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九爷的床

江毅湛沈婉心

    沈婉心每日闲来无事,大多时候都在乱想她日后的前途和打算。就这么在大营外面了一会儿,得她脸色煞白。沈婉心知道,这是她葵水将至的症状。

    回到帐中趴了回,还是不见好,腹中疼痛,这是她惯有的症状。正难受着,玉兰端来碗汤药。

    “姑娘,来趁热喝了吧。”

    “这是什么?”

    “给姑娘家暖身子的温药,喝过会好受些。”

    沈婉心接过来一饮而尽,汤药加了糖,身的味道也不难喝,喝下之后腹感觉暖暖的。

    “姑娘喝完睡会儿。”

    沈婉心也确实没力气,一饮之后更加犯困,点点头,歪了身子,不一会就睡过去。模糊中感到玉兰轻轻地替她掩好被子。

    醒来以后沈婉心的确觉得好了很多。只是葵水还是没有如约而至,多少还有点胀痛。

    玉兰还在身边陪着。

    “玉兰姑姑,多谢你的汤药,我感觉好多了。”

    玉兰笑了笑“明日还给姑娘熬。”

    一连三日,玉兰都给沈婉心准备这种温补的汤药。沈婉心这次来葵水的时候,果然没有难么难受。每日的汤药味道都不难喝,但是日日都略有不同,应该是玉兰有调整其中入味的药草成分。

    “玉兰姑姑,想不到你还有这个领。”

    玉兰只是笑笑并未接话。

    “明日还要接着喝吗?”

    “葵水结束后再服三日。”

    “好。”

    *

    江毅征一连数日都没有回营地,大事上沈婉心也不懂,也不想过问,可是心里感觉闷闷的。整个营地,江毅征不在,沈婉心有点发空。

    她有些想念香儿了,不知道她在香苑过得怎么样。

    已经是初冬天气,沈婉心向来怕冷,今日却感觉微微燥热,热不住松了松领口。过了一会儿,情况还是不见好,沈婉心就打算早点上床休息。

    怜睡眠很好,从不熬夜,东西早早地就缩在里口被子里睡得正香,脸蛋香喷喷红扑扑的。沈婉心蹑手蹑脚上来,偷偷地亲下怜,再掩被而眠。

    只是这一夜,她睡得非常不好,噩梦不断,还越来越热。

    “你快看,这个泥人是你。”

    “真丑,哪里像我?”

    “那你捏一个我出来?”

    “我不会。”

    ……

    “你皮肤好滑。”

    “手拿掉,不害臊。”

    沈婉心睁着眼睛,眼前一片黑暗,无数模糊的影像和声音交叠,她沉闷得想吐。沈婉心不知道走了多远,前面一直有一个人领着她。可她看不清他的相貌,模糊只听得见那人叫她“阿真,快来呀。”

    突然,一直笼罩周身的热感消失,一股凉意袭来,冻得沈婉心一个激灵。

    面前露出一张男人的脸,陌生而熟悉,长得与江毅湛几分相似,但比他年轻与稚气。男人脖子下面一丝/不挂,沈婉心正躺在他的床边,衣衫不整。她胸前的大片衣领敞开,内穿的红肚兜都透在外面。那男人的双手环绕着她的细腰,大手放在她的大腿上。

    怪不得,梦境里面有人摸她的肌肤,还滑什么的。

    沈婉心惊羞之下,大脑空白了好久,不明白她是怎么到这里来的。这里又是哪。

    “九王爷,四王爷来……”

    外头的下人显然还没通传完毕,帐篷撕地一下被人粗暴掀开。接着沈婉心看见江毅湛一张怒气腾腾的脸。

    “四哥。”

    床上的男人显然同样惊诧,张着口不出话。

    江毅湛箭步冲过来,扫过两人不成体统的模样,额头上青筋暴起。

    沈婉心吓得想拉过被褥遮挡身体。可被子早被那个男人压在身下,她拉拽不动。

    “九弟,你就这么缺女人吗?”

    “四哥,不是你想得那样。是这个女人,她,她自己爬上来的。”

    沈婉心不可置信地看着那个男人,她完全想不起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不是男人得那样。

    她,自己爬上来的。

    那个男人完这话,右脸就结结实实挨了江毅湛一拳。江毅湛这个拳头把外面的下人吓坏了,齐刷刷跪了一地。

    常遇龙半跪半爬扑过来,把江毅征扶起,看他半个脸都肿成馒头。

    江毅湛是练武之人,力气很大,一拳下去,江毅征被打得头晕目眩。江毅湛却怒气不解,抓起江毅征的脖子掐住,指尖发白,发了狠力。

    常遇龙瘫软到地上高呼王爷息怒。

    江毅征在江毅湛的指缝里吭吭地挤出四哥两个字,满脸通红。

    “我真后悔,后悔当年进宗人府里的该是你。不受点罪你改不掉这狗吃屎的毛病。”

    “对……对不起。”

    江毅湛恨恨地放开手,江毅征开始拼命呼吸,不住咳嗽。

    江毅湛同样粗暴地从床上掐起沈婉心,脱下自己的衣袍把她周身裹住,横抱在怀里。

    沈婉心来就又惊又怕又羞,被江毅湛暴力的动作一激,眼泪终于刷刷地向下掉。

    江毅湛看到之后粗着嗓子“哭什么。”

