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心冷出狱

江毅湛沈婉心

    “王爷?王爷?王爷?”

    江毅湛模糊之间听见有人在唤他, 此刻他耳朵轰鸣不止,听见的声音朦胧不清。昏沉下抬头看见是一直看守在牢里, 却战战兢兢不肯对他动手的一个年轻狱卒。为了这个, 他自己也没少挨同僚的打。

    “三日已过, 王爷您可以出去了。”

    江毅湛不出话, 只是点点头。

    “的给您松绑。”

    绳松开, 江毅湛身体僵硬发麻,只能顺着木杆滑坐下在地上。他早就分不清几日几夜,每一刻都过得无比混沌,几乎神志不清。

    那年轻狱卒又拿来一套干净衣物道“的斗胆帮王爷衣物盥洗干净, 要帮王爷换上吗?”

    江毅湛点点头, 狱卒要动手,他又道“等等,让我缓缓, 缓一缓再来。”

    ……

    江毅湛从刑部出来的时候,干净的衣袍松挂在身上, 鞋袜也重新穿戴整齐,看起来跟之前进去的时候没有大的不同。刑部牢门外是松奇和高渊备了马车在等。他们远远地望见王爷出来,都急急地拥上去。

    离得近些, 高渊看清楚王爷走路的样子,心中咯噔一下,有点不相信“松奇,你看王爷……”

    “王爷腿折了。”

    两个侍卫都是心中沉痛,迎上去要扶住王爷。

    江毅湛不动声色地避开搀扶, 固执地一步一拖地向前走。靠在江毅湛身边,高渊竟然发现王爷不仅走路困难,连一贯挺直的腰背都微躬略驼。

    上马车的时候,再逞强也不行。江毅湛手腿都好像用不上力气,只能让高渊托了一把。坐稳马车,江毅湛就闭目养神。车上备有热粥,他半口也喝不下去。

    高渊知道王爷的个性,就是憋了一肚子的疑问,也不敢多言。今日,连松奇也老实下来,半句废话没有,只是一个劲叹气。

    马车不敢走快,晃荡半天才到香苑,江毅湛却纹丝不动。

    “王爷,到了。”

    “她走了?”

    “啊,这……”高渊被问得心虚,朝松奇合计眼色。

    “那就是走了。”

    松奇“王爷,你想这么多干嘛,把身体养好。”

    “第几天走的?”

    “这……”

    “第一天没到就走的是吗?”

    “王爷……”

    “高渊,你把怜接回王府,这里仆从不多,也一并带着。此宅就此关了。”

    “王爷要把阿真香苑关了?!”

    “回王府。”

    “哦。”

    高渊和松奇面面相觑,却又不敢多劝。

    马车转向,未行至王府,江毅湛已经陷入昏迷。松奇这才得以给王爷查看伤势。衣襟一掀之下,两个人都倒抽一口冷气。紧接着,松奇就开始控制不住骂骂咧咧。高渊怎么劝他都不听。

    “去他奶奶的,老子脖子上就一个脑袋,来坎啊。操他xx,这帮龟孙子跟南蛮子下手有什么两样。王爷是太子亲弟弟,竟然这样作践,还是人吗?叫我王爷带兵反了算了。”

    “你他娘的给你闭上臭嘴,别给王爷惹祸。先看王爷怎么样。”

    松奇查看半天,结果还是没一个字。

    “你咋这会屁都不放了?”

    高渊急得一巴掌拍过去“快人话。”

    “右手和腰部受永久性挫伤。头部中棍,估计会影响右耳听力。全身都是淤肿,别的细伤等回去才能查出来,现在看不清。”

    “那、那腿呢?”

    “腿还能接回去。”

    “那、还好。”

    “好你娘个屁。”

    高渊被松奇骂,也没还口,两个人都只剩沉默,浓郁的情绪哽咽在心头。

    *

    两日后。

    松奇端了一个大水盆从江毅湛寝房出来,高渊急着问“怎么样?”

    “腿骨已经固定,不过要养好得不少时日,伤筋动骨一百天么。”

    “那其他的呢?你的手和腰,还有耳朵?”

    “那就没办法。”

    “什么叫没办法?”

    “就是没办法。骨裂和骨断都能接回去,手骨是骨碎,怎么接。不过以后穿衣服系腰带还是行的。”

    “你放什么鬼话,我们王爷的手是干这个的吗?我们王爷可是以双生剑闻名的,这单手就是这样废了?那腰呢?”

    “他在南疆那次来就受过腰伤,好好保养来没事。现在也没办法。”

    “那王爷还能用武功吗?”

    “能。烈性活动不妨事,但是耐力性活动他的腰就受不了。”

    “你可能点人话?”

    “就是跟你动武不影响杀伤力,但是如果跟你比校场跑圈,王爷三圈不到腰骨就会疼。”

    “那……耳朵?”

