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山岭秘事(上)

江毅湛沈婉心

    围着山脚走了一段路,沈婉心意识到还是太高估自己。就这个破身体,能不能回去都是问题,别找草药带回去救江毅湛。

    独行一段路之后,沈婉心无端冒出不少恶毒无比的想法。

    江毅湛是不是别有用意,装病使计策?是要试探她,还是图谋不轨。

    又或者,乘此机会,她能不能逃跑?一走了之,天涯海角不见面。

    乱想一同,都还是空想。

    沈婉心驻步遥望,周围杂草密生,就是不见江毅湛的那种延胡。她想要折回头,却又不想就此放弃。最后决定,再向上攀一攀,还是没找到就回去。突然,密林中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听得沈婉心心中发毛。

    此刻天色还早,日头高照,只是密林幽暗,细碎地透过一点光亮。若是三五成群,倒不显得什么。可现在沈婉心独行,每走一步都捏出一把厚汗。脚步踩在满地的碎枝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声音诡异得戳人心扉。

    沈婉心受不住,脚下越走越快,决定放弃寻药,早些回去。

    突然,耳后一阵风簌之音,沈婉心吓得忍不住啊了一声,定睛一看却是一只山野草兔跳跃而过。沈婉心呵出口冷气,刚刚拍拍心口稳住心神,突然又感觉脖子上一阵凉意。

    沈婉心正想条件反射回手去摸,就听一声断喝。

    “别动。”

    紧接着,沈婉心整个人身子被人腾空抱起。江毅湛以叶为剑,运劲掷开。一条草莽蛇从枝头落在地上,扭动两下,咽了生气。

    望着地上那团恶心的东西,沈婉心顿觉脖子发麻。

    “没咬到,只是舔了你一下。”

    江毅湛神色安定地这么一,足把沈婉心最后的心理防线全线击破。她举起双手在脖后耳根乱挠起来,带着哭腔“江毅湛,你快帮我擦擦,有没有口水,呜。”

    “蛇哪有口水。”

    “快帮我擦,快。”

    沈婉心尖声哑叫,不敢回想刚才那条蛇在她脖子后面吐着红芯的模样。江毅湛有些勉强,挽起袖口,心翼翼地给沈婉心脖后轻擦一下,只是微微一碰就立刻收回胳膊。

    “擦好了?”

    “嗯。”

    “我脖子后面没有东西吗?”

    “嗯。”

    “嗯是什么意思?有还是没有?”

    “没有。”

    “呜……”

    江毅湛很无奈“你又哭什么?蛇又被咬到你。”

    “江毅湛,我每次哭你都只会我又哭什么吗?我怕不行吗?你知道我从来没有一个人走过路,还是在丛林里。”

    沈婉心朦胧着泪眼,突然感觉重心不稳。

    是江毅湛把她拉过去。

    沈婉心栽在江毅湛胸口,鼻尖被撞得很酸。

    沈婉心摸着鼻子,牙缝中挤出字句“江毅湛,你对女人都是这样?”

    “我对女人哪样?”

    “你很粗暴。”

    “是吗?我不觉得。”

    “你很野蛮。”

    “比那条蛇要好一点。”

    “别再提那条蛇了。”

    “它已经死了,有什么可怕得。”

    “死了也可怕。”

    “这样呢?还怕吗?”

    “哪样?”

    沈婉心丝毫不觉得现在跟刚才有什么区别。

    江毅湛好似微调了姿势,又问了遍,沈婉心还是不明白哪里不一样。

    沈婉心不禁抬起头来茫然不解“你到底在干嘛?”

    沈婉心猛地抬头,正撞到江毅湛屈背低沉下来的下巴。沈婉心磕到额头,隐约作痛。江毅湛半个下巴发麻,脸色很不好看。

    “你这个笨女人。”

    “我又不知道你在干什么。”

    “女人害怕的时候被抱紧点,不都是不害怕的吗?”

    “所以,你刚才在……抱紧我吗?”

    江毅湛揉着下巴,半撅着唇角“不然呢?”

    沈婉心突然觉得他这个样子很可笑,半张脸挂着泪珠,捂唇嘿嘿笑了起来。

    “莫名其妙的女人。”

    江毅湛转身就走,沈婉心赶紧跟上。

    “你生气了吗?”

    “嗯。”

    “你才没有生气,骗我的。”

    “你知道还问。”

    沈婉心跑两步赶在前面,张臂拦住江毅湛“我没找到延胡。”

    “我知道,你不仅没找到延胡,现在多半也找不到回去的路。”

    沈婉心向周围左右看去,只见四周荒草丛生,景致相似,果然不辨方向。

    “那你现在怎么样了?我看你好多了?”

    “嗯。”

    沈婉心无奈“王爷都这样惜字如金?”

    “别叫我王爷。”

    “那叫你什么?”

    “叫你以前爱叫的。”

    “我不记得了。”

    “那就叫王爷。”

    “不行,你快告诉我,以前叫你什么?”

