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刑部三省

江毅湛沈婉心

    “你退下, 这里没你话的份。”

    江毅湛沉声道了句。

    “哼,这就是你从南疆带回来的妖女?”

    皇上的威音阵阵传来, 分明对她偏见至极。可沈婉心此刻不在乎这些, 她侧目而视, 此刻跪在江毅湛身边, 才察觉到他周身在微微发抖。

    “父皇, 阿真没有做错什么,平白无故没有必要承担妖女的罪名。”

    “蛊乱皇子,就是死罪。”

    “父皇想做什么?”

    “当立刻棒杀妖女。”

    皇上此言一出,沈婉心略有不甘心, 却没有争辩, 死就死吧。她唯一担心的,只是皇上给的死法不够痛快。

    江毅湛笑了笑“父皇,没有苟且之事, 没有霍乱之事。难道我堂堂江阴国,当真要嫁祸污名给一个无名庶女吗?真是可笑。”

    东宫江毅然道“四弟, 你就服个软,父皇不会对你重罚。现在你这个态度,不是父皇不辨是非呢。”

    “朕今日若非得棒杀此女, 你如何?”

    “父皇以何之名?”

    “妖媚皇子。”

    “并无此事。”

    “你还在强辩。”

    “江阴国有律法,不论何罪,只要证据不足,当事人一力否认,可以过刑部三省解决。现在这件事, 没有实际证据卧龙先生之死是因为儿臣和阿真。其余一干人证,全是空口无凭。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德妃怒道“湛儿,你是反了不成?你征儿倒无妨,难道你自己的王妃,还有太子殿下,全都是存心害你不成?”

    江毅湛冷笑“母妃话中又给我扣了个罪帽,儿臣可没太子诬陷我。”

    德妃的脸色顿时苍白难看。

    座驾上的皇上喝了声“够了。那你是决定和妖女一起进刑部?”

    “不关阿真的事情。今日召她前来,就是我皇室的笑话,不知道意欲何在。”

    皇上脸色沉青“那就成全你。”

    沈婉心突然道“什么叫刑部三省。”

    一语问出,她见到杨如珍和德妃脸上都闪过一丝狡笑。沈婉心知道自己失礼失言,可现下她要弄清楚什么是刑部三省。

    “阿真你闭嘴吧。”

    江毅湛又恼怒一句,声音有点发哑。沈婉心看见他的眼神显得朦胧涣散,不禁问道“你是不是还胃痛?”

    东宫江毅然适时插口喃喃道“这是父皇宫内的议事阁,又不是四弟的温床,还卿卿我我。”

    江毅湛愤然怒视,眼神如狼虎。江毅然被他的气势惊了下,顿时无语。

    “然儿。”

    听得皇上唤他,江毅然立刻躬身“儿臣在。”

    “既然湛儿要证明他自己,就随他的意愿。退阁后,江毅湛立刻前往刑部接受三省,具体执行由太子监管。你二人可有异议。”

    江毅然压抑住激动的心情,当即应下。

    江毅湛道“若儿臣过了三省,那该如何。”

    “那就是征儿诬陷于你,朕也会再治干系人等的罪责。”

    “好。如此,儿臣并无异议。”

    “征儿呢?你愿不愿意?如果湛儿可以通过刑部三省,那你就得服罚。”

    江毅征冷汗涔涔,回答得吞吐“儿臣,儿臣……”

    江毅征拿不定主意,看了眼德妃,才道“同、同意。”

    “那就退阁吧。”

    皇上退驾,德妃和江毅征跟着。恭送皇上以后江毅征哆哆嗦嗦地问“母妃,刚才你为何让儿臣应下?万一四哥通过了三省,那我岂不是?”

    德妃面色黑沉“还,还不是你闯的祸端。事到如今,他坚持不认罪。如今弄得不是他撒谎就是你撒谎的局面,你这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那、那我怎么办?”

    “你放心,还没人能挺得住刑部三省的,更何况是太子监管。他和太子之间的嫌隙还不够大吗?”

    “可,四哥向来骨头硬,儿臣怕。”

    “怕什么,什么都怕怕怕,什么时候才能够涨点出息。”

    “母妃,可、可万一,儿臣就要被判成是诬陷四哥。”

    “那就想想办法让他过不了三省。”

    *

    沸沸扬扬的议事阁人去楼空,太子跟江毅湛了句在刑部等他就先走了,那个神情,仿佛中了几辈子没修来的彩头一样。

    都走了,沈婉心要拉江毅湛起来,他却跪坐在地上。

    若不是哪里难受极了,他很难出现这样服软的姿态。

    沈婉心趴过去,摸着江毅湛手背问“你胃痛这么严重吗?怎么没有喝药吗?”

    “不难受,就是觉得很烦。”

    沈婉心沉默,她也很烦。实实在在不喜欢刚才那翻勾心斗角,前后算计的场面。

    “你会不会觉得我很没用?”

    “我没有。”

    “没有一个人帮我。父皇,是宁愿相信江毅征也不愿意相信我。”

    “王爷,你不用这样想。”

    沈婉心觉得她的安慰苍白无力,可还是只能这样。

    “阿真,给我一点时间,我带你离开这里。”

    “王爷……”

    “答应了对不对?”

