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挫骨扬灰

洛熙儿

    一个婢女把床单撤下,拿出去给黄天文看,黄天文大喜,这次可以向掌门讨要喜酒了,在外问道:“掌门,可以上早餐了吗?”

    陈玉道:“准备早餐,今天中午宴请乾天门的全体手下。”

    黄天文拱手道谢,下去吩咐。

    陈玉挥手让婢女退下,拿起梳子亲自为江海玉梳头,拿起一捋头发,在鼻子边一嗅道:“夫人的秀发真是清香。”

    江海玉并不恨陈玉,自己能找到这么帅气的男子,已经很知足,在镜子看到陈玉帅气脸庞,害羞低下头。

    自己对张朔飞不报任何幻想,他是武林少盟主,以后武林盟主继承人,自己

    哪敢高攀。

    江海玉转过身,看着陈玉道:“以后只准对我一人好,如果你敢在纳小妾,我绝不答应。”

    陈玉一笑抱住她道:“今生有你知足,我不会在看其她女人一眼。”

    江海玉站起来道:“希望如此,以前的事,我既往不咎,只要你以后敢做对不起我的事,我会让你永远找不到。”

    婢女端饭菜进来,把饭菜摆好,江海玉道:“去把我哥叫来。”

    婢女应声退下,不一会江海峰进来,江海玉拉他坐下道:“哥,坐下吃饭。”

    所谓主仆不同席,自己是陈玉的手下,自然不能一同坐下,陈玉道:“小玉现在是我正式夫人,我们以后就是一家人,”

    江海峰一愣,看他们成了真正的夫妻,也替他们高兴,就凭陈玉那么拼命保护江海玉,知道妹妹跟了他,日后也不会吃苦。

    江海峰道:“既然我们是一家人了,我就要说几句,以后要好好对待小玉,她小时候吃了那么多苦,我希望她以后开开心心。”

    陈玉道:“放心,我一定好好爱护她。”

    江海峰点点头,江海玉扶他坐下道:“好了哥,我们吃饭了。”把筷子递给他,问道:“哥,跟我们一起回乾天门好不好?”

    江海峰一笑道:“哥看到你有了好的归宿,我也就放心了,我打算回我们老家,好好把房子修补一下,过太平日子。”

    江海玉扶住他道:“我也跟你回去,去拜祭我们父母。”

    江海峰道:“好啊,掌门,我先带小玉拜祭父母,然后在把她送回乾天门。”

    陈玉道:“我陪你们一起去。”

    江海玉连忙道:“不用,我和哥哥一起去就可以,你去也不合适。”

    陈玉见她还是拿自己当外人,心中甚是不满。江海峰道:“怎么说话呢?掌门是你丈夫,要三从四德,相夫教子,以后不要在由着自己性子胡来。”

    陈玉得意看看江海玉,说道:“听到没有?这是做妻子的基本常识,以后回乾天门我找人好好教你。”

    江海玉好似没听到他说话,加菜给江海峰道:“哥,你吃这个,我们什么时候动身?”

    江海峰见她真是任意妄为,还好陈玉不跟她一般见识,说道:“我们和掌门一起动身。”

    江海玉问道:“哥,怎么家在哪里?”

    江海峰就怕她问这句,可江海玉偏偏问了这句,一下被饭菜卡住,猛咳起来,江海玉给他拍打后背。

    陈玉见他们二人还是对自己心存戒律,随口说道:“麒麟山杏林庄。”

    二人都惊呆了,江海峰长大嘴巴,看来陈玉把自己一切都打探清楚了,江海玉看哥哥的表情是真的。

    陈玉道:“打听不清楚家底,怎么可能进得了乾天门,要不是二哥带回来一个不知根底的人进来,乾天门怎么会招来灭门之灾,你们放心,我对《魔煞宝典》不感兴趣。”

    江海峰站起来道:“你们慢用,我先出去了。”

    江海玉见哥哥出去,问道:“你就不想称霸武林?”

    陈玉冷笑道:“想。”

    江海玉嗤之以鼻,嘲笑他道:“没有《魔煞宝典》你怎么称霸武林?”

    陈玉道:“以前我想称霸武林,娶到最心爱的女人,现在我娶到了心爱女人,称霸武林对我来说,已经无足轻重了,我现在只想和你长相厮守。”

    江海玉道:“贪图女色。”

    陈玉见自己说什么都不对,把手在桌上轻轻一拍道:“我就做武林盟主,让你坐上武林盟主夫人。”

    江海玉说道:“不稀罕。”

    陈玉一把拉她入怀,吻住他的嘴,江海玉推开他,说道:“放恣。”

    陈玉一笑道:“更放恣事都做了,还怕什么,我现在只求你早日给我生下一男半女,让你在家相夫教子。”

    江海玉低下头,嘟囔道:“想的美。”

    陈玉问道:“你说什么?”

    江海玉道:“今日就动身回中原。”

    陈玉吩咐下去,黄天文为他们准备好足够的盘缠,把陈玉送出三十里外,赵世友在这里保护外围,防止敌人闯进。

    赵世友见掌门赶来,把人马交给黄天文,保护掌门和夫人,这一路大家有说有笑,倒也不觉得路途劳苦。

    赵世友是嘴快心直的人,把心里的话全盘托出,惹的大家哈哈大笑,一向不爱笑的陈玉,有时也笑容满面。

    赵世友见掌门如此开心,打开话匣子,和江海峰说说笑笑,尽管这样,赵世友把保护任务放在第一,加强防备。

    回到中原,来到三叉路口,江海峰勒住缰绳,江海玉还在马车里躺着睡觉,江海峰挥马来到马车前,叫道:“小玉,该下车了。”

    江海玉从梦中醒过来,见陈玉正在打坐练功,一路之上不让骑马真的好闷,去的时候也没觉得时间这么长,回来被车子颠的头晕脑胀,问道:“哥,什么事?”

