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本王胃痛

江毅湛沈婉心

    江毅湛和松奇在一起,把沈婉心最后喝的药渣检查了遍,不难发现其中问题。

    “查到眉头了吗?”

    “依照属下所查,当时直接接触过这副药的是王妃的侍女。”

    江毅湛看了眼松奇“看你的表情,意思是不是王妃做的?”

    “明着是,但是属下查到王妃的侍女在此之前接触过九王爷那边的常遇龙。”

    “所以这事情如果公开对峙,杨如珍就吃了个哑巴亏。”

    “王爷明鉴。”

    “你怎么看?”

    “依属下看,此事王爷心中有数即可,不宜深究。常遇龙昔日是德妃娘娘身边的人,老谋深算,做事干净。王妃那边显然是受了利用。”

    “就放过江毅征?”

    “只能如此,王爷需沉得住气。”

    “王已经沉住气。如果他不是江毅征,就没命活到现在。如今让王吃哑巴亏,不能明,也要明惩。你去把江毅征叫来。”

    “王爷三思,九王爷可是深受娘娘和圣上宠爱。”

    “松奇,你在京城呆了两年,把你昔日的风骨都丢尽了,实在让王失望。”

    “王爷……”

    “我知道你的意思,可就算鸡蛋碰石头,日后他怀恨在心,加以报复。此事,王也必定追求到底,没人可以动阿真。松奇,你明白吗?”

    “属下明白。”

    “王当年替征揽责,至今无怨无悔。可分别多年,现在对江毅征越来越看不清楚。也正好趁这个机会看看,王昔年护着疼着的弟弟,还在不在。”

    *

    也不知是迷药的原因,还是沈婉心真的累了,她睡了一日一夜才醒。

    养足精神,连心情都好很多,只是不知道昏睡期间,发生过什么事情。

    玉兰姑姑,江毅湛请了九王爷入帐,两人在一起呆了一个晚上没有出来,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清早,江毅湛便单枪匹马去了巫山。

    沈婉心道句知道了就不再询问。接下来几日也是如常度日,对先前发生的事情只字未提。玉兰姑姑奇怪,也只了一次,被沈婉心疾言厉色压制回去,再不敢问。

    这次日斜西山之后,营中沸腾,传王爷请了卧龙先生出山。

    全体列席迎接,沈婉心也得去。

    出了营帐,沈婉心跟九王爷打了照面,好不尴尬。江毅征走路一瘸一拐的,显然是当初的箭伤还没好。沈婉心只道这个王爷太娇气,前前后后离受伤快过去十日了,一点皮外伤都养不好。

    卧龙先生和沈婉心原想象中眉发须白的形象不同,是个女子,不晓得为何被人尊称为先生。看起来年岁四十多左右,竟然能让当朝皇室接连二三亲自拜请。沈婉心多看了她两眼,到底是对政治没有兴趣。卧龙先生似乎十分喜爱孩子,对怜甚为爱护。左右江毅湛也在那里,沈婉心便放心把怜撇下,客套吃过宴席之后就独自回了帐营。

    可还没自在多久,江毅湛也跟进来,扑鼻而来一身酒气。

    沈婉心开始垂着眼皮不理他。可江毅湛坐定了般,手里还提了酒壶,继续一杯接一杯。

    “王爷为何不在外面陪卧龙先生喝?”

    “外面有江毅征陪,王的任务已经完成。”

    “那王爷也不应该在我这里喝酒。”

    “王没地方可去。”

    “王爷,不要这样可怜兮兮地你自己。你是堂堂王爷,还有什么地方你不能去。”

    江毅湛酌满酒樽,一口干饮,抹了抹唇角反问“你为什么提前回营?外面今日庆祝,歌舞笙箫,很热闹。”

    “我不喜欢热闹。”

    “王也不喜欢。”

    沈婉心困了,捂着嘴巴哈欠连天。可江毅湛不走,她只能坐着。

    “明天陪王去巫山。”

    “还去巫山干什么?卧龙先生不是来了吗?”