    江毅湛看没有沈婉心没有再拒绝,高兴起来“那就好。最多半年,等我布局好。我想过了,不能盲目。要走就得走得干净,安全。我不能带着你和怜亡命天涯。到时候,我们离开京城,也得生活得……”

    “王爷,”沈婉心打断道“刑部三省是什么?”

    江毅湛不在乎地“你别管。”

    “你会受罚吗?”

    “了你别管。”

    他一句又一句别管别管,把沈婉心激惹得发毛“你为什么动不动就来脾气!”

    “我没有发脾气,就是你别管就行。”

    沈婉心别气地不做声,江毅湛又道“到时候我们一家三口,天天自由自在。”

    沈婉心叹口气,不明白江毅湛哪里来的心情胡思乱想日后那些不着边际的事情。

    江毅湛换个姿势坐下来,轻揉膝盖。

    “给我看看。”

    江毅湛没有拒绝,沈婉心替他挽起裤腿。裤脚被推至膝盖处,沈婉心双手渐渐发颤。

    江毅湛两个腿骨上坑凹不平,看不出是被怎么弄出的伤,但是伤不在皮肉,是在骨头里。

    “这是怎么弄的?”

    “不记得了。”

    “你就是不愿意告诉我。”

    他膝盖处一边一个两块乌黑,是久跪血液不畅导致。江毅湛膝盖上的皮肤又粗又硬,竟是好像生出了厚茧子般。

    “是跪出来的?”

    “你给揉揉。”

    沈婉心轻轻揉了好久好久,直到指尖发麻。抬头才见江毅湛双手撑地,乐呵呵地看着她微笑。

    沈婉心突然不好意思,手中动作停滞,拉下他的两边裤腿“

    好了。”

    江毅湛起来,动作没有她担心的那么费力,看起来真的已经没事。

    “松奇、高渊他们还有玉兰姑姑都在廷严宫侯着,你等下随他们一起回去。”

    “你一个人去刑部?”

    江毅湛迟疑下道“那你叫松奇、高渊来陪我吧。我三天后就回去,你在香苑安心等我。”

    “我不认识路。”

    “出门有领路侍女。”

    “你不去?”

    “太子在刑部等我。”

    “也不耽误这一时半会儿吧。”

    江毅湛没话,沈婉心道“算了,你又想隐瞒什么。别再费力气想理由,都听你的。”

    “好。”

    “那我走了。”

    “嗯。”

    沈婉心走到宫门后,江毅湛又叫住她。沈婉心转头,示意他。

    “别问松奇三省的事情。”

    “答应我。”

    “阿真?”

    “我不问。”

    沈婉心转身,听身后又道“就在香苑安心等我三天,届时什么事情都没有。”

    *

    沈婉心找到松奇,高渊,过刑部三省的事情,两个人脸色都惨白无比。沈婉心按承诺没有问一句,只叫玉兰姑姑领她回去。

    虽然不问,她大体上猜出来,江毅湛大概会受翻苦。

    既然他那么坚持不让他知道,便从了他的心意。

    因为除此之外,她无能为力。

    松奇和高渊走后,沈婉心喊了玉兰姑姑数声,她都恍惚走神,根没有听见。

    沈婉心推了推玉兰“姑姑,我们回去吧。”

    玉兰突然垂泪不止,让沈婉心不知所措。

    “姑姑怎么了?”

    “姑娘,刑部三省让太子监管,太子会把王爷打死的。”

    沈婉心心惊“如此严重?”

    “太子和王爷是水火不容。当年太子就认为是王爷意图加害于他。这两年太子在京城私设为商,谋取暴利,被王爷参揍,太子因此被禁足两次。此次,王爷在太子手里还有活路吗。”

    “刑部到底是朝廷公门,也由不得太子一人胡作非为。”

    “但这是刑部三省,意思是监管之人可在三日时间内用任何刑罚得到供词。若是罚犯可以受得过三日刑罚,便是以自身之体立证清白,可获无罪。这项制度,是判无头公案时候用的。”

    沈婉心背脊一片冰凉,只觉得唇齿开始哆嗦“有人能?”

    “没人,史册记载,从无一人可以通过三省。最长时间的一个,是前朝武将徐良,被判通敌,拒不承认。到三省的第二日却老实画押承供。”

    “他是王爷?怎么能这样?难道皇上不怕就此失去一个儿子吗?”

    “太子不会在刑部把王爷致命。三省要求不致人残,不毁人面,不伤人命。可是,若要人死,或生不如死,岂是这三样限制可以约束的。”

    沈婉心做最后的挣扎抱着微的希望又问“不能只是皮外伤,养养能好……?”

    “松奇王爷在南疆被俘时候,被人用沙泥灌口,再强行致呕,最后硬把胃搞坏了。王爷现在已经养了那么多年,也不是不见得好多少。就是这样的法子,有千种万种。姑娘,还要再听下去吗?”

    沈婉心早就吓得,腿脚疲软,口不能言。从未想过,这光天白日的朗朗乾坤,竟是也能随时变成人间炼狱的地方。

    两人对视愁眉间,宫外忽来一人报“德妃娘娘召见。”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