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南疆毒王

江毅湛沈婉心

    计划如期进行, 寒逸埋伏,九王爷捉赃拿人。江毅湛一个人信步驱马, 早早地回到驻扎大营, 想早点陪沈婉心。

    可他被告知, 沈婉心和已经失踪四个时辰。

    江毅湛怒不可揭地纵身驱着白鬃扬长而去。身后传来九王爷府兵胆战的声音“王爷, 要不要兵士们陪您一起。”

    江毅湛冷声回了句不用, 便扬鞭而去。亲信只有松奇一个,还在养伤。带着不知根不知底的九王爷府兵,还不如他一个人去。

    直觉告诉他,沈婉心肯定遇到麻烦。

    一路寻来, 不难发现沿途都有一串孩子的脚印。看似无心, 实则此处泥土干硬,哪里这么容易留的下脚印。

    分明是用内力深压而至。并且此人的内力,绝对不在他之下。

    待上到半山腰, 江毅湛看见沈婉心的外袍竟然零落在地上,四周空空如也。他快步上前, 拾起衣衫,环顾四周,发现山腰半坡处的孩子。

    江毅湛把横抱起左右把脉, 唤了很久,孩子才悠悠转醒。

    “发生什么了?看到阿真姐姐来找你吗?”

    醒来后惊恐万分,指着山前面,哆嗦不安“在,在那里。姐姐把坏人引开, 被抓走了。”

    “在哪里?”

    江毅湛沿着指的方向,只看见半山腰的雾气,视线模糊。

    “不知道,我昏倒之前,隐约看到是那个方向。”

    “你可以自己在这里吗?我要去救你阿真姐姐。”

    江毅湛把放下,要走。紧紧地抱住江毅湛的腿,不断哭喊不要扔下他。

    江毅湛呵斥了几声,他不像男儿。可依旧哭喊不停。

    “过来,我背你去。”

    如今他右手功力已废,单手抱他不便御敌,只能背行。

    江毅湛背着在山间左右寻找,就是不见沈婉心的身影。他咬咬牙,拼命让自己镇定。

    “叔叔你快看,前面有阿真姐姐的东西!”

    随着孩子一声喊,江毅湛也看清楚,前面不远三步距离,散落着沈婉心的头饰。

    江毅湛走到跟前查看,忽觉颈后一阵阴凉,他反手回身,扣住身后腕上的一只冷匕首。

    “叔叔,我、我想杀蛇。”

    “别装了,你带我东转西转,分明是要耗费我的体力。阿真被你掳劫到哪里去了?”

    背上的突然叽叽怪笑,从江毅湛背上腾跃而下。落地以后,他左右摆晃,身形纵然高处三尺,正是江湖中秘闻的缩骨术。

    那身躯突然间变得高若常人,只是一张脸还是七八岁的样子,连着声音更是孩童。可配的并不是寻常儿童的稚嫩音色,听起来诡异吓人。

    “南疆毒王?”

    “哈哈,正是我,想不到你还没有糊涂到一定地步。”

    原先的身躯已经完全不见踪影,剩下这个“南疆毒王”,从里到外看起来都是一个怪物。

    “怪不得,当日被你跑了,想不到还是死性不改,跑到我国土闹事。”

    “跟你玩个游戏,你进这个山洞,如果还能活着出来,我就给你线让你找到你的女人,如何?”

    “你这么,看来我没有拒绝的选择。”

    “当然有。你可以选择不进山洞,我就可以操纵我的毒王,立刻刺进你女人的肌肤里。”

    江毅湛向南疆毒王的山洞中望去,此洞口外为一片湿气沼泽,洞口被密草丛生,遮掩个严实,看不清楚洞中详情。

    “洞中有什么古怪?”

    “单有几只我豢养的毒蝙蝠罢了。蝙蝠嗜血,所以提前为你准备了这洞前沼气。此沼气可以让你身上愈合的伤口重新溃烂,好给我的蝙蝠宝贝准备好干口粮。”

    “南疆老人泉下有知,一定会悔恨收了你这种无耻之徒,白白害了他的名声。”

    “当日若不是你发兵挑衅,我族也不会全族覆灭,你自己造下的杀孽不要栽赃到我师父头上。”

    “屠曼族恶性暴蔓,你师父自己也有整族之心,却力不从心,在族斗中身死。最可惜他以身相护,却仍然改不了你们这群嗜血狂魔。”

    “呵呵,”南疆毒王弹了弹头发,慢声细语道“我在你女人身边养了只千年毒王,正饿着的。时候不多,游戏可以开始了。你若能从山口带命出来,便寻着我的记号,来找她吧。”

    江毅湛脱下厚重的盔甲战袍,留下一件寻常外穿的窄口便衣,束发拉剑,丹田运气,踏泥沼而过。

    只是那泥潭范围十分广大,纵然他轻功再高,中途也必定要落沼泽一次寻求着力点。江毅湛唯一能做的,就是让这一起一落间变得快之又快。

    可纵容如此,泥潭溅起的泥点已经瞬间在他肌肤上燃烧。整个沼气带着人为熏哄的毒气,待他顺利过沼来到山洞边缘,周身未愈合以及半愈合的伤口均程度不一,或多或少被毒气侵入开始溃烂。

