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山岭秘事(下)

江毅湛沈婉心

    六十多根银针扎得沈婉心眼疼。

    “好不容易取出来的,还扎回去干什么?”

    “刺激下别的穴位。”

    江毅湛又要下手,沈婉心忙拦住“不要,我们还是找找延胡。”

    “不用,这山里没有延胡。”

    “没有?你先前不是让我帮你找?”

    “那是我以为会有,现在仔细看过巫山的地形与土壤,延胡不会长在这里。”

    “既然如此,那我们回去吧。龙须草下次再找,再也不定是真的。”

    江毅湛听过好像很不高兴,夺过银针开始一根根扎了回去。

    “你要走你走,既然来了巫山,我是一定要给怜找到龙须草。”

    沈婉心不吭声,却很受不了江毅湛来就来的火气。

    “你又不高兴了?”

    沈婉心回答地很快“没有。”

    “那就是不高兴了。”

    话间银针还剩下十来根在江毅湛手上,他却停下动作。

    “不需要再扎了吗?”

    “需要。”

    “那你怎么不动手?”

    “要你帮我。”

    “别……我怕。”

    “就像扎人一样,你怕什么。你不是挺讨厌我不放你自由吗?权当发泄,给你练习。”

    江毅湛把明晃晃的银针递过来,沈婉心下意识地后躲。

    “江毅湛你是疯子吗?”

    “大概是。”

    “我不帮你,你自己来。”

    “剩下的很疼的,你得帮我。”

    沈婉心不理,江毅湛并没有收回手。两人就这般僵持。

    “江毅湛你在逼我。”

    “嗯。”

    “我真的很讨厌你。”

    “嗯。”

    沈婉心负气夺过银针“扎哪?”

    “先扎气海。”

    “在哪?”

    江毅湛很无奈“我先前教过你认穴。”

    沈婉心没好气地要把银针还回去,江毅湛拦住,在肚脐附近指个位置。剩下的七七八八,沈婉心也是憋红脸行完针法。

    “好了吗?”

    “嗯。”

    “那这样算是彻底好了吗?什么时候拔针。”

    “等回去再拔,到时候让松奇,不会再让你来。”

    江毅湛特意看沈婉心一眼,看得她心虚。

    山林太静谧,方才手上有忙碌还好,现在针灸完,沈婉心和江毅湛面对面坐着,都不知道什么好。

    “你……为什么会有胃病?”

    沈婉心确实很奇怪。百姓疾苦,生活常常饥一顿饱一顿的,胃疼难受是常事。可江毅湛是皇子,除非先天的疾病,否则有胃疾真是难以理解。

    可沈婉心看江毅湛高大健硕的身形,并不像是娘体胎弱的样子。

    “不喝太多酒一般没事。”

    “既然知道,那你昨晚还喝很多?”

    “我以为我喝的不多。”

    沈婉心忍了会儿,终于还是道“你是不是故意的?”

    “什么?”

    “故意喝酒,然后今天大病,闹这样一场。”

    沈婉心过以后,江毅湛突然哈哈大笑,显得中气十足。

    “看你现在的模样,刚才最后十几针也不疼,同样是故意的对不对?”

    江毅湛停下笑,目光幽深地看着沈婉心。

    突然,他从身上拔出一根银针,朝沈婉心身上扎去。沈婉心躲闪不及,一针即中,立刻胸口胀痛滞闷。突出其来的疼痛感压得她呼喊不出。正难以忍受的时候,江毅湛又撤去银针,灼痛感顿消。

    “期门穴。你最后扎的,疼不疼?”

    完之后,江毅湛背过脸去,以手撑地了起来,继续行路,也没有再来拉沈婉心的意思。

    沈婉心自知理亏,知道是错怪了他,只好跟着。只是山路崎岖,没有江毅湛的提拉,沈婉心几乎寸步难行。踌躇间,沈婉心看见江毅湛仍然是背对着她,却伸出一只大手。沈婉心略微犹豫还是握住了江毅湛的手。他微一带力,沈婉心就着势头踩石而上。

    只是刚才那番话恐怕实实在在伤害了江毅湛。后来一路,无论沈婉心再什么,江毅湛都再也没有理她。

    一路无话,山路就显得更加崎岖陡长。沈婉心的体力越来越弱,纵然有江毅湛在前面拉着,她踩在山石上的脚步还是愈发虚浮。沈婉心正喘息之时,突感身子腾空,是被江毅湛背了起来。

    “你……”

    “还走得动?”

    “走……不动。”

    “那就老实呆着。”

    “你还疼吗?”

    “还能忍住。”

    “刚才对不起。”

    “嗯。”

    ……

    “江毅湛?”

    “嗯?”

    “你不高兴了吗?”

