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大问题

基础

    第四十八章

    柯景腾追了上去,追到了公车站。

    他赶到的时候,沈佳宜正坐在站在的长椅上,低着头啜泣,默默的哭着。

    “沈佳宜!”他大声喊着。

    沈佳宜听到了声音,慢慢抬头看去。

    柯景腾跑到了她的面前,看见她满脸的泪水和哭红的眼睛,心脏突然被揪了一下似的疼。

    “沈佳宜,对不起。”

    “对不起,我…我不该这样气你…我不该……”

    “大笨蛋!”沈佳宜大声骂着。

    “大笨蛋!大笨蛋!”她扑到了柯景腾的怀中,一边哭泣,一边捶打着他的胸口。

    柯景腾任她打着自己,嘴里不停的说着对不起。他感觉到了心疼的滋味。

    慢慢的,沈佳宜不打了。她趴在他胸前,大声的哭泣着,用哭声来倾诉自己的委屈。

    柯景腾愣着、犹豫着,而后缓缓抬起了手,将她保护在自己的怀里。

    他嗅着她发梢洗发水的香气,忍不住紧了紧自己的双臂,努力的想要拥她更紧、更紧。

    恍惚间,如同梦呓一般,他在她的耳畔,呢喃着。

    “沈佳宜,做我女朋友,好不好?”

    沈佳宜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推开了他。

    两个人沉默着,在车站的长椅上坐了好久。

    等到下一辆公车到了,车门打开,沈佳宜急忙跑上了车。

    柯景腾有些失落的站在原地,看着她。

    突然,她打开了自己位置上的窗户,对他喊道:“好!”

    公车开走了。

    柯景腾愣在原地,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他高兴的跳、高兴的叫,像是个傻子、疯子。这一刻,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有多么喜悦。

    周围人用看神经病的目光,欣赏着他,心中时而感慨一句。

    “好好的年轻小伙,怎么就疯了呢!”

    他是跑着回到宿舍的,内心一激动,把所有库存的岛国教育片全部扔了。以至于连舍友都认为,柯景腾疯了。

    刘少龙是看完了这一切,才离开的。

    任务,完成了一小步。

    他回到了自己的果园,继续着自己的种田生活。

    第二天晚上,他就接到了柯景腾的电话。

    “老师,对不起。”

    他向刘少龙道歉了。

    在给刘少龙打电话之前,他先和沈佳宜通过了电话,两个人腻歪了很久才挂断的。

    挂断之后,他想起了尊敬的刘老师,于是打了过来。

    “行了,以后对沈佳宜好一些。做事冷静一点,多考虑后果,多考虑她的感受。”

    …………

    恋爱是甜蜜的,尤其是初恋。

    只不过,这份对于自己来说的甜蜜,在其他人看来就是充满了酸臭味。

    柯景腾的舍友就是这样的典型。以前周末,柯景腾都会和他们一起出去玩,或者回家去。

    现在,他是家也不回了,舍友也不陪了,心心念念跑去沈佳宜那边。

    “咦~柯腾又洗头,看来是又要去见女朋友了。”

    “咦~~”几个人起哄着。

    柯景腾认真的拨弄着自己的头发,嘴角微微上翘着,笑着说道:“你们一个个呐,没有女朋友,是不懂的。”

    就在柯景腾要上公交车去火车站的时候,突然他的舍友跑了过来。

    说是另一个舍友被隔壁宿舍的人打了,柯景腾二话没说就跑了回去。

    过去一看,人已经送医务室了。愤怒的他带着剩下两个舍友,冲过去和对方打了起来。

    结果是,他将对方全宿舍都送进了医务室,而他脸上也被打到了好几下。

    打架的动静很大,惊动了训导处,一伙人都被拉去了训导处训话。

    等训完话,天都已经黑了。

    柯景腾药都来不及上,立刻就去赶火车了。沈佳宜还在另一边的火车站等他呢。

    可是这个点公车已经停了。周末到处都是约会的情侣,连出租车也成为稀罕物。

    他好不容易打到车,赶到火车站,立刻买了票。

    等他坐上火车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多了。

    沈佳宜在火车站已经等了快八个小时了,她失落的看着自己手里为柯景腾准备的礼物。

    快入秋了,夜色有些凉,可她还是一直坐着等待。

    终于,火车进站了。

    柯景腾立即跑下火车,来到他的面前。

    “对不起,我来晚了。”

    沈佳宜本来是不想生气的,她相信柯景腾肯定是有事情耽误了。

    可是当她抬头一看,就看见了他脸上的红肿。一下子就生气了。

    “你去打架了?”

    柯景腾并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然后说道:“隔壁宿舍打了我的舍友,我去替他们出气了。”

    沈佳宜并不接受这种说法,她生气的看着柯景腾。“打架有老师会处理,为什么要你去?”

    柯景腾一下不高兴了。

    “我的舍友被打了,我当然要去帮忙啊!”

    “然后你去把自己也搞受伤吗?”沈佳宜说道。

    柯景腾有点得意的说道:“我这只是小伤啦,他们几个都躺在医务室呢。”

    “这样你就很了不起了吗?”沈佳宜瞪着他。

    柯景腾皱眉,语气有点凶的说道:“你很不可理喻欸!”

    “我不可理喻?我是在关心你。”

    “不需要啦!”柯景腾生气的吼道。就在说出这话一瞬间,他就后悔了。

    可他没有立刻道歉,而是转身就走。

    他虽然很后悔,然而在内心的斗争中,作祟的自尊心还是占了上风。

    “大笨蛋!”沈佳宜眼眶红了起来。

    柯景腾没理他,她一下就哭了。

    “你要去哪里?”她喊道。

    “买票啦!回去了。”柯景腾吼着回应。

    沈佳宜蹲在原地,抱着膝盖委屈的哭了起来。

    柯景腾买了票回来,看着她在那哭,生气的情绪一下子不见了,剩下的只有心疼。

    他走过去蹲在她身旁,轻轻搂着她。

    “对不起,沈佳宜,对不起。”

    沈佳宜哭得更凶了。

    这个周末,柯景腾依然是和沈佳宜一起度过的。

    刘少龙不知道这些事,就算是知道了他也不会在意的。

    情侣之间吵吵闹闹,都是该有的。要是一点吵闹都没有,那才不正常。

    适当的吵架、知道退让的生气,都是可以增进感情的。

    他就专心搞着自己的果园,反正柯景腾有问题了,就会电话打给他。

    谈恋爱这种事,他也没法帮他亲力亲为。

    直到11月,学校快要放假了的时候。

    刘少龙接到了一个电话,这个电话不是柯景腾打来的。

    而是他的舍友。

    这让刘少龙感觉事情可能不对劲了。事实正如他预料的那样,出现大问题了。

    他立即上了火车,赶往新竹。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