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逐渐加温

江毅湛沈婉心

    沈婉心纵然离开军帐也不敢走太远, 外面兵将一片整装肃发。能够集中起来的禹州流民也已经被寒逸派人集中扎营。沈婉心远远地忘见寒逸在忙碌,不好去打搅。想到寒逸偷偷把她的消息透露给江毅湛, 心里就觉得不舒服。之前对寒逸的敬佩与信赖感都打了大大的折扣。

    沈婉心看了看周边, 没有什么可帮上忙的, 便去寻香儿。

    一连好几处营帐走了个遍, 都没有找到香儿和的影子, 沈婉心有点着急。

    原不想张口询问,这会儿,找不到人,她只好抓住一个年轻兵询问。府兵都是九王爷的, 待人不及四王府的府兵亲近, 那兵了两遍,沈婉心也没听个明白,他还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沈婉心只好再自己绕帐寻一遍, 性只是一只腿不好使唤,勉强还可以挪动。

    想再寻一遍摸不着头绪就先回自己营帐, 却在一处大帐外远望见翘首以盼的香儿。

    沈婉心高兴,刚欲呼叫,却见香儿一脸哭丧朝这边走来。

    “香儿。”

    沈婉心低唤声, 香儿已经发现她,快步跑过来。

    “姐怎么出来的?仔细得风寒。”

    “呢?你在这里干什么?”

    “姐,伤得很重。营中没有药草,怕是撑不过两天,九王爷已经下令封锁城线, 里外不能进入。我听四王爷也来了,想求四王爷开个例,结果刚才回报四王爷也不许放开锁城线。”

    “他们不知道病的情况吗?”

    “我过的,大概知道。”

    沈婉心让香儿带着去看过,可怜的孩子果然呼气进出都困难,眼看就是奄奄一息命不久矣的模样。随军草药都是极其普通的,并没有什么精贵良材,再加上条件恶劣,非常不利于恢复。

    沈婉心跑了一圈,自己腿上的毒也招架不住,只能先行回去歇息,嘱咐香儿留下照顾。沈婉心知道江毅湛商议好军情后必定还会来找她,性不躲不藏,还是呆在原先九王爷给她安置的营帐中。

    既来之则安之。

    只是接连三日,江毅湛根没有回来。大营里面除了伤兵流民就是留下驻守的兵将,江毅湛和九王爷都不在,连寒逸也不在。沈婉心是女眷,并不好明着打探军情,只能消极等待,猜测他们该是与镇南侯正面对敌去了。

    可就在第四日,营帐中来了一个沈婉心想都没想都的人,薛飞。

    薛飞奉旨前来,旨意中写明派薛升薛飞兄弟二人为督将,全面协助四王爷和九王爷平反。宣旨之时,沈婉心远远望见江毅湛和江毅征已回到营中,面色都十分不好看。

    沈婉心跪在人群中,暗想薛飞该不会看得见她。

    旨意领完,她就匆忙躲回营帐,心中还是恐慌难平,以至于当江毅湛掀开围帐进来,她竟是大惊出声。

    “是我。”

    “哦。”

    沈婉心等着江毅湛给他解开数日心中的疑问,可他却一句重点都没。进来之后先是喝了好大一壶清水,仿佛接连几日滴水不沾一般燥渴,再就是做一些换衣洗漱的琐事。

    沈婉心来不及与他计较这些细节礼法,开门见山问道“薛家的人为何成了督将?你的府兵怎么还没来?”

    “我的府兵到不了,父皇给截回去了。”

    “这么大的事情,是什么时候发生的?”

    江毅湛擦了把脸,似乎原还想净身擦拭,可看沈婉心直盯着他看,毫无半点避讳的样子,便又放开手,转而坐下歇息。

    “我来的第一天就知道。”

    “所以怜是还在京中?”

    “嗯。”

    “人质吗?”

    江毅湛扬了扬眉毛“谈不上,父皇心中求个安慰罢了。怕我在禹州对九弟不利,意图抓住个把柄要挟我。应该是母妃的主意。”

    “那你出京时候为什么不考虑周全?把怜留在那么危险的地方?”

    “怜不危险,王在京城的四大护卫,我只带了武功最弱的松奇,易炼兄弟还有高渊都近身保护怜。”

    “这是你自以为是的。若是真有危险,那是防不胜防。”

    沈婉心还有一肚子的话要,但江毅湛没有给她这个机会。他把松奇留下的那堆瓶瓶罐罐的药丸分类吞下,接着就要和衣就寝。沈婉心看他没有听松奇话涂抹外伤膏药,有意提醒,但转头就见江毅湛已经闭目。

    沈婉心有些赌气,也坐回床上,想着一会再跟他什么。可是真奇怪,沈婉心想都没想到,江毅湛真的倒头就睡。原想他只是闭着眼睛,至少会招呼她安排今夜如何歇息之类的。

    的一张铺盖,江毅湛占了大半,沈婉心不知道要往哪里挤。

    气呼呼地,沈婉心爬上床,挤到里侧,庆幸自己骨骼娇。

    睡到半夜,沈婉心被如例冻醒。这数九寒天,她睡在这军帐中几乎夜夜被冻醒。睁眼又被一道刺目灯光炫到,才发现江毅湛早就没睡在旁边,而是在台前就着烛火研究兵行阵法。

    听到响动,他回过头“吵醒你了?”

