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洞中之危

洛熙儿

    陈玉挥手接住石头,“暗器伤人。”

    江海玉跑到他身边,扬起巴掌打过去,被陈玉拦在半空,“真卑鄙。”自己很小心,还是被人跟了过来。

    陈玉推开她的手,大步向前走,“真要想看,我就在你身后了,有人跟过来你都没有发掘,说明你的武功太差了,自己都保护不了自己。”话里带着嘲笑语气。

    江海玉刚想反驳,只听空中传来如鬼哭狼嚎的声音,一声哭一声笑,瞬间汗毛都竖起来了。

    陈玉拉住江海玉的手,纵身一跃飞到乾天门属下身边。

    各门派纷纷站立起来,加强戒备。

    张硕飞跑到张振身前护住父亲,抬头看天空,寻找声音的是何处发来。

    张振大声呵斥,“张义,你跟我出来。”

    空中传来一个男子声音,“大哥,来到西山,也不通知我一下,我好派人去迎接你。”男子说话的声音甚是难听,另在场的人胆战心惊。

    “谁是你大哥,父亲早就把你逐出家门了,从那之后你也不是张家堡的人。”张振的话音刚落。

    只听空中那男子发出痛苦般的嘶吼,随之而来是地上炸药满天飞。各门派的人被炸的满天飞。

    会轻功的人都跳到高处,幸免于难,可怜这些属下和弟子都被炸死炸伤。

    陈玉右手搂住江海玉的早就飞上一个最高的石头上,向下观望,下面火光冲天,尸横遍野,炸伤烧伤的人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

    江海玉不忍心看下去,躲在陈玉身后,陈玉倒是津津有味地欣赏着下面,丝毫没有一点怜悯之心。

    “二叔,别在乱杀无辜了。”张硕飞站在一个小山石上朝空中说话。

    “飞儿,他们都该死,他们贪心太重,飞儿和你父亲赶紧过来。”空中飘来一条白色丝带落在张硕飞和张振面前。

    张振毫不动摇,他没有选择求生,拿出手中的刀把丝带斩成好几截,“就算死在这里,我也不会想和你在有任何牵扯。”动作太过激动,脚下没有站稳,身子向下摔去,由于没有防备重重摔在地上。

    地上炸药不断在四处爆炸,被炸药蹦飞一块脸盆大小的石块掉落在张振的腿上,张振一声惨叫,在火光照耀下可以看出表情十分痛苦。

    张硕飞跳下去扶住父亲,“父亲。”江海玉也跳下去,跑到张硕飞身边,把张振腿上的石块推开,“张公子,我们先扶张堡主上去,这里十分危险。”

    二人一边一个架着张振纵身一跃,来到一块比较平坦的石块上,扶张振躺做下,靠在石头上。

    江海玉从怀里拿出刀伤药,“快给张堡主敷上。”

    “谢谢。” 张硕飞接过来掀开张振的裤子,小腿鲜血淋漓,还在冒血,张硕飞打开小药瓶,把药粉撒在张振伤口流血之处。

    这药果然神奇,敷上就没那么疼痛了,张硕飞从自己身上扯下一块布给父亲包扎好。

    张振拱手道谢,“谢姑娘救命之恩,不过门派有别,请你离开。”

    张硕飞心里怪父亲,嘴上不敢说,看看江海玉。

    “张堡主保重。”江海玉飞回陈玉身边

    陈玉看看江海玉,“吃里爬外的东西。”脸色很是阴沉,感觉觉身后有些不对,右手搂住江海玉的腰飞到对面石块上。

    万箭齐发而来,如果在那里多待一下就会被射成刺猬,各门派掌门,于妙龙,罗娇兰四处躲藏,江海玉在陈玉的保护下毫发未损。

    罗娇兰没躲开中了一箭,江海玉看到师姐受伤赶紧飞过去,拔出手中的剑替她拦挡射过来的箭。

    随后一股白烟飘过来,陈玉见事不好,也来不及去救江海玉,自行飞走。

    剩在现场的人,闻到一股难闻人便倒地昏过去。

    众人清醒过来时,发现自己五花大绑绑在石柱子上,洞中十分宽敞,可容纳上千人,这几十人绑在这里显得那么弱小,里面灯球火把,照的如同白昼。

    还有一些身穿黑衣服的人站立两旁,个个手持兵刃,凶神恶煞,就像到了阴曹地府,洞中高台上坐着一位五十多岁,身穿白衣老者,双目炯炯有神,注视着下面的掳获的战利品,神情甚是得意。

    一个人走到老者下面拱手行礼,“教主,他们都醒了。”

    老者点点头走下台阶,来到众人面前,“你们胆子真够大的,敢来这里抢我的《魔煞宝典》,到最后就剩你们这二三十人,看你们现在这样,一个个像个丧家之犬,你们刚来时那种势在必得样子哪去了?”在每个人面前走过。

    在江海玉身边停下,老者打量了一番,“一个女人也来送死,可惜了你这花容月貌。”

    跟在老者身后的一个使者说:“教主,不如赏给我们吧,我们可是好久没开荤了。”

    老者回头看看那人,又看看江海玉,“那就赏给你们。”

    江海玉吓得花容失色,“你们要干嘛?”

