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身陷陷境

江毅湛沈婉心

    见江毅湛进了大帐之后就满脸局促不安, 沈婉心笑问“怎么?第一次在阿真香苑见面时候,你可是大胆得狠。”

    “是吗?”

    “大半夜你就在我床前, 还上我的床, 拉我的被子, 还不穿衣服。”

    “哦?真的吗?”

    江毅湛摸了摸鼻梁骨。

    沈婉心早就注意到, 这是他不安时候惯有的动作。可她惊奇地发现江毅湛耳朵根竟然红红的。

    “那天你凶巴巴的, 跟现在完全不一样。”

    “那天我生你气呢。”

    “我怎么的,你生我的气?”

    “你非得嫁给薛飞,我怎么求你都不依,言辞话语若一刀插进我心窝里面。我好不容易从痛不欲生里面走出来, 就听你又逃婚, 竟然还自己住在阿真香苑。叫我怎么不生气?”

    又谈起过往的事情,沈婉心有点失落“真的吗?当时是我要嫁给薛飞。”

    江毅湛点点头,满面伤感“你以死相逼, 我拿你没办法。”

    沈婉心拉着江毅湛的手吻了吻“那你当时很难过吗?”

    “难过?”江毅湛无奈地笑出来“没有怜,我大概已经自寻短见。”

    “大丈夫怎能这种轻生的话?”

    “什么苦什么坎我大抵咬咬牙都能忍过去。唯独是你, 一次嫁给李文,还把我忘了,我以为今生你我无望。可没想到李公子过世之后, 你又想起我。”

    “然后呢?”

    江毅湛拉着沈婉心坐下,饶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别人该跟你提过,你是知道的。”

    “哎呦,你怎么知道有人跟我提过。”

    “有松奇在,没有什么秘密能瞒得住。”

    “可我还要你。我想听你呢。”

    “阿真啊, 不了。我的都是别人的故事。”

    “为什么?你你不就是你跟我的过往?”

    “可你不记得,来去,都是别人的故事。忘记的那个阿真和江毅湛就是别人。”

    “那现在的阿真和江毅湛呢?”

    “现在的你跟以前不同了。”

    “我以前?”

    “你以前过得不怎么开心,在乎别人的想法,怯弱委屈自己,常常不敢表达自己的想法。哪怕是对我,都是过了很久才跟我好好两句话。”

    “真的?”

    “嗯。”

    “那现在呢?”

    “现在的阿真,很有主见。离京城,就离京城。让我想都不敢想。”

    “毅湛,你还在怪我,是吗?”

    “没怪你,只是没想到,你怎么变化这么大。”

    “那……是不是不好。”

    “好。现在的你,有我没我都能过得很开心,这样挺好。”

    “那你呢?”

    “我?”

    “没有我,你会过得怎么样?”

    ……

    “啊。”

    江毅湛慎重地望着沈婉心,沉着声音“阿真啊,我真的不能没有你。”

    “你不能这样,没有我,你也得过得很好。”

    “没有你,我会把怜照顾好。”

    “那你自己呢?”

    “只能不去想我自己了。”

    “毅湛……”

    “睡不?”

    “睡。”

    沈婉心除去外衣,缩进被窝里面,看着江毅湛。

    “还是别睡了。”

    “为什么?”

    “没有明媒正娶,非君子之为。”

    沈婉心立刻明白江毅湛为何一直推诿,不自在,原来是一直误会着。

    “你真的决定了?”

    江毅湛里衣已经拉下到一半,露出大半个身子。

    沈婉心闭着眼睛,翻了个身,面朝里,声音无比平淡“王爷,我的是像平时一样,那般一起睡。”

    “呃,”江毅湛的手尬尴地悬在半空,再继续把扣子一颗颗扣上。

    沈婉心又转过脸,对着一脸羞愧的江毅湛嘿嘿笑。

    江毅湛呼地一下拉开被子,沈婉心立刻冷得叫到“干嘛,冻死我了。”

    “我来了,你就不冷了!”

    “你干嘛?快放手。”

    “不放,叫你耍我开心。”

    “嘿,谁叫你笨。”

    “哎呦疼,别碰我。”

    “对不起,碰到你伤口了?”

    “逗你的。”

    “你……”

    沈婉心蜷成一只虾米,被江毅湛紧紧拥在怀里。

    *

    沈婉心睡了一个最温暖的回笼觉。醒来知道江毅湛和九王爷昨夜计划的事情正按部就班中进行。

    香儿也无碍,只不过被薛飞无良给踹了好几处淤伤。

    沈婉心就让她好好养着。她想去看看,那个孩子总让她无端心疼。

    到了休息的帐营门口,却见几个看守的侍卫一脸惶恐不安。

    “怎么了?”

