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钱眼里的狙击手

追风少女十三

    用屁股想也知道,绝对是刚刚那几个人派来的手下,就那点本事还想着抓住她?简直可笑。

    她摇了摇头,现在的恶势力真是丢人现眼啊,真给她这个大佬丢人。

    “喂!你的冰淇淋!”

    “什么喂不喂的,能不能尊重一下人!”她皱眉敲敲桌子。

    “你个白痴要买儿童餐还插小66孩子的队还想我多尊重!不要算了!”老板作势要收回冰淇淋甜塔,她画风一变立刻挂上笑脸伸过双手。

    “我要我要!”

    接过冰淇淋回过头,后面一推小孩子坐在地上大声嚎哭。

    “那个大姐姐插队!甜塔要卖光了!”

    蒂奇当作没听见,坐在桌子上拿起勺子吃了一口儿童餐。

    en~好好吃好幸福!

    “那个傻逼是不是你刚刚看对眼的那个卷毛女啊?”

    “哪个?”

    “就那个,那个!”

    紧接着听到有人离坐时座椅发出的声音,她回过头,看见雪茄男朝这里走过来,看见她的脸吃了一惊停下脚步。

    “呃!还真是啊!”

    所以说,刚刚那个傻逼是在叫她喽?

    不能忍,她一个拍案而起抬头挺胸走到雪茄男面前。

    雪茄男微微吃惊,后退一步,发现自己居然没有这个女人高!这个女人居然比他高出半个头!

    “你是在叫我喽?怎么?有什么事吗?”

    “呃我”雪茄男眼神四处乱瞄,又怕在同行人面前出丑丢脸,只能悄悄转移话题。

    “你的脸上有个米粒。”

    “呃?哪里?”蒂奇放下叉腰的双手,伸出舌头使劲够着脸上的米粒。

    “够了!巴托斯!别在给我们丢脸了!”‘指环王’和貂皮女人气势汹汹从席间起坐。

    餐馆里其他人的视线纷纷转移到他们身上,等待着看好戏。

    “这个女人这么不把我们放在眼里,必须给她点教训!”貂皮女人指着蒂奇鼻子,气愤说道。

    蒂奇依然很皮的撅起嘴给他们一个不屑的眼神。

    “嗯啊啊啊!奥卡奥卡!”貂皮女人面皮气成红色,鹰钩鼻也像转了个弯贴在脸上,整个脸显得滑稽可笑。

    只见她摇着头跺着脚狠狠地踏了几下地板,从窗外的屋顶上飞身翻下来一个人。

    长枪黑帽子,还是那个人,范·奥卡。

    奥卡扶着窗子踏了进来,眼神直勾勾盯住蒂奇。

    “你”

    她皱着眉看着奥卡一步一步逼近,只见他弯下腰

    捡起了一枚面额5贝利的硬币,放嘴边吹了一口气而后放进怀中。

    “啊~我要说什么来着。”

    众人一愣,貂皮女人伸手准备抓住奥卡的衣袖,奥卡不露声色的躲开,厌恶的眼神被蒂奇看到。

    她挑了挑眉,哦?洁癖?

    “别废话了,快点吧这个女人的手脚给我拆掉,我们不想再见到这个女人!”‘指环王’不顾那个被叫做巴托斯的男人阻拦,执意要致蒂奇于死地。

    蒂奇摆出攻击姿态,奥卡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将一只手伸向了‘指环王’十分惜字的吐出一个字。

    “钱。”

    ‘指环王’从怀里掏出一叠钞票拍在他手上,奥卡收回手揣进怀里,终于在他脸上也看见了认真的神色。

    对面的蒂奇看着这一切脑子灵光一动,扯下头上在西蓝岛那里抢到的珍贵宝石珠链,丢在奥卡面前,奥卡伸手接住,掂量几下,作势要走,异乡人一伙人慌了神,急忙拦住奥卡。

    “干!干什么!我们可是花钱雇了你的!”

    “啧,太少,她一出手,可顶的上你这几天的佣金。”

    异乡人还想说些什么,却被蒂奇打断。

    “你站住。”

    奥卡回过头,蒂奇眼睛闪着光蹦跳着走来。

    “我有上百个像我头顶这个珠宝这么值钱的东西,我用它们买你一个月自由。”

    异乡人齐齐张着嘴,餐馆也爆发出阵阵惊呼,像是从来没见过像她这样傻又有钱的人。

    “怎么样?”蒂奇再凑近一步。

    雪茄男流着冷汗张着嘴,显然这个奥卡在他的心目中也非常重要。

    “不,不会吧?喂!你不会真的打算跟着她干吧。”

    奥卡转过身,因为身高的原因俯视着她,眼神冰冷又带着一丝玩味。

    “有何不可呢?你们现在已经不是我的雇主了,废物们。”

    异乡人暴动起来,呲牙对奥卡与蒂奇。

    “你这小子,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我们可是!”‘指环王’还想说什么,却被奥卡打断了话语。

    “那么说,新雇主,想不想解决掉这堆叽叽喳喳吵个不停地讨厌鬼呢?”

    蒂奇扯了扯嘴角对他露出一个怪异的笑容,调侃道:“你说呢?如果你被侮辱的话怎么处理呢?”

    奥卡慢吞吞的拿下长枪,似乎很欣赏对手害怕时的这个经历,又缓慢上膛。

    “当然是,杀掉。”

    “砰——砰——砰——”

    三声枪响过后,异乡人横七竖八躺倒在地,餐馆内人群拥挤着想要逃离这个危险的现场,奥卡拿出手帕从他们尸体怀里掏出钱。

    “接下来该去哪里呢?雇主?”

    蒂奇扫了一眼地上的尸体,看了看餐馆的钟表,又看了看外面。

    天快黑了,那也该启程去下一个岛了吧。

    “我还有一个伙伴,到了晚上他就会和我们汇合,然后我们去下一个岛。”

    说完,她从怀中掏出电话虫,捣鼓了半天,电话虫用惊恐的眼神看着她。

    这个人到底会不会用我啊!

    终于在失误当中播出了号码,电话虫松了一口气。

    与此同时,破旧房子内,被放在桌子上的电话虫睁开了眼睛。

    “布鲁布鲁布鲁~布鲁布鲁布鲁~”

    拉菲特空出手接起电话虫,他身后躺在椅子上的人血肉模糊,脸上失去了皮肤肌肉暴露在外,突出的眼珠流着泪,只剩牙齿的嘴巴打着颤,发出呜咽声。

    拉菲特对他伸出食指,比了个噤声的姿势。

    “嘘。”

    男人极力克制住自己疼痛的哭喊,只怕自己发出的声音火上浇油,让这个变态的人更加残忍。

    “喂?是船长吗?”

    “拉菲特你在哪里?能提前来吗?”对面蒂奇的声音传出来,拉菲特脸色能有所好转。

    “恐怕,还是不能。”说完,他用用看待狗屎一样的眼神淡淡望了一眼椅子上的男人。

    “不过我会尽快赶过来的。”

    “那好,我们有新伙伴了,他是个可靠的家伙,呃晚点再介绍你认识!”

    “好,我很期待认识这位新朋友。”

    “好,那晚上联系。”

    “咔嚓”

    电话虫发出挂断的声音后就闭上了眼睛。

    拉菲特放下电话虫,哼着歌走向男人。

    “现在,让我们继续我们的事情吧,弗格森。”

    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