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禹州之乱

江毅湛沈婉心

    江毅湛猜中了皇上的心思, 却没有猜中天意。种种迹象表明,平叛镇南侯的先锋非太子莫属, 可就在圣旨颁发之前, 江毅然找到个天衣无缝的不能离京远行的辞。

    准太子妃沈如是千金沈婉瑶脉显喜脉, 需立刻行册封大典。

    就这样, 不管是不是东宫妙计, 太子江毅然都顺利免去禹州一行。人选改为还在宗人府关押的江毅征。

    江毅征并没有被提前从宗人府放出来,因为江毅湛不许。他坚持不同意,纵使德妃娘娘再部署一切,皇上在此事上也不敢做得太大失公允。

    此刻, 江毅湛正在宗人府外, 等着江毅征出来。

    接领罪臣的手御是江毅湛亲领。

    江毅征从宗人府出来的时候,刺目的阳光已让他十分不适应。他闭着眼睛,活动着僵硬的肌骨。待看清楚前面等着他的人是江毅湛, 他踌躇不敢向前。

    “母、母妃呢?怎么不来接我?”

    “接一个戴罪亲王,又不是什么好事, 王一个不就够了。”

    “母妃怎么了?你把母妃怎么样了?”

    江毅湛示意高渊退下,长廊里一时只剩下兄弟两人。

    江毅湛转身前行,只道句“不想再回宗人府, 就跟上来。”

    江毅征一听宗人府三字,立刻唯唯诺诺迈开脚步,跟着江毅湛后面。他赫然发现哥哥走路时候虽然刻意遮掩,可还能看出来右腿还是微坡的。

    宗人府幽暗的长廊很长,江毅征跟在江毅湛后面, 不敢离他太近,可远些又不敢一个人留在这里。

    半个月的宗人府生活,虽然吃喝足够,温饱不愁,也没有人打他,可更没有人理他。

    已经十几天,江毅征没有过一句话。

    德妃就是领通天也不能让他得到太过于特殊的待遇,受押的地方还是跟寻常重犯一起。那里面不分白日黑夜的连绵不停的刑讯声音,同样折磨着江毅征。

    “四、四哥。”

    走着走着,江毅征突然感到心理几乎崩溃。这种安静到沉闷,只听得见呼吸声和脚步声的诡异环境让他感到窒息。

    江毅湛回过头来“害怕?”

    江毅征想忍着,想顾着面子,可头不听使唤,早就点了起来,接着嘴巴也开始哆嗦“四哥快带我出去啊。”

    “这就是在带你出去。可还得靠你自己走,你不走,宗人府的阴影会在你心里住一辈子。”

    江毅湛继续在前面走,江毅征错步跟上,与他不过相隔不过一步距离。看着四哥哥的背脊,江毅征突然涌过一股难以名状的情绪。

    江毅湛并没有急着带江毅征回去,却带着他围着宫墙绕过两遍,最后在北三所墙外驻足良久。这里宫墙漆落,荒草杂生,最罪妃皇子囚禁终生的冷宫。

    “四哥,为何停在这里。”

    江毅湛抬头看了看宫墙上的红瓦,神色平静,语气淡然“只是偶然想起,那年我出北三所,是你来接我。”

    江毅征怔住,记忆飞逝,追溯往回,依稀记得江毅湛的情景。当年母妃给他寻了个哥哥作伴,他欢呼雀跃。跟着素思姑姑,偷偷去到这里,讶于宫内竟有如此荒芜之地。后来宫墙门开,素思姑姑领出个瘦高的男孩,他知道,这便是四哥哥。

    只是再后来,无论是江毅湛是替他顶罪被关押宗人府一个月,还是发配边疆苦寒之地,他都没有再送别过四哥哥。

    江毅征突然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情绪,好似一个响亮的巴掌将他从混沌中劈开。

    “四哥……”

    “回去好好修养。三日后你得领先锋军率先出发,我如今骑马长时间还不行,赶不上你们的脚程。你先到禹州,见机行事。”

    “可,可我从来没有带过兵打过仗。”

    “没有人第一次就带过兵,你到了禹州,看看情况,先自己想想该怎么做。”

    *

    禹州。

    镇南侯叛乱一个月后,全城兵荒马乱。禹州城军孙武早有弃城而逃之象,全城谣言四起,军心涣散,民不聊生。

    女工在这乱世毫无用处,沈婉心和香儿在战乱中性得一群江湖侠士所救,也跟着他们学了些寻常照顾伤兵杂患的手段。

    这群义侠据来自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寒庄,再至于其他的,沈婉心并不了解江湖,听过的传闻也如过耳即逝。

    城军守将孙武早几日已经开始不抵抗政策,禹州城的百姓此时全靠这群江湖人士护着。

    离开京都后,沈婉心思念最深的便是怜。在这乱世之中,她有幸收留了两个年岁相仿的孩子,她给他们起名,一个叫,一个叫怜怜。

    此刻,两个孩子都刚吃点芋头糊糊,勉强填饱肚子。

    人群中突然有人喊道“寒逸大哥回来了。”

    沈婉心抬头一望,果然见是寒逸。他就是这群义侠的领头人,据是寒庄的少庄主。她莞尔一笑,问道“大哥,外面情况如何?”

