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重逢之喜

江毅湛沈婉心

    睁开眼睛看清楚, 统将之人并不是江毅湛,而是九王爷。沈婉心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 是失望不是江毅湛还是侥幸不是江毅湛。可无论如何, 面对九王爷, 她一万个不自在。

    毕竟上一次见面不堪入目的画面还历历在目, 是他自己的主意, 或者是同样是受了利用都不重要,他当日赤身露体,有没有存钻空之心是昭然若揭。

    “我四哥还没来。”

    沈婉心挣扎着想要坐起,却发现腿上麻木没有知觉。

    “箭上有毒, 不过用过解药, 休息几日就好。”

    “香儿呢?呢?”

    “你是那个孩子吗?你的丫头正在照顾他。他没有伤到要害,只是年岁太,吃不住这伤, 也在昏睡。”

    几句话问过,江毅征没有要走的意思。沈婉心只得道“九王爷还有什么事情?”

    江毅征面露为难, 欲言又止,最后只“无事。”

    相对无言之际,外面突然闯进一个将来报“九王爷, 四王爷已到营外。”

    “四哥?怎么这么快?”

    “只有四王爷和松护卫两人先到,四王爷的府兵还要五日才到。”

    江毅征听四哥到了,立刻有了主心骨,连连称赞太好了。

    传报的将咳嗽声,江毅征会意, 跟着退了出去。帘帐再开,进来的就是江毅湛。

    沈婉心捏着满掌心的汗水,余光见江毅湛朝她走过来,坐在床边。

    约摸半盏茶的时间,没有人话。

    沈婉心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连呼吸声都变得异常沉重。

    “、怜呢。”

    “她做马车,得后面才到。”

    “那你怎么……先来了,怎么……不陪怜。”

    “寒逸跟我你在这里,还受伤了。”

    “寒大哥?”

    沈婉心未料到江毅湛和寒逸相识,诧异地抬头,与他四目相对。

    “他是我师父的儿子,我们自然认识。”

    “你师父?你怎么会拜江湖人为师?”

    “嗯。”

    这回答,沈婉心啼笑皆非。

    江毅湛开始拉她被子“给我看伤。”

    “不行。”

    “怎么不行。”

    江毅湛的语气有点发恼。沈婉心特别不明白,江毅湛整个人所有的火气好像全只对她一个人才有。

    “我不行就不行。”

    沈婉心拼命掰江毅湛的手,可是连一个手指头也都抠不动。情急之下她推他,想把他推远点。

    力道重不重不知道,但江毅湛立刻松开手,抚了下胸口,眉头紧皱,显得比较痛苦。一瞬以后,又恢复平静,继续冷冷地看着沈婉心。

    “你伤还没好?”

    “早就好了。”

    “可你刚才。”

    “刚才怎么?”

    “你伤分明没好。”

    “你关心我?”

    “没有。”

    “你是不是不要我了,阿真。”

    “王爷。”

    “别叫我王爷。”

    “叫不叫您都是王爷。”

    江毅湛哑然失笑“阿真,此刻王明白为什么老天没让我死在刑部。”

    “为什么。”

    “老天知道,我肯定会被你气死。”

    “禹州战火连天,王爷何必浪费时间在这里跟我口舌之争。”

    “阿真!”

    江毅湛的声音突然大起来“你就不关心,你、你……”江毅湛咬咬牙,愤愤不平的样子“你一走了之,我还在刑部大牢,你就这么等不及吗?”

    “嗯。”

    沈婉心不知怎么答他,就学着他平时答话的样子也嗯了声。

    “你看过我在水牢的样子,我不信你这些日子不担心我。”

    “王爷是千贵之体,还轮不到我担心。”

    “你不怕我死在刑部?”

