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空棺材外的小包子

江毅湛沈婉心

    沈婉心一直在当朝首辅薛家后花园的荷塘堂塘底做同一个梦,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是她成为水鬼阿飘之后的三年里,不间断地折磨她的一个噩梦。

    梦境是被打碎的碎片,凌迟着沈婉心残留的最后的灵气。

    “沈婉心,还不脱/光了在床上等我吗?”

    男人的声音,透着垂涎三尺的欲望。

    沈婉心的脑中有着不同的,她垂死挣扎的画面。一日一日地在她眼前闪过。

    那个男人,叫薛飞。当朝薛首辅的嫡幼子,她前世第二任丈夫。

    沈婉心是尚书庶女,在娘家的时候地位就不高。嫁给薛飞后薛家认为她是高攀,又没有娘家替她撑腰,加上她性子淡漠,与世无争,慢慢地人人都想掐一掐她这个软柿子。

    嫁过去的时候,沈婉心有个贴身丫鬟,香儿。在她嫁给薛飞为妾不到半年的时候,也是在这片荷塘中被捂住口鼻活活溺死。一年后,终于在淹死香儿的那片池塘里,沈婉心也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阿真?”

    “嗯?”

    “我若什么都没有,你会嫌弃我吗?”

    “我遇到你的时候,你除了一身伤,不也什么都没有?”

    “哈哈,阿真,等我啊。”

    “等你做什么?”

    “娶你。”

    这个男人,叫什么,沈婉心不记得。他的容颜模糊,音色低沉。是谁,在什么地方跟她过那样的话,沈婉心通通没有印象。

    只是,每天在薛家荷塘内绝望游走的时候,耳畔只有两个声音。

    “上床,等我……等我。”

    “阿真,等我啊,等我娶你。”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对于沈婉心,死了就是死了。前世如何已成旧梦,她只是不知道这个阿飘要做到何时。为何真成了生是薛家的人,死是薛家的鬼。

    终于,有一日,威风赫赫权倾朝野的薛家轰然倒塌。

    一群人,不知道应着谁的号令,要抽干这荷塘的水。

    沈婉心的魂魄随着一点点上抽的塘水慢慢浮起。终于,摆脱了一身泥泞湿漉,看到了旭日阳光。

    ***

    沈婉心现在一点也不好过。

    她只感觉四肢百骸如同坠入冰窟窿,身子被一股无形的力量不停地往下拽。不一会儿,她的腿脚开始抽搐,原还在挥舞挣扎的双手变得无力,软绵绵地垂了下来。

    胸口越来越憋闷,她张开嘴吧,灌进去的却是一口口混着冰渣渣的塘水。

    这正是她前世在薛家荷塘溺死前垂死挣扎的感受。自从重生在送嫁当朝薛府的花轿中以后,前世死前的痛苦就一遍遍在她身上重现。仿佛要加深这种噩梦般的记忆,好让她记得清楚。

    沈婉心现在正在一口棺材中。好在是口空棺材,没有死人,还有一个贴身丫鬟陪着她。可就是如此,呆在棺材中的滋味绝不好受。

    但她必须呆在棺材里面,因为她在逃婚。借助这口棺材逃婚。

    就在约摸半个时辰前,送嫁的队伍到了娘娘庙。在娘娘庙中撞见了一家做白事的人家,沈婉心正是借此机会,带着丫鬟香儿,跳进这口无人棺材里头逃的婚。

    棺材晃悠晃悠地向前被人抬着走,不知道要被抬去哪。呆在这密不透风的棺材里面,沈婉心和香儿抱在一起,大气不出一下。

    沈婉心前世嫁过两次人。第一次算是门当户对,嫁的是大学士之子李文。李文对沈婉心不上好,可也算过得去。至少在李家的时候,夫妇两人相敬如宾,在外人眼中还是一对模范榜样。

