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诬陷败露

江毅湛沈婉心

    杨如珍怯怯不语,眼光闪烁。

    江毅湛命人叫来松奇。

    松奇得了江毅湛准许,上前要触碰杨如珍。

    杨如珍大骇朝杨学庆身后躲。杨学庆护女心切以身挡住松奇“哪里来的莽夫,当今王妃是你可近身靠近的吗?”

    松奇道“大人稍安勿躁。属下自诩精通医术,只是承王爷之意,为王妃看看伤势。”

    杨学庆不置可否“哪里来的野厮,王妃的伤势自有太医诊断,什么时候轮得到你这个江湖游医。”

    “大人明鉴,属下虽然来自江湖,却不是简单的江湖游医。属下昔日在南疆的时候,有个名号‘疆神神医,回春妙手’,师承南疆云途派于之淼。”

    松奇话落,杨学庆皱了皱眉头。边疆医术自成一体,松奇的南疆云途确实名号过人。

    “再是什么南疆神医,也是庶民,怎可接近王妃贵体。”

    松奇看向江毅湛,江毅湛微颔示意。霎时,松奇身影微闪,众人眼前一花,再定睛就看杨如珍已在松奇手上。

    “大胆,快把贼人拿下。”

    松奇唇角微斜,突然出手朝杨如珍头脸撒下一种莫名药粉。瞬时,伴随着杨如珍一声尖叫,所有人都看个清楚。

    方才王妃头脸,双手凄惨无比的淤青,红肿消失殆尽。花容月貌,顷刻间恢复。

    杨学庆不可置信,德妃更是怄气中烧“杨大人,宫在宫里有如今的地位,自诩心思缜密,心计颇高。今日却实在见识到王妃的手段,宫真是惶恐。”

    杨如珍哆嗦着立刻跪倒“娘娘息怒,臣妾只是一时糊涂,想要娘娘替臣妾撑腰。是臣妾鬼迷心窍。”

    德妃一脸鄙夷不屑“莫要此无用之话,你把宫耍得团团转,让宫亲手处置爱子,简直是目无尊长,蛇蝎心肠。杨大人,您府上女儿好生调/教。宫就不趟这趟馊水。即刻回宫。”

    杨如珍啜泣不止“不……娘娘。”刚哭喊两句,她抬头一看,正对上江毅湛杀气腾腾的目光,立刻缩回舌头不敢话。

    德妃被抹了面子,摆驾回宫,临行前意味深长地望了沈婉心一眼。

    沈婉心与一群奴婢混在一起,以为旁人注意不到,却不料德妃自始至终知道她在那里。

    德妃走后,屋内气氛尴尬。杨学庆欲赔罪,却张口不知辞。

    沈婉心替江毅湛心有不甘,此刻事情明朗清楚,分明是王妃一场自导自演栽赃嫁祸的闹剧。太子太傅大人却连一句向江毅湛致歉之言都没有,分明是还想为女儿驳回些气势,不愿低江毅湛一等。

    杨如珍跪地嘤嘤哭泣,模样不低于刚才一身外伤时候的凄惨。

    江毅湛道“杨大人,王离京数年,早就和边塞风沙融为一体。浑然不懂如何去爱惜您的金枝玉叶。今日王妃经历颇多,王看来,大人您就此领回府上,好好安抚为好。”

    杨如珍闻言更加泪落如珠串“江毅湛,你用得着如此绝情吗?竟是要赶我回娘家。”

    杨学庆见事已至此,拉着杨如珍要走。杨如珍却声嘶力竭死活不愿意离开。

    “怜呢?”

    “江毅湛,宫今日纵然有错,可你对宫不闻不问,一直在问那个不知名的野孩子,是何用意?”

    “杨如珍,你知道你错在何处?”

    “宫不该……不该欺瞒上下,王爷伤了……”

    “杨如珍,你错在自视清高。你心里看不起王,认为下嫁于我,王就得对你屈膝承欢。”

    “不不不,不是……不是这样的。”

    “再也不要那个是野孩子,怜是王的孩子。即使没有正身,没有名分,只要王是就是。这点,王希望王妃和杨大人心里清楚。”

    ***

    杨如珍坚持不跟杨学庆回府,江毅湛也没有强迫。

    众人在王府中四处,终于在后院下人堆放粮草的库房草堆上找到缩成一团的怜。

    江毅湛亲自把她抱了回去,松奇看过,是库房寒冷,着了凉,有点发热。

    松奇要给江毅湛看腿伤,他却不要,只留了沈婉心下来。

    怜高烧呓语叫娘,沈婉心只好紧抱着她安慰。的团子勾着沈婉心的手才好不容易入睡。

    “王爷?”

    沈婉心试探地叫了江毅湛一声,他没有回答。

    “你的伤……”

    “王应了圣上的一桩差事,要去请卧龙先生出山。承了这事之后,王就会启奏离京。”

    ……

    “原是明日动身,现在怜病了,就推迟到她病好了再去。”

    “你要带怜一起去?”