    “这个我不知道。”

    “你怎么能不知道?”

    “我只能知道听力受损,具体程度,得让王爷自己,看他实际感受。”

    松奇要走,见高渊还立在门口不动“你还不走。”

    “德妃娘娘刚才问王爷怎么样。”

    “切,那你去回。”

    “要通报吗?娘娘要见王爷。”

    “屁,王爷都不让我上药。还见娘娘?王爷通过了三省,娘娘此时担心的是九王爷。”

    “那我不通报了,就回娘娘我们王爷不见客。”

    “像条汉子。”

    *

    待高渊和松奇退下,隐在一旁的杨如真才敢从后花园树后面出来。

    “王妃,您何必避讳他们两个下人?”

    杨如珍斥了句“那个松奇是个不好惹的狗,宫只是不想惹是生非。”

    “药带好了吗?”

    “都已经带好。”

    杨如珍轻轻地推门进去。这处寝房是她跟王爷但凡闹得凶,江毅湛除了书房外最爱歇的一处地方。

    开门见内,江毅湛面向里侧,侧卧在床,看不见表情。但是他肯定能够知道有人进来,却问都不问。

    杨如珍开口了诸多道歉的话,也依旧得不到回应。

    王妃示意婢女退下,端了汤药坐在床前。

    “王爷,喝点汤药,如何?这当归汤可是大补的。”

    杨如珍端着药汁放在唇边仔细吹,江毅湛忽然问道“如果我通不过三省,此刻你会怎么做?”

    杨如珍端药的手微微颤抖,笑得僵硬“王爷,当日是臣妾一时糊涂。只因为当时王爷与臣妾在宫门外那般争吵,臣妾一时之气,没有考虑太多。”

    “王从来都没有与你吵。”

    江毅湛侧过头来,看向杨如珍。

    今日的王妃衣着朴素,倒不是寻常风范,举止投足间也多出不少温婉。去了飞呀跋扈的戾气,再配上她那张鹅蛋脸,愈发有几分王室正妃的端庄。

    江毅湛艰难地从床上坐起半身,立刻疼出一身虚汗。

    “王爷,你别动……”

    “杨如珍,你知道你到底想要什么吗?”

    “我……”

    “那日王已经清楚,功名权势,你跟着我大概得不到。”

    “不,不王爷,臣妾跟着你不图功名权势。臣妾只想跟你好。”

    江毅湛看了杨如珍半晌“药放下,你回去吧。后面几日,也不要再进来了。”

    “王爷,臣妾是真心与你言和,你为何如此态度。”

    “你我不合适。”

    杨如珍脸色变得难看,压制住上窜的怒意,尽量平静道“你喜欢的那个女人,已经背叛你。为什么你不懂得珍惜眼前人?”

    “王愿意。”

    “王爷在什么?”

    “我,阿真她背叛也好,取我性命也好,掏心挖肺,王愿意。”

    “江毅湛,你……你活该被人作践。”

    杨如珍将药碗惯摔向地面,又气又恼。

    “你有两条路。第一,即刻与王和离,各自放过彼此。第二,从此以后给我老实安分,你把王作践死了,你以为你会怎么样?”

    “宫自有父亲庇护,劳烦不到王爷操心。”

    “就凭借你父亲是太子太傅?教授太子几句没有用的大道理,还是给太子谋取过一丝半分的私利?”

    杨如珍不语,江毅湛嘶地一下拉下来胸前的衣襟,斑驳伤痕,尽数暴露。肋骨之处凸起见骨,皮肉竟似被人用利器磨掉一般。

    杨如珍啊地一声,吓得满目含泪。

    “你父亲教授的就是这种人。王告诉你,但凡王有一口气在,大富大贵没有,但可保你和你父亲一生平安。王若死,太子第一个就把你先奸后杀。”

    杨如珍花容失色,还是口中不服气“王爷何必出言那么肮脏。”

    “再有下次,联合他人背叛王,那你的下场只有一个。”江毅湛拉好衣服,遮盖住伤处,淡淡地吐出后半句话“必定让你不得好死。”

    “王爷既然如此绝情,那何不此次就处决了臣妾?”

    “那是因为王一直觉得既然结发就是夫妻,可王做不到对你真情实意,最多尽朋友之义。在这件事情上,是我对不起你。娶你一时,害你一世。希望你莫要把我对你的最后愧疚消磨殆尽。”

    “王爷。”

    “出去。”

    “王爷。”

    “再留王就叫人来了。”

    杨如珍抿唇“臣妾最后问王爷一句,这句话是德妃娘娘带问的。九王爷已经被关至宗人府,德妃娘娘希望王爷可以出面缓和局面。”

    “江毅征早就该去宗人府待着,需要缓和什么局面。”

    “王爷这是要与母妃翻脸吗?”

    “王妃,王劝你事到如今自保比较重要,莫要过问他人闲事。”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