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领将出征

江毅湛沈婉心

    江毅湛硬着脾气不理不睬, 皇上吃了个大闭门羹,摆驾回宫的气焰都了不少。

    圣驾退去后, 江毅湛的屋内安静如初。时辰一点点被消耗, 屋内的光线也一点点暗下来。江毅湛缩在被子里, 被这种气氛感染, 心情越来越糟。

    整日里关在一个屋子里, 躺在一张床上,除了如行尸走肉一样养着浑身破烂的伤口,忍受着一发不可收拾的胃痛与痉挛以外,江毅湛但凡醒着, 一睁开眼睛, 脑子里面冒出的第一句话就是江毅然的那句话你女人走了,不要你了。

    伤口痛到钻心,拼尽全身力气去抵抗, 可半点摆脱不了,丁点儿解脱不得。江毅湛烦躁地挠了挠乱糟糟的头发, 对自己此刻的模样厌恶至极。

    他掀开被子,试着慢慢起身,到下床。短短两个动作, 弄到大汗淋漓。

    穿好鞋子之后,他动弹不得,疼痛下一刻就要把他吞噬至尽。喉头干燥,他端起一杯冷水一饮而尽,而后坐在床边, 跟着眼泪开始一滴滴下落。

    江毅湛时常不懂沈婉心常常在哭什么,更没明白他自己现在在哭什么。只觉得心中剜心刺痛,如锤重击,已经到了忍受不了的地步。

    在刑部水牢最困难的时刻,江毅湛觉得只要他微微松一口气,牙关松一松,恐怕早也就此了结一生。可是当他咬着牙关爬着从地狱魔窟里面出来的时候,却发现一切忍耐变得毫无意义。

    沈婉心早就走了,不要他了。连等他出牢都等不及,她亲他那一下,只是为了诀别。

    江毅湛哭了一会儿,擦擦眼泪,继续在黑暗里枯坐,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

    突然,门口传来脚步声音,试探着来来回回,踌躇不决进退。

    “怜?干什么呢?在外面?”

    房门被推开,钻进一个身影。

    “阿爹,你怎么不点灯?”

    江毅湛弯着身子起来,他的腰挺不直,哆嗦着用左手竖起来半根蜡烛。屋内总算变得昏暗有光。

    “阿爹。”

    数一数日子,怜好久没有看见江毅湛,自然想得狠。

    软身子扑过来,江毅湛想抱住她,可就是身子不争气。他双臂之前被悬吊太久,多处拉伤,如今抬起两尺距离就疼得厉害。

    江毅湛只能用唯一还算好的左手摸了摸怜大脑袋“鬼,怎么不长肉?只长脑袋的?”

    怜抱着江毅湛猫咪一样蹭来蹭去“阿爹也不长肉。”

    怜劈开腿要向往常一样爬到江毅湛身上。她动作幅度大,碰到他好几处厉害伤口。

    “阿爹你抱住我啊。”

    江毅湛不想让怜失望,可也实在抱不起来她。两个人一起向床内倒下去,怜成功爬上来,坐在江毅湛胸口,揪住他耳朵。

    “阿爹像什么?”

    “你。”

    “像梅花鹿。”

    “不要当梅花鹿。”

    “那阿爹当什么呢。当两只耳朵竖起来的兔子好不好?”

    怜揪着江毅湛耳朵两边晃。江毅湛真真切切感受到双耳听觉的不同,右耳的感受明显混沌不清。

    江毅然当时劈头盖脸一棍子捅到他脑后的时候,他就大感不妙,却没有料到会这么严重。

    可他没有问过松奇,还有没有的治。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问。

    闹腾一会儿,江毅湛力气不够,弱弱的瘫在床上,眉头深锁。

    “阿爹怎么生病了呢。”

    “嗯。谁的。”

    “姑姑的,松奇叔叔也。他们都不让我来看你。”

    “前几天不行。以后可以来。”

    “阿爹,你手怎么了?”

    怜发现江毅湛的右手裹着厚厚的纱布“阿爹,你手像猪蹄。”

    “是吗?”江毅湛呵呵笑道“到年关的时候给吃了。”

    “不行,吃了我阿爹就没有手了。”

    怜香喷喷的脸蛋又凑过来亲江毅湛。

    “你不嫌弃阿爹臭臭的?”

    “阿爹生病了,怜晚上陪阿爹睡,照顾你。”

    “呵。”

    江毅湛支起身子,有些受不住内心流过的一股一股暖意,鼻子发酸,眼眶湿润。

    “阿爹生病哭了,阿爹肯定很难受。”

    怜好认真地坐起来,学着江毅湛平日里哄她的样子,也用袖子口一下下给她阿爹擦眼泪。

    东西的动作彻底把江毅湛最后的心理防线击溃。他开始泪水连连不止,忍着剧痛,把怜紧紧抱住。

    “阿爹这个样子,这么脏,你都不嫌弃吗?”

