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同车共马

江毅湛沈婉心

    江毅湛将长袍周身裹住沈婉心,在她耳畔轻声道“闭眼睛,抱着我。”

    沈婉心闭眼,顿觉被江毅湛搂在怀中,紧接着身子疾斜,竟然从狭窄的车窗准确飞身而出。江毅湛速度极快,沈婉心被冷风呛住气息,咳嗽之下睁开眼睛。但见他们飞出车窗,险些落地之际,江毅湛单手撑地,带着她复又腾空跃起,接着几下翻腾,马车疾驰之速被他轻松化解。

    沈婉心双脚再次落地,仍觉得惊魂未定。

    再看马车已经朝着悬崖处坠落,留下巨响在空谷中盘旋。

    “王爷……王爷……”

    是高渊等人追了上来。

    “王爷怎么样?”

    “王无事。怜呢?”

    “王爷放心,公子的马车跟在后面,大抵上刺客认为坐的是随从。刺客的目标主要攻击的是王爷和九王爷的马车。”

    “九弟如何?”

    “九王爷受伤了,伤口不深,可松奇箭上有毒。”

    行刺的全是死士,未被高渊等降服的,统统服药自尽,一个活口未留。九王爷也已经昏迷不醒。

    沈婉心伴着众人赶回来,焦急地往人群中找怜的身影。

    “娘亲。”

    沈婉心再亲着怜脸的时候险些泪崩,方才一番祸事,真担心怜有什么事情。好在她被玉兰身子护着,倒不清楚究竟发生什么,也没受什么惊吓。

    江毅湛见怜无事,也放下心。

    “九弟是什么毒?”

    松奇道“很厉害的西域清蛰,有点棘手。”

    “王也被利箭划伤,为何王没有中毒。”

    “这个属下也百思不解。方才那一阵乱箭,看起来不像有的放矢。”

    “那不一定,箭是乱设的,毒可以单下。”

    “王爷意思是?”

    “查九王爷马车。”

    松奇细查之后回禀“马车果然粹了毒物,混合着箭头的药物,沾血之后融合成清蛰。是有人暗中对九王爷下手。”

    “王知道了。你先看看怎么替九弟解毒?要不要九弟先回京城?”

    “不要。中清蛰后九王爷不易再路途颠簸,必须就地休养。清蛰的毒属下可以解,但是需要药引,需要三日时间,属下亲自采集。”

    “那你速速动身。”

    “是。”

    江毅湛下令,全体就地扎营,等九王爷解毒之后再继续行路。

    高渊道“王爷,在此扎营会不会误了求见卧龙先生的事情?”

    “三日而已,九弟要紧。”

    就地扎营三日后还不见松奇回来,却遇到高渊来报四王妃也跟了来,还在前方窄道上遇到了流民伏击,如今寸步难行。

    江毅湛闻言眉头深锁“她怎么跟来了?此刻人到哪里?”

    “离我们三里远,是哨兵发现的。”

    “你带两三人随王去看看。”

    江毅湛起身,又道“阿真,你也去。”

    沈婉心诧异“我为什么去,我要陪怜。”

    怜一听江毅湛叫沈婉心忙道“娘亲,怜不要陪。”

    沈婉心头痛,近来怜愈发这样,特别在关键是时候不要她。

    沈婉心还要拒绝,江毅湛不管不顾,拉着她的手就朝营帐外面走。沈婉心嫌难看,挣扎又不敢动作太大。

    “你干什么。”

    “上马。”

    “我不会。”

    接着沈婉心特别后悔不会上马。因为江毅湛把她抱起举高,稳妥地放在马鞍上,动作娴熟,一气呵成。沈婉心坐在马上,觉得高渊的目光就在下面盯着。

    “江毅湛,我不要去。”

    “要么抱紧马脖子,要么就王抱紧你。”

    沈婉心下意识赶紧去抱马脖子。江毅湛的坐骑被沈婉心胡乱摸了两下耳朵,发出一声很不高兴的嘶鸣,吓得她一哆嗦。

    高渊也忍不住哈哈大笑。

    沈婉心要窘死了。

    “走。”

    江毅湛着翻身上马,搂住沈婉心的软腰,轻扬马鞭,刚刚那匹倔脾气的白鬃马乖乖迈开蹄子飞奔起来。惯性原因,沈婉心身子向后仰去,后脑勺撞在江毅湛坚硬的胸口处。

    沈婉心忍不住轻呼一声。

    “别挣扎,心掉马肚子底下去。”

    沈婉心哪里顾得上挣扎,也根摸不着什么马头马屁股。前世她一辈子没碰过马,今生也是第一次,慌都慌死了。

    沈婉心从来想象不到马匹疾驰的速度这么快。好几次,她都觉得马蹄要撞到路口石头上去,或者要擦到树枝什么的。

    “阿真?”

    “啊?”

    “两只手不要乱摆。”

    “那手放哪?”

    “放我手上。”

    “你手在哪?”

    “……”

    “手在哪啊江毅湛。”

    “在你腰上。”

    “……”

    “江毅湛?”

    “嗯?”

    “慢……慢点跑啊,太吓人了。”

    “慢不了。又不是我跑,马都跑这么快。”

    “你叫它慢点啊。”

    “我又不是马,它不听我的。”

    “它刚才听你的。”

    “阿真?”

    “啊?”

