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抛妻弃子

江毅湛沈婉心

    江毅湛的府兵回京了,松奇来报的时候,沈婉心也在。

    这几日,沈婉心和江毅湛基上一直在一起。用江毅湛的话,就是在伺候他,伺候他看书。

    沈婉心很爱看书,尤其是奇谈杂论,江毅湛的藏书室正对了她胃口。通常午饭之后,她和江毅湛就在书阁一人一蒙头呆一下午。

    这种生活极对沈婉心胃口。

    看书已经不是重点,重点是可以数个时辰不跟江毅湛一句话,还相安无事。

    江毅湛无话找话的时候,沈婉心就会装作沉迷于书籍内容,不易打扰的样子。江毅湛通常很识趣,不会继续多。

    知道府兵回京,江毅湛只是嗯了声,就没有旁的话。看松奇的样子应该是还有话要,只是碍于她在这里。沈婉心也很识趣,正要告退,心道正好能落得轻松,却被江毅湛拦下。

    “有什么话尽管,阿真在也没事。”

    松奇只好回禀“属下之前多番打听,最近皇子之间都在争夺一番差事。最近消息确定属实这才来禀报王爷。二皇子殿下和八皇子殿下已经领了差,但都碰了壁。目前皇上还在头痛人选,王爷您看你要不要……?”

    “是要去巫山拜请卧龙先生的事情?”

    “王爷您知道?”

    “嗯。”

    “那王爷不打算抓住这个好机会吗?”

    “不打算。”

    “王爷您在边塞的势力是稳固,可毕竟在京城就需要上下游走,拉拢人脉,加深在圣上面前的印象。”

    松奇知道这些王爷肯定比他能想得周到,可仍旧忍不住提醒。

    江毅湛的目光终于从手上书中移开“松奇,王想回边塞了。想把易炼兄弟一同带着。”

    “王爷决定了?”

    “嗯。”

    “那王妃呢?”

    江毅湛丢下书册,敲了敲桌角,又摸了下鼻梁骨。

    “王爷把易炼兄弟一同带着,是日后不打算再回京城?”

    “嗯。”

    沈婉心在旁边听着,直觉得江毅湛话是真正的惜字如金。能用一个“嗯”

    字回答的,绝不会再多半句。

    “那恕属下直言,王妃大概不会愿意与王爷同去。”

    “嗯。王猜想,最后她会愿意同我和离。”

    “可属下觉得过程不会那么容易。”

    四王妃?

    沈婉心回忆起那日同怜出府,在中街口遇到的,与高氏口角的正是四王妃。当然走得匆忙,没有细看王妃容貌,但从当日耳后传来的那跋扈声音推测,四王妃听着就是个不好惹的角色。

    江毅湛若是想和离,怕真不容易。

    “那也没办法,王已经决心离开京城。她若愿意跟随,我便尽责护她一世。若是不愿,算王亏欠的吧。”

    松奇呆立片刻“王爷要走,属下誓死追随。只是担心……”

    “王知道你担心什么。”

    江毅湛和松奇打哑谜,心照不宣,沈婉心却没明白他们的担心是什么。

    江毅湛决定明日面圣,再嘱咐了几句,就让松奇退了下去。沈婉心忍不住道“王爷要和离?是要抛妻弃子吗?”

    虽然四王妃的心性未必很好,可想到江毅湛要抛弃她远去南疆,沈婉心于心不忍。前世,她就是被薛飞抛弃的,被抛弃的滋味不好受。

    可江毅湛奇怪地看了她一眼“我没有抛妻弃子。”

    “四王妃不是你明媒正娶的发妻吗?”

    “嗯。”

    “那你抛弃她去南疆?”

    “我没有不让她跟着去。”

    “她的家和亲人都在京城,你让她怎么跟你去?”

    “那你让王怎么办?”

    “你为什么一定要离开京城?你不是王爷吗?王爷为何不在京城留着争权夺势,跑到南疆干嘛?”