    只可惜李文没能陪沈婉心终老,成亲只不到两年就一命呜呼。这李文生来是个病秧子,娶沈婉心的时候连房事都不能行。后来一直就拖着,想等身子养好了些再商量这事。可谁知沈婉心都没能等到那一天,李文就被一把黄土掩了身。

    沈婉心嫁进来的时候是个姑娘身,出李府的时候还是个姑娘身。李文自觉对不起沈婉心,没让她跟着守一辈子寡,过世之前就留了休书于她。

    可是不是姑娘身并不是沈婉心自己一张嘴的算的。在外人眼中,她就是个嫁过人的寡妇,绝不再是值钱的黄花大闺女。

    但既然如此,沈婉心想不通她怎么后来又嫁去首辅家?薛飞到底为什么要娶她呢?

    沈婉心头痛,理不清这其中道理,对前世的记忆也有点断断续续接不上片的感觉。

    棺材晃悠晃悠,终于‘咣当’一声,砰然落地。

    接下来,问题又来了。怎么开棺?

    万一那群人把棺材就此掩埋了可怎么办?又或者一把火烧了呢?

    而且这棺材材质上好,根听不见外头的动静。可想而知,外头也听不见棺材里面的动静。

    在棺材里呆了这么久,沈婉心和香儿已经开始感到胸口窒息。再这样下去,怕就是憋也要憋死。

    沈婉心和香儿在棺材里面挣扎,可无论怎么敲打外面都没有反应。

    沈婉心快要绝望的时候,棺材盖却哗啦一声被拉开了。

    新鲜的气息扑面而来,沈婉心贪婪地呼吸着。

    棺材露了一个缝隙,沈婉心也顾不得原因,先爬出来再。

    在棺材里憋了太久,腿脚早就发软了,沈婉心一脚没踩稳噗嗤一下滑了下去,屁股大概被摔成了八瓣,疼得她叫都叫不出来。

    一落地,沈婉心忙着去看香儿怎么样。她刚抬头,却对上一张娃娃脸。那包子睁大眼睛盯着沈婉心看,沈婉心也不由自主地看着她。

    多可爱的包子,沈婉心好像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娃娃,她头发漆黑微卷,长长的睫毛下一双黑葡萄一样的眼睛,皮肤白嫩得像牛奶一样。沈婉心有点恍惚,入神了,忙眨了眨眼睛把陷进去的思绪拉回来,包子也跟着眨眨眼睛,还把脸贴得离她很近,不仅莫名其妙喊了一句“娘亲”,紧接着就要凑过来亲她。

    包子虽然可爱,但沈婉心也不喜欢被她亲。她天生就不喜欢别人跟她过分亲密。多数时候,沈婉心都宁愿自己一个人独处。

    就是因为这一点,李文身体不好,两个人之间就是以礼相待,是夫妻,其实更像是朋友。可到了薛飞那,她的这个怪毛病一直让薛飞觉得是沈婉心嫌弃他。沈婉心碰都不给碰,薛飞又气又恼,如受了奇耻大辱一般。

    偏偏沈婉心又长了一张绝色倾城的脸,身材风姿绰约,举手投足间顾盼生辉,撩人心怀。别男人见了忍不住垂涎三尺,女人见了就算不心生妒意,也会驻足遥望。

    沈婉心的容貌汇集了天底下所有女子的梦想,她美得雅俗共赏,或可清雅脱俗,或可美艳绝伦。

    可沈婉心一点也不骄傲在乎她这张美貌的脸,相反,这张脸带给她的除了别人无穷无尽的算计与陷害,就是无端为她招惹些风流浪子的放荡目光。

    狐狸精,狐媚坯子,下贱这样的词,前生沈婉心听得多了。

    “你爹娘可教过你别乱亲别人啊。”

    “我爹,娘老是跑,万一遇到娘,就使劲亲,使劲亲,把她亲回家,再也不放跑。”

    “呃,这是你爹的?”