    江海峰说道:“我们该启程了。”

    江海玉听到心中大喜,从车里急忙跳下车,问道:“你要带我去拜祭爹娘吗?”

    江海峰一笑道:“对啊,收拾一下,我们走了。”

    江海玉高兴地点点头,回到车里,收拾应用之物,陈玉一把抱住她,依依不舍地道:“我陪你一起去。”

    江海玉推开他,收拾衣服道:“不用,有哥哥照顾我,你就放心吧。”

    陈玉道:“我有一种预感,有人已经在那里登你们了。”

    江海玉道:“怎么可能,那里那么隐蔽,我听哥哥说,爹娘还在那里布置了机关,不可能有人进的去。”

    陈玉道:“在巧妙的机关,也是人设计的,能设计,自然就有人能攻破,我不放心,还是陪你们一块去。”

    江海玉把包袱包好,一笑道:“不是所有人都像你那么聪明,就算有人在那里等我们,我也一并把他们赶出去,那可是我的家,岂容他们踏入。”

    陈玉叫道:“赵镖头去麒麟山杏林庄。”

    江海玉用手指着他道:“不许你缠着我。”

    陈玉握住她的手道:“你是我夫人,当然公不离婆,秤不离砣。”

    来到麒麟脚下,这里可以说是世外桃源,山峰跌宕起伏,怪石嶙峋,在一座陡峭的山峰上,望着翻滚的云海。

    在向前就不能骑马,众人下马,留着小兵在这里看守马匹,江海峰在前带路,江海玉迫不及待想看看父母以前生活的地方,紧跟在江海峰身后。

    地势险要之时,江海峰拉她,几人小心翼翼爬上半山腰,闻到杏花的香味,江海玉问道:“是不是到了?我闻到了杏花香。”

    江海峰一笑道:“前面不远就是了?”

    江海玉跑到前面,悲喜交加,要不是的贪心,现在一家人应该在这里快乐生活,到了一片杏林前,杏花开满树梢,随风飘荡,片片杏花随风飘落。

    江海玉止住脚步,江海峰也甚感伤悲,走到江海玉身边,说道:“这些杏树都是我们父母亲自栽植。”

    江海玉挽住江海峰的手臂,二人缓步向前,陈玉和赵世友跟在后面,陈玉看到面前这一切,也甚是喜欢,真想和江海玉隐居于此,做一对神仙眷侣。

    几人穿过杏林,面前迎来一条小河,两边都是野花,不远处一片竹林,三间竹子建造的房屋,竹子围绕的篱笆院。

    江海玉跑向前,推开小竹门,向里跑去,不由自主喊了一声,“爹,娘。”多希望有人能答应,开开屋门出来迎接自己。

    就像出去玩,饿回来向父母要吃饭,这一切都是不现实,江海玉顿时感到好失落,正房屋房门紧闭,院里杂草丛生,甚是荒凉。

    江海玉正要向前去正房门,陈玉在后拉住她,扫视一下四周,顿感院内杀气腾腾。

    正房门忽然打来,里面走出一位白发苍苍,脸确似二十七八岁,那老者踏出房门,喝声道:“老夫在这里等候你们多时了。”后面跟出四个彪形大汉。

    后面四人就是他教中的四大护发,号称“无恶不作”白无,白恶,白不,白作,房屋后面冲出有几百人,全是白凤教教徒。

    陈玉一愣,对此人也是也是忌让三分,和他有过一次比试,败在他手下,一晃五六年过去了,他连的返老还童之术,以前看他是三十几岁的模样,现在是二十七八岁,想必白鹤武功更上一层楼。

    白鹤说话声音洪亮,内力十分深厚,怒视着江海峰兄妹道:“只要你们说出《魔煞宝典》藏在何处?我是不会为难你们。”

    江海玉急忙把江海峰撇开,抢先道:“我是不会告诉你的。”

    江海峰扶住江海玉,江海玉掐了他一下,不让他说话,又道:“白鹤,你练了这么多年的武功,还没把你的白化病练好吗?”不是有意揭短,而是为了保护哥哥。

    白鹤脸色铁青,最忌讳别人这么说他,厉声道:“黄毛丫头,你敢嘲笑老夫?你的父母已经被我挫骨扬灰了,《魔煞宝典》并不在里面,把手中的“火龙珠”交给我。”

    江海峰,江海玉听到此言,如惊天霹雳,气的全身颤抖,江海玉怕白鹤抢走“火龙珠”从“玄铁剑”上用内力把“火龙珠”扣下来,放在嘴里,那只“火龙珠”入口即化。融合唾液进到口中。

    “火龙珠”坚硬无比,用火烧,用水泡都不变形,只要有缘人吞噬,入口即化,江海玉觉得全身气血顺畅,一股气血冲便全身,纵身一跃,飞上空中。

    江海玉被这突增内力掌控不住,一紧张从空中摔了下来。

yunyuedu5(云阅读网)!!

| 章节列表|