    “不然呢?原杨如珍并不知道怜,现在知道了,留她一人在京,王不放心。”

    “王妃经如此事,该不会再对怜下手。”

    “下手是不敢,但软里硬里的手段会层出不穷。”

    ……

    “王知道你厌恶这些勾心斗角。”

    沈婉心心思又被江毅湛看破,抬起头等他下句话。

    “王也厌恶,但是阿真,要彻底摆脱这些需要时间。”

    “我知道,王爷激动什么。”

    “可你从来都不给王时间。”

    ……

    沈婉心不想和江毅湛争论关于阿真的事情,又言“如果王爷这里不需要我,女便先行告退。”

    “你留下,照顾怜。”

    “王爷,我终究不是怜亲身母亲。”

    江毅湛脚步已经踏出门槛,听到这句略微停滞,便继续向前离去。

    ***

    在香苑住得已经熟悉,还有香儿陪着,如今沈婉心留在王府中倍感孤单。她也不敢在府上走动,就这么暂且一日日待着。

    江毅湛派给她一个贴身丫鬟玉兰,可是沈婉心不太习惯不熟悉的丫鬟伺候。

    怜恢复得很快,又有松奇亲自诊治,身体上没有大碍,只是受了惊吓,需要好好安抚。

    松奇给怜看完病,对沈婉心道“姑娘有心可以去书房看看王爷。”

    “王爷诸事繁多,怕是不喜我打扰。”

    “沈姑娘,王爷病了,还有什么诸事缠身?”

    “什么?”

    沈婉心虽然惊讶,可想到和江毅湛目前的身份尴尬,又言“既然王爷病了,还得松奇大人多去诊断医治才行,女不通医术就是去了也没有用处。”

    “王爷不见我们几个。松某今天就是知会姑娘一声,去与不去,姑娘自己决定。”

    松奇走过之后,沈婉心就坐立不安,思来想去还是唤了玉兰带路去看望。

    玉兰把她带到了江毅湛的书房,是王爷最近两日都夜宿于此。白日里闭门不出。

    刚走到门边,沈婉心听见里面传来一阵争吵声音。

    是杨如珍在里面。

    沈婉心犹豫,正要退回去。玉兰阻拦道“姑娘来了,还是进去看看吧。”

    “为何?”

    玉兰神情闪烁,低了头不答。

    沈婉心心中疑惑,她不进去只是因为此刻王妃在此,她进去看江毅湛算得上什么。

    沈婉心还是欲走,却听书房里面响起一阵瓷器落地破碎的声音。

    玉兰又催促道“姑娘快进去看看。”

    “到底怎么了?王妃在此,我进去算什么?”

    “我们王爷性格温和,可是王妃却……一连几日都在这里闹。王爷这几日旧伤发了,也不让我们看,现在这样,王爷连休息都不能。”

    沈婉心皱眉,还是犹豫。

    “姑娘,去看看。”

    “我人微言轻,既然是王爷和王妃之间的隔阂,我去了也没用。”

    沈婉心折回头去,玉兰不能忤逆,只好再瞅了眼书房,跟着离开。

    入夜时分,沈婉心已经卧床安歇,却辗转反侧,挣扎很久都睡不着,满脑子回响起来的都是白日在书房听到的破碎声。

    “玉兰?”

    “奴婢在。”

    “你们王爷那边如何?”

    “王妃傍晚时候走了。至于王爷如何,奴婢也不清楚。”

    “带我去看看。”

    沈婉心来了书房,发现杨如珍果然不在,下人通传过后,便进了里面。

    江毅湛正坐在椅子上读书,除了脸色白了些,并没看出多少不同。

    江毅湛合上书“来干什么。”

    沈婉心想了想“你这几日都没来看怜。”

    “王有些忙。”

    “听王爷旧伤复发。”

    “已经好了。”

    沈婉心又了回,两个人都无话,便出言告退。江毅湛头也不抬地应允。

    沈婉心转身出门,不料却撞上了来势凶猛的杨如珍。

    “王妃安好。”

    杨如珍眼眉闪过一丝愤怒,完全没有当日连和德妃一起诬陷江毅湛时候的可怜。

    杨如珍眼高于顶地绕过沈婉心,直冲到江毅湛面前“江毅湛你给我起来!”

    “你又干什么?”

    “现在跟我进宫,面圣,跟圣上请卧龙先生是你的事情,干什么带上九王爷?”

    “王带上九弟又怎么了?”

    “又怎么了?到时候请得到功是他的,请不到罪过是你的。江毅湛你为什么总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王的事情轮不到你插手。”

    “江毅湛,你给我起来。”

    杨如珍粗鲁地去拉扯江毅湛,丝毫不顾形象“现在去,也许圣上还能收回承命。”

    几下拉扯,江毅湛胸前衣襟已经被杨如珍扯乱。沈婉心想到那日江毅湛在御华宫受得一番责罚,担心他腿上伤势。可又不好上前插手,只好转身对着剑拔弩张的两个人。

    江毅湛无奈起来,沈婉心察觉到他有些吃力。

    “王妃,今日王爷似乎身体不适……”

    沈婉心话未完,便见杨如珍恼怒之下对江毅湛推搡。一推之下,江毅湛猝不及防撞到了书桌角,顿时吃痛,弯身抚向膝盖处。

    杨如珍又要动手,沈婉心立刻扑在江毅湛身前,想也没想“王妃不可,您伤到王爷了。”

    “哪里来的贱人!”

    杨如珍怒气冲冲,沈婉心密不透风挡在江毅湛前面,结结实实挨到她一个响亮的耳光。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