    江毅湛显然被激怒,声音透着压抑的怒气“沈婉心,你够了。”

    “事实如此。”

    “你与王妃素无瓜葛,为何替她话。”

    “同为女人。”

    “你倒是很会心疼别人。”

    江毅湛的声音显得沉痛,看沈婉心的眼神透出异样的情绪。沈婉心被他看得心慌,低头避过了江毅湛的灼灼目光。

    “王离开京城为什么,你不知道吗?”

    “王爷离开京城跟女有什么关系。”

    江毅湛呼啦一声拉开藤椅,显是在发泄怒火“阿真,你要跟王赌气到什么时候?”

    “王爷,我不是阿真。您认错人了。”

    “我原以为,你是装的。”

    江毅湛后半句话没有出,他的左手扶在藤椅靠背上,指结握得发白。

    “沈婉心,你怕是没有心了。”

    “王爷莫要冤枉我。我是沈尚书的女儿,您是知道的,并不是您所的阿真。”

    江毅湛欲夺门而出,沈婉心拦了上来“王爷,今日我必须跟您清楚。”

    “。”

    “女感谢您替我与薛家解除了婚约。既然如此,再继续留在您府中诸多不便。那位阿真姑娘,想必是王爷挂念之人。我既不是她,徒然留在府中冒充她是为可耻。”

    “所以呢?你想做什么?”

    “女想即日与王爷请辞。”

    “你想走?”

    “请王爷应允。”

    江毅湛的目色如千年寒冰,沈婉心几乎不敢正视他。她攥紧拳头,鼓足勇气才能勉强稳脚跟,打定主意今日要把心中所想出来。

    “你想都不要想。”

    沈婉心不可置信地望向江毅湛。他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偏偏要禁锢她?难道也是因为她的相貌?

    “王爷总不能让我一直留在香苑。”

    “你当然不会一直留在香苑,但你会一直跟着王。”

    “王爷不是要回南疆了?”

    “你也要一同去。”

    “王爷,您这样等同强占。”

    “你怎么不等同于薛飞?”

    沈婉心闻言顿时双目圆睁,正视江毅湛,毫不退让。

    “那日若不是王及时赶去,你早成他□□之辱。怎么?愿意承他的胯,不愿意给王……”

    “王爷!”

    沈婉心喝声止住江毅湛的污言秽语,江毅湛却猛地扑过来,死死地环紧她的腰部,继续出言肮脏“薛飞不也是这样抱你的吗?嗯?”

    沈婉心挣扎不能,江毅湛张口咬了上来。他吻得突然又急切,如同饥饿很久的野兽,猛烈地向沈婉心口唇深处闯进去。

    沈婉心几乎不能呼吸,瞬间脸就涨个通红,胡乱抓挠几下。

    挥舞的手立刻被江毅湛按住,沈婉心落下泪。

    江毅湛正吻得深入,看见沈婉心哭了,微微一怔。就是这个瞬间,沈婉心抓准机会,抽出手掌,狠狠地甩向江毅湛。

    一巴掌扇过去,两个人都打懵了。

    江婉心从江毅湛身上钻了出来,捂着隐隐作痛的嘴唇,连连后退数步,跟江毅湛保持开距离。

    江毅湛摸了下火辣辣的右脸,又刮下鼻梁。

    沈婉心低着头,羞红脸,头发凌乱,脸上泪痕一片,看起来很惨。

    “理一理头发,再出去。”

    沈婉心一边继续哭,一边气势汹汹恶狠狠地盯着江毅湛。准备如果他再扑上来,就做玉石俱焚的准备。

    江毅湛想过来,沈婉心立刻大叫“别碰我!”

    “阿真……”

    沈婉心带着哭腔,跺着脚声嘶力竭“王爷我不是阿真,不是阿真。您贵为王爷,什么样的女人不会有,为什么要纠缠着女不放?”

    江毅湛嘴角微微抽搐下,又重复了刚才的话“头发理一理,出去吧。”

    沈婉心啜泣着胡乱理着头发。纵使平时里面她都梳最简单的发式,但也都是香儿动手,她自己可真倒不会。

    随便弄了几下,大概更加惨不忍睹。江毅湛道“过来,我给你弄。”

    沈婉心着不动,如惊弓之鸟对视着江毅湛。

    江毅湛脚步刚刚移动一步,沈婉心大吼“滚出去,离我远点。”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