    “你什么时候起来的?”

    两个人几乎同时,完都觉得有趣,彼此含笑。沈婉心睡前的气恼已经烟消云散。

    江毅湛爬过去摸了摸沈婉心“你是不是冷?”

    沈婉心缩着脑袋点点头。

    江毅湛把他两件外袍脱了盖上去。两件薄袍轻飘飘的,好像不怎么管用。

    “你等等。”

    江毅湛出去好一会才回来,回时手上多了一床棉絮。

    “哪里来的?”

    “我借的。”

    “你是军中主将,又是王爷,还需要这般借一床被絮?”

    江毅湛呵呵笑“主将王爷打仗也得靠兵卒,又不是我一个人打。难到能强权搞特殊?”

    江毅湛替沈婉心把被子铺平压盖在身上。厚厚的棉絮顿时格挡住一层寒气。

    沈婉心的手脚开始逐渐热乎起来“你从哪借的?”

    “松奇那,你介意吗?没办法,军中都是男人。”

    “我没那么娇气。那松奇不是没被子了?”

    “我让他和另外一个将士挤一挤。”

    “哈,”沈婉心捂嘴笑“他就不喜欢我,这下该给我骂死。”

    “他没有不喜欢你,他是总见着你对我不好的时候。他总认为是我从南疆救了他,心里好护着我。”

    “你从南疆救他的?”

    “不是,是我师父救我的时候,顺带一起带着他从敌营里面一起出来。到底,恩人也该是我师父。”

    “是在南疆被俘是那一次吗?”

    “嗯。”

    “你师父是寒逸的爹?”

    “嗯。”

    沈婉心不禁莞尔“你就不能多些吗?”

    “你想知道什么?”

    “你好像和寒大哥关系不好。”

    “不是不好,大事情上会在一起。但是他始终觉得师父因为我被再次牵连进江湖与朝堂,所以耿耿于怀。他们都是寒庄的人,是百年前在江湖上风云乍起的门派,后来创派祖师归隐,整个门派不问江湖世事。直到那年,师父云游南疆,碰到我被围困在敌营,于是身陷险境救了我。”

    “他老人家……”

    “已经不在人世。我猜是因为当年救我时候伤了元气,这也是寒逸怨恨我的原因。”

    “哦。”

    “松奇就是南疆人,我们一起被关押。师父救我的时候,我让师父带他一起,所以他一直觉得我对他有恩。其实,我只是了一句话而已,什么也没做。”

    话题有些沉重,提及他故去的师父,江毅湛显得比较伤感自责,沈婉心故作轻松地笑了笑开始转移话题“你总穿这么少,看着都冷,怎么不穿件棉衣呢。”

    “北三所不给发冬衣,开始冷,后来就习惯了。”

    沈婉心未料换的话题还是这样压抑“那现在早就不在北三所,你该注意下身体。”

    “习惯了就没事。而且……”

    “嗯?”

    “你睡吧。”

    江毅湛压了半句话,话锋直转,沈婉心怎么听不出。她就盯着他,非要套出句实话出来。

    江毅湛无奈“阿真,这个不。”

    “你要明目张胆瞒着我?”

    “嗯。”

    “你还真瞒着我?”

    “知道没什么好。你睡会吧,身子熬不住。”

    沈婉心不依不饶地讨还半天,可江毅湛立场坚定下来,半句便宜也讨不到。他不愿的,就是不。

    “你也不睡,我陪你。”

    江毅湛的眼睛闪烁透着兴奋的神采,呵呵笑道“阿真?”

    “怎么?”

    “我觉得以前的你又回来了。”

    沈婉心发窘,也觉得刚才陪他这话太过大胆,可刚才没有想那么多,只是随口一罢了。

    “你干嘛这么晚还不睡?”

    “再看看布阵。”

    “白日里你们不是商量过的?”

    “是已经商量好,不过再看看,兴许有更好的。行军打仗重在布阵,好阵法可以以巧取胜,最大程度减少伤亡。”

    沈婉心翻了个身,趴着托着腮道“那你看吧,我也睡不着。”

    “好。”

    两床被褥真的十分暖和。暖和得沈婉心眼皮越来越沉,到什么时候睡着的完全不知道。只是依稀记得,再后来也没有与江毅湛什么话,他一直在很认真地研究兵法。

    睡得好,再醒来时候,整个人感觉神经气爽。

    “姐?”

    沈婉心侧头,发现是香儿进来。

    “姐,王爷交代,这几日汇战,他都不能回来。叫我搬过来陪着你。”

    前几日江毅湛也没有回来,倒没这么特意叫香儿过来陪。

    沈婉心想了想“薛飞没有跟着大军出发,是吗?”

    香儿沉重地点点头。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