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约法三章

江毅湛沈婉心

    江毅湛虽然和薛飞一样无耻,可独有一点比他好。就是沈婉心滚出去的时候,薛飞会变加厉,更如同受到刺激一般猖狂肆虐。

    而江毅湛会听话。

    听话地滚出去。

    江毅湛滚出去之后,沈婉心再也没有见过他。整个香苑还是那么平静,除了他们俩自己,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晚上沈婉心和怜坐在一起吃饭的时候,嬷嬷们来传,江毅湛不来了,叫她们先吃。

    江怜有娘亲之后,江毅湛在她心中的地位直线下降。听到江毅湛不来,并没有多少失落,仍旧坐在沈婉心腿上,动来动去,继续高兴她自己的。

    沈婉心知道江毅湛是心虚,所以不敢来。

    她情绪波动了一下午,就怕晚上见到江毅湛尴尬。如此江毅湛不来,她正好可以和怜吃顿自在饭。

    沈婉心今天胃口大开,每样菜都吃了好多。怜是个极其鬼精灵的孩子,她可以捕捉到沈婉心一丝一毫波动的情绪,见娘亲今日那么高兴自在,连着胃口也好多了。

    吃到最后,反倒是嬷嬷怕她吃多了积食,给限制了好几样菜肴吃的数量。怜还好似一言未尽的模样。

    沈婉心暗道,果真是因为江毅湛的原因,惹得她和怜胃口都变差。

    因着沈婉心之前一场病,把身子闹弱了,怜这阵都是跟江毅湛睡。晚饭过后,沈婉心感觉疲惫得狠,嘱咐香儿早些铺床。

    香儿这些时日老跟她谈江毅湛。丫头的眼光总是看得肤浅,单单江毅湛一张脸就把她几乎俘虏。什么风姿绰绰啊,玉树临风啊,总之在香儿眼里,江毅湛是个神般的人物。

    也是,江毅湛平日在人前不苟言笑,一副正儿八经的做派。虽他人品一般,性格暴烈,可这一面单只沈婉心一个人体会得清楚。

    只有一点,沈婉心不得不承认,就是江毅湛长得确实好看。他的脸型棱角分明,剑眉入鬓,一双眼睛漆黑深邃,鼻梁挺而直,唇角轻勾,肤色很白,不似常年征战的模样。若不是他太严肃,这张面容会更显柔和。

    只是不管江毅湛如何生得俊朗,沈婉心都是波澜不惊。容貌在她的心里是最不值钱的筹码。

    只有香儿那般未经世事的单纯丫头会盲目喜欢罢了。

    “姐,你王爷今日怎么不来吃饭呢?”

    “香儿,今个这话你都问了好些遍了。大姑娘怀春也不能这般不害臊是不。”

    “姐~”

    香儿捂嘴咯咯笑,话却不离江毅湛“也不知王爷自个吃过了没。”

    香儿铺好了软塌,沈婉心软绵绵地躺上去,困意更浓。

    沈婉心半迷糊地打趣“人家是王爷,还能饿着不成,自有嬷嬷给他送去。”

    沈婉心眯着眼睛,眼缝里看到香儿歪着头又在想什么“姐,你王爷多好啊。”

    “好什么?”

    “待人温和,话也不多。平日里连穿着都很朴素。对待嬷嬷们话也都客客气气的。”

    “是吗?你这样觉得吗?”

    “姐不是这样觉得的吗?”

    “我只是觉得他阴戾怪气的。”

    香儿立刻替江毅湛打抱不平“哪有,姐怎么好似对王爷有偏见似的。”

    沈婉心懒得再。香儿没有看到江毅湛今天白日里对她那凶残的模样,恨不得一口把她生吞下去。她再多都难以让香儿信服。

    沈婉心倒佩服江毅湛蛊惑人心的事,整个香苑嬷嬷对他跟供神一般。连没什么深交情的香儿,话语字句中也对他尽是赞许。

    沈婉心打个哈欠,香儿贴心地服侍她脱衣就寝。

    “姐近来太劳心劳力,早点休息吧。”

    “香儿你也上来一起睡。”

    “这怎么行?”

    “怎么不行。”

    “不行不行不行。”

    “行行行。”

    沈婉心坐起来半挠痒半推地把香儿哄着跟她一起睡。两个人挤在一起,暖和多了。

    沈婉心连悔自己太笨。之前担心江毅湛会再半夜偷着进来,紧张得夜不能寐。早点叫香儿一起□□不就行了。

    那江毅湛好似就是奇怪,整个苑的人貌似就对她一个人凶。有香儿一起睡着,他大抵上就是再来,也不会做什么动作。

    两人正准备安寝的时候,沈婉心得到一个晴天霹雳的噩耗。

    江毅湛找她过去。

    是怜不舒服,要娘。

    沈婉心硬着头皮,跟着嬷嬷来到江毅湛的卧房,僵硬地推门而入,便看见地上一片秽物,有嬷嬷们正在打扫。

    怜有气无力地靠在江毅湛怀里,见沈婉心来了,委委屈屈叫了声娘。

    “怎么了?”

    “怜刚才吐了。医师来看过,是食物反应。我问过嬷嬷,今日晚食吃的饭菜没有问题。嬷嬷后来又看你给怜吃了块什么,那是什么东西?”

    “那是红酥糕呀。”

    “那是什么?”