    “京都怕是难派人过来支援。最新的消息是当朝太子不日要册封太子正妃。”

    寒逸此言一出,立刻引起群愤。

    沈婉心心惊,再问“太子正妃,可是沈尚书之女?”

    “正是。听是沈尚书掌上明珠,不过定是个祸国殃民的胚子,否则也不会这个时候还蛊惑太子行册封之事。有此储君,我江阴国前途堪忧。”

    香儿当然知道沈婉瑶,她不动声色地与沈婉心对望一眼。沈婉心心里面七上八下,忐忑不安。虽然前世沈婉瑶也是嫁给了东宫太子,但时间要比今世迟得多。

    “阿真姑娘,你和香儿姑娘带着两个孩子还是尽快撤离禹州为好。这禹州怕是保不住的。”

    “我们都听寒大哥安排。”

    沈婉心和香儿带着两个孩子正打算再收拾些细软,外面突然又传来消息“镇南侯军已破城,有屠城之迹象。”

    寒逸立刻做出决断“女人和孩子跟着阿五先走。剩下的人再听我安排。”

    寒逸的阿五也是寒庄的人。沈婉心不敢多言,和香儿一人抱着一个孩子,深一脚浅一脚地开始逃亡。

    然而,路途并不顺利。

    在过山林临出边境之际,她们遭遇到伏击。竹箭似雨,等躲过一阵又一阵的猛攻之后,沈婉心愕然惊觉胸口一片潮湿。

    “姐,你受伤了?”

    沈婉心并没有觉得痛。再看之下,是怀里的怜怜早就中箭气绝。

    香儿此刻也看个清楚,连忙捂住的眼睛。可怀里的孩子虽然懵懂不知,但显然也感受到同伴的异样。

    “怜怜……”

    “姐,你得把他放下。带着他不好跑,我们还有。”

    “我不……”

    “姐快走。”

    禹州的流民太多,仅仅靠寒逸的力量根微不足道。拨给阿五照顾女人和孩子的兄弟也只有区区四五名,大家都是竭尽全力护着百姓,然而只是力不从心。

    活着的人越来越少。

    香儿抱着跑到一半,孩子突然开始拼命挣扎“我要哥哥,我要哥哥。”

    看着还的孩子,挣扎起来力气却大得惊人。香儿手滑一个没抱住,脚丫刚蹬地就往回跑。

    “快回来!”

    沈婉心连忙跟在后面追,可孩子跑起来像风。和怜怜是兄弟俩,在战乱中失去双亲,如今乍然又少了一个哥哥,全然不管不顾周遭环境。不论沈婉心如何呼喊,他头也不回地朝怜怜尸体处奔跑。

    一只暗箭直朝孩子后心射来,沈婉心大惊失色,拼尽全力,身体扑向,等待着致命之痛。

    然而,久久以后,除了摔倒的疼痛,并没有想象中利剑穿透后心的情景。

    她和都安然无恙。

    香儿也赶了上来。

    “怎么回事?”

    香儿激动道“姐,你听见没,大家是王爷的军马到了,是王爷来救我们的。”

    “你……江毅湛。”

    香儿还来不及回答,山林中响起千骑而来的声音,听上去气势汹汹。阿五他们顿时来了精神,战气倍增,镇南侯的人节节败退。形势逆转之快,让人始料不及。

    沈婉心压抑着心中百感交集的情绪,忍不住朝来军张望。

    疏忽间却未注意又是一只冷箭射来,等到了身边,饶是沈婉心重重推开,孩子的身上还是实实在在插上一箭。

    沈婉心翻身要抱起,不料冷箭难防,腿根之处痛楚钻心。剧痛立刻弥漫全身,沈婉心才发现伤口之处血色发黑,因是中了什么毒物。

    眼前很快发黑,耳畔中模糊传来香儿唤她姐的声音。沈婉心意识逐渐模糊不清,眼皮将阖未阖之际,看到远处一人将军打扮,翻身下马朝她而来。

    身形酷似江毅湛。

    “香儿……江、江……”

    沈婉心用最后的力气也未能出心中的疑问,只觉头脑昏沉,浑身早已脱力。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