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怀疑离间

江毅湛沈婉心

    传闻卧龙先生即将远游,江毅湛一早便动身去了巫山,也只带高渊一个随从。沈婉心特意闭门不出,避免遇到杨如珍。可该来的还是会来,杨如珍竟然主动来她营帐。

    沈婉心只好应礼接待。

    即便是在露营,四王妃的妆容还是一如既往的精致。粉红色的胭脂涂在她白嫩的鹅蛋脸上,再配上两条杨柳细梢眉,这张容颜的确是能担当起京城第一美人的美誉。

    杨如珍坐定之后也在观察沈婉心。

    对面垂首立的女人,未施粉黛,衣着朴素,甚至于简陋,倒不如她贴身伺候的丫头。可纵然如此,仍是挡不住一方天姿娇色。她眉梢弯若柳月,双眸亮若晶星,一张脸上看不出瑕疵,气质淡雅若幽兰。可又不简单是清雅的家碧玉类型,那女子骨子又里含了一股美艳,仔细看去,杏目红唇,摄心心魄。

    杨如珍竟有些自愧不如,越看越恼,禁不住拂手打落茶盏。

    沈婉心被这落响声吓了一跳,流露出转瞬即逝的惊慌,更显得我见犹怜。

    “好一个狐媚胚子,怪不得把王爷迷惑住。”

    沈婉心没有话,只想等杨如珍发泄完就能走。

    “就是看起来身子骨羸弱不堪,不知道晚上伺候王爷的时候,可还能应付?”

    沈婉心抬起眼紧盯着杨如珍,双手食指暗暗紧扣“王妃误会了。民女与王爷并无深交,只不过是王爷可怜民女无家可归,予以收留罢了。”

    “好一个无家可归,予以收留。天下无家可归的人大有人在,怎么不见江毅湛全给收留了?譬如外面那群肮脏,叫人看了恶心的贱民。”

    “王妃,外面的贱民确实无家可归,王爷也的确收留了他们。这天下其他无家可归之人,只不过王爷没有遇到,力有不及。若是王爷能做到,定会收留安置。断然不会让可怜人流落。”

    “好一个伶牙俐齿,江毅湛不仅被你这张脸迷晕了,还被你这张嘴吹软了耳朵根。”

    “不知王妃今日造访所谓何事?”

    “宫听,王爷是在烟柳巷子把你救回去的?”

    沈婉心的脸色发白。杨如珍得意看着,高兴刚才的话起了作用。

    “陆明堂可是京城数一数二的……妓……院。宫看你长得不错,能在陆明堂生存,也是合情合理,哈哈。”

    杨如珍满脸充满讥讽。沈婉心知道杨如珍已经把她看做是那样的女人。

    “所以,你最好摆正自己的地位,你只不过是王爷一时兴起的玩物。王爷如今兴致正起,所以宫才一时失势。你若存攀龙附凤的心,宫定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王妃严重,女对王爷绝无觊觎之心。”

    “宫自幼习惯一支独大,既然嫁给王爷,那王爷就得从一而终。你连当妾的念头都别有。”

    “知道了。”

    杨如珍很满意这个结果。临走前,杨如珍挑衅地抬起沈婉心的下巴摸了摸,最后拂袖而去,满脸得意。

    杨如珍走后,玉兰姑姑忙劝“姑娘别放心头,王妃一向如此。”

    “无碍。”

    经历两世一生,这点事沈婉心倒并没有耿耿于怀,只是觉得杨如珍今日来去都很突兀,就是为了特意警告她的吗?

    *

    江毅湛和高渊动身后一个时辰,松奇就回来了。他医术高明,九王爷的毒迎刃而解,听傍晚就能醒。

    九王爷江毅征养尊处优,腿上这一箭可痛得他要命。

    连喝过常遇龙的安神汤都没用。

    常遇龙先年是近身伺候德妃娘娘太监,对德妃忠心耿耿,善于谋略。后来德妃叫他陪伴江毅征,就留在九王府内替九王爷出谋划策。

    松奇前脚刚走,常遇龙便愁眉苦展有事情不知当报不报。

    江毅征正疼得难受,看他吞吞吐吐更加不耐烦“有事速禀,何时变得婆婆妈妈。”

    “王爷可知四王爷已经动身去了巫山?”

