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重新开始

江毅湛沈婉心

    没有江毅湛, 沈婉心跺了跺脚,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现在这种地步。

    如今她一个人孤零零地在冷风里面吹, 正望见前面不远处的山沟角, 于是深吸一口气, 提起裙角, 继续朝那边跑过去。

    那块是一处十来丈高的土坡, 在顶上向下看可以看到一处五六丈深的山坳,里面淤积着这几日下雨积攒的雨水和泥泞,还有一些军中兵卒日常生活产生的秽物,基上就是垃圾池。

    沈婉心拎起那棉袍的袍角, 轻轻一松手, 衣服便坠落到下面那一片肮脏之中。

    突然之间,又感到一丝后悔,沈婉心踮起脚尖向下面望过去。

    “心点, 往后退,别掉下去。”

    身后突然传过来江毅湛的声音。他跃步上前, 把沈婉心向后拉回来。

    “你刚才不是没跟来吗?”

    “我一直在你后面。”

    “可我没看见你。”

    “我躲起来的。”

    “这四周光秃秃的地方,你往哪里去躲?”

    江毅湛嘿嘿笑了声“告诉你,我在南疆有名号叫飞鹰, 因为我轻功很高,来去无踪。”

    “哦?那么厉害吗?”

    “呵呵,那是祖师厉害,祖师当年是驰骋沙漠的杀手,名号寒光月影。我此生恐怕都难及他老人家万分之一。”

    “那你怎么一直跟着我却不出来?”

    “你不是生气的吗?”

    “生气难道不是更应该跟着我吗?”

    “唔, 我想给你点空间发泄情绪。”

    沈婉心叹了口气“江毅湛,你真是个怪人。”

    “是吗?”江毅湛竟然还带了一床被子出来,给沈婉心披上“阿真,我母亲走得早,之后也没有跟女子相处过。所以,不知道怎么就容易惹你生气。原谅我行吗?”

    沈婉心不吭声,裹着被子向山坳那边移动。月光下,这种样子看起来很诡异。

    “你把什么扔掉的?”

    “垃圾。”

    “那你还向下面看?”

    “看看有没有真的扔掉。”

    沈婉心在坡地边口,看见那件枣红色的棉袍子已经被下面的臭水濡湿,看起来很糟糕。

    江毅湛真怕沈婉心掉下去,拉着她,同时也向下瞅,等看清楚了惊讶道“我衣服被你扔掉了?”

    沈婉心没好气地转身“走吧,你又不缺一件衣服。”

    沈婉心要走,可江毅湛着不动。她的手还被他拉着,江毅湛不走,她也不能走。

    “不行,这件不能不要,我要拿上来。”

    “你疯了吗?”沈婉心拽他“下面就是个臭水沟,捞上来衣服也不能要的。”

    “怎么不能要,你在这等着我。后退,别在边上看我,仔细掉下去。”

    江毅湛把沈婉心拉到后面,然后就向山坳下面爬下去。

    “你要不要拉个绳子?”

    沈婉心追喊,江毅湛的身影已经没下去,声音空旷从下面传来“没事,我是轻功高手。”

    在上面的沈婉心噗嗤一下笑出来。

    等得时间不长,江毅湛就上来,手里拿着那件衣服。

    “阿真,原来你给我缝棉袄了,你怎么不?”

    “谁给你缝棉袄。”

    江毅湛提起衣衫“这不是?你把被子棉絮掏出来弄的。”

    “那是因为被子太厚,太热,棉花扔掉可惜。”

    江毅湛跑过来,兴高采烈地样子“阿真,你对我真好。刚才是我不好,还让你生气。”

    “谁叫你不分青红皂白就冤枉我和寒大哥清白。”

    “我不是那个意思。是现在薛家兄弟在这里,父皇派他们两个人就是为了牵制我。阿真,你是我唯一的牵制,所以我怕你被他们抓住什么把柄。还有,一旦传言开,也会同时连累寒逸。”

    “原来是这样,我没有想到会这么复杂。我以为你误会我和寒大哥什么。”

    沈婉心听到江毅湛那句“你是我唯一的牵制”,心里好难受,憋了几下才没让眼泪掉下来。感觉好久,几辈子没有人这样在乎过她。

    “阿真,我永远不会误会你什么。”

    沈婉心受不了这种气氛,扭过头擦擦鼻子“别了,这里很冷的。”

    “对,对,这里风大,我们快回去。”

    “我不想裹这个被子,给人看去像什么样子?”

    “不行,去掉被子你肯定会生病,走吧,管别人怎么看呢。”

    沈婉心埋着头在后面跟着,她还是很在乎别人怎么看的,所以,她走得很慢,非常后悔就这样一时冲动跑了出来。

    回到江毅湛的营帐,沈婉心知道刚才的样子,早已经被不知道多少巡夜的兵士看去。

    “盖上被子躺下吧。”

    沈婉心摇摇头“闹腾半天,已经睡不着。”

    “那也得躺下。”

    “那你呢?”

    “嘿嘿,我现在上去,你愿意吗?”

