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她要证据?

江毅湛沈婉心

    江毅湛把女孩带回来,仔细看过一遍又一遍才开始写药方。

    沈婉心不禁莞尔“王爷还怕开错方子不成?”

    谁知江毅湛真“怎么能不怕,王又不是大夫,天天给人开方子。”

    “我以为王爷什么都不怕呢。”

    “怎么会。”

    沈婉心看那女孩凄惨,觉得伤感“怎么这些流民,朝廷不给集中医治?反倒只是驱逐?”

    “平阳的知府都是东宫党羽,王猜测是太子受命。”

    “太子为何如此残忍。”

    一语放肆,沈婉心顿觉失言,竟然妄议太子。

    江毅湛只是淡淡看她一眼道“皇家无情。自古皇子被流放,被杀,公主远嫁和亲,乃至赐死的不在少数。自己的骨肉,手足都命如草贱,更何况这些与他们毫不相干的流民。

    集中医治可能会导致病情扩大,上面不想担责,下面的官也不愿以身犯险接触这些流民。所以,驱逐让他们自生自灭是最好的办法。”

    “这样吗?”

    “嗯。”

    “那王爷为什么跟他们不一样?王爷不也是皇家子孙?”

    “阿真觉得王不一样吗?”

    沈婉心羞了下,江毅湛道“大概因为宫内,没人当过王是皇家子孙。”

    *

    江毅湛的最后一句话让沈婉心莫名心痛,一整天都气闷闷的,堵满心事。

    临时营地来就条件简陋,如今一半又住了流民,杨如珍郁闷无比,倒没惹出什么大动静,只是安安静静待在自己的营帐里面。

    应是怕出来对上那一堆肮脏贱民。

    营帐这边没有现成的水源,远取来的水只够喝,沐浴盥洗是不可能的。所以不仅难民们的味道杨如珍受不了。就连几个跟着江毅湛的粗莽大汉飘散出的那股汗气,她也受不了。

    而且除了杨如珍带来的丫鬟,就只有沈婉心一个女人。吃饭时候满场呼哧呼哧吸溜声。一顿饭没吃完,沈婉心就看见杨如珍又愤愤地丢下碗筷。伺候的丫鬟战战兢兢地跟着她一起进了营帐。

    沈婉心和带着怜和江毅湛一起吃。江毅湛吃饭的模样也粗,应是常年在外行兵作战已经习惯。

    饭食粗糙简单,就是面疙瘩。

    沈婉心注意到,当她自己开始一口一口斯文地喝着面汤时候,对面那个吸溜声越来越弱,最后完全消失。

    江毅湛也开始一口口好好喝起汤来。

    “怎么不吸溜了?”

    “阿真你还真是……”

    “嘻嘻。”

    “王爷吃饭真粗。”

    “打起仗来常常好几日没水没粮,有饭的时候,大伙儿都习惯这样吃,一股脑往肚子里灌,哪顾得上这么多。王平日也不去宫宴,时间长已经养成习惯,自己不觉得。”

    沈婉心默默喝完半碗汤,剩下半碗是江毅湛倒他碗里喝的。幸好没有别人看见。沈婉心不好意思破,装模作样看看外面。

    “松奇怎么还没回来?”

    “寻药得看机缘,该是哪味草药没寻到耽误的时辰。不过,大营明日得分头启程。高渊来报,有消息称卧龙先生有近日云游的迹象。”

    “打算什么时候动身?”

    “明日。”

    *

    夜间微寒,沈婉心心神不宁,一直睡不着,出来透透气,看见江毅湛也没在营里。他独自坐着,对着一堆篝火,无聊摆弄。

    沈婉心略微犹豫,转身欲躲回帐篷,无奈已被江毅湛发现。

    “阿真,过来。”

    沈婉心硬着头皮坐在他对面。江毅湛正就着篝火之光给手掌上的伤口换药。

    想想也是为护着她才受伤,沈婉心接过药瓶替他抹伤口。江毅湛没有拒绝。

    伤口不深,只是有箭柄上的木刺横插进去,但看起来也已经被他挑光。

    就着篝火,江毅湛的手被烘染成麦黄的颜色,上面布了一层厚茧。包纱布的时候沈婉心不心碰到,都觉得他掌心刮人。

    “这个给你收着。”

    沈婉心疑惑地接过江毅湛递给她的一纸文书。

    “以后你和沈家就没有关系,可以安心跟着王,用南疆第一商户幼女的身份,名字就叫古赞丽真·怒尔。”

    沈婉心不明所以地看完文书上的字字句句。

    “幼女沈婉心……于*年*月病卒,……葬于……,因爱女喜心淡泊,身后不大肆宣扬……”

    “这是什么!”

    “这是沈大人写的,为了方便你日后可以安心留在王身边。”

    “以沈婉心的身份不能留在你身边?”