    “不告诉你。”

    沈婉心拉扯着江毅湛的衣袖,不依不饶“快。”

    江毅湛将她的手打掉,黑着脸“跟上,跟不上就自己留山里吧。”

    江毅湛腿长,步子大。沈婉心跟在后面,跑得气喘呼呼地还是跟不上。

    “慢一点,好,好累。”

    江毅湛猛然停下转身,沈婉心脚步未收,直接撞了上去。快要挨到江毅湛的时候,他不动声色退后一步。沈婉心没有支撑快要倒下,江毅湛轻轻一点,又把她稳稳接住。

    沈婉心尬尴地捋了捋头发。

    “你故意的吗?”

    沈婉心看了他一眼,没有话。

    “见山间无人,故意,挑拨王?”

    “……”

    “抱,还是背?”

    “啊?”

    下一刻,沈婉心已经懵晕地被江毅湛从腰后和腿弯抄起来。

    “头,不要这样像鹅一样支着。”

    “那怎么办?”

    “靠我身上。”

    “……”

    见沈婉心不动,江毅湛佯装趔趄。晃动之下,沈婉心的头服帖地靠在江毅湛胸口。

    “知道为什么不背你吗?”

    “为什么?”

    “王听,因为女子身体特殊,背的姿势会对身体某些部位造成压迫感,舒适度没有抱的高。”

    沈婉心目瞪口呆地听完江毅湛的解释,又听他继续自问自答。

    “知道王为什么叫你头靠在我胸口吗?”

    “因为这样身体也可以同时受力,王双臂不会太早酸痛,可以抱得远一点。”

    “……”

    “阿真?”

    “啊?”

    “王的解释,能不能听懂。”

    “能。”

    “所以,王并没有主动跟你接触,都是被迫如此。这样一来,我们可以方便早点找到草药。”

    “哦。”

    平坡还行,到了抖坡,江毅湛这样抱着沈婉心攀登,明显有点吃力。

    “放我下来。”

    沈婉心很快被放下来。

    “我也休息很久了。你拉着我上去,可以吗?”

    沈婉心特别害怕江毅湛提出要背她,然后又压迫身体某个部位什么的话。好在,江毅湛只是点头,接着伸出右手。

    沈婉心也递过手去。

    手立刻被他攥紧在掌心。

    沈婉心觉得,江毅湛的掌心湿漉漉的,好像都是汗,不知道是不是刚才抱着她累的。

    “这个山高吗?我们要爬到哪里?”

    “到山顶,崖边。”

    “这么高?”

    “没办法,龙须草只生活在崖边。你要是累了,我可以背你。”

    沈婉心再不敢多话了。

    爬行一半,沈婉心感觉体力还行。也许是精骨活动开的原因,没有刚开始那么气喘吁吁,跟不上气力的感觉。江毅湛却在前面停下来不走了。

    “王爷累了?”

    “嗯。”

    “那歇歇?”

    “嗯。”

    他们找了颗大树坐下。江毅湛坐在树干下,沈婉心远远地朝旁边一块石头上挪去。

    江毅湛叹口气“别跑,就坐我旁边。”

    沈婉心老实了,坐在江毅湛旁边,背对着他紧紧地抱着膝盖。

    听后面的声音,江毅湛好像在,脱衣服?

    沈婉心紧张到极点,手指拽着衣裙,牙关紧咬。男人果然都一样。想的时候,什么地方都可以。

    前世,薛飞就是如此。哪怕在浴室她一丝/不挂,那个禽兽也会猛地冲进来满足一番。他会带着木条,但凡她敢挣扎半下,便会被棍棒加身。那种脱得赤条条,毫无反击之力的感觉曾经一次次把沈婉心逼到崩溃。

    沈婉心环顾四周,除了满地碎石头可以防身,连一件利器都没有。她不动声色抓了一把石子攥在手中。

    “阿真。”

    “别碰我。”

    沈婉心条件反射一般,奋力丢出手中石子。石子有几个砸在江毅湛胸腹,有几个砸到他额头。

    石子丢出去之后,沈婉心意识到是她自己着了心魔。

    江毅湛只是解开腰带,露出腰腹。他胃部周围三寸左右,赫然插满银针。

    “我想让你帮我拔针,你打我干什么?”

    江毅湛的额头渗血,沈婉心看得心惊,连忙想给他擦拭。

    江毅湛却侧过头躲闪,顺手抹下一把血擦在衣袍上。

    沈婉心想起刚见面的时候咬伤江毅湛,他就是这样在被子上抹血“你这,怎么老这样止血。”

    “帮我拔针好吗?如果我自己来,有点疼,阿真帮我好不好?”

    江毅湛的声音弱弱的,沈婉心第一次看他这样。加上刚才误伤了他,沈婉心不好意思拒绝。

    “可我不知道怎么做。”

    沈婉心细看下去,只见江毅湛腹部被他插了不少银针。行针很深,都是几乎没入肉身。

    “你这是在干什么?”

    “针灸。你又没帮我找到延胡。”

    “啊。原来你好了是用了这样的法子?”

    “针灸可以短暂止痛。长了就不行,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我把针头逼出来,你帮我拔就行”

    “啊……好……”

    沈婉心硬着头皮照做,一共弄出来六十多根针。

    “好了吗?”

    “好了。”

    沈婉心舒口气。

    “我还要再扎回去。”

    “什么!?!”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