    沈婉心咬牙憋住。

    江毅湛又看了眼床上赤身的江毅征,沈婉心听到他牙齿缝都咬得咯咯作响。

    “征,派你的人好好查清楚这件事。不要再跟我是阿真自己向你床上爬这种话。”

    “四哥,知道。”

    江毅湛抱着沈婉心大步流星一直到他们自己帐营,才狠狠地把她向床上一丢。动作之大,沈婉心披在身上的衣袍全都掉在地上。

    沈婉心想去捡起来,江毅湛却早一步捡起穿在身上,转过身去。

    沈婉心的肢体暴露在外面,没有任何遮挡,羞辱之下又开始掉眼泪。

    过了很久,见江毅湛向她这边又走来,沈婉心怨叫“别过来。”

    可江毅湛充耳不闻,径直上前,坐在她的对面,直盯着她的身体。

    沈婉心衣不蔽体,恨极了他的轻薄无礼。

    “你已有妻有子,为何不知避讳?”

    听完这句话,江毅湛周身的凶气消失殆尽,仿佛受到沉重的打击。

    他叹了口长气,同样幽怨地看着沈婉心“阿真,从始至终只有你。”

    *

    那一晚上,沈婉心没睡,江毅湛也没睡。

    他们一个抱膝坐在榻上,一个喝一晚上闷酒。

    沈婉心哭个没停,江毅湛一句话都没有安慰。沈婉心知道,在江毅湛面前,眼泪是最不值钱的东西。一直到日红高照,怜进来找娘的时候,江毅湛才对怜了几句好话,就出去了。

    怜怯生生地爬上来“娘亲哭了?”

    “没。”

    “你们吵架了。”

    “哪有。”

    沈婉心掩饰,可躲不过怜聪明机智。

    “你们就是吵架了,爹也哭了。”

    “你爹哭了?”

    “他刚才出去的时候眼睛也是红的,跟娘一样。”

    沈婉心没有想到江毅湛会有这种表现。一个晚上,他坐在那里背对着她。沈婉心以为江毅湛在气她,恨她,瞧不起她。

    “娘,昨晚上怜要尿尿时候发现娘不在床上,你去哪了?”

    “啊?是你发现娘不在床上?”

    “是啊,怜很害怕,后来玉兰姑姑进来,然后爹也回来了。”

    “你爹和高渊叔叔一起回来的吗?”

    “没看到高渊叔叔,就看到爹。”

    沈婉心沉默会儿,摸摸怜“好孩子,娘亲有些事情想和玉兰姑姑。娘亲现在不哭了,怜去看看你爹,好不好?”

    “好,那怜去哄爹,也让他不哭。”

    “乖。”

    怜退去,玉兰听了召唤立刻进来,看到沈婉心,面露关心。

    “姑娘,没事吧?”

    沈婉心不知道怎么。没事,也没事,她和九王爷似乎没有真发生什么,江毅湛就及时赶到。但当时她和九王爷在一张床上,还肌肤相亲。

    “玉兰姑姑,昨日你给我烹煮汤药时候,有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

    “这……”玉兰想了想“没有……不过中间王妃的侍女喊过奴婢出去一趟,也就一来一回的功夫。”

    “一来一回,也够了。”

    “姑娘的意思是?”

    “我猜是这样。”

    “那我们快去告诉王爷。“

    “四王妃到……”

    不速之客杨如珍怎么会来?

    玉兰姑姑连忙噤声,沈婉心也疑惑不解。

    杨如珍进来后就屏退众人,只留下她和沈婉心单独在一起。

    “王妃这是有什么话要吗?”

    “开门见山,宫只是来澄清罪责的。昨日宫的丫头跟你的玉兰姑姑有过些许接触,怕你误解是宫做了什么手脚。”

    沈婉心确实没料到杨如真会自揭自短,面上继续镇定自若,装作惶而不知“女不知道王妃什么。”

    “哼,”杨如珍轻蔑道“你昨日喝的汤药里面含有迷药和春药。这不难查出来。但不是宫放的药,你别往宫身上赖。”

    “既然跟王妃毫无关系,那王妃何故多此一举。此事想必王爷会交给松奇护卫查明。”

    “王爷不会交给他查明。”

    “王妃有话不妨直。”

    “来,宫真是羡慕于你。你连日来喝的补药,都是王爷离府之前亲自一副副配好的。最后一副药,加上那些东西,想必王爷自有用意。”

    沈婉心脸色灰死,杨如珍继续“大概天不遂人愿,王爷昨天算准日子赶回来,可是还是迟了一步。”

    “别了。”

    “好,好,反正宫也完了,不耽误你休息。”

    杨如珍走后,玉兰姑姑进来,关心地问“姑娘,王妃这时候来干嘛的呀?”

    沈婉心没有正面回答,只是问“姑姑,之前温补的汤药,真的是你配的吗?”

    玉兰突然变得吞吐“这……是王爷昨夜了吗?之前王爷怕姑娘不愿接受,嘱咐奴婢隐瞒。这些汤药是王爷亲自交于奴婢手上,是姑娘体寒,葵水之前有腹痛症状,要提前温补……”

    沈婉心忽觉心累无比,摆摆手让玉兰退下“我累了,想休息会。”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