毅湛身上吃痛,力气骤然减,南疆毒王趁机向洞门处挣扎。他左手这会儿已经尽数扑上蝙蝠,无奈只能用右手继续拖拽南疆毒王。可他右手骨碎根没有力气,南疆毒王眼看便又要挣脱束缚,逃脱升天。

    突然,江毅湛松开右手,提剑直落,一剑将南疆毒王的双腿齐刷刷斩断。他双腿鲜血喷涌而出,毒蝙蝠立刻放弃攻击江毅湛,转而寻向血液更多处。

    南疆毒王痛声失叫,完全没了还手之力。江毅湛借此机会,将他头脚反调整。断腿连着蝙蝠在石门下落的最后一丝夹缝中被甩出。沉重的万斤石门轰然下落,鬼叫连篇的南疆毒王被一切为二,失了性命,尸状惨烈。

    江毅湛接着从怀里面拿出一只玉瓶,竟然从南疆毒王的尸身上面接了满满一瓶子的血。

    那南疆毒王的血,混着他自己的血已经染遍江毅湛满头满脸。血液装满,他满意地收起玉瓶,转头望向摇摇欲坠的沈婉心。

    同样摇摇欲坠的江毅湛提了一口气,继续向沈婉心这边过来。仍然是悬吊中的沈婉心也用尽最后的力气吼道“你别动,先别过来救我!”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