    “嗯。”

    “……”

    好不容易到了山顶,江毅湛把沈婉心放下就独自去找龙须草。沈婉心一个人待在一块厚岩壁下面,感觉待了很久很久江毅湛都没有回来。她攥紧拳头,紧张不安,不安全感越来越重。

    山影西斜,沈婉心也饥肠辘辘。看日头,早就过了午后好久。这一日又是一番体力大耗,叫她怎么能不饿。

    翘首以盼良久,都不见江毅湛的身影,沈婉心重新坐回地上,孤独感备重。

    又不知道过了多时,身后传来脚步声。沈婉心回头,果然见是江毅湛,忍不住欣喜叫道“王爷。”

    待江毅湛走近之后,沈婉心才看清楚他满身狼狈。

    江毅湛的外袍被他脱了打成个包袱系在身上,穿着的只是一件月白中衫,袍角沾满污泥,袖口破碎不堪。

    “这是怎么了?”

    江毅湛神色透着兴奋,将身上包袱去下,打开,露出满满一包的金黄草。

    “这么多?都是龙须草吗?”

    “是。来时候原只料能寻得一根半只就不错了,连打包的东西都没带。没想到上天厚爱,竟然寻得这么多。崖西边还有,这一趟装不下,我还得再去一趟。”

    江毅湛把龙须草找块背风的地方倒出来,又重新拾起包袱对沈婉心道“你看着东西,我再去一趟。”

    沈婉心忙拉住他“带我一起,我不想一个人等了。”

    江毅湛点点头,又把地上的龙须草包好,拉着沈婉心就走。

    这里是平地,沈婉心并不需要江毅湛拉。她试着往回抽手,手指头却被江毅湛攥得更紧。

    江毅湛低着头看她,突然问“你穿几件衣服?”

    沈婉心脸颊腾得烧红了。

    “你干什么,”江毅湛显然注意到她神色局促不安的变化“崖边风大很冷,我问你行不行。”

    沈婉心声音若蚊蝇“行,我穿的多。”

    到了崖边,沈婉心被吹得不住脚,鼻涕眼泪直流。没有想到,江毅湛的风大,会这么大。江毅湛又脱了件中衣,把她裹住。

    沈婉心这才注意到,已经是初冬季节,江毅湛的衣服还都是单衣,一层夹棉都没有,裹在身上丝毫不管用。

    “不行的话,就送你回去等我。我就这一件衣服可脱了,我也没办法。”

    沈婉心苦笑江毅湛得真实在。不过她拼命摇头,即使冷点,也不想再独自待在那块旮旯角枯等那么久。

    “你要采多久?”

    “我尽量快点。”

    江毅湛没有做迟疑,束好头发就要下去。沈婉心拉住他,狐疑道“我看这崖壁四周光秃秃的,你从何着力?”

    江毅湛指着下面三丈深的一处道“那边有处着力点。”

    沈婉心伸着脖子费力看去,只见江毅湛得着力点,连她的一只脚都踩不下。

    “那里哪能人?”

    “这个崖不高,三丈之下的距离大概只有两丈。就是摔下去也没事。那些龙须草就在崖底。”

    “什么?”

    “你刚才,不是就摔了一次吧?”

    江毅湛没明白沈婉心话中重点“所以不会有事的。”

    冷风肆虐,沈婉心禁不住连打两个喷嚏。

    “这里冷,我下去了。在这里等我。”

    “不行,两丈很高,你会摔死的。”

    江毅湛笑了笑,扯开沈婉心的手“有你这句话我不会摔死。我有武功,放在平时根不会有事。今天略有不适,才出点岔子。”

    “不需要拉个绳子什么的防身吗?”

    江毅湛又笑了“拉绳子,出事了,你能拽得动我?”

    沈婉心发窘。

    “往后,别靠着崖边,不心会掉下来。”

    “我哪有怎么笨。”

    江毅湛未言,身影斗闪,几个翻身回落就没入崖底。沈婉心看他的身子越来越远,到了那块落地之地只能短暂停留,借力之后,减少了些下落的速度,但是肯定会摔一下的。

    崖底黑暗,再后面的事情,沈婉心就看不清。

    只是等了不久,沈婉心又重新看见江毅湛,正一点点地爬上来。崖壁很陡很滑,他的动作显得异常吃力。那个时候,沈婉心很想能帮江毅湛一把。无奈,她除了仔细在崖边默默等待以外,什么都不能做。

    江毅湛好不容易上来,沈婉心看见他的袖口已经尽数被岩石的锋利划破。露出的半截胳膊除了划痕就是被摔伤的大片乌青。

    “你怎么样?”

    “都采完了,满满两包,怜以后身体就能好起来。”

    “你身上还有哪里摔伤的?”

    “快走吧,这里很冷,你要着凉的。”

    崖边风烈,沈婉心的声音被狂风淹没大半,不知道是不是江毅湛听不清楚,总是回答得驴头不对马嘴。

    回到避风的地方,江毅湛把草药一一仔细压平,集中在一个大包袱里面,对沈婉心道“你过来,抱着这些药草。”

    沈婉心依言。

    “再想着怜的样子,亲它一下。”

    “卧龙先生的?”

    “嗯。”

    “你信?”

    “信。”

    沈婉心心道,恐怕卧龙先生自己都不信。可不忍拂了江毅湛一片赤心,沈婉心低下头,默想着江怜的模样,伴着浓浓怜爱,对着草药包袱深深地吻下去。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