    沈婉心皱着眉头笑,还真是不行。江毅湛满身都是脏兮兮的,一股臭沟水的味道。

    “你正好没洗漱,快去洗洗呗。”

    “嗯。那你等我。”

    沈婉心的脸唰得烧红了。

    等他……干嘛……

    可是她躺着好久,江毅湛都没回来。她估摸这个时间就是两个女人也够沐浴更衣的。于是沈婉心穿戴整齐,想去看看江毅湛在磨蹭什么。

    结果她出帐就听见帐外空地一片搓洗的声音。江毅湛在盥洗那件脏了的棉袍。

    “又不急着穿,干嘛连夜在这里自己洗?我都没洗过衣服,你是王爷,还自己洗衣服?”

    “我就不想让这件衣服脏。”

    沈婉心猜到点什么“衣服是不是跟我有关?和过去的我?”

    “嗯。”

    “那你告诉我。”

    “不了。”

    “跟我有关系,怎么不告诉我?”

    江毅湛从水里把湿衣服拎出来,左右拧干,过了很久才回答“阿真,我不想让你想起以前。”

    “嗯?”

    沈婉心很讶异他的回答。

    “就是现在的你,我很喜欢。阿真,记不得以前,我们重新开始,不行吗?”

    “哦。”沈婉心低下头,看见江毅湛把裤腿捋得很高“你不冷啊?”

    江毅湛哈了口气“冷,快回去。我洗干净了。”

    进来营帐,沈婉心看他鼻尖冻得通红。

    “王爷。”

    “你还不如喊我名字。”

    “不习惯。”

    江毅湛叹口气,灌下一口冷水,生活糙得没法看“但凡我们和好,你就开始跟我见外。”

    “胃不好,就别老喝冷水。那我叫你什么?”

    出了棉袍这事情,江毅湛今日显得格外活泼,他向沈婉心这边又凑了凑“阿真,叫我大白。”

    “绝对不行,这算是什么名字。”

    见沈婉心一脸嫌弃,江毅湛吸了吸鼻子“怎么?这名字我喜欢很多年的。你去过我书阁的,书后面很多落款都是这个。”

    “有人的时候,叫你王爷。没人,叫你名字吧。”

    “还没有寒大哥亲切。”

    “喂……”

    “好吧,就这样。”

    “你风寒了吗?老吸鼻子。”

    江毅湛摸了摸鼻尖“我从来都没有风寒过。”

    沈婉心拉开被子,瞅着他道“那是以前,铁打的身体经不住你这般消耗。快歇歇。”

    他们都钻进暖和的被子里面,江毅湛的手钻进来把沈婉心牵住。

    “快睡吧。”

    “嗯。”

    沈婉心闭了会儿眼睛,又睁开,发现江毅湛也没睡,正盯着她看。

    “看什么?”

    “看你。”

    “我有什么好看。”

    “呵呵。”

    “快睡吧,我明天又没事情,可你不一样,难得早点休息。你先闭眼。”

    江毅乖乖地闭上眼睛。

    沈婉心也把下巴埋在被子里。

    清白之名,怕早就毁了。如今整个军营,谁不知道王爷夜夜留宿在这里。

    可她不想去管。

    没过一会,沈婉心眼皮开始打架,刚刚想睡,却被营外的通报叫醒。

    江毅湛也醒了,他出去又回来。

    “怎么回事?”

    “九弟回来了。”

    “九王爷?他突破重围了?”

    “嗯。不过松奇受伤很严重,我得去看看。”

    江毅湛简单穿戴,交待她安睡勿等。

    “我可以跟你一起吗?”

    “嗯?”

    “会不会妨碍军务?”

    “不会,怕是会忙一夜。”

    “我和香儿学过简单处理伤病的手段,也能帮上些忙。而且,我不想一个人留在这里。”

    江毅湛笑了笑“那就一起吧。多穿点。”

    沈婉心不敢耽误,略微收拾就跟着江毅湛一同出去。

    果然,远远见到江毅征在前面等着。几日不见,这个养尊处优的王爷显得非常憔悴,可多了些风霜阅历之感。连看沈婉心的眼神也远比第一次见面时候不同。

    “四哥。”

    九王爷看见江毅湛显得有些激动,刚喊了声就哽咽住。

    江毅湛点点头,拍了拍九王爷的肩头“回来就好。”

    “是四哥安排松护卫跟着我的吗?”

    “嗯。”

    “多亏了他,要不然……”

    “先看看松奇的伤……”

    松奇外伤很重,性没有致命伤口,大家都松口气。

    江毅征还是难复心中的情绪,江毅湛让他回去休息,他不肯。

    “四哥,你知道吗?长沙角里面我们牺牲了多少将士。”

    “嗯。”

    “四哥,我从来没有见过,真正的战场,没想到……”

    “你不怪我不派兵救你吗?”

    江毅征点点头,又摇摇头“开始怪,只当四哥无情。可后来,死了那么多士卒,我知道,长沙角那时候再派兵来只会增加伤亡。唯一的出路,只有我自己杀出去。”

    江毅湛微微笑道“你做到了,阿征。”

    “我知道,你在郁河和镇南王的主兵正面交手,双方势均力敌,你赢得并不轻松。你就带了一个护卫,可却让他跟着我。”

    “你第一次出京,让松奇护着你,应该的。”

    “四哥,对不起。”

    “嗯。”

    “你会原谅我吗?”

    “阿征,无所谓原谅不原谅。错已经种下,我原谅不原谅并不重要。我只是不想丢了当年在北三所接我的弟弟。”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