    那人一步一步靠近江海玉,罗娇兰在旁看着并没有替江海玉求情,到是很想让她失去贞洁,到时陈玉就连看她一眼都不会。

    使者解开江海玉的绑绳,现在江海玉武功尽失,就是一个普通人,使者扛起江海玉向洞内走去。

    江海玉挣扎着,喊叫着。

    “畜牲。”于妙龙大喊一声。

    张硕飞在侧洞口跑出来,拦住使者把江海玉解救下来,吓得江海玉躲在张硕飞身后。

    张硕飞拍拍她,“别怕,有我呢。”走到老者身边,“二叔,她是我未过门的妻子。”

    这人就是张义,脸色一变,“你不早说。”赶紧走到江海玉身边拱手赔礼,“姑娘受惊了,来人赶紧送这位姑娘去洞中休息。”

    张硕飞在众人面前说出自己是她未过门的妻子,羞得江海玉满脸通红,这一下整个武林都知道,心里不但不怪他,还有些小开心。

    江海玉随着一个使者走进洞里,带到一个石洞里,里面还挺宽敞。

    使者拱手,“姑娘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

    江海玉摇摇头。

    使者见没什么吩咐便退了出去,江海玉坐在石床上,回想被抓的人里面没有看到陈玉,知道陈玉没有被抓。

    张硕飞的一句话保住了自己的清白,心里十分感激,还有些小激动。

    这时听到外面有脚步声,以为有坏人要进来,随手抓起石桌上的茶杯,要是有人进来欺负自己,自己就自杀。

    提高警惕,看着洞口,看张硕飞走进来,这才放下心,把茶杯放下。

    “江姑娘别怕是我。”张硕飞走上前,看她脸色都变色了,“刚才迫不得已,我才说出那样的话,江姑娘莫怪。”

    张硕飞在外面跟张义要求他的各门派掌门放了,张义没有同意,看事情说不通,这才来找江海玉把刚才的事情解释清楚。

    “张公子,我没有怪你,是你救了我,我怎么能怪你。”江海玉道。

    张硕飞一笑,“我会劝我二叔,把各门派掌门你师姐和师伯都放了,只是他一时还转不过来,慢慢来。”

    江海玉道:“张公子心肠甚好,谢谢你。”

    张硕飞一叹,“可惜我身上没有解药,江姑娘武功尽失,还是要委屈几日。”

    “不要紧,就算有武功在这里也于事无补。”江海玉坐在石凳上。

    “等我二叔气消了,我会向众人说清,还江姑娘一个清白。”张硕飞看看,想让江海玉接受这个事实。

    江海玉也想接受这个谎言,自己怎么好意思说出口,“张公子是正人君子,我不会介意这些小事。”想问又欲言又止。

    张硕飞道:“有什么话,江姑娘直说无妨。”

    江海玉问:“怎么西山教主成了你二叔?难道《魔煞宝典》是你们张家堡的武功秘籍?”

    这是家丑,张硕飞不愿提起,但自己说了让人家问的,只好如实回答,“《魔煞宝典》的确是张家堡的武功秘籍,只因当年二叔偷走《魔煞宝典》把我爷爷气死,我二叔在江湖上了无音信,直到前些日子,才知道他隐居此处,我父亲才来夺回,引起各大门派的贪婪,纷纷赶过来。”

    江海玉这才明白,原来《魔煞宝典》本来就是张家堡的东西,其他门派为了得到,害死多少人。

    听到洞外一声惨叫,张硕飞和江海玉赶紧跑出去查看,只见大厅里华山掌门倒在血泊里。

    一个教徒,擦了擦刀上的血迹,朝华山掌门的尸体吐了一口唾沫,“想跑,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回到自己位置站好。

    江海玉跑到罗娇兰身边,“师姐。”只能看着她受苦,自己无能为力,急得直掉眼泪,走到师伯面前,“师伯。”

    于妙龙道:“海玉,我们乾天门的人,士可杀不可辱,趁这些掌门都在赶紧把你和这小子的事解释清楚,你不是他的未婚妻。”

    陈玉现在肯定平安无事,要是知道这件事,江海玉也是死路一条,他看上女人那个敢对他不中,处死是幸运的,可怕是拿去制作人偶,生不如死。

    张硕飞说出这话也是迫不得已,走进于妙龙身边小声道:“于管家,我这也是权宜之计,到时我会向大家解释清楚,向武林各门派澄清此事。”

    于妙龙气愤地,吐了张硕飞一脸唾沫,“女孩子的明洁最重要,赶紧跟大家解释清楚。”

    “好,不亏是我乾天门的人。”洞口突然有人说出这话。

    洞中的都大吃一惊。

yunyuedu5(云阅读网)!!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