    “王孙贵胄之间的权益手段,不会真动了性命。”

    沈婉心这话的时候感到心中很痛,她明明知道这句话的伤人份量,可还是忍不住这般。

    江毅湛气得发笑,接着做了一件沈婉心想不到的事。

    江毅湛兀自脱掉鞋靴,和衣上床躺坐。沈婉心被他挤得只能向床里侧勉强挪动。

    “王爷干嘛这样不自重。”

    “睡自己女人叫什么不自重。”

    “我不是你女人。”

    “孩子都有了,你不是谁女人。”

    “江毅湛你耍无赖啊。”

    “对,我江毅湛就是耍无赖。”

    “你下去。”

    ……

    “你下去。”

    ……

    见他还是不动,沈婉心用好腿踢了他一脚,不料江毅湛瞬间痛出冷汗。

    沈婉心紧张“我没用力。”

    江毅湛粗着嗓子“别碰我腿。”

    “你腿怎么了?”

    沈婉心伸手去摸“给我看看。”

    “不给。”

    “给我看看。”

    “你不给我看,我也不给你看。”

    “江毅湛你幼稚不幼稚。”

    江毅湛又认真地看着沈婉心“你担心我死在刑部吗?”

    沈婉心咬咬牙“不担心,况且王爷现在不是不仅好好的在这里,还可以强人所难,为所欲为。”

    江毅湛撇了下嘴,屁股一滑就势躺下来“没良心。”

    “你做什么?”

    “我要睡觉。”

    “你要休息也别在这睡。”

    江毅湛置之不理,闭着眼睛“外面天寒地冻,你看着办吧。要不要分我点被子。”

    沈婉心以为他着玩,可再过没多久,真见江毅湛鼻息平稳,沉沉入睡。

    他数九寒天,穿得还是很单薄。沈婉心摸了摸,只是三件单衣而已,此刻也早就双手冰凉,不知道怎么还能睡着。

    沈婉心犹豫不决,最后还是把被角向江毅湛这边拉了拉。军营中的被子很,只够一个人盖,除非两个人抱得很紧才够一起遮盖。

    沈婉心把江毅湛遮好,只能半坐着不能再睡。

    身边多出个这么大块头的男人,她也睡不着,不敢睡。

    她更不敢叫。

    叫谁呀,叫进来让兵将把他们王爷挪走还是。真是这辈子脸没地方搁的。

    不知是自己紧张还是身边睡着江毅湛像个火炉子,沈婉心在被子里捂得满头汗。

    她偷偷地想把被子撩开一点,门帘呼哧下被拉来,松奇进来。

    沈婉心闹个脸通红。

    松奇却视而不见,进来就给江毅湛头上扎了针。

    “你做什么?”

    “安睡穴位,给他好好睡会儿。他听你在这里,快马加鞭,整整赶了三天路程。”

    见沈婉心默不作声,松奇继续道“他在刑部受了腰伤,不能骑马。”

    松奇接着捋开江毅湛的裤腿,露出他腿上左右绑着的支架。

    “他腿怎么了?”

    “被太子那个混蛋打断了。陆陆续续不停的事情,耽误休养,到现在还没好透。”

    松奇替江毅湛固定好腿,接着留下好几瓶药。

    “这些涂外伤的,这些内服。他都知道怎么用,你提醒他按时吃就行。”

    “王爷在刑部怎么了?”

    松奇怪异地看了眼沈婉心,话仍旧十分不好听“装傻?你自己给太子送一根铁棍子打我们王爷,现在还问他怎么了?能怎么,半条命交代到里面去了。”

    “铁棍?不对,我你明明送去的是空心木棍。当时,德妃……”

    沈婉心恍然想起,那日送棍路上,与几个太监相撞,当时……

    还有那两名宫女,哪里这么容易来的碎银帮她疏通狱守,叫她进去探视。

    分明是故意设计,叫江毅湛知道是她亲自送的刑棍。而那所谓的可以叫他好受点的空心木棍也竟然包藏祸心。

    松奇将药具收拾整齐,临走之际又折回头道“他这会是真累了,加上我的穴位刺激,他能睡到明日中午。你最好替他查看下周身伤口,找机会私下告诉我。他平时不给我碰身体,除了腿,其他伤处恢复如何我并不知道。”