    “嗯阿,我爹昨天还这样呢。他一边喝嬷嬷买来的花酿香,一边娘以后都不会回来了,要是能回来,就一直亲她,再也不放她走。”

    原来是喝醉的胡言乱语?怎么当着孩子的面喝醉,沈婉心有点生气。

    沈婉心的思绪刚打个岔,身下矮矮的包子就开始哭起来,长长的睫毛全被打湿。包子抽抽搭搭地开始埋怨,她一哭起话来沈婉心就险些听不明白,适应了几句才跟得上她的节奏。

    “我……我看我爹哭了,我就娘不会不回来的,娘以后就会回来。可是爹就生气,还吼我,还我娘明天就又要嫁人,再也不要我们的。”

    “呜呜……”

    “哎呦……”沈婉心其实并不怎么亲近孩子。

    上辈子一旦有孩子围着她,她就很紧张。孩子对她笑,她就更加不自在。跟孩子在一起的时候,沈婉心从来都不知道该怎么逗他们,怎么跟他们玩,有的只是拘束与惶恐。大多数时候她都会觉得自己在孩子们面前显得笨笨的,孩子们也多半不喜欢这个不笑的大姐姐。

    可这个包子一哭,沈婉心就心疼,只想着怎么才能安慰安慰她。

    沈婉心没带手帕,只好用衣袖给她擦眼泪。包子继续委屈“爹很过分,非要把娘安葬。还他要清醒,我也要清醒。我才不要清醒,我娘明明会回来的。以前也是爹自己,娘早晚会回来。现在他又骗人,还让人把娘埋了,我再也不喜欢他了。”

    “埋了你娘?这个棺材,是你家的?”

    包子的头点得像拨浪鼓一样。

    难怪……

    “可……”如今棺材盖被完全打开,沈婉心这下可看清楚了。

    这口棺材也是奇怪,不仅里面没有死人,连包子娘亲的一件遗物也没有,别是首饰,甚至是一件衣裙,一条丝帕也统统没有。最值钱的就是这棺材木头,上等红木棺材。连棺材里头都不惜得铺层锦布,里里外外就是一个光木板。

    想到刚才棺材落地后又是停了很久那棺盖才打开,沈婉心便问“那刚才是你拦着棺材不让下葬掩埋的?”

    “嗯。”包子抹了一把鼻涕,点了下头。

    “你不让他们下葬,他们就听你的了?”

    “嗯。”

    “他们不听你爹的?”

    包子歪头想了想“也听,不过我爹也听我的。”

    “呃。”沈婉心不知道怎么接话,她心里已经开始着急。这会儿沈家铁定已经发现她和香儿不见了,现在也肯定在四处找她们。

    此处还是不宜久留,可眼前这个包子却丝毫没感觉到沈婉心情绪的变化,继续红着眼眶装白兔“我爹除了昨天不听我的,其他事情都听我的,所以我们昨天才吵架的。”

    “哦。”

    沈婉心敢和自己爹吵架……

    白兔“我爹除了昨天哭了,以前从来都不哭,生病了也不哭的。”

    “哦。”

    沈婉心大男人生病了有什么好哭的。

    白兔还要个没完没了,沈婉心真的急了,可是又不忍心舍下她一走了之,只好再蹲下来哄了起来“嘘嘘,不哭了。”

    沈婉心蹩手蹩脚地哄了白兔半天,兔子的眼睛终于不红了,变回了白白的包子。

    可……

    “娘~”

    “……”

    “我不是你娘,知道吗?”

    “知道了,娘。”

    “香儿,我们走。”

    ……

    ……

    “你不能一直跟着我啊。”

    “知道了,娘。”

    沈婉心强行拿出耐心来,细声细气问道“那你怎么还跟着我呢?”

    包子甜甜地笑笑“爹爹告诉过,遇到娘就要牢牢抓住,死死地跟着。”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上一章|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