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遇到刺客

江毅湛沈婉心

    杨如珍平时养尊处优,不似沈婉心走三步路就得喘两口气。她出手不仅准更是有力气,扇得沈婉心整个人向后倒去。

    身后有个力量稳稳地托住沈婉心。

    “来人,把王妃送回去。”

    来了几个人可都不敢动杨如珍,最后还是高渊和松奇出手。

    杨如珍受了奇耻大辱,看沈婉心的眼神如同要把她活剥一般。

    沈婉心从江毅湛怀里挣脱出来,暗想这次是把王妃得罪个彻底。

    “给我看看。”

    沈婉心别过脸,还是被江毅湛拉回去。

    江毅湛在她脸上轻轻摸了摸“还好,印子应该一会儿就能消除。”

    “那王爷还看什么。”

    “就看看严重不严重。”

    “严重不严重?”

    “不严重。”

    沈婉心特别后悔刚刚她怎么那么冲动挡在江毅湛前面干什么。现在她半个脸都疼死,江毅湛只句不严重。

    “王爷还有什么话?”

    “明天要动身拜请卧龙先生,今日早睡,明日一起去。”

    沈婉心想拒绝,可想到虎视眈眈的杨如珍,咽回去半截话。

    “王爷还有要交代的吗?”

    “不用担心,脸上的掌印不到明日就会消除。”

    “我知道。”

    沈婉心莫名燃出一阵火气,原还想关心下他腿上的伤,现在一点心情都没有。

    “那你回去吧,王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

    沈婉心着不动。

    “怎么了?”

    “没怎么。”

    沈婉心捂着脸,冲出书房,一路上飞奔爆走,心情很糟。

    ***

    江毅湛目送沈婉心的背影,耳中传来德妃的一句话。

    “沈婉心到底是沈尚书家的女儿,你既然执意留她在身边,要么就得给她一个名分。可沈尚书如今分明是太子/党羽,你若要娶他的女儿,宫断然不会同意。要么,你就给她安个新身份。”

    江毅湛拧眉,就听高渊求见。

    “事情办得怎么样?”

    “沈大人那边已同意。”

    “到底是亲生女儿,沈如是就想得这么开?”

    “王爷笑,沈大人对沈姑娘一向无情,如果不是他当年擅作主张把沈姑娘嫁给李大学士府上,王爷与姑娘也不至于一再错过,弄到今日这个地步。”

    “文书拟定好了?”

    高渊呈上一纸文书“沈大人都签好字了。”

    江毅湛接过文书仔细看看又折起“等我拟好推荐信,再劳你奔走一趟,替沈如是的儿子去兵部引荐一番。当做个人情。”

    “替王爷办事,何谈劳烦。”

    “高渊,你看给阿真安一个什么身份为好?”

    “依属下来看,既然王爷离京之意已决,就不要节外生枝,找个寻常商户的家势安给沈姑娘即可。”

    “王也是这样想的。那日后就让阿真用南疆第一商户怒尔家的幼女身份,叫古赞丽真·怒尔。”

    高渊没有直接回话,江毅湛疑问“不妥吗?”

    “不是不妥,是不知沈姑娘怎么想。”

    “她应该无所谓,她原也不想做尚书女儿,时常想抛弃身份与王无拘无束在一起。”

    “可王爷那是从前的沈姑娘,如今沈姑娘对王爷毫无印象。”

    “那她也不想做尚书的女儿,沈如是把她嫁给薛飞,她虽然嘴上同意,可花轿上还是逃婚到阿真香苑。明婉心最后是心向王。”

    “可沈姑娘为何什么都不记得,松奇她没有失忆或者头部受伤的迹象。”

    “这些不重要,从前的阿真过得不很快乐,忘记过往也好。王正好可以和她重新开始。”

    “王爷您是不是想得太乐观了。”

    “哪里乐观?”

    “算了,属下也不懂风月之事,王爷既然觉得这么做妥当,属下听从王爷吩咐。”

    江毅湛拟好推荐文书,交给高渊。

    高渊咬咬牙又道“王爷要不要先和沈姑娘商量一下,再决定沈姑娘日后身份的事情?”

    “不必,以往王就是太优柔寡断,所以才错过很多。往后,当给阿真安排好一切,不必她操心劳力即可。”

    “那属下去了。”

    “明日在哪里和九弟汇合?”

