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遇四王妃

江毅湛沈婉心

    十日,沈婉心真的不想再等十日。多留在京城一日,她都如履薄冰。更何况,十日以后不知道包子的爹有没有回府。若是临走还碰上了,又得多增麻烦。

    沈婉心和香儿到了一处暗地里歇着。

    香儿没主意“姐,怎么办?”

    沈婉心也没主意,只是摇了摇头。

    沈婉心正坐着发愁,就感到背脊一阵发凉。她的直觉一向很敏感,码头上人来人往,可沈婉心偏偏感觉有人在背后紧盯着她们看。

    “香儿,走。”

    香儿一看沈婉心神色不对,不敢怠慢,立刻跟了上来,声问“姐,怎么了?”

    沈婉心抿着唇不话,心里愈发紧张起来,也不知是不是在自己吓唬自己。沈婉心拉着香儿左拐右拐跑得一身汗,终于累得支撑不住,停下了喘息一会儿。

    歇了一会儿也没见人追上来,沈婉心只当刚才是自己吓自己,心下刚松了口气,耳后便听人唤了一句“大嫂,果真是你?”

    沈婉心猛地回过头来,赫然看见一白衣公子,面容娇好,玉树临风地在她们身后。

    此人正是沈婉心前夫李文的弟弟李玉。

    前世李文即将病逝之前,李玉曾三番四次找过沈婉心表示过那个意思。

    李玉没什么不好,但就是太过于斯文,看上去还有几分柔弱,是典型的世家公子类型。李玉平日里面就是读书作画,也没旁的爱好,肤色偏白而细腻,总之就不是沈婉心喜好的类型。

    李文过世之后,沈婉心拿了休书,当时清心寡欲,没怎么想日后的打算。李玉贸然表露心意,让沈婉心倍感惶恐。毕竟是在一起被李玉叫了两年大嫂,加上沈婉心并不心悦于他,所以只好拂了李玉的心意。

    现在想来,沈婉心前世是太单纯了。竟是想着能守着寡,回娘家清心终老。

    她哪里能清心终老,既然她还活着,就是一副牌,甭管价值大不大,都是要被打出去的。

    若是前世答应了李玉的情义,免去了薛府一场苦难,不知道她会不会有一个好一些的结局。

    前世李玉对沈婉心还称得上是好。

    沈婉心这会儿重看见李玉,前世今生恍若隔世,有点百感交集,蓦地对李玉的印象更好了些。初时见他害怕,此刻冷静下来,便好了许多。

    既然李玉已经认出她,沈婉心便点头称是。

    李玉狂喜,激动地跃步上前“我日前听到风声,是你……你……此刻未料真是如此。大嫂……你之所以逃婚,是……因为……?”

    沈婉心赶忙截住李玉的胡思乱想“不是。”

    李玉未想沈婉心断然相拒,刚刚复燃的念头瞬间被浇灭。

    李玉神色黯淡下来,瞬时又抬起头对沈婉心抱之一笑“是在下多想了。”

    看着这如玉美公子失魂落魄的模样,沈婉心真不忍心。奈何既然今生也不想跟他多做纠缠,不如狠下心断了他的念想。

    冷静以后,李玉开始询问沈婉心的情况。前世沈婉心身死以后,基上没人去她尸身前哭丧,薛家的人弃之如履,沈家也凉薄无情。倒是李玉伤心地在她坟墓上痛哭宿醉过几场,让身死后的沈婉心感动不已。

    念在这份真心的份上,沈婉心避重就轻地了现下的情形。李玉当即表示愿意替她联系船只送沈婉心离去。

    沈婉心并未想到如今她沦落如此,李玉还不怕身受连累,明知她对他无意无心,仍是愿意倾力相助。

    可沈婉心并不想连累于他。李文身前对她也是恪守礼节,李玉又如此真心待她,叫沈婉心觉得有点对不起李家。

    若是真因她跟薛家起了冲突,李玉决对半点好都讨不到。沈婉心这辈子是白捡的,但李玉不是。她并不想把李玉牵扯进来。

    可李玉执意要帮忙,沈婉心只好面上答应下来,心里还是盘算着靠自己。

    匆匆拜了别,李玉约沈婉心五日后码头相见。沈婉心点头应是,心中却默道了声永别。

    看着李玉在夜色中缓缓悠悠离去的颀长背影,沈婉心的眼眶红了起来,有点不舍,但强忍住了。

    别了李玉以后,沈婉心愈发觉得不宜在外逗留太久,应早点缩回香苑那个壳中比较妥当。

    沈婉心想给怜带些东西回去,虽这个孩子似乎什么都不缺,可其实挺可怜的。她娘不在,爹又一走十天半月不回来,虽有嬷嬷们悉心照顾,却哪里比得上双亲相伴的欢乐?

    想到有一日她走后,怜再也找不到她,双目红突突的模样,沈婉心的心尖蓦地刺痛了下。

    旁的也不知道该买什么,沈婉心如今拮据得很,也只能挑些寻常东西。想买些孩子的饰物,可廉价的那些左右选来选去她都看不上眼,但凡好一些的又上了价钱。

    沈婉心犯愁,香儿却早被斜侧的一个摊子吸引,目光总向那边瞅。在沈婉心的方位却正巧被人群挡住,什么也看不见。

    看香儿这么上心,沈婉心也来了兴致“香儿看什么呢?”