    可江毅湛现在来不及管身上伤口。

    因为他知道,越耽误下去,伤势恶化越快,这洞中蝙蝠闻腥而来,就越难对付。南疆毒王性格扭曲,在没找到沈婉心之前,他不敢贸然跟他交手。为今之计,必须尽快离开这蝙蝠洞,让南疆毒王尝到点甜头,顺利找到沈婉心,再从长计议。

    江毅湛刚刚踏入山洞,立刻听鸣洞内铺天盖地传来一阵阵震翅之声,令人胆寒。他紧紧握住手中的翠烟剑,眸中闪过一丝狠绝,庆幸此刻耳力不济,听不清这群畜生蜂拥而来的声响。

    江毅湛怕蝙蝠,怕到毛骨悚然。他克制住周身不自觉地微微颤抖,深吸一口大气,握紧剑柄,额间早就渗出冷汗。

    因为在南疆做俘虏的三个月,他曾经与数百蝙蝠共处一室。当年情景,让他心智几乎崩溃,获救后受不得别人触碰身体,回故土之后数年也不能接触有类似羽翼的东西。如今,听那声音,洞中蝙蝠没有数百也有几十。

    江毅湛咬咬牙,活动下筋骨,猛地发力向前冲进去……

    *

    另一处崖角边,南疆毒王正在吸吮手指上的献血,正是一只硕大蝙蝠叼过来的一只死刺猬身上的献血。他喝得正欢,末了,还咂咂嘴巴,意犹未尽。

    喝完血,他身子一滑,从崖底一侧进入一间怪室。

    这里,正是他这半年来伪装“”在山中秘造的炼毒之地。密室尽头,有一排瘆人的尖刀板,刀尖两寸之长,有数百只。在这一排雪寒的刀片山海上,悬吊着一个女人,她面色苍白,显然又昏厥过去。

    “就是吊一会都能晕,真是没事。”

    南疆毒王自言自语,罢弹指叩开沈婉心唇齿,喂下一粒药丸。药丸入口,沈婉心觉得恢复些气力,缓缓睁眼,看清楚面前这个怪物。

    “你男人正赶过来救你呢,你可别先死了,叫他空救一副尸体。”

    “毅湛,”沈婉心略微挣扎,忍着腕间疼痛,艰难道“你是?”

    “呵呵,”南疆毒王舒散地坐在沈婉心数丈之外“你或者可以叫我南疆毒王。”

    “……是你伪装的?”

    “是。”

    “那……怜怜?”

    “他?”南疆毒王得意洋洋地狂笑“只不过是早就死掉的一具尸体,就像傀儡一样,我日常操纵罢了。”

    “怎么可能,平日里,我还喂他饭食。”

    “是哦,喂过之后,我再给他掏肠挖肺不就得了?”

    “你!”沈婉心禁不住恶心难忍。

    “你怎么不关心关心你男人安危,此时此刻,他可不知道是死是活呢。”

    沈婉心咬了咬唇角“你不就等着我问吗?我不关心,你大可以不告诉我。”

    南疆毒王微微怔住,随即大笑“你是不忍心,故意让我不。那我偏要告诉你。”

    沈婉心瞳孔收紧,愤恨地望着他。

    南疆毒王滑到唇边的话又咽了回去“算了,如果他不死。等到了这里,让你看清楚他的样子,再告诉你无妨。”

    “等他到了这里,你恐怕再无命半个字。”

    “那你可太高估你的男人呢。我可是筹谋半年之久,有备而来。莫他一身安康今日难逃一死,就他又被你们的废物太子折磨个半残不残。如今他旧伤未愈,加上连日的沙场风雨早就耗费掉大半精力,能过我的千蝠洞,就算来到这里,都是命不久矣。你还指望他活着救你出去吗?”

    “不指望等他来救我,那你干嘛不杀了我。”

    “我?”南疆毒王的声音变得细若妖物“就想看一场你情我爱的好戏。”

    沈婉心不再话,一半是因为刚才那颗药丸的功力也在逐渐消退,一半更是因为,她必须保持体力,才能静观其变。

    无论南疆毒王再怎么言辞挑衅,都再不能引起她一言半语。南疆毒王如唱独角戏一般表演一通,终于忍耐不住,飞身跃起,对准沈婉心眉心,发出一枚九毛银针。

    “不话,让你尝尝九毛银毒的滋味。”

    银针脱手,未及眉心,就被一只雪寒利剑尽数挡下。寒剑带着毒针,直直钉在洞中的岩石峭壁中。

    沈婉心抬头,南疆毒王的毒洞,洞门已经被人启动。

    来人,正是江毅湛。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