    怜听不懂那么复杂的词语,只是江毅湛抱住她,她咯咯嘎嘎笑得可欢快。

    晚上,怜就留下睡。

    几个嬷嬷们发现公子不见了,找了来,要给带回去,江毅湛没让。下人们怕孩子不懂事耽误江毅湛养伤,他不碍事。

    没有人比江毅湛更清楚,怜此刻是他最好的药。有怜,比他一个人在黑暗里发霉发臭的好。

    就像以前一样,怜和江毅湛睡一个被筒,头钻在江毅湛胸口处位置,很暖和暖和的睡。

    “阿爹你瘦了。”

    “阿爹,娘去哪了?”

    这是怜入睡前的最后两句话。江毅湛轻拍着团子的后背,看着她一呼一吸安然入睡的模样,眼泪又开始往被子上滴。

    二十四年的眼泪都被今日流干净了。

    江毅湛吻了下怜又滑又软的手“怜,谢谢你。阿爹心里不痛了。”

    *

    十五日之后,江毅湛是第一次踏出休养的屋子。因为是怜的生辰,尽管松奇强烈反对,江毅湛还是陪着怜骑马,射箭。别的孩子生辰里面有的,怜也有。要还缺什么,只缺个娘亲罢了。

    下马时候困难重重,江毅湛不愿意给人抱,也不愿意踩别人背。在马上磨蹭良久,总算顺利下马。

    “王爷,怎么样?腰可疼?”

    “还好,我没这么脆弱。”

    松奇接过白鬃拴好“话不是这么,王爷你现在不比以前,南疆一次,刑部一次,你得注意身体。”

    “知道。”

    “你根不知道。今天就不能骑马的。”

    “高渊回来吗?”

    “在等王爷了。”

    “王爷叫高渊去宫中干嘛?”

    “去带我领帅印。我不想进宫。”

    松奇停住脚步,脸色已经大变“王爷你和高渊瞒着我……”

    “不瞒着你怎么样,你知道准是现在这个态度。”

    “江阴国无人吗?非得王爷亲自各方征战?”

    “不是无人。镇南侯造反,派其他军将,父皇生性多疑,哪里放心。皇子里面,除了我,他又舍得哪个上战场历经风沙。”

    “王爷就不是皇子吗?”

    “你觉得是吗?”

    “王爷……”

    “京城里,已经全都是看不起四王府的一群虎狼。是王错了,刑部的三天,王才觉得这么多年步步退让是大错特错。”

    “王爷您打算?”

    “不图伤人,也总得自保。禹州平叛,王跟皇上要了条件。”

    “王爷……”松奇眼前一亮“王爷要加封亲王?”

    江毅湛淡淡微笑“不止。亲王与主将一个都不能少。”

    “王爷,你早就该这么争取的。咱们在南疆有多苦,这群养尊处优的人却在京城享受功名,太不公平。”

    “去禹州,王要皇上给我们配个先锋。我让父皇在太子和江毅征两个之间选一个,你猜父皇会舍得谁?”

    “这,皇上会同意他们跟着去禹州?德妃和淑妃不得心疼死。”

    “那没办法。一个是东宫正主,理应为国出力,为皇家平叛。一个是戴罪亲王,必须将功才能赎罪。”

    “那,我猜是九王爷。太子怎么是储君,该更重要。”

    “错。对父皇来,女人最重要。母妃这次闹出这么大事情,依旧是贵妃,还压了东宫淑妃一头,可见东宫在父皇心中位置早就大不如前。这次跟着我们去禹州的,定是江毅然。”

    “哈哈。真是老天开眼。他这么对王爷,可没想过这么快就落到我们手里。”

    “也别太过分,他到底是王哥哥。此去一行,想办法去了他东宫之位罢了。论私,是给自己出气。论公,王实在觉得如此心狠手辣之徒,当不起一国储君。”

    “可是王爷,你这身体还没好透,就去禹州折腾……”

    “我没事了,还能天天在屋里待着不成。”

    “王爷,你听我的,你得注意身体,仔细日后……”

    “婆婆妈妈……”

    “王爷……”

    “再让高渊治你。”

    松奇恨恨地咬牙“高渊也我这边!”

    江毅湛无奈,犹豫下还是问“有她消息吗?”

    松奇直起脖子“谁?”

    “她啊。”

    松奇嗓子更粗了“谁啊!”

    江毅湛气地想发作“阿真。”

    松奇直接大步流星朝前走“不认识这人。”

    “哎,你,松奇,不许走!”

    松奇做了个鬼脸“腿能跑的动就追我啊。叫你不听我话,看你什么时候能养好腿伤。”

    “王是不是对你们太好了,你们这都……”

    “对,就欺负你。四王爷,兄弟们,就欺负你。”

    *

    沈婉心住在禹州不久,这里就战事不停。她和香儿又变成难民,到处逃,流落,飘零。好在路上和禹州侠士作伴,没受太多苦,只是东躲西藏。

    可唯一扰乱沈婉心心思的,就是整个禹州城都在盛传一句话。

    京都那边迟迟不出人平叛,是因为主将王爷想借此机会,邀功夺名。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