    几个侍卫彼此推推搡搡,支支吾吾。沈婉心一把掀开帐帘,向内张望,哪里有的影子?

    “孩子呢?”

    “跑、跑了。”

    “什么叫跑了?他一个孩子,身上还带伤,能跑哪里去!”

    “这……这……”

    “快!”沈婉心常日里面从未这样疾言厉色过。

    几个侍卫被她这么一吼震慑住“那孩子,非是王爷为了军功耽误禹州平叛,才会让他哥哥死的。”

    “跑哪里去的?”

    “往山上。”

    沈婉心扭头就跑。

    她想叫香儿一起,临到帐外又折回头来。

    怎么可能平白无故这么想。还不是因为薛升薛飞两人的到来。别是,就连她自己也多有听闻薛家那边时常议论江毅湛为了加封亲王,故意拖延来禹州平叛的时间,才导致禹州如今的民不聊生。

    这些话时常得不堪入耳,江毅湛从来没有正面解释一二,也从未因此处罚过军中士卒。沈婉心明白,他就是这样一个不爱为自己多做半分争辩的人。

    纵然有人恶意中伤,百姓不明,连她自己在未再见到江毅湛的时候也曾怀疑过。可当江毅湛再出现在她面前,她无需再问半句,便选择相信他。

    看着他一条腿微微跛着,一身伤痛不知道有没有好得七七八八就开始殚精竭虑。他眼中是数不清的红血丝,眼睑下的乌青是写不尽的憔悴。

    他能来禹州已经不错了。

    朝中无人,竟让他拖着一身残伤依旧得历经沙场。若不是他硬拉来九王爷亲身感受一切。就算禹州顺利平叛,也没有人会知道他一路艰辛,是怎么克服伤病赶到前线。他日日殚精竭虑,通宵达旦布局谋划,是怎么呕心沥血策划出一场场出奇制胜的战斗。

    到头来还是皇上的不信任,派来薛家兄弟这样的人来监督他,制约他。扣下他的挚爱牵制他。

    苦难中的百姓,大多也不会明辨是非。但凡知道他七珠加身,封赐亲王,便会跟风诋毁他为了自己功名,不顾百姓生死。

    谁能知道这七珠乃是他被逼无奈的举措,谁能知道他在刑部大牢死去活来的样子。

    沈婉心越想越是替江毅湛不甘心,亦越发痛恨自己,竟然成了那场致他于死地阴谋中的帮凶。

    而,这样可怜又无辜的孩子,如今也被那些风言风语蛊惑,开始痛恨他。

    沈婉心为江毅湛心痛,更为担心。

    这个孩子,从来没有在乱世中给她和寒逸添过麻烦。他听话顺从,日常安静无言,乖巧懂事。

    现在他就这样跑到外山中去,而军将中的人竟然拦都不拦。分明也是心中相信谣言,或多或少对江毅湛毫无顾忌,有所偏见。

    可恨这里没有江毅湛的府兵。

    否则,何来他们这么放肆。

    也不想想,不论是九王爷,还是那薛家兄弟,自从来了这禹州军营,哪一次平叛战略不是听从江毅湛的指挥。

    论亲信,这禹州除了松奇,江毅湛没带来一个心腹。

    就是这样,他在军中依然威严赫赫。

    可是人心不古,纵然他神机妙算,替他们减少多少伤亡,赢了一次次突围。可在那群将士而言,还是信了风言风语。

    一定是觉得以一己之力对抗不了江毅湛,却又不想再蒙受他的庇护。那孩子向来倔强自强,这才独往山中去做无声地抗议。

    沈婉心跑一路,但愿能追得上他。

    听军卒而言,走了没多久。

    他一个孩子,又有病,跑不了多快。沈婉心深一脚浅一脚地,艰难地追地气喘吁吁。

    她沿途发现不少脚印,应该都是留下的。山坡下还有的手腕花,那是他和怜怜母亲留下的遗物。

    沈婉心心急如焚,终于在半山腰处隐约看见一个瘦孩子的身形。

    她激动欢叫。

    却见并没有向她扑过来,而是带着一股不出的奇怪感觉。

    到她身边的时候,沈婉心迟疑地喊了句怎么了。

    但见那孩子露出一副无可比拟的狰狞笑容。

    下一刻,沈婉心不省人事。

    最后的印象,便是那一副瘦弱的身躯,似乎越来越高大起来。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