    “九王爷的人在松王岭的道。”

    “叫他不必带太多随从,王看了卧龙先生的著迹,先生喜爱从简。王和九弟也莫过于声张身份。”

    “是,属下这就是替王爷转告。”

    ***

    次日清晨,沈婉心还是睡眼惺忪就就被玉兰唤起。

    “姑娘起身吧,王爷吩咐准备出发。”

    沈婉心半不情愿地整理好一切,带着一样半醒不醒的怜,由玉兰领着,见到江毅湛。

    江毅湛今日褪去王服,衣着很简单,一件月白风袍,袖口金线镶绣,气质卓尔。

    王府轻备的马车同样非常简单,一车只能容得下两人。沈婉心抱着怜想往后面的车上钻,玉兰却要来接怜上去。

    “姑娘,公子没睡醒,叫奴婢带着到后头再歇歇。”

    “对啊,娘亲,我要和兰姑姑一起再睡。”

    沈婉心错愕“你……”

    却听江毅湛的声音在身后传来“阿真,你与王一起。”

    “我……”

    怜眨眨眼“娘亲,阿爹叫你。”

    沈婉心无奈,跟随江毅湛上了那头辆马车。她上去的时候,江毅湛已经正襟危坐。

    沈婉心低头唤声‘王爷’,接着心翼翼地坐在紧挨着窗边的位置,抓着车窗栏杖。

    马车轻启,沈婉心开始闭目假寐。

    期间江毅湛喊过她两次,沈婉心装作熟睡没听见。突然身子上一阵厚重,是江毅湛把什么袍子压在她身上。

    沈婉心坐在马车上,加上心情拘束紧张,就很热。江毅湛的大袍子把她完完整整连手带脚盖了起来,沈婉心心里皱着眉头,继续忍受越来越重的闷热。

    忽然,马车晃荡一下,停了下来。

    沈婉心听到有人来报“王爷,九王爷也到了。”

    “嗯。”

    “沈姑娘……”

    “不必叫醒她。”

    沈婉心感觉到窗帏被掀开,一阵冷风吹进来,江毅湛下车去了。

    沈婉心眯着眼睛看江毅湛果真已走,赶紧活动活动四肢,喘口大气。

    她推开窗帷,窥见远处江毅湛正和一个锦衣华服的男子话。

    那个男子远望不辨详貌,可从举手投足间的动作看得出性格张扬,奔放洒脱。

    沈婉心知道,那个就是当朝最受宠的九王爷,江毅湛的亲弟弟江毅征。

    前世,她唯一一次跟随沈父出席贵女宴席的时候曾经见过一次九王爷。当时,江毅征和嫡姐话很多,她就像个受气丫鬟一样跟在嫡姐姐后面。头也不敢抬,甚至没有看清楚江毅征的容貌。

    嫡姐沈婉瑶也就是那次宴席,经由九王爷引荐,结识了如今的东宫太子。

    彼时她们年岁尚幼,她似乎只有十二三岁的样子。

    只是不知道江毅湛那次为什么没有来。沈婉心记得,那场宴席是淑妃娘娘从嫔位荣升皇贵妃,又逢三十生辰,所以几乎宴请了整个京城的贵女。

    不然,普通的贵女宴席,沈婉心从来是去不成的。

    没过多时,沈婉心看江毅湛与九王爷分手,朝马车这走来,吓得她赶紧缩了回去。

    沈婉心继续硬着胳膊脖子,装睡。

    “阿真,别再装了。”

    沈婉心心跳得扑通扑通,连呼吸都不敢大声。

    “王是练武之人,你睡没睡,王知道。”

    沈婉心睁开眼睛,抛开衣袍,抹了把脖子上的细汗。

    “既然看出来,怎么现在才。”

    江毅湛坏笑一下未答一字,自顾自斟茶酌饮。

    马车平稳前行,沈婉心和江毅湛相对无语,正想请辞去后面陪怜,忽然车厢左右晃荡不安,厢体向后扬起。

    沈婉心的头险些撞向车后硬木,江毅湛及时以手遮头,帮她挡住撞击。

    一惊之后,沈婉心还未坐稳,又见数支冷箭簌簌射向车内,大多钉在车外的木门上。

    其中有两支箭越窗射向他们,都被江毅湛徒手拦下。

    “怎么回事?”

    “低头,趴在我腿上,有刺客。”

    沈婉心依言照做,趴下来,靠着江毅湛大腿。突然感到脸颊湿润,沈婉心侧目向上看去,血水是从江毅湛手掌上流下来。

    方才那两箭他虽然徒手拦下,可箭势凶猛,还是划伤他掌心皮肤。

    “你受伤……”

    沈婉心刚想问江毅湛,两人便一起向左侧歪斜。这次江毅湛没来得及护住她,沈婉心的头撞向厢门,痛出眼泪。

    整个车马疾驰而起,马匹似乎脱了僵绳控制,胡乱奔驰。

    “马夫已死,马也受惊,现在马车无人驱使。”

    “那怎么办?”

    “阿真,等下带你跳车。”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