    “可以,但是诸多麻烦。你已经嫁过李文,又刚和薛飞解除婚约。加上你嫡姐又和东宫有交集。这么一来,沈婉心的身份涉及太多政治背景。旁人会妄加非议王和东宫间的关系,圣上也会猜忌王与首辅大人有什么瓜葛。”

    “王爷是想我已经嫁过人,也许过两次人家,跟在王爷身边不合适吧。”

    “在别人看来的确不合适,尤其是圣上那边。你若只是南疆商户之女,王离京之前把你带在身边,不会有人在意。若是沈尚书幼女身份,就不一样的。”

    沈婉心握着文书的双手早就气得不住颤抖。篝火昏暗,江毅湛毫未觉察到沈婉心越来越不对的神色,还在自顾自分析形势。

    “江毅湛,你觉得我为什么要留在你身边?”

    “嗯?”

    江毅湛被打断,露出诧异的神色,仿佛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或者,你为什么觉得我一定会留下来?”

    江毅湛迟钝半晌“阿真不高兴这个新身份吗?往日里,阿真梦寐以求想脱离尚书庶女这个束缚。京城里你少有走动,没有什么人认得你,你就是换了身份也不会招来质疑。王正好乘机找沈大人把这个事情商量定下。”

    “商量好沈婉心什么时候死的是吗?”

    “那不是假的吗?”

    沈婉心气得想哭,张嘴却笑出来。

    江毅湛捉摸着沈婉心又哭又笑的表情,有点丧气“对不起,我以为你有新身份,有了自由会高兴的。”

    “王爷,你总阿真,阿真。你既然我是阿真,那你有什么物证?既然阿真那么喜欢你,她总会留下东西给你。”

    江毅湛低下头,胡乱地往篝火里面添枝条,保持惯有的沉默。

    “你给我一件留在你那的,我旧时的物件看看。”

    “没有。”

    “为什么没有?”

    “我们感情不是很好吗?”

    “感情好也没有。那个时候王什么都没有,你也什么都没有。能有什么物件。倒是有黄土,你堆了个泥人,那是我。”

    “王爷,你太可笑了。”

    “别叫我王爷。”

    “您就是王爷,对我来你只是王爷。”

    沈婉心着,江毅湛坐着。他仰起头看她,目光中带着好些无奈和一些她看不懂的情绪。

    沈婉心偏过头不看江毅湛。

    “给你证据,你就相信你是阿真?”

    “是的。”

    “王腰后有一道伤,是你缝的。你自己的针法,总该认得。”

    “不可能,我怎么会敢在人肉上动针?”

    “不缝就死的时候你就敢了。”

    “那给我看看。”

    “不给。”

    “为什么!”

    江毅湛几脚踩灭篝火,光亮瞬间熄灭。沈婉心和他面对面,却看不清彼此脸孔。

    江毅湛继而转身就走,步伐越来越快。

    “王爷,给我看看。你要证明,就给我看,否则的话,我就不是阿真。”

    黑暗中,江毅湛停下脚步“不看,没意思。”

    江毅湛完大步离去,留下沈婉心对着一地烧得半黑的枯枝条,哭笑不得。原生气质问的是她,最后好像是她得罪了江毅湛似的,白白看了人家脸色。

    回到屋中时候,沈婉心见怜也没睡。趴在床上,摆弄着一个杯器。

    “这是什么?”

    “不知道,就放在帐边。”

    沈婉心接过看了看,突然觉得一丝熟悉。

    “玉兰姑姑?”

    沈婉心唤了声,玉兰及时应答。

    “你看这是?”

    沈婉心刚把杯器举起,玉兰吓得花容失色“姑娘,这东西哪里来的?”

    “怜拿的,就放在我们帐中。”

    “啊!公子也碰了吗?有没有入口?”

    “这是什么?”

    “这是外面流民用的杯子,沾上会染病的!”

    沈婉心和玉兰一起,里外把怜洗个干净,又加了酒水擦拭。带病的杯器被丢去火中焚烧。

    沈婉心仔细询问,推测这东西是杨如珍派人送过来的。

    沈婉心知道杨如珍视自己为肉中刺,可没想到她连怜的安危都不顾。

    “姑娘,我们告诉王爷吧?”

    沈婉心思量一二,微微摇头“暂时不必。我们以后仔细些,最好捉贼拿脏。”

    晚上睡下时,沈婉心把沈如是给她写的讣闻压在枕头下面,已经没有刚知道时候那么难过。

    “古赞丽真·怒尔。这是什么怪名字。”

    “娘亲,你念什么呢?”

    包子冒出来,沈婉心心念一动“怜,你爹身上有没有伤?”

    “不知道。”

    “就是有没有黑乎乎的,不好看的地方,大概摸上去硬/硬的地方?”

    “有吧,娘亲的好像有。”

    “腰上有吗?”

    “有吧。”

    “什么形状的?”

    “爱心。”

    沈婉心叹气,摸了摸怜的大脑袋“没事了,快睡吧。”

    沈婉心躺下后,决定得找机会亲自看看江毅湛身上的缝合之处。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