    “你可以现在看啊,他现在也睡着的。”

    松奇冷笑声“我们对王爷从来一不二,王爷不让碰,我们不会偷偷背着他做伤害他的事情。不像姑娘,早就习惯性伤害王爷。”

    沈婉心低下头“可我是个女子,男女授受不亲,也不方便。”

    换成高渊恐怕会左右为难,但松奇不吃这套,他掀开眼皮没好气地瞪上一眼,呵呵一声嘟囔道“孩子都这么大,还授受不亲。”

    “……”

    松奇走后,沈婉心呆坐良久,最后还是怯生生地解开江毅湛两颗扣子。但只露出锁骨下一片红肿,沈婉心望着开始簌簌落泪。

    她放下手中瓶瓶罐罐的药膏,复又将他两颗扣子重新扣紧,再也不敢看向其他处。

    江毅湛果然睡得很沉,从始至终都浑然不知。他金戈铁马,刀剑中讨功名,很少看见他彻底放下防备的样子。

    沈婉心也困了,靠着枕头开始只是迷迷糊糊的,到后来越睡越沉。再醒过来,天色早就黑下来,她是被江毅湛摸醒的。

    江毅湛的双手放在她最吸引人的地方,沈婉心屏住呼吸细细分辨两遍才确定真是这样。

    再看江毅湛,他还是在继续睡。

    只是无意识的一个动作。

    沈婉心浑身上下也没了力气,该立刻马上把江毅湛的手拿掉。可她迟迟不动,任由这个可恶的姿势在身上停留。

    他是不是装睡。

    沈婉心冒出这样的想法。

    转头看他,却又不像。

    江毅湛呼吸沉得很,侧身朝她身边凑过来睡的。他们离得很近,他双手自然地耷拉在她双峰傲然处。

    沈婉心可以闻得见他衣服上檀松香的气味,以及除此之外,还有身体里散出的一股子药气。

    沈婉心侧过头,恍惚起来。

    江毅湛,江阴国四王爷,前世究竟和你发生过什么样的过去。

    胡思乱想的时间没过多久,帐外传来声响“姑娘,方便进去叫王爷起身吗?”

    紧接着就是松奇的声音“嘛时候了,还问方便不方便。”

    沈婉心听到外面号角连连,知道出了事情。

    松奇已经进来,跟着进来的是九王爷江毅征。

    “快让四哥醒醒。”

    “醒什么醒,你不也是先锋将军。我来就是让我们王爷再睡沉些。”

    “松护卫你别胡闹。”

    江毅征要拦,可松奇也是功夫了得,哪能让他得手。只是碍于对方身份,松奇不好使出真劲道。

    松奇气不过“九王爷你出息点。天底下不是没有我们王爷就不行的。”

    闹出这么大动静,江毅湛不醒也得醒。他支起上身,也听到外头响亮的号角。

    “怎么回事?”

    “镇南侯趁我们主军未到,连夜发起夹击。”

    江毅湛嗯了声,接着翻身下床,开始穿戴。

    松奇不让,礼节也顾不得,拦着江毅湛“你不许去。”

    江毅征忙道“四哥,你去吧。我一个人不知道该干什么。”

    江毅湛束好腰带,只道“我去。”

    军情要紧,见他们就要走,沈婉心有一句话想,就是一屋子的人,她不出口。

    江毅湛侧身回看沈婉心,似在等她些什么。

    “那个,你,你加件衣服?刚从被子里出来,会冷。”

    沈婉心支吾着出这句话以后就后悔至极。全屋的人目光都锁定在她床上,那床的被褥,显然盖不下两个人。

    江毅湛却很满意,他抖了下袍角“好好歇着,我不冷。”

    一行人走了以后,沈婉心再坐立不安。摸着穿戴整齐,剥葱似的玉手掀开厚厚的军帐。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