    “先生怜胎中带虚,巫山上有龙须草可以调养。”

    “既然如此,当初怎么不顺便带回来。”

    “先生,龙须草有灵气。要患者母亲亲自去采才有效果。”

    “天方夜谭,一根草药,能分得清谁是谁的母亲?该不会是卧龙先生胡诌的吧。”

    “是卧龙先生听的传。但王想去试试。”

    “根就是无稽之谈。”

    “怜那么瘦,胃口差,身体不好。无稽之谈也好,你就不想去试试?”

    “不想。”

    江毅湛饮光最后一滴酒“那算王求你呢?为了怜,看在她叫你那么多天娘亲的份上?”

    沈婉心不吭声,双手紧紧搅绕在一起。

    *

    第二天的时候,两人一马,沈婉心鬼使神差地答应和江毅湛去巫山。

    这一次,江毅湛骑马的速度很慢,等同于闲逛差不多。

    “这样下去,天黑也到不了巫山。”

    沈婉心后,江毅湛扬起马鞭,白鬃开始疾驰。沈婉心不由得夹紧双腿,虽然马奔得快她紧张,可她实在想快去快回。

    快马疾驰了一会儿,又变得越来越慢,最后几乎停下来。

    “到了?”

    沈婉心左右环视,并没有看到什么山。也没有听到江毅湛回答,沈婉心回头看,见他脸色非常不好。

    “你怎么了?”

    “下马。”

    江毅湛翻身下马,再把沈婉心抱下来。落地时候,江毅湛微微踉跄。

    沈婉心又问“你怎么了?”

    江毅湛突然捂着口唇,剧烈咳嗽数声,接着指缝间渗出献血。

    沈婉心吓得不轻“是受伤了还是中毒了?”

    江毅湛压制着咳嗽摆摆手道“没事的,昨天酒喝多了,胃难受。歇会就好。”

    江毅湛席地而坐休息一会儿便好了,沈婉心也想早点回去,没有再多。两个人就继续骑马,一路无话。中途,马蹄踩偏了什么,整个马声有点倾斜,沈婉心的身子也跟着斜,好在及时被江毅湛拉回来。就是那么一下,沈婉心碰到江毅湛的手心,冰凉刺骨。

    前行半日,终于到巫山山脚,白鬃停了下来。

    “我们怎么不下马?”

    “阿真?”

    耳后传来的声音很虚弱,沈婉心转头,看到江毅湛冷汗涔涔的脸。

    “阿真我胃好痛。”

    “先下马再。”

    江毅湛下马之后全身就躬成虾米,沈婉心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以为遇到过吗?”

    江毅湛点头。

    “那以前怎么办的?”

    “以前有药,也有松奇在。”

    “那现在怎么办。”

    江毅湛脸色白如纸“不知道怎么办。早上时候就难受,我没想会这么疼。”

    “江毅湛,你不能不知道怎么办。”沈婉心扶他靠着土坡坐下,继续道“不是巫山草药汇集吗?告诉我草药样子,你在这呆着别动,我去找找看。”

    “有,可你一个人去,我不放心。”

    “别婆婆妈妈的。你要是还能忍着回去,我就不去找草药。你看你行不行?”

    江毅湛脑袋耷拉,无力地摇摇头。

    “那就快草药的样子。”

    江毅湛过,沈婉心听个大概。

    “那我去了。”

    沈婉心转身,江毅湛拉住她的裙角“心。”

    “嗯。”

    “快去快回。”

    “不一定,我可能要找很久。”

    “找不到就回来。我不想一个人。”

    “哦。”

    沈婉心走了,走了很远才回头,远看见江毅湛似乎侧翻过身子靠卧,缩成一团。沈婉心不由得脚步加快,想尽快找到草药赶回去。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