    “哦?”

    江毅征扬起眉毛,没好气地道“王刚醒,怎么会知道,明知故问。”

    “奴婢敢问王爷,对四王爷单独动身前往巫山有何想法?”

    “你什么意思?”

    “奴婢不敢。”

    “不敢也已经了。别再卖关子,你是四哥故意撇下我?”

    “奴婢不敢。奴婢只是觉得,个中巧合实令人费解。这拜请卧龙先生,是圣上派给王爷的差事,四王爷只是协助……”

    江毅征眯了下眼睛“继续。”

    “可一到峡谷,我们就莫名其妙遇到伏击。刺客还都是江湖死士,下手狠毒。且箭上用毒,却不用致命之毒,自相矛盾。”

    “你想刺客是四哥安排的吗?”

    “四王爷与江湖人士素有往来,若要请些江湖刺客,不难做到。”

    “可你们不是四哥也受伤了?”

    “可四王爷并没有中毒。”

    “那刺客若是四哥安排的,他自己没有中毒,岂不是很可疑?”

    “所以四王爷静心安排马车翻下悬崖这惊险一幕来弥补漏洞。显得四王爷自己也深陷危险,险些丧命。可凭四王爷的武功,跳出马车,简直轻而易举。”

    “那为何他不安排自己也中毒,更能排除怀疑?”

    “如果四王爷也中毒,怎么能独自前往巫山?”

    “你四哥做这事,就是为了能抢功,能自己去邀来卧龙先生?”

    “奴婢斗胆猜测于此。”

    “可四哥待我一向甚好。当年若不是四哥替王抵罪,被关进宗人府,发配边疆的就是王。若他想害我,当初大可不必承担罪责,何至于等到今时今日?”

    “王爷,此一时彼一时。当年四王爷年幼,没有想过这么多。因为德妃娘娘将他接出北三所暗室的恩德才替王爷揽下重责。可时隔多年,四王爷南来北往已经战功赫赫,自然想得通当年娘娘利用他的道理。”

    “那当初父皇派遣任务,四哥怎么不争不抢,甘心做王的辅助?”

    “这就是四王爷高明之处。四王爷出身不好,名声也不好,贸然争抢惹人非议。”

    “你的事情非同可,容王细细想想。”

    “王爷,您就是待人太过于真诚。奴才敢做保,王爷这次受伤耽误行程,定是四王爷的计策。如若不然,为何那松奇护卫一直迟迟不归,偏等到四王爷早就动身巫山才赶回来。”

    “那你此事需要回宫禀报母妃吗?”

    “奴才看来,需让娘娘知道才好。”

    “可母妃性情刚烈,知道了怕又要重责四哥。你我只是凭空猜测,若四哥是冤枉的,岂不是坏了我们的兄弟情谊。”

    “奴婢有个法子,可以用来试试四王爷对王爷现今还是不是真心。”

    “来听听。”

    “此次拜请卧龙先生,是东宫太子殿下立功的机会。德妃娘娘为了给王爷争取,不是向圣上立下军令状吗?”

    “那是因为母妃还认为四哥是向着王的。以四哥的事,肯定可以请到卧龙先生出山,才会对父皇那样。”

    “所以,无论四王爷请没请到卧龙先生。奴婢都使点计策,让卧龙先生出不来巫山呢?”

    “若这样,王不是要领军杖?”

    “王爷您遇刺受伤,请不到卧龙先生,责任也是四王爷的,王爷大可以推卸掉。”

    “你意思是看四哥今时今日还愿不愿再替王承担污名,来试探四哥对王的心意?”

    “正是。”

    九王爷摸下巴沉思,犹豫道“挨军杖不是闹着玩的。这样做对四哥做是不是有点过了。”

    “王爷,成大事者不能心软。四王爷心机深沉,若是对您有二心,咱们早日堤防为妙。这点皮肉惩罚对四王爷算是挠痒痒,比起当年宗人府里面的十几日,轻如鸿毛,王爷不必担心。当年替王爷入宗人府四王爷都心甘情愿,若是此次四王爷有所推脱,咱们便知道他的真心了不是?”

    九王爷眉头紧缩,琢磨良久,下定决心“此事交由你去办。”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