    “姐?”香儿的声音透着兴奋“你看那边,卖兔子肚兜,给怜买一个岂不好?正巧姐最喜欢兔子。”

    香儿这些天没了沈府压抑的约束,和沈婉心一起愈发放得开,拉着她的手就向那边摊子边挤去。沈婉心前世何曾有过挤摊点的经历,被撞得七歪八扭,却不心烦,更感到很有意思,不经意地笑开了。

    沈婉心前世远远地观望过一群年纪相仿的姑娘们在摊子前争抢,始终不明白其中乐趣,今日亲身体验,才感到个中奇妙。姑娘们抢的不是摊位上的物件,而是这份你争我抢的闺阁趣味。

    沈婉心觉得前世错过的当真太多。

    有香儿领着,加上沈婉心身段巧,不难挤到摊点正中。她给怜选了两件棉肚兜,一件红底绣双白玉兔的,一条黄底绣戏水锦鲤的。

    沈婉心正欲退出来,却听姑娘中有人窃窃私语“看那边,是不是首辅薛公子又抢了哪家姑娘?”

    “别胡,哪里有薛公子?”

    “他家大管家呀,我认得。”

    “你心掉脑袋,乱。”

    沈婉心透过人缝也朝街边上看,隐约看了一辆马车,驾车的确实是薛家大管家,她认得。偏巧马车朝前疾驰之时,车窗被风掀起一角,让沈婉心看了个清楚。

    车里头坐了一个及笄少女,看穿着是个普通人家姑娘,模样秀美,闭目不醒,显然是被迷晕了的。

    沈婉心感到一阵作呕,她清楚薛飞抓这姑娘去是干什么。前世,沈婉心便在薛飞手里头尝尽个中苦楚,不敢回想。

    马车转弯时,沈婉心瞥见姑娘腕处似纹了朵合欢花。

    沈婉心驻足心中默念“又是个可怜人。”

    “姐在看什么?”

    “没什么,东西买齐了,早些回吧。”

    香儿没什么心眼,再未多问。只是沈婉心路上的心情愈发沉闷,她虽认清薛飞的嘴脸,却没有料到薛飞会在跟她成婚没几日就出来偷腥。想他前世里明着的背着的还不知道欺负了多少纯良少女。

    沈婉心眸间微闪,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若前世里薛飞做的这些害人勾当,连她最后都能晓得,那薛飞正妻高氏为何至始至终无动于衷?莫非是……?

    沈婉心不敢再想下去,只觉人心竟然险恶至此,倍感凉薄。

    临走到阿真香苑匾牌前,沈婉心的心情都格外不好,香儿只当她是累了,并未多问。

    踏入门槛的瞬间,那个腕间纹花的女孩面庞又闪过沈婉心的脑海,不知道此刻那个可怜姑娘是不是在薛飞那处受罪。或许今夜不是那个女孩,就轮到她自己了。

    沈婉心生起一股恨意,若是有朝一日,她能掌握生杀予夺大权,可以把薛飞这样的恶徒千刀万剐该多好。

    沈婉心回来时,香苑里面一派热闹。

    嬷嬷们正陪着怜捉迷藏,怜跑得一身汗,气喘吁吁的,一脸兴奋。

    见是沈婉心回来了,怜更是叫着跳着让她带着一起玩。沈婉心拗不过,陪着玩了几圈也累得不行。

    怜还要再玩,沈婉心却连腰杆骨在哪都快摸不着了。

    “不行,不行,实在不行了。”

    “娘亲真弱,要是爹在,能陪我玩一个晚上。”

    看着怜一脸期许的模样,白嫩的脸蛋像刚出炉的包子。鼓鼓的腮帮着叫人看着就想捏一捏。

    “怜,你爹以前也常常一走这么久吗?”

    包子的大头开始波浪鼓一般摇“以前才不是这样,这次是因为他跟怜吵架了,他气鬼才故意不来看我的。”

    沈婉心哑然失笑,旁边的嬷嬷笑着帮答话“我家公子从前基上无事都会在香苑陪公子。只是这半年来,略忙了些。”

    沈婉心“哦”了一声,心想这哪是略忙了些,明明是把孩子丢在家里不管不问,自己不知道跑哪里忙什么鬼七八糟的正务去了。

    沈婉心对这种不负责任的爹没什么好印象,后悔好生生地谈起了他。

    她摸了一把包子的后脊梁,都是黏糊糊的汗水。

    “怜,不能玩了,出了那么多汗,一会儿容易着凉。”

    嬷嬷们也上前摸了摸,见果真如此,也帮着劝那包子歇会等着去沐浴。

    那包子眼睛眨巴眨巴,又眨巴眨巴,不晓得在计较什么鬼主意。

    沈婉心不禁退后一步,有种不妙的感觉。果然,听包子欢呼着抱住她的大腿,超级嗲嗲地道“娘亲帮我沐浴!”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