    “你以前就这么可爱。”

    “……”

    三里的距离很近,马匹并没有跑多久。下马时候江毅湛要把她抱下来,沈婉心拒绝。结果摇摇晃晃踩着马鞍还是脚底打滑,一头栽到江毅湛身上。

    沈婉心稳脚跟再抬头的时候,看见杨如珍在十步之外,狼狈不堪,怒气冲天地瞪着她。

    沈婉心推了推江毅湛“王妃在那边,你去看看。”

    “王妃在不在,你都是王唯一会带在身边的女人。”

    沈婉心含首“别这些。”

    高渊已经问明情况“王爷,是些得了痢疾的流民,从平阳被驱赶出来的。都饿得不行,见到王妃的马车,才围上来要些口粮。”

    “嗯。”

    江毅湛走向流民聚集的地方。

    那些流民聚众把杨如珍的马车团团围住。虽然有侍卫挡着,可流民们身上都破烂不堪,一身腐臭,杨如珍挤在这群人中间实在不好受。

    流民们来还在推搡拥挤,见江毅湛走过来,却纷纷停下喧闹。江毅湛虽然什么都没,可气势恢宏,那些流民不自觉地给他让出条道。

    杨如珍终于见到救星,一个大步就朝江毅湛扑过来。江毅湛朝后退了两步,杨如珍尴尬地扑个空。

    “王爷。”

    “你跟来干什么?”

    “王爷能带她,怎么就不能带臣妾。”

    “你们不一样。”

    “什么不一样,王爷的意思是在你心里我和她不一样吗?她怎么能跟我杨如珍比?”

    杨如珍吵闹的时候,流民里面一个十来岁的姑娘突然晕了过去,引起流民?一阵骚乱。

    江毅湛要挤到流民堆里去看,高渊拦住“王爷不可,这些流民都染上痢疾病,会传染,王爷不要靠近。”

    “无妨,王身体好。”

    江毅湛再走,杨如珍突然掐住他“王爷,你疯了吗?这些可是染病的流民。”

    江毅湛甩下胳膊挣了出来略有不快“你怕就离远点。等会王从流民堆里出来,你也连王远点。染病的流民也是民,也是人。”

    流民受尽病痛和冷眼欺辱,听到江毅湛这么纷纷看向他,却没有一个人敢多话。

    江毅湛向前,流民都向一边靠去,留出一条道。那个晕倒的女孩正被个老妇人抱着,见江毅湛过来,老妇双目垂泪,气息微弱哭道“求求大人救救我女儿,我儿子丈夫都死了,就剩一个女儿了。”

    “我来看看。”

    江毅湛扒开女孩的眼皮和口唇看了看。

    老妇人紧张不堪,等待着江毅湛宣判。

    “我医术一般,只诊脉不行。孩子给我抱过来,我看看她后背。”

    老妇人错愕地,听不明白江毅湛什么。

    江毅湛却已经接过女孩,扒开她后背看。只见女孩子的后背全是脓疮,好些已经溃烂,脓水都已经流在江毅湛手上。

    “还有救。孩子我先带走。高渊。”

    “属下在,其他人你安排接应,跟我们的营地汇合。我把这个孩子治好之后,再去看看其他人。”

    “是。”

    江毅湛抱着女孩向外走,到杨如珍身边时候,特意看了她一眼。

    杨如珍脸色一阵白,虽然极其想掩饰,可是看到女孩子那一身脏病,还是作呕不断。

    江毅湛带着女孩走向沈婉心“回去不能跟你骑一匹马,你和高渊一起。”

    沈婉心看了眼那个姑娘,她身上一阵酸腐的味道。看起来就十来岁,瘦的皮包骨头。

    沈婉心从未看过这样的惨相,有揪心之痛。

    “这样,还能救吗?”

    “能,不过我救费劲。等松奇回来就好,王只跟他略学过皮毛医术。”

    “坐马车呢?她这样的情况,你带她骑马行吗?”

    沈婉心想到刚才在马上疾驰的感觉还是阵阵后怕,下马以后头都是晕的。

    江毅湛刚才没想这么多,沈婉心这样提醒,他便转身望着杨如珍的马车。

    “王爷!你要带她上臣妾的马车!!”

    江毅湛在杨如珍面前把那女孩抱进马车内,连同那女孩的母亲一同带上。车上还空一个座位。

    “王妃要一起吗?”

    杨如珍在旁边,看见从那女孩头上掉出的不知道是乱发还是污垢的黑乎乎的东西落到她心爱的毛毡上。又见同样腐臭不堪的老妇人坐在她平时爱坐的位置,早就惊魂未定。

    “王妃既然不坐车,那阿真上来吧。”

    沈婉心倒没那么嫌弃那些流民,虽然他们身上气味真的不好闻,她也决做不到像江毅湛一样淡定自若地抱着那个全身流脓水的女孩,可她没那么害怕。

    都是苦命人,如同前世的自己。她没有道理去嫌弃跟她一样命运多舛的人。

    沈婉心坐在江毅湛身边,马车动起来。

    “要擦擦手吗?”

    “用什么擦?”

    沈婉心从怀里掏出一块绢帕给他。

    江毅湛擦干净手上的脓水,折好放入他自己怀里。

    “帕子脏了。”

    “没事,可以洗。”

    江毅湛看着她笑了。

    沈婉心以为自己花了眼睛。她晃了晃头,又揉揉眼,再看江毅湛。

    不错,江毅湛真的在笑。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