    “就是甜点。”

    “哪弄的?香苑里没有这个。”

    “香儿出去的时候顺道买的,怜看到了很喜欢,我就允了吃了半块。”

    “怪不得,那就是红酥糕弄的。”

    “不能吃吗?”

    江毅湛摸了摸江怜的大脑袋瓜子,抱得更紧了些,又溺爱地亲了一口。江怜却皱了皱鼻子,显然被江毅湛弄得不是很舒服。

    “怜脾胃虚寒,不能吃甜食,含糖很多的难消化的都不行。”

    原来如此,沈婉心顿时懊恼自责,走近一点蹲下来摸着怜的手。

    “对不起,娘不知道你不能吃那个东西。”

    江怜撅了撅嘴巴,像做鬼脸,可惜没有力气,眼窝都凹进去了。

    沈婉心看着心疼。

    “医师有怎么办吗?”

    “这几日饮食清淡点,少食,注意保暖。”

    江毅湛回答过她之后又道“你抱着怜,我换衣服。”

    沈婉心接过怜才发现江毅湛身上还有残留的秽物,应是怜吐的。

    沈婉心有些尴尬,低下头去。

    此时打扫的嬷嬷早就退下,房间里就他们三个。江毅湛显然没有去旁屋更衣的意思。

    就在沈婉心面前,江毅湛利地换了里外衣裤。沈婉心简直想钻到地缝里面去。

    虽然她已经低着头不看他。

    可江毅湛过分。

    他分明故意得离沈婉心很近,衣服裤子就扔在沈婉心面前的地板上。

    沈婉心甚至看到江毅湛换裤子时候脱/光的半截腿。

    沈婉心简直想死。

    江毅湛穿戴整齐“再缩脖子心得驼背。”

    沈婉心咬着嘴唇不服气地哼一声,知道他穿好了,才抬起头来。

    江毅湛面色如常,正坐在她对面穿鞋子。

    沈婉心觉得和江毅湛的关系越走越邪气。如此一般,她怀里抱着孩子,他在对面更衣换鞋……

    沈婉心闹个大红脸,好想能立刻离开这里。

    怀里的怜安稳极了,靠在沈婉心怀里早就睡着。

    “把怜抱床上睡吧。”

    沈婉心依言给怜照顾好,爱怜地看着怜可怜的脸,自责之情再次涌上心头。

    肩头突然被人轻轻拍了几下,是江毅湛。

    “别难过,你也是无心。”

    沈婉心奇怪,按江毅湛的性子,该是把她臭骂一顿,再羞辱一番才对。怎么会反过来安慰她。

    还是因为白日那样对她,心中有愧。

    不过多少,沈婉心对此刻比较正常的江毅湛加了些好感。

    好感立刻被江毅湛下句话消耗殆尽。

    “我们也睡吧。我明日回宫,要早起。你睡里面,怜睡中间,我睡外面。”

    沈婉心的血液瞬间凝固住,身子僵硬若干尸。

    “快脱衣服,爬上去。时候不早,今日王累极了。”

    江毅湛偏偏还在继续催促。

    语气平淡无奇。

    边打着哈欠。

    沈婉心铁着脸色不动,气极了江毅湛的装傻。江毅湛又靠近一步,沈婉心很讨厌这种感觉,他什么就是什么。沈婉心觉得前世今生遇到的都是这种人,告诉她现在该做什么,她就得干什么。

    偏偏前世她咬着牙关忍到死,今生不行,今生即使死了也得反抗。前世她没有保住身子,没有清白,没有名誉,今生李文给她留的清白之身,什么要护好。

    沈婉心猛地转身,江毅湛没有料到她这么大的反应,举到半空中的手尴尬地落下来。

    “王爷,女不喜欢您对我动手动脚。”

    “王没有。”

    沈婉心扬起脸,不妥协地盯着江毅湛。

    江毅湛一阵心虚“就扶你一下。”

    “我又不晕,扶我干嘛。”

    “王看你脸色不好,推测之下……”

    “我即使晕了也不许扶我。”

    “阿真,你现在变得……”

    “如何?”

    “很执拗。”

    “王爷也彼此彼此。”

    “你有当过王是王爷吗?”

    沈婉心噎住,回想一下她好像是放肆了些。

    “总之既然王爷执意要禁锢女,还请王爷对女以礼相待。白日之事绝对不可重现。否则的话,我沈婉心必定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阿真你至于如此吗?”

    江毅湛显得很无奈,沈婉心觉得坚决不能让步。

    “你又谈何禁锢。出了香苑,离开王,你以为你就有好日子过吗?阿真你太天真了,你为什么一直都这么想当然。”

    “王爷答应即可,王爷话当一诺千金。”

    “偶尔不经意碰一下……”

    “也不行。”

    “必须离你一尺之远?”

    “一丈。”

    “王见到你的时候是不是该自觉回避才是?”

    “如此甚好。”

    “阿真,你知道你在跟谁话吗?整个京都都没人敢对王这么放肆。”

    “那是因为他们对王爷有所求,有求就有顾忌,女没有。”

    “那你对王?”

    “只想划清界限。”

    “绝情,沈婉心,你够狠。”

    江毅湛高高大大的,在她面前很有压迫感,沈婉心脖子都快扬酸了。

    江毅湛的眼神中透着阴沉的杀气,沈婉心偷偷踮起脚